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9章 拔剑便上!

第49章 拔剑便上!

    ()    西门大官人突然耍赖非要去看望秦婉,三桂兄只好选择将无耻进行到底……他压根就没去告诉秦婉西门町上门之事,只在外面溜了一圈,便躲在长廊外偷听大厅里面的人话,倒是要看看,西门町这厮要赖到什么时候……总不会无耻到要在这儿吃晚饭,甚至夜宿吧?

    但祖帅这一声公鸭嗓,让吴三桂准备与西门町干耗下去的计划泡汤了,关键是,这一嗓子,肯定向大厅内的人透露出了他内心的企图……想要搞定辣妞秦婉。

    也是三桂兄偷听太认真,连祖帅带着两贴身保镖一路咋咋呼呼闯进来也没注意,被他这猛地一喊,站在阳光底下的吴三桂竟感觉有股寒意瞬间从脚底传到了心头,不自禁地就打了个寒颤,偏头很是无语地看了祖帅一眼,而心里真恨不得把这货阉了。

    他也没心思跟祖帅三人打招呼,得赶紧地进大厅解释一下先。

    这家伙一路扶着长廊栏杆摇摇晃晃地走进大厅,貌似勉强支撑在门框上,有气无力道:“不好意思,让西门兄久等了。咳咳……可能是上午有些脱力,刚刚……刚刚突然感到浑身乏力的紧,便靠在长廊上歇了歇……对了,秦姑娘仍是那么,她暂时不想见你。咳咳……西门兄,弟觉得,秦姑娘今儿实在是有些惊吓过度,现在前去打扰她将很不利于她康复,不如……不如等些时rì,秦姑娘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再来探望也不迟。”

    西门町没有话,也没从椅子上站起身,只是嘴角飘出一丝貌似已洞悉一切,更傲视天下众生的笑意,就这么偏头直直地盯着吴三桂,让三桂兄好一阵心虚。

    祖大寿和吴襄都不清楚秦婉跟西门町和吴三桂关系如何,以为只是两人在江湖上认识的普通朋友。

    但经过祖帅那一嗓子,加上西门町登门便要去探望秦婉,两家伙都明白过来……这三人的关系貌似不那么普通。

    当然,吴襄也早看出来,儿子对那个女子很是上心,绝对是当公主一般伺候着,连他老妈也没享受过如此待遇,儿子已经二十六七还没成家,现在终于找到求偶目标,吴襄自然是乐见其成。只是没想到,儿子还有一个情敌,还是一个劲敌。

    正所谓上阵父子兵,吴襄当然是要帮助自己的儿子。

    此时眼见三桂兄回避着西门大官人的目光,头也越来越低,气势上明显已处于下风,吴襄及时出马:“西门大人,犬子所没错,上午时分秦姑娘被抬进府的时候,浑身跟个血人似的,着实吓了本官一跳,虽然经过犬子全力相救,脱离了危险,但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前去探望。”

    “既然吴大人也这么,看来确是我太心急了,那么……”西门町站起身形,很是真诚的样子朝吴三桂一拱手道:“婉便先拜托三桂兄帮忙照顾了,救命之恩弟也无以为报,这样吧,回头,我问问婉有妹妹没有,一定把她介绍给你。”

    这厮算是看出来了,吴府上下已达成共识,起码今儿是不愿意让他去见秦婉,他总不能使用暴力,强压着吴三桂一间房一间房去找吧?便也不再磨叽,干脆先宣示对婉妹纸的所有权,不但称呼上透着亲昵,还要问婉有妹妹没有……那就是,这女人是我的,你丫只许远观,不许亵玩!

    吴三桂听得两眼一黑差晕倒,恰好祖帅此时进门,很是不满地拍了他一下肩旁,让他jǐng醒过来。

    祖帅没想到大厅里还有别人,特别是,西门大官人竟然也在,顿时醒悟过来,刚才吴三桂为啥不理自己了。这丫也机灵的很,一边向吴三桂递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一边将大饼脸绽放开一朵菊花,很是“惊喜”道:“西门公子?!稀客,稀客,绝对是稀客啊……”嘴上着,已经伸双手肉滚滚地迎上来,貌似见到了多rì不见的好基友。

    这丫本就极丑,还故意将眉毛画粗,好掩饰他酒sè过度而显得苍白的脸,再这么一笑,肥嘟嘟的脸挤成一堆,一张脸看起来便极其的猥琐,让人感觉不出的厌恶,恨不得一拳将他的大饼脸砸成肉酱。

    而西门大官人刚刚听到这丫的话里透着兴奋和求欢的意味,更是有这种冲动。不过,西门大官人骄傲归骄傲,却绝不霸道,虽然霸道和骄傲有些相似,但骄傲是有道理的霸道,霸道却是没道理的骄傲,他当然不可能如此不讲道理地看人家不爽就揍人。

    再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西门大官人巧妙地避开了跟这丫握手,也是一脸贱笑道:“原来是祖公子,幸会,幸会。我也是闲的没事,过来三桂兄府上拜访拜访,顺便邀请三桂兄去烟花巷喝个酒听个曲。不过很遗憾,三桂兄没时间,只能是改rì了。对了,听烟花巷刚来两个妞不错,祖公子有兴趣的话,我们得空一起去?”

    祖帅最喜欢的事便是探访青楼,眠花宿柳,西门町话音刚落,这丫就拍掌道:“好啊,好啊,本公子正想去烟花巷见识一下呢。隔rì不如撞rì,三桂没时间,咱俩去,今夜咱们便喝花酒,伴花眠。”

    祖大寿在旁边看的直瞪眼,却是对这个宝贝孙子无可奈何。

    去你娘的大头鬼,老子随便一,你丫还当真了?

    “今儿就算了,人多热闹,哪天三桂兄有时间,我们再相约一起……”西门町满脑袋黑线,对这极品表示很无语,着,也不再理他,朝吴襄稍一道:“吴大人,下官突然想起御军卫所还有事需要处理,就不打扰了,改rì再好好登门拜访。”

    这厮刚刚还磨磨唧唧赖着不走,这一要走,却走的很是干脆,甚至有火急火燎,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英婷爱……出来时候,是让她在御军卫所等他,现在过去那么长时间,还真怕她不告而辞,再也见不到伊人。

    他还真是告辞对了,若是再晚一,只怕整个御军卫所都闹翻天了,更会让他抱憾终身。

    *******

    狩猎场发生严重的伤亡事件后,朱微如很快便得知,只能对兄长的不幸表示遗憾,也没心思考虑妹妹为何撇开自己而邀请袁贵妃去参加狩猎,心里只想着西门大官人怎么样了,却是苦等不来消息。

    午后时分,终于从夏可雄口中了解了案情,也知悉未来夫君虽然无恙,却也受了很严重的伤……一路都不能骑马,还是坐轿子进宫的。那可真是伤在君身,疼在妾心啊。

    后宫争宠的关键时刻,表现积极是必须的……朱微如决定第一时间出现在老公身侧,悉心伺候于他。

    也是夏可雄提供的情报不jīng确,西门大官人是没有回西门将军府,但也没回御军卫所噻。

    这便让兴冲冲,心忡忡的朱微如扑了个空……也不算扑了个空,发现了夫君仇人之女……好一个贱人,竟敢光天化rì之下潜入我御军卫所中军帐,想偷窃我大明军事机密么?

    英婷爱正静卧床上回味跟西门大官人的甜蜜时刻,听到动静,刚刚坐起身,一身劲装的朱微如便闯了进来。

    很显然,朱微如经常来,连中军帐外站岗的张氏兄弟都没阻拦。

    英婷爱只在金陵秦淮苑见过朱微如一面,她那时的穿着打扮还是鸡,虽然感觉脸熟,却没认出朱微如。

    但朱微如却一眼便认出了长相有些混血的她,根本没有二话,拔剑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