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8章 你搞定那辣妞啦?

第48章 你搞定那辣妞啦?

    ()    京营提督府。

    宽敞的会客大厅,祖大寿正中而坐,俨然以主人自居,真正的主人吴襄反而坐在右下手作陪。

    而在祖大寿左下手位置,西门大官人直着腰身坐那儿,却显得有心不在焉,一会儿摸摸脑袋,偶尔再翻个五花眼,貌似身体虚弱的紧,还有头晕。两只眼睛更是不看话之人,而是时不时看向客厅偏门走廊。

    但对吴府来,西门大官人莅临,绝对算是稀客,贵客,他再怎么爱理不理的死样,也还是陪着一副笑脸,没话找话地客套着。

    吴襄甚至觉得自己都有些奴颜婢膝的味道了,居然向一个年轻干部赔笑卖好,并且,自己身为京营提督,这家伙应该算是自己的下级。但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形势大变,逼得他不得不做出改变,连林木森这个五军总都督都把这厮敬为上宾,竭力拉拢,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身段的?

    不过,作为辽东总督的祖大寿,却丝毫没将西门大官人放在眼里。

    虽然他听吴襄隆重介绍过当今政坛突然冒出来的政治明星,先前也在正心殿见识了西门大官人的受宠度,但从正心殿出来后,西门町主动找上吴三桂,要探望一下那个民女的伤情,祖大寿便试探了一下,准备曲意结交,没想到这厮脸上笑嘻嘻的,尽拖着吴三桂些寻花问柳,风花雪月之事,显得好财好货又好sè,简直跟他的宝贝孙子一个德行。祖大寿心里顿时冷笑不已,不过是个声sè犬马之徒,或许有些急智,有些才,但绝非成大事之人,刚才老夫倒是高估他了。

    当然,在朝中素有“二枚腰”之称的祖大寿,在脸上一丁也没表现出来,甚至还热情相邀,作陪同去提督府。

    所谓二枚腰,就是下盘比较稳,不容易被扳倒。

    祖大寿今年已快六十,独霸辽东数十年而不倒,绝对当得起“二枚腰”的称号。

    此时,祖大寿端起身前的茶盅,一手用杯盖轻轻拨开上面浮着的茶叶,却并不真要喝,而是斜斜扫了眼注意力不集中的西门町,那气势……一看就是久居人上的那种,嘴里淡淡道:“西门大人,老夫知道你所辖御军卫所并非神机营编制,却放弃常规兵刃的训练,而专攻火器,这在我大明军中可谓是独树一帜,想来御军士兵的战力也独树一帜吧?”

    祖大寿这话,其实暗含讥讽,要知道,现在大明的火器都是火绳枪,虽然威力大,但火率只有百分之十,就是百分之九十都要哑火,并且,连续shè击还会炸膛,而遇到雨雪天气,火药基本作废,火枪便成了火棍,鸟用也没有了,所以,即便是神机营,在战场上也是不能派上大用,真正冲锋陷阵的,还得倚靠常规军……你丫这般瞎整,不是误人子弟,浪费国家钱财么?

    但西门大官人听了祖大寿的话后,居然了头,深以为然道:“祖大帅不愧领兵多年,果然是经验老道,一语便道破了我御军士兵的与众不同,那绝对是独树一帜,战力非凡。”

    “咳咳……是么?”祖大寿手一抖,差将茶杯泼出,我呸,老夫领兵打仗数十年,杀过的人怕是比你见过的人还多,在我面前竟敢战力非凡?你丫吹牛-逼也不看跟谁,你丫知道“战力非凡”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吗?“听西门大人这么一,老夫倒很想去见识一下御军士兵是如何的战力非凡。”

    “随时欢迎,随时欢迎……”西门大官人嘴上着,又探头向偏门走廊看去,明显是口不应心,“吴大人,三桂兄进去那么久,怎么还没出来,要不派个人进去看看,别是出了什么问题。”

    祖大寿世居辽东,绝对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在他的势力范围,哪个敢忤逆他?巴结都来不及。现在西门大官人这种态度,当即让祖大寿冒出想抽这厮的冲动,nǎinǎi个腿,老夫是看在外甥吴建升在御军供职,想善意提醒于你,难道非要老夫挑明了你才有面子?

    他脸sè微微一沉,决定不再给西门大官人面子,要好好教教他做人要谦虚,起码……也要尊重军中老前辈。

    实话,老祖同志是误解了西门大官人,他这么绝对不是吹牛-逼,在他心里,就是要把御军卫所打造成独树一帜战力非凡的部队。并且,对祖大寿这个人,凭着前世的记忆,西门大官人还是很欣赏的,也始终对他老人家保持着尊重,并没有言语不敬。只是今儿情况特殊……这厮有些魂不守舍。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尤其是女人,感触会更深。

    秦婉今儿可谓是悲喜两重天,也恍如隔世重生,在她的人生中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最希望心目中的爱郎现身来保护自己,却从始至终,人影都不见,而危急时刻,竟然是刚见面不久的吴三桂拼死相救,这不禁让她对爱情观有了深层次的感悟……花言巧语都是假,帮打猛兽才是真。

    如此,婉妹子便决定在吴府住上几rì,一边疗伤,一边冷静冷静。

    当然,让她一下子忘掉町哥是不可能的,她如此决定,一是看出三桂兄眼中透shè出的浓烈的爱慕之意,算是给他一个献殷勤的机会,二是想看看西门大官人的反应……你关键时刻置我于不顾,还有脸来见我么?

    若西门大官人真的“羞愧”不敢来见她,婉妹纸便打算对他彻底死心,好好培养培养,经营经营和救命恩人三桂兄的爱情。

    若西门大官人“厚颜”来见她,婉妹纸也不打算接见,起码要凉他几天,再看他的态度怎样,理由充不充分,是否值得原谅。

    正是因为秦婉这种态度,让三桂兄感觉希望大大的,但他也清楚,这是和西门大官人抢女人,压力也是大大的,尤其是在正心殿得知西门大官人并非贪生怕死不敢现身去救秦婉,心里更是感觉亚历山大,搞不好……少林大还丹就要泡汤。

    不过,为了爱情,为了早rì结束撸管的单身,三桂兄豁出去,选择无耻了一把……很是认真地告诉西门大官人,秦姑娘托我带话,在吴府养伤,不劳挂怀,她也暂时不想见你。

    三桂兄倒没有假话,婉妹纸的确是这么交待他的,但她却是误会了自己的町哥不是?厚道,该替双方解释一下嘛。

    而他这么一,原本就有些疑神疑鬼的西门大官人脑子当场就有短路,我靠,怎么回事这是?才半天没见,就勾搭上高帅富了?

    起来,这厮对秦婉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一直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但这厮的占有yù特别强烈,理所应当地认为,婉妹纸已经是他的私人财产,绝不允许背叛,现在明明还只是苗头……或者,只是他妄自揣测的事情,在他看来,却已经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事情。

    所以,男人嫉妒起来,一也不比女人逊sè。

    这厮倒没有当场发飙,他也没理由发飙,人家好歹是秦婉的救命恩人。而是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拉着三桂兄套起了近乎,也绝口不提看望秦婉,故意扯一些寻花问柳之事,搞得跟三桂兄很熟似的,还非要上门拜访吴老爷子。

    吴三桂本就有心虚,也架不住这厮的热情,只好硬着头皮把他领回家。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试探三桂兄的人品,如果发现他是个渣,正好在秦婉面前揭露他的真面目……很显然,这厮也同样无耻。

    而到了提督府,西门大官人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哪里是来拜访吴老爷子,分明是一副不见到秦婉就赖着不走的架势。

    “西门大人,请稍安勿躁,本官这便着人去看看。”

    吴襄也是感觉儿子进去太久了,老这么跟西门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也没意思,正好又看到大舅子脸露不悦之sè,便赶紧搭话道。

    却是不等他起身叫人,大厅外响起了祖帅独有的公鸭般的嗓子:“三桂,你站在廊外晒太阳啊,看样子,你搞定那辣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