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5章 废立太子

第45章 废立太子

    ()    正心殿除了朱由检周皇后和王承恩,御案前毕恭毕敬站着的大气也不敢出的其余三十几人,都是当今大明各方各部的大佬,文官起码都是侍郎以上,武将最低也是二品官阶。<ww。ienG。com>不过,另有两个经历狩猎场血案的当事人……总兵吴三桂和轻车都尉周显例外。

    只是周显脸sè苍白,大腿处也醒目地包扎着伤口,似乎还惊魂未定,瘸着腿站在众人身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而他身形摇摆,又显得有些吃力。

    这就与吴三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桂兄不知道遇上了什么高兴事,脸上不但丝毫未见倦容和惊恐之态,反而是神采奕奕,光采照人。

    他的确值得高兴,因为,他毫不犹豫地将受伤的秦婉带回了自己家中,亲自出面,悉心照料,更是贡献出一直珍藏舍不得服用的少林大还丹。虽是大材用,甚至有暴殄天物的嫌疑,狠狠地便宜了婉妹纸,但却换来向心目中女神献殷勤的机会,并且大见成效……不但得到了婉妹纸“羞羞答答”的致谢,还同意在府上再住上几rì,直到完全康复。因此,三桂兄觉得物超所值,自己没有白费功夫,再加把劲,争取在“英雄救美”大好开局的基础上,尽快俘获女神芳心,为自己大龄未婚的rì子画上圆满的句号。

    若是西门大官人得知,不知这厮会不会吃醋。

    此时,这厮和夏可雄进入正心殿,都没想到正心殿里有这么多人,竟然皇后娘娘也赫然端坐御案一旁。

    而俩人一进来,就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和压抑之感。

    受此影响,俩人也是敛声屏气,放轻脚步。

    “禀皇上,微臣不负皇上重托,已将狩猎场纵狮案查明。”

    拜见完老朱夫妻俩,夏可雄感觉自己成功破案,底气很足,腰杆也直了,不等老朱相问,已当先开口,算是向老朱邀功……西门町这货已足够风sāo,可别又被这丫抢去了功劳。

    这句话可谓石破天惊,瞬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周显也是jīng神一震,看了过来。

    朱由检更是双目一凌,急声道:“速速道来。”

    这个时候,夏可雄反倒不急了,但也不敢吊老朱的胃口,挑衅般地看了一眼站在吴三桂身侧的符兴生,方正容道:“皇上,此事当是清人所为,想趁太子殿下狩猎之机,祸害于他,从而乱我朝政,扰我民心,只是那解开闸门锁链放出猛兽之人,已被西门大人击杀当场,尸体也已找到,现在锦衣卫敛尸房,正是英扎吉贴身护卫之一。”

    他一副肯定的口吻,侃侃道来,好像亲眼见到是邛忍解锁纵狮。

    而他这么,当然是让符兴生和吴三桂大大地松了口气,却也让周皇后大大地意外。

    今儿这场满朝重臣参与的会议,就是她逼迫老朱紧急召开。

    朱慈烺遇险,再听周显讲述狩猎场上发生的一切,周皇后第一直觉,便认定是袁贵妃向自己发出挑战开出的第一炮,把周皇后气得是七窍生烟,差吐血三升。她实在是没想到,往rì里唯自己马首是瞻,自己也将她视同姐妹的袁贵妃心思竟如此深沉,如此歹毒,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直击自己要害。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召集满朝文武声讨这个贱人。

    还别,女人的直觉有时候还真是jīng准,但事情的真相往往被假象掩盖。

    首先,朝中最近接二连三发生官场大地震,满朝文武都有些人心惶惶,这种时候,当然是稳定人心为主,现在发生这样的大事,老朱很不想事情闹得太大,牵连到太多人,因此,老朱住老婆的压力,始终没妥协,对袁贵妃和事件相关责任人采取行动。

    此时,再听完西门大官人的讲述……赶往出事地时,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逃入狩猎场中心区,自己便追了上去……场中除了知道真相的符兴生和周显,都相信了夏可雄的定论:此事当是清人所为。

    而这样的结果,对老朱来,再好不过……既可以让满朝文武宽下心来,又能凝聚人心,同仇敌忾,更让那些为了自己利益主张对清国言和的鸽派们再无话……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言和个屁。

    不过,现在内乱未平,战事更是如火如荼,进入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大明完全没有能力和jīng力再向清国宣战。非要脑子发热,强行开战,那么,同时开打两场战争……还不是局部战争,而是全面战争,这对大明来,就是老鼠舔猫比——找死。

    老朱对此很清楚,他也早过了脑子发热的年纪,微微皱起眉头道:“如此来,他是受人指使,还是擅自为之,现在已死无对证……”沉吟片刻,又沉声道:“此事我们权且隐忍,但必须给他们以jǐng告,在我大明国土妄启事端,唯有死路一条!可雄,你将那凶徒尸首送去清国使臣住所,勿要多言,朕倒要看看,他们是否狗胆包天,无视jǐng告,还敢再生事?!”

    随着夏可雄领命而去,正心殿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原本狩猎场血案算是就此告破,周皇后也没理由再“无理取闹”,老朱该宣布散会。

    但周皇后想到袁贵妃的公然背叛,朱慈烺的失“鸡”之恨,心里仍然是郁愤难平,总感觉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肯定跟袁贵妃有关,甚至想到是袁贵妃与清人联手……不过,没有证据,她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现在朱慈烺从太子变成了太监,虽是一字之差,却让他一下子从天堂跌到了地狱,他当然也不能再霸着太子的位置,否则,让一个没鸟的货当大明皇帝,那还不被天下人笑死?因此,重立太子是肯定的,也是必须的。那么,朱慈炯,朱慈昭,朱慈焕,谁将上位?

    这个问题,周皇后在得知朱慈烺没了命根后,便考虑的一清二楚。

    首先,当然是力保自家的老二朱慈炯。但也清楚朱慈炯从生活在朱慈烺的yīn影下,个xìng懦弱,烂泥扶不上墙,遇到的阻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大。那么,只能是从朱慈昭和朱慈焕中选择一人。若是以前,周皇后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力荐袁贵妃宝贝儿子,长相讨喜的人jīng朱慈焕。但现在,她掐死袁贵妃的心都有,哪里会让她得到这么天大的便宜?!必须全力阻截,扼杀在萌芽状态。

    如此,老朱还没话,周皇后却是轻叹一声,看着老公低眉顺眼道:“皇上,现在真相大白,想着臣妾刚才的妄断,实在是让臣妾愧煞。也是臣妾心痛烺儿命苦,才如此有失分寸,还望皇上宽宏大量,不与臣妾一般见识,能体谅臣妾。”

    周皇后如此诚恳道歉,老朱还能啥?赶紧滴摆手道:“皇后休要自责,慈烺遭此不测,朕也是心痛不已。”

    “皇上,臣妾也想明白了,既然事已发生,心痛也是无用,再他能保住一条xìng命,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皇后,你能这么想,当然是最好了。”

    周皇后貌似彻底想通了,瞄了一眼王承恩,微微一笑道:“皇上,承恩跟您提及废立太子之事,臣妾觉得……确是应当考虑。”

    “呃……”朱由检一愣,很是诧异地看了周皇后一眼,确信她不是反话,想找王承恩的麻烦,便温声道:“慈烺重伤未醒,此时谈废立太子,对他的打击无异于雪上加霜,将更不利于他康复。”

    “皇上所言甚是,不过……”周皇后眼睛缓缓扫视了一下群臣,淡淡道:“臣妾觉得,趁着今儿各位大臣都在,不妨让他们先自己的看法,也算是未雨绸缪,替皇上您分忧。”

    周皇后这么,当然不再是无理取闹,反而让人感觉她以大局为重,很有国母的风范,老朱当然不好拒绝,也是感觉不能再拨皇后娘娘的面子。

    他没再话,只是将眼睛看向了下面的一众官员。

    但这个话题太过敏感,涉及到太多的利益集团,显然不适合公开讨论。

    一时间,大伙儿大眼瞪眼,谁都没有发声,傻逼才会当这个出头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