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7章 有那么点二

第47章 有那么点二

    ()    就废立太子之事,老朱之所以也想听听西门大官人的意见,盖因他也拿不定主意,心里纠结的很。

    剩下三个皇子中,定王朱慈炯基本被老朱排除在外,而同龄的永王朱慈炤和焯灵王朱慈焕,却是让老朱难以取舍。

    正太朱慈焕长着一张人见人爱的脸,一张嘴,更是见人人话见鬼鬼话,很多成年人也会被他忽悠的团团转,脑子绝对是机灵无比,但xìng格却是比较浮滑,喜欢投机取巧……老朱隐隐觉得,以后将江山社稷交给他,总是有不放心。

    而朱慈炤虽然长得不讨喜,话也不多,但xìng格刚毅,做起事来一板一眼,并且有一股不服输的干劲……这些都颇受老朱欣赏。但他的xìng格却是跟他娘田贵妃太像了,老朱总是在他身上看到田贵妃的影子,心里又情不自禁心生不喜。

    到这儿,得一老朱为何对田贵妃心里极端厌恶从而将她长期打入冷宫的原委。

    前文已提到,田贵妃被老朱打入冷宫是袁贵妃和周皇后联手打压……采用后宫争宠的惯用伎俩——栽赃陷害所致。

    话老朱因为勤于朝政,便疏于临幸后宫的一众嫔妃,但却常常夜宿田贵妃的“白虎滩”,这自然让后宫另外两位老大周皇后和袁贵妃嫉恨不已。谋划良久,在周皇后庆生之rì,一场“栽赃陷害”的好戏终于由“甘为”周皇后马前卒的袁贵妃担纲主演悄然启幕。交泰殿一片热闹,周皇后由老公作陪端坐殿前,接受群臣和后宫姐妹的庆生贺礼,却迟迟未见袁贵妃前来。周皇后佯装发怒,这个时候,袁贵妃方姗姗来迟,也“委屈”解释:“臣妾寻不得抬轿宦官,不得已,只好让宫女抬轿而来。”老朱当然是追问原因。但当着群臣的面,袁贵妃却yù言又止,一副为难羞恼之sè。周皇后及时“揣度”道:“本宫知你一贯洁身自好,之所以寻不得宦官抬轿,莫非是听信宫中传闻,后宫有人狎-玩宦官,故远之耳?”袁贵妃当即表示理解万岁,不屑地看了一眼对面端坐的田贵妃后,却是苦笑道:“非是臣妾故作清洁,实在是宦官们恣肆无状,尤其是承乾宫的太监,更是盛行狎亵宫婢之风,当是某些人纵容所致,臣妾自然是羞于为伍,岂能让他们抬轿……”她话没完,田贵妃已气得当场吐血,晕倒在地。而后宫竟然出现如此“yín-乱之事”,老朱当然也是气得七窍生烟,立即下令搜查田贵妃居住的承乾宫,果然查获了田贵妃前脚刚走袁贵妃后脚就进去放置的宦官使用的多种狎具。面对如此栽赃,不喜多言+脾气很倔的田贵妃却根本不作辩解……当然也是耻于辩解,坚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老公会查出事实真相的。但很遗憾,老朱本就生xìng多疑,又对田贵妃yù壑难填的白虎之身深有体会,看到这些“证物”的第一眼,心里便认定了田贵妃偷人……不,偷太监。

    如此,周皇后今年度的庆生rì,便成了田贵妃从承乾宫搬入启祥宫的乔迁rì。

    还别,自从田贵妃被打入冷宫,老朱jīng神头足了不少,每次早朝再不打哈欠,晚上批阅奏章也不感到体虚力乏,更是有心思,有能力再扩充后宫队伍了。

    此时,周显这一摔,虽然引起了众人瞩目和不的sāo动,他也享受到了跟西门驸马同等的待遇……赐座,但随着二人落座,众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西门大官人身上,都想看看这厮被老朱和周皇后“钦”为出头鸟后,如何大放厥词,妄谈废立太子之事……符合自己的利益便罢,否则不然,定当据理力争,愤而出击……喷他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而西门町刚刚也依稀听到周皇后提过废立太子这个话题,心里想着谁接替朱慈烺的太子之位应该是吏阁部考虑的事,跟自己无关,也不想干涉其中引来一身sāo,便没再注意,现在老朱又提这个话题,再看众人的神情,顿时有些顿悟……貌似自己被丈母娘摆了一道。

    明知是个陷阱还往里跳,西门大官人当然不干这种二-逼事,再看到老朱投shè过来的期待眼神,更表示十分地无语,你是不是闲的蛋疼啊,大明很快就要灭亡了,还这么着急立个屁的太子,先保住你的江山再吧。

    老朱看西门大官人坐在椅子上半天不吱声,好像没事人一般,以为他又在装聋作哑,不得不再次提醒道:“西门爱卿,你觉得定王、永王和焯灵王谁堪太子大任?”

    西门大官人根本不作考虑,稍一拱手便满脸谦恭道:“回皇上,太子之位事关我大明社稷中兴大业,乃我朝一等一的大事,微臣人言低微,岂敢乱发评论,当由史阁部的各位大人商议定夺,他们才是我大明当下的中兴之臣,只要他们定了,微臣绝不会有异议,当举双手赞成。”

    这厮很是轻松地耍了一招官场太极拳,将皮球踢了出去,但周皇后显然不放过他,心里再次冷哼一声,脸上却是浮现出亲切温和的笑意,抢在老朱前面出声道:“西门大人此言大谬,起大明中兴之臣,本宫倒是以为,你、周都督、丘大人、吴总兵等一辈年轻之人可都是国之栋梁,将来便是朝廷柱石,迟早位列中枢,以后当全靠你们来辅佐太子,帮助他完成中兴大业……”到这儿,周皇后突然面sè一寒,沉声道:“因而这废立太子之事,你们当当仁不让,自己的看法,现在你却装聋作哑,推三阻四,这种态度岂是臣子所为?难道你不觉得愧对皇上对你的一片信任?!”

    起来,这废立太子之事绝对是一件国家大事,现在在正心殿上商议,皇后娘娘却喧宾夺主,抢夺老公的话语权,公然指责一个臣子的不是,肯定有干政涉政的重大嫌疑,不老朱,起码内阁就应该出声制止。但怪只怪西门町在朝中风头太甚,一众大臣早想看这厮的好戏,更知道老朱和周皇后情笃弥坚,皇上都没啥,自己更应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如此一来,一个个虽然不敢睁大眼睛却都竖起了耳朵,听西门大官人如何化解皇后娘娘词锋锐利令人惊心的攻击。

    西门大官人却显得不以为意,迎着周皇后咄咄逼人的目光,一本正经道:“是否能位列中枢成为大明中兴之臣,微臣并不在乎,只要能保住大明社稷,便此生无憾,也对得起皇上的信任了。”

    这话虽然是西门大官人心里话,但在别人听来,绝对是大言不惭,更俨然以救世主自居。

    周皇后神情抽搐,差被他这话噎死,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保住大明社稷就能保住?少了你大明社稷就不保了?

    其余的大臣更是无语,这厮竟然跟皇后娘娘来这套,但又不得不佩服西门大官人这话的高明,既回避了废立太子的敏感话题,又表达了自己的高风亮节,更宣示了自己誓死捍卫大明江山社稷的决心。

    老朱没想到西门町出这样的话来,竟有击掌叫好的冲动,辛亏及时发现了老婆的神情不对,连忙用手捂嘴,是连连咳嗽,瞥了眼一脸正经的西门町,发现这爱婿有那么二,不过看得出来,当是一片赤诚,绝对的效忠,没有辜负朕对他的宠信。

    老朱决定不再为难爱婿,也免得他继续跟老婆对掐,让自己难堪,止住咳嗽后,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欣赏之sè道:“西门爱卿的能力有目共睹,更难得有一颗jīng忠报国之心,当得是我大明中兴之臣,这一,朕毫不怀疑……”稍作停顿,看了一眼周皇后,又一脸严肃道:“至于废立太子之事,朕还是觉得等太子殿下伤愈后再议,今儿就到此为止,诸位爱卿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