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1章 军纪整顿大会

第51章 军纪整顿大会

    ()    朱微如合身攻上的时候,身形瘦的庞光英仿似一只猎豹,猛一低头,揉身便向英婷爱撞去。

    几乎同时,从英婷爱的侧后方,庞光列和尿道炎配合默契,不知从哪儿取来的两根铁棍,一上一下,也向英婷爱后心砸下。

    英婷爱紫带一击没能逼开朱微如,已是失了先手,再遇几方夹攻,被封住退路,更是不容她从容避让。

    好一个爱爱,仓促之间,危急时刻,终于施展出看家本领,也展现出她非凡的身体柔韧xìng,竟在瞬间,不可思议地将身体扭成麻花状……明明胸口还朝着朱微如,但她的脖子却是扭过去脸正对向了庞光列,两只胳膊更是令人咋舌地翻转一百八十度,在庞光列和尿道炎骇然失sè中,一掌像是突然长出的第三只手一把已将落下的两根铁棍抄在了手中,一股yīn寒的内力攻去,顿时将二人击飞。另一掌,却是从自己肋下穿过,嘭——地一声震响,跟朱微如硬碰了一招,虽成功将朱微如击退,但再也来不及闪躲庞光英貌似练有铁头功的一撞,不过,她也是在扭身之后,避开了腰眼要害位置,只被她一头在腰腹之间,尽管疼得冷哼一声,却并无大碍,当然,英婷爱被这一撞,身体也失去了重心,立时横跌而出,也立时有无数刀枪棍棒……其中竟还夹杂着板砖,纷纷往她身上招呼过来。

    这一下,英婷爱再无可避,猛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带着无穷无尽的强大怒意,带着十天九地唯我独尊的王者威压,仿似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磅礴而出一股庞大的令人无法想象的冰寒,如同冲击波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

    被一帮臭男人乱枪乱棍打死,这种死法,英婷爱绝不接受!

    被逼无奈之下,不得不将身体最后的潜能也引爆出来……她选择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貌似人体炸弹的终极大杀器。

    周围之人已是被她那声嘶吼震的脑涨耳鸣,气血翻涌,更被那股冰寒冲击的彷如凌厉寒风中的一片枯叶,根本收势不住,一个个倒飞而出。

    而英婷爱嘶吼停息,自己的气力也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一抬掌,一闭目……或许想在自绝的最后一刻,再看一眼留下人生中最美好时光的中军帐,她又睁开了双眸,冰山般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甜蜜的笑意,仿似暗夜升起的明月,更似凋零刹那的寒梅,光采炫目,冷艳凄美。

    缓缓偏头,凝目望去。

    她的脸很白,非常白,但她的双眸却很亮,非常亮,看不到任何临死前的yīn影。

    但她这一望,却让那双明眸刹那间变的迷离起来,以为眼前产生了幻觉……阳光下,浑身笼罩着淡淡金sè的西门大官人浑身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和一种不出来的貌似洒脱又像无赖般的感觉,正如一道闪电,由远及近,向自己投shè而来,渐渐地,已清楚地看到他脸上带着倦容,眉间隐含愠sè,眼中却是饱含怜爱,这道身影像是要钻入自己的双眸,深入自己的脑海,让自己即便在九泉之下,也会永不泯灭。

    这当然不是她的幻觉,正是西门大官人及时赶到。

    这厮隔着老远便听到御军卫所内惨叫连连,呐喊声声,以为军营又发生了暴-乱……这还了得?!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这段时间老子对这帮兔崽子太宽厚了一?

    原本他还顾及后背的伤势,走的并不迅疾,顿时是怒从心头起,火向胆边生,也不管大白天惊世骇俗,是穿墙跳房,一路飞奔。

    远远看到无数兵卒仿似cháo水一般前赴后涌正围攻一身紫衣特别醒目的英婷爱,不等他高喝制止,又看到了围在前面的朱微如,立时猜想到事情大概,身形一顿之际,英婷爱发出了那声嘶吼,貌似要大开杀戒,再也来不及多想,阻止是必须的……她真要这么干,跟朱微如,跟大明朝,这个仇可就结大了。

    他身子拖起一道残影,直向英婷爱飞掠过来,却发现事情并非如此,英婷爱的脸sè是前所未有的惨白,人也摇摇yù坠,竟是准备自绝当场,刹那之间,这厮感到心很痛,非常痛,痛得不得鸟……在英婷爱因为迷离时间太久从而将凝聚的最后一丝准备自杀的气力耗尽后仰面而倒的当口,西门大官人彷如神兵天降,一把将她横抱而起。

    *******

    真正有实力的人,内心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对手下摆出居高临下的样子。

    西门大官人在军营从不显官威摆官谱,十分地平易近人,甚至和蔼可亲,极少会发飙。

    但御军卫所从上到下,却没有一个人因为西门大人脸上笑眯眯的,而敢不守军纪,懈怠训练。

    因为,这厮一发飚,后果……绝对很严重。

    就像现在。

    “跪下——”

    御军卫所的广场石台上,目光yīn冷彻骨的西门大官人,一声怒吼。

    随着这声怒吼,一股强大的王八之气彷如cháo水般向四方汹涌而去,当先受到冲击的便是战战兢兢站在他身前的三个人……御军卫所除他之外,其他三位高管层领导:马平,杨泽凯和吴建升。

    吴建升直接被西门大官人这一嗓子吓得心肝儿一颤,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而吴建升一跪,早领教过西门大官人霹雳手段并对他深藏畏惧的大马猴马平也是扑通跪下。

    但杨泽凯犹豫了一下,却反而将腰杆挺直,昂头挺胸,毅然而立。

    西门大官人根本没有二话,跨步上前,在杨泽凯脸上刚刚露出惊怒之sè的时候,已伸手捏住他臂膀,在石台下一个个肃然而立的兵士清楚地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紧跟着便看到他被西门大人一脚踹飞,重重地砸下石台……若不给你狠辣手段,何以服众?你当老子发飙是闹着玩儿?!

    人行为习惯的改变,往往是逼迫,而不仅仅是教育,尤其是对御军卫所这帮痞子兵而言。

    所以,对整军治军,西门大官人一直奉行这种调教理念……逼迫他们接受严格的军纪,更要接受自己在御军一不二的无上权威,哪怕你再有后台,哪怕你是亲兄弟。

    “你们都给本官记住,牢牢记住!这里是军营,是御军军营,没有本官的指令,任何人都不允许擅离职守!更不允许聚众斗殴!!或许,你们很多人不服,认为刚刚发生的围殴事件,是看到军旗和帅旗被弄断,出于维护我御军的尊严而英勇战斗,我要告诉你们,你们错了!还是大错特错!!你们这是盲目战斗!是分不清敌我的战斗!更是无组织无纪律一哄而上毫无章法乱打一气完全称不上‘战斗’只能定xìng为群殴的战斗!!!这对一个将来要上阵杀敌的士兵而言,是何其的悲哀,又是何其的不幸……”

    “西门大人,我能不能句话?”

    这厮一不顾后心的伤口已经崩裂,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正声嘶力竭,貌似要滔滔不绝地训斥着,朱微如终于听不下去了,什么叫盲目战斗?什么叫分不清敌我?

    她一开始便受了伤,虽然不严重,但后来积极参与围殴,伤情也是不容忽视,该马上找个地儿运功驱除体内侵袭的一丝寒毒,但西门大官人现身后的所作所为让她大跌眼镜,大感疑惑,大是愤懑。大生醋意,大为恼怒……以客卿身份,非要带伤参加御军整顿军纪大会。

    这厮跟仇人之女勾搭,自然感觉很是底虚,当然是不敢,也不能对公主老婆发飙,但他着实心疼爱爱,在那么险恶的境况下,她竟是没有击杀一人,当然,出手也不轻,重伤者也不少,而她最后都完全脱力了,还只是想着自杀而已,完全没有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人赚一个的念头,多么心地善良的姑娘啊……这厮“义愤填膺”,肚子里憋着一股气,要替心爱的爱打抱不平,便只能是拿手下撒气了。

    如此,军纪整顿大会便紧急召开,也苦了军营另外三大高管……别人我不管,你们三个是吃屎的啊,不拉架劝架约束手下还罢了,竟然带头参与围攻,看你们大汗淋漓衣衫不整的样子,显然是蛮积极啊,老子不收拾你们,都对不起殃及鱼池的那张行军床……话,爱现在身体脱力,都没个舒服的地儿躺着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