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0章 高手也怕群殴

第50章 高手也怕群殴

    ()    朱微如弹身shè起,凭空掀起一阵风来,可见力道够猛,手中的利剑更是幻起漫天剑影向英婷爱当头罩落,明显是一开打便使出了看家本领。

    她虽是激怒出手,但心里却很清楚,英婷爱作为清国护国法师的关门弟子,武功绝不能视,如果自己不全力以赴,让她脱身逃跑事,搞不好自己还会被她所伤。

    俗话,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尽管朱微如进攻凌厉,气势威猛,但在英婷爱看来,却是不足为惧。

    对这个二话不便扑上来女子,并且出手就是杀招,英婷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冷峭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愠sè,但她倒没有立马回击,而是选择避其锋芒,侧身闪避……她能在御军卫所来去zì yóu,想来是町哥的朋友吧?

    哗啦啦一声响,内室不大的空间,根本不容朱微如变招,英婷爱突然在她的剑下失去身形,自半空俯冲洒下的剑影便落在了英婷爱刚刚站立的床头,立时那张行军床便四分五裂,碎屑横飞。

    而临时建筑……中军帐受到劲风震荡,也簌簌然貌似要垮塌。

    “贱人!哪里逃——”

    朱微如一招落空,毫不停歇,嘴里怒喝一声,利剑一摆,再次向英婷爱的身躯全速攻去。

    英婷爱身法奇快,已经闪到了室外,朱微如如影随形,剑刃从门框斜切而过,追势不歇,剑气非但没有衰减之势反而锋芒更盛。

    这时,听到动静的张氏兄弟正好走进屋内,一见眼前情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朱微如,他们都知道,是**神尼的爱徒,也是西门大人未婚妻之一。

    英婷爱,他们不知道是谁,但却亲眼看到是西门大人抱回来的女子……不排除“金屋藏娇”的可能。

    而现在看来,不正是正牌杀上门,捉jiān抓三的戏码?

    这让张氏兄弟如何是好,帮谁也不行啊,实在是为难的紧。

    就在他们愣神之际,中军帐前西门大官人那张花梨木办公桌也宣告报废,木屑被剑气炸裂开来,shè向英婷爱面门,朱微如剑招变幻,改劈为刺,剑锋也直取英婷爱咽喉。

    出手如此狠辣,一直采取避让忍让态度的英婷爱,不禁心头愠怒,长袖一挥,将shè来的木屑尽数扫落在地,然后一掌劈在利剑的侧身之上……尽管英婷爱因为寒毒发作身体还有虚弱,但她的武功绝对比朱微如高了一个档次,这一掌,无论是出手时机的拿捏,还是力道火候的掌握,都来不及朱微如应变。

    当啷一声,一道剑影贴着英婷爱胸襟划过,朱微如掌中的利剑竟是被一掌拍飞,掉落在地。

    武功相差明显,但明知不敌,朱微如却丝毫未露怯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剑刚脱手,已是拳脚齐出,一阵“噼噼啪啪”乱响,英婷爱凝立不动,拳脚快得让人眼花缭乱,不但尽数将朱微如的进攻化解,也将她震得身形连退方稳住娇躯。

    朱微如已无暇考虑张氏兄弟为何见到英婷爱不吃惊,更没有上前帮忙,“呀——”地一声娇喝,距离英婷爱还有数米远,便腾空飞跃而起,双脚连番踢出,光从空气的剧烈鼓荡,就能感觉到她这一踢之中蕴含的力量绝对不弱。

    英婷爱本就是冷酷无情之人,一再忍让已到了她的极限,眼中shè出一股寒意,长袖一抖,一条紫带已从袖中飞shè而出,直接缠住了朱微如凌空踢来的两只脚,紧跟着一抡,已将朱微如从室内撞破墙壁抡飞到了室外。

    朱微如也是处变不惊,半空中一个挺身,倒是稳稳地站落。

    这一次,她终于意识到两者的差距,不再鲁莽上前,看到中军帐外早已围过来的兵卒,赖长荣、于树风师兄弟赫然也在,便指着缓步走出的英婷爱喝道:“大家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这个贱人拿下,千万别让她跑了!”

    大家伙都不认识英婷爱,但心思都跟张氏兄弟一样……那叫一个左右为难。

    尤其是赖长荣和魏大有卢友权之流,看着阳光下仿似冰山矗立的英婷爱,眼睛都瞪得溜圆,心里对大哥俘获极品美女的能力已到了礼膜拜的程度,这妞简直美得有不像话啊,绝对值得大哥冒险去偷腥,微如嫂子跟她一比,也不是菜呐,貌似跟霓裳大嫂也有的一拼,俩人气质也相近,都是冰山型美女,这肯定是大哥的心头肉,贸然上去帮忙,不是找大哥踹么。

    不过,他们不想上前,于树风和奋力挤上前的秦仁却不这么认为……帮助正牌打三,貌似在道义上占着理,想来西门老大也不好意思过分责怪吧。

    他们也一贯对**神尼的这个高徒比较尊敬,听到朱微如的话后,稍一犹豫,便挺身而出,双双向英婷爱逼去。

    英婷爱的火气已经起来,按她的xìng格,又岂会句话,再问朱微如“why”,更不会容忍刚刚正在训练浑身散发臭汗的男人近身,冷哼一声,两条紫带已从已如两道紫sè闪电,分别shè向慢慢靠上前的于树风和秦仁。

    他们的功夫比朱微如也差了几个档次,根本不及闪避,便被一下子勒住脖子,直接抡飞了出去。

    “咣咣——咔嚓——”两声连响,不知英婷爱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的脑袋恰好撞在了中军帐前空地上立着的两根分别挂着帅旗和御军军旗的旗杆上,旗杆顿时被砸断,两人也第一时间被砸晕过去。

    英婷爱出手狠辣,又干净利落,不但没将众人震慑住,反而是捅了马蜂窝……一众兵哥哥可都被西门大官人严格洗脑,绝对是誓死捍卫帅旗军旗不倒!

    连赖长荣和魏大有之流也看不下去了,这妞也太彪悍了,是来砸场子的吧?

    这次根本不用朱微如吆喝,呼啦啦……包括中军帐内刚刚走出来的张氏兄弟,都拔出兵刃,蜂拥而上。

    英婷爱哪里会让人靠近,两条紫带唰地收回袖内,人也飞身跃起,想落向左近一间房,“嗖嗖嗖——”却是从数个方向shè来几支箭。

    眼看避无可避,英婷爱竟忽地在半空横移两尺有余,不但全部避开来箭,身形还丝毫没有下坠之势……轻功之jīng纯,让朱微如也是叹为观止。

    但借着这短暂的阻隔,朱微如也是纵身追到,一招碧海连波掌虽没有师傅**神尼那般老辣,但威力却不容视,一波叠一波的掌力,仿似惊涛骇浪般卷向英婷爱后心。

    英婷爱刚刚避箭,内力尚未回转,感觉到不能再行半空闪避,更不能硬接,当机立断,放弃了纵落房,一个千斤坠,落下地来。

    而她一落地,仿似背后长了眼睛,一条紫带从身后飞出,从下往上,直奔朱微如前胸。

    朱微如一掌拍出,人也落下地来,却突然感觉紫带一力道也无,被一拍之下,原本笔直的紫带软绵绵垂了下来,正疑惑间,却见紫带忽然往上一跳,又回转而去,向她的后背,更让她大吃一惊的是,一股yīn寒已透过紫带攻入背心,让她不由得浑身一僵……也被紫带个正着。

    伴着“啊——”的一声痛叫,她脚下也是一个踉跄,好在身旁一人及时扶了她一把,却是那豹子庞光英。

    此时,一众兵哥哥都已包围过来,大刀,长枪,棍棒,拳脚……有什么就用什么,一股脑向被围在中间的英婷爱身上招呼。

    场面那叫一个混乱,但也是轰轰烈烈……漫天紫带飞舞中,虽是人影乱飞,惨叫声声,却前赴后继,勇往直前。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高手也怕群殴。

    更何况,这些兵卒可都经历过无数次街头斗殴的洗礼,积累了丰富的打群架经验,这段时间被西门大官人压抑的暴力因子都被激发出来,完全忘记了军规军纪……当然,现在也不用遵守,没看到好几个旗总旗,甚至指挥同知马平也冲在前面围攻?

    英婷爱本就体虚,又两顿没吃饭,更没有痛下杀招,仅是把人击飞出去,顽强的,爬起来继续,她还真架不住这帮兵哥哥不要命地冲击。

    终于,浑身早已汗出如浆的英婷爱气力渐感不支,紫带飞舞的范围也越来越,始终带伤攻在前面消耗她大部分体力和jīng力的朱微如,看到一个破绽,根本无视紫带击来,反而贴身而上,错开双掌,分击英婷爱前胸腹……看她咬牙切齿的狠劲,当是使出了吃nǎi的力气,更是拼着再次受伤,也要将英婷爱撂倒甚至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