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4章 护花有理,袒护无罪

第44章 护花有理,袒护无罪

    ()    见此情形,西门町当然不能再强逼英婷爱,有些内疚也煞是心疼地再次抱紧了她。<ww。ienG。com>

    英婷爱阖上双眸,紧贴在西门町怀中,强制稳定心神……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她体内海洋之心的寒毒抵受不住地火灵珠浓烈的“刺鼻味”,倒是很快鸣金收兵,蛰伏起来。

    俩人便这般搂抱着,谁也没话。

    英婷爱是不想,希望就这样一直被西门町抱着……直到天荒地老,自己死去。

    西门町开始还琢磨着如何再次开口解开她心结呢,但这厮的嗅觉感观实在是敏感之极,并且,对他来,女人的体香远比花香更加醉人,更何况是跟他适合天然交-配的英婷爱的体香?随着寒毒退却,英婷爱脸sè渐渐恢复正常,他搂抱着如此一个美貌娇娃,关键是鼻中异香,似兰似菊,让他越来越不能集中心神,恍恍惚惚中,就像本能地反应,埋下头去,探寻异香发源之处……英婷爱道髻上插着的两根流烟簪子被他拔下后长发披散,从发根到发梢,都散发出丝丝异香,这厮深埋发中,贪婪地吮吸,彷如一阵阵chūn意盎然的微风抚过荒漠般的心田,让他感到舒爽透心,而他体虚力乏的身体,更是在神奇地快速地恢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忽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惊扰了这两个魂不守舍之人。

    “西门将军有伤在身,正在里间休息,请不要打扰……”话者,正是在中军帐外负责jǐng戒的张学佐张学佑兄弟俩中的老大,张学佐。

    虽然他们现在只是个“看大门的”,但也算是西门大人的心腹之一,一般人想干,西门大人还不要呢,对此,兄弟俩还是很自豪的。

    如此,他们对看大门的差使很是尽心尽责,随着话声,“呛啷啷”竟是拔出了腰下的佩刀,貌似闯入者不听劝,要武力阻止。

    “放肆!”一声断喝,正是锦衣卫指挥使夏可雄同志,“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在本官面前拔刀?!信不信老子一掌拍死你们!”

    “没有西门将军的许可,谁也不能入内!哪怕是……是皇上亲临……”却是张学佑道。

    “啪——”

    张学佑话没完,貌似已挨了夏可雄一巴掌。“大胆!御军卫所还要翻天不成?”

    实话,张学佑这话的,在锦衣卫老大,老朱心腹的夏可雄听来,绝对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如是换个人这么,肯定不是扇一个耳光惩戒,夏可雄当场将他拍死都有可能,但这货虽然不将这个兵卒放在眼里,却是颇为忌惮西门町。

    虽然看出来夏可雄的功夫绝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但张氏兄弟却是毫不畏惧,依旧是双双挺刀拦在夏可雄身前。

    “不知死活的东西——”

    夏可雄低斥一声,挥掌便要放倒张氏兄弟强行入账,却已看到西门大官人一撩门帘,从内室走了出来。

    “夏大人,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竟是跑到我御军卫所来耍威风?”

    我草,虽然皇上和公主都很宠信你,但好歹我资格比你老,官职也比你大,咱们也算是同一阵营,没必要在兵面前如此折损于我吧?

    夏可雄看西门町皮笑肉不笑yīn阳怪气的样子,的话更是充满了揶揄,丝毫不给他锦衣卫指挥使的面子,心里很是不爽,却也不敢发作,连忙拱手道:“西门大人,老夫可找着你了,你知不知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夏可雄一脸着急,西门町貌似浑不放在心上,这厮也是恼恨夏可雄惊扰了他的温柔乡,又出手打他的兵,故意慢慢踱步到帐外,抬头看看天,又看看地,脸露讶异道:“天没塌,地也没陷,能出什么大事,难道……是皇上驾崩了?”

    真是什么样的官带什么样的兵,这厮更比张学佑还敢,夏可雄差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嗽连连道:“当然不是不是……咳咳……这位兄弟……咳咳……西门大人有伤在身,难道不是上午狩猎遭遇狮群所致?”

    “遭遇狮群?”这一听,西门大官人再不敢轻慢,神sè一惊道:“究竟怎么回事?谁遭遇狮群了?有人伤亡么?”

    **********

    正心殿宽敞无比,左右各有十六根云龙彩绘的巨木柱撑起殿梁,两边各开二十四窗,殿旁设半廊,连接中进和后进的乾清宫和坤祤宫等建筑物。

    此时,在正心殿外,半廊两侧,站满了甲胄鲜明,全副武装的锦衣卫和近卫营的亲军,但却是鸦雀无声,甚至连呼吸都不敢重了。

    正心殿内,也是或坐或站着几十人,不但是落针可闻,殿内的气氛更是冷得可以泼水成冰。

    而坐着的,仅有两人,一个当然是朱由检,另一人,却是周皇后。

    按明朝律例,后宫不允许参政议政,但此刻,满面寒霜的周皇后俨然已不再顾及国母端庄娴熟的形象,正当着这满朝重臣的面不断给老公施压。

    老朱苦着一张脸不话,别人岂敢多言……嘴巴那是能闭多紧就闭多紧。

    “……”

    “皇上,难道您如此狠心,不为臣妾和烺儿作主?若真是如此,臣妾也恳请皇上废黜我这皇后罢了,我便带着烺儿远远离开宫里,让我们娘俩孤老终身。”

    “皇上,您倒是话呀。”

    “皇上,今儿您若是不给臣妾一个法,臣妾活着也是无趣……”

    眼见着周皇后越逼越紧,现在竟以死相威胁,老朱轻咳一声,不得不话了。

    “皇后,朕已经过,此事朕早有安排,但凡事须有证据,真相未明之前,岂可凭臆测定论?”

    “真相未明?”周皇后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般,很是惊讶道:“皇上,臣妾怎么觉得这是一件明摆着的事儿,还用的着去查么?烺儿这边还昏迷不醒,那边就有人提出废立太子。他们分明是早有预谋,现在眼见功成,担心横生意外,便急不可待,凶相毕露。臣妾倒是见过心急的,却没见过这般心急的。”

    “呃……”朱由检很是无语地看了周皇后一眼,沉吟道:“废立太子之事确是有人跟朕提及,不过这提起之人却是承恩,他得知慈烺龙-根已废,随口一而已。要他与别人图谋,在狩猎场设局陷害慈烺,朕打死也不信。”

    得到老朱如此信任,该是满朝文武多么荣幸和激动的事啊,怎么滴也要趁机再表一表忠心,但站在御案旁的王承恩还是木然着一张脸,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貌似老朱这么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果然不愧是老朱的“nǎi爸”……对朱由检那是相当地了解。

    周皇后横了王承恩一眼,正要话,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太监尖细的嗓音道:“皇上,锦衣卫指挥使夏可雄夏大人,御军指挥使西门町西门大人入宫觐见。”

    “快传——”朱由检jīng神一振,也在龙椅上坐直了身形。

    很快,脚步声传来,夏可雄和西门町并肩而入。

    原本听闻狩猎场那场惨绝人寰的人狮大战,西门大官人是想先去看看秦婉伤势如何,但夏可雄借着老朱紧急召见的名义,却是急不可耐地拖着他先进宫。

    不怪夏可雄心急,他是激动莫名啊,真是神灵保佑,当然也是自己自己棋高一着,竟是想到先来御军卫所找西门町,从而让案件取得了突破xìng进展……老朱给他和符兴生下达的三天破案任务,没想到这么快便“成功”告破。

    针对狩猎场血案,夏可雄向西门町作了案情明,西门大官人震惊的同时,也第一时间猜想……放出中心区猛兽之人,要么是邛忍,要么是英婷爱,或者,是俩人联手作案。

    西门町这般猜想当然是再正常不过,唤作任何人,肯定也会这么推断……邛忍和英婷爱双双出现在案发现场,作为大明的敌对方,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和足够的时间这么做,特别是,瓦克达三人在血案中毫发无损。

    英婷爱在里间也听了个一清二楚,也是作如此猜想。

    当然,她知道不是自己所为,便以为是邛忍干的。现在邛忍已被杀,自己肯定成了重怀疑对象,还以为西门大官人要进来相询于她,不成想,西门大官人抱着“护花有理,袒护无罪”的宗旨,脑子里已自动将她排除在外,压根就没打算问她,更不想将她牵扯进这个血案中。

    她听到西门大官人一拍大腿,以一副突然醒悟的口吻,直接跟夏可雄断言……是的,这厮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死鬼邛忍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