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6章 更需要赐座好不好?

第46章 更需要赐座好不好?

    ()    西门町随同夏可雄匆忙进宫,午饭也没吃,今儿又失血过多,脸sè显得有些苍白,人也显得无jīng打采。<ww。ienG。com>

    而他后心的伤势虽然经过非常专业的包扎,但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痊愈的,他随随便便一抬胳膊一扭腰,就可能牵扯到伤口,让他只能挺直腰身走路,不敢乱动,动作幅度更不敢太大。便是先前进殿拜见老朱夫妇,这厮的动作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正因为此,老朱看着怪异,愣了一下,便让夏可雄抢先发了言。

    他刚才就“纵狮犯”作了补充明后,原本以为这事就此了结,很快就要散会,因此站在御案前,也懒得退到两侧,等着散会后找上吴三桂,问一问秦婉被他带去了哪儿,现在情况如何……他来的路上已听夏可雄,秦婉伤势比较严重,当时就被吴三桂带走了,至于带往何处,却是不得而知。

    如此一来,现在别人都往后缩,这厮站在中间,便显得很是扎眼。

    而自打西门大官人进来,周皇后想着这厮竟然跟袁贵妃这个“外人”结盟来对付自己的岳母,那叫一个恨得牙根痒痒,从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将他当作了空气。

    但此时自己的提议遇到了冷场,周皇后便主动找上了这个没心没肺的臭子。

    “西门大人,在场诸位大臣中,虽你年纪不大,官职也不高,却是圣眷正隆,最得皇上欣赏,想必学识和见识都过人一等,理当事事争先,多为皇上分忧。不知你对废立太子之事,有何高见?”周皇后满脸微笑,但的话却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不但语含讥讽,也充满了挑唆意味……把西门大官人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周皇后话音一落,登时有无数双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或直视,或斜视,或眯瞧,或偷瞄……看向了西门大官人。

    不过,西门大官人的反应,却差让周皇后气得尿崩……话刚才皇后娘娘话多口渴,喝了不少水,坐了半天正感觉尿意正浓。

    这厮倒不是故意气丈母娘,而是他压根没听到周皇后了啥。

    他一直在看吴三桂,却发现他目光躲闪,貌似不敢看自己,不由得感到纳闷,也有些心头惴惴……你丫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感到内疚啊,还是秦婉已伤重不治,你丫没脸见我?

    正胡乱猜想中,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并且,貌似还不太友善。

    这厮不知怎么回事,一脸迷茫,愣愣地向大伙儿脸上看去,以期能找到答案……看到林木森那儿,发现他满脸焦急,直冲自己努嘴,眼睛也悄悄瞥向周皇后,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走神,可能,或许,大概……周皇后跟自己了什么。

    他当然不好问别人,皇后娘娘刚才了啥?只能是脸带歉意地看向了周皇后,希望她能重复一遍。

    起来,西门大官人也知道周皇后不待见自己,看大伙的反应,估计她也没啥好话。但她毕竟是如如……嗯,也是姨子的母后,即便被她当众训斥两句,也是应该的。况且,这厮对周皇后也没有什么太坏的印象,尽管这个丈母娘霸气蛮横,但天下乌鸦一般黑,稍有权势的丈母娘不都一样?更何况人家是国母呐,有足够的蛮横资本。

    所以,这厮脸上的歉意,那是相当的真诚,绝不掺假。

    但他表现的越真诚,看在周皇后眼里,就感觉越虚伪。

    她充分相信,这是西门町在反击自己,故意装聋作哑,让自己在老公和群臣面前难堪,还装出一副无辜状,可怜样。

    她原本还微笑的脸瞬时垮了下来,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再也不看他。

    西门町感到很受伤,不由得微微蹙起眉头,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快……不拉倒,摆一张臭脸给谁看啊?!丈母娘,还真他娘的是一种最令人讨厌的生物。

    这厮也没心思再在这儿呆着,眼睛看向朱由检,便准备告退,却是不等他话,老朱见他看过来,已当先开口道:“西门爱卿,朕看你气sè不佳,举止不便,也有些jīng神恍惚,朕刚才便想问你,难道你也在狩猎场受伤?”

    在朱由检看来,虽然西门町貌似受伤在身,但在如此场合,大家伙都沉默是金的情况下,真不信西门町刚才没听到周皇后跟他话,他就是在故意装迷糊,无声地抗击周皇后为他树敌的言论。

    而周皇后这么对待西门町,老朱心里跟明镜似的,很是清楚周皇后看西门町极其地不顺眼。

    自从西门町狠揍朱慈烺,揭发他私藏候选妃子差被老朱处死开始,再到这厮向老朱谏言,周皇后在宫中组织募捐的行为不当,后来他又跟周皇后见面,更是言语大为不敬……周皇后便没少在老朱面前诋毁他,甚至哭着喊着不同意接受这个女婿。

    但作为老丈人,判断一个女婿合不合格,当然跟丈母娘不一样……能力是第一要素,人品是第二要素,其他的,通通不重要。

    西门大官人的能力显然没的曰,在老朱眼中,那就是一个“文能出口成章,武可一蹦上房,胸有安邦良方,还懂行军打仗”的全能型人才。至于人品,在老朱看来,那更是钢钢的,完全可以当作满朝文武的楷模,典范……刚正不阿有木有?不趋炎附势有木有?处处为朕分忧有木有?不计个人得失有木有?舍家顾大家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有木有?最难得的,在当今唯利是图、贪污**的社会风气影响下,知道有通天宝藏,不思悄悄占为己有,竟想着上缴国库,这一颗拳拳爱国之心,谁人可表,谁人可表啊?!

    老朱对西门町的喜爱和欣赏,那是打心眼里,发自内心的。

    现在,当着他这个老丈人的面,女婿和丈母娘对掐,老朱也是很为难的……西门町微微蹙眉的样子正落入他眼中,这可是心生不快,要发飙的前兆。

    老朱已多次领教爱婿的犟脾气,自己若是站在皇后一边指责他无礼,万一这臭子发起飙来,那不仅仅是皇后难堪,只怕朕的面子也要大大地受损。

    因此,老朱故意转移话题,语中透着关心,当然是安抚西门町,平息他心中的不快,而一句“jīng神恍惚”,却是搭台阶给西门町下……告诉群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从而挽回周皇后的面子。

    不过,他这么,却比较符合事实的真相。

    如此,西门大官人实事求是的回答,在老朱听来,便感觉这子很上道,理解了自己的用心良苦。

    “回皇上,是微臣大意,遭了那凶徒暗算,的确是有些jīng神不振。”

    “怎么如此不心,伤到了哪儿?看你的样子,像是伤势不轻。”

    “托皇上鸿福,只是后心处受了伤,并无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

    老朱正感觉成功化解了爱妻和爱婿的对掐,不成想,周皇后忽然冷冷一哼,一双凤目横了过来,显然是不满意老公顾左右而言他,把她的话当放屁。

    老朱这才想到要言归正传……话回来,就废立太子之事,老朱其实也想听听西门大官人的意见。

    “咳咳……”他干咳两声,又呵呵一笑道:“西门爱卿,恰才皇后问你废立太子之事,你便你的看法……”着,也是担心西门大官人余怒未消,继续跟周皇后耗下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一仰头,高声道:“来人啊——西门大人有伤在身,赐座!”

    老朱这个和事佬做的,也算是放低了身段,两头示好,但他这么,让同样受伤的周显情何以堪?

    拜托,我左大腿受伤,仅靠一条腿站都站不稳更需要赐座好不好?

    周显嘴角直抽抽,早已发酸的右腿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