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2章 得好好宠爱她一番

第52章 得好好宠爱她一番

    ()    西门大官人假‘整顿军纪’之名,行‘发泄私愤’之实,朱微如越听越窝火,到后来实在听出下去,不得不出言打断。

    却是不等西门町话,被他捏断胳膊并踹飞出去的杨泽凯摇摇晃晃站起身,抬起另一只完好的胳膊擦了擦脸上的灰尘,竟然蹭地一下,又跃上了石台,牙龈上还流着血,梗着脖子叫道:“西门大人,下官不服!下官也有话要!!”

    “谁同意你上来的?谁让你话的?”西门町翻了翻眼,语气却很是平淡道:“本官没跟你算账地时候,你最好给我闭嘴。”

    杨泽凯可不是第一次和西门町打交道,深知这厮能人,能君子,有时候……貌似胸怀还蛮宽广,有时候,却是睚眦必报……还美其名曰,严苛竣法,完全就是一只疯狗,逮谁咬谁,咬谁……不死也得脱层皮。就现在,二话不就先让我们下跪,凭什么?我们虽是你的手下,但绝不是你的奴才,也是朝廷命官好不好?

    他脸上写满不服的神情,心里也早已问候了一遍西门家全体女xìng,外加rì他姥姥还有大姨妈,但张了张嘴,还真是闭上了,他深知这厮发飙的时候,绝没道理可讲,非要跟他拧着干,自己另一条胳膊,甚至双腿也可能不保。

    刚才若不是朱微如先打断西门大官人的话,杨泽凯感觉有**神尼的高徒撑腰,也为了在朱微如面前显示自己的英勇不屈,敢于跟恶上司作斗争,他不会,也没胆量,再次跳上石台,现在西门大官人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当然是选择好汉不吃眼前亏,看看风向再。

    当然,西门町让他闭嘴,他也不能表现的太怂,两眼shè出yīn鸷凶狠的目光,搞得好像西门町再敢羞辱他伤害他轻视他……他就跟西门大官人拼命似的。

    话回来,其实杨泽凯近端时间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的,只是今儿的表现有些失常,貌似有打肿脸充胖子,**丝男硬充高帅富,这都是微如妹纸迷瞎了他的一双sè狼眼,明知她已心有所属,依然贼心不死……这也充分明了微如殿下的魅力无法挡。

    事实上,微如殿下迷人的地方,并非她当初“出演”秦淮头牌时万种风情下的烟视媚行,甚至妖荡形态,而是她现在这种时隐时现公主威仪的冷傲魅惑,偶尔带暗香浮动的勾引,偶尔又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总让人无端端产生撸管的冲动,yù罢不能……这就难怪杨泽凯表现失常了。

    这里顺便一下为何杨泽凯近端时间的表现可圈可,也是为后文作个铺垫……都是他师傅,重剑盲丐李jīng白的功劳。

    虽然李靖白因为儿子而做出行刺朱由检这种明显是叛逆大明的“壮举”,但到底,他毕竟是在明朝出仕为官,更曾官居高位,以兵部尚书之职成为捍卫大明江山社稷的军中主要领导,明显极受先帝朱由检老哥朱由校的信任,尽管后来受魏忠贤牵连……也不能牵连,他自己也认识到,自个的确跟老魏同志交往颇深,互相瓜葛,因此被老朱革职查办,锒铛入狱后,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谋反大明,骨子里还是残存着效忠老朱家的意识。

    那次在夏可雄面前自甘受缚,也是感觉对先帝,对大明,心存愧疚,是抱着必死之心,却是没想到,老朱不但没杀他,还昭告天下,赦他无罪,更让他感觉对不住大明的是,竟然还能被朝廷重新录用……由于双目失明,重要岗位是不能任职了,但能去都察院任职还是让他好几晚上都既兴奋又惭愧得没能睡个好觉。要知道,都察院可是大明朝的监察机关,相当于现在zhōng yāng的纪检委,专门负责监督和弹劾官员,官职或许不高,但职权绝对是大大的,即便他仅是都察院一个最普通的监察御史,甚至可以只是挂一个闲职,但也是很多大佬也不敢轻易得罪的,关键是,李靖白流浪乞丐做久了,对那种“居无定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逼生活感触颇深,也早已磨灭了他心中的傲气和抱负,对掌不掌权已经无所谓,能再次抱上老朱家的金饭碗,更老有所养,便觉得完全足够了。

    老朱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如此相待于他,他能不羞愧难当?能不无地自容?进而……能不宣誓效忠?

    李靖白并不清楚朝廷已经掌握了跟着李自成造反并且是造反积极分子的李岩是他儿子的事实,不但主动交代出来,还信誓旦旦要劝儿子弃“闯贼”投“大明”。而他对徒弟杨泽凯,更是谆谆告诫……既然那西门大人深得皇上宠信,你最好是老实一,可千万别做冒犯上级领导,甚至犯上作乱的傻事,好好运用胸中所学,积极表现,才不辜负你爷爷和为师对你的厚望。

    如此,因为李jīng白上次为了保全杨泽凯而跟夏可雄讨价还价的举动,让他的形象在杨泽凯的心目中又高大不少,他的话,在杨泽凯心中便很有分量……收拾起了跟西门大官人作对的心思,很是老实地认真贯彻执行西门大官人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也积极响应和配合关于整军治军的各项举措。

    这个冤家像是换了个人,让西门大官人很是奇怪了一段时间,但也因此,这厮在御军轻松不少,只要动动嘴就行,啥活都交给了马平和杨泽凯这两个副手。

    言归正传。

    西门大官人了那句话后,却根本不再看他,而是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对朱微如道:“柳姑娘,既然你作为御军卫所客卿,也算是御军一员,那么,本官训话之时,尚请不要打断,这不是礼不礼貌的问题,而是我御军军营的军规,这是铁的纪律,绝不允许任何人轻视,藐视,甚至公然挑衅!俗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古语亦云:褚者不可以怀大,绠短者不可以汲深。唯有如此,方能让御军这帮兄弟对得起身上的军装,也才能够让他们胜任自己肩上保家卫国的重任。你我蛮横无理也好,独断专行也罢,这是当今圣上赋予我的权力……”

    这厮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更抬出老朱来压朱同学,就是想封堵住朱同学的嘴,不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自己抬杠,这不由得让朱同学瞪大了双眸……即使你是御军卫指挥使,也不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啊,别人插一句话也不行?竟然还什么“蛮横无理也好,独断专行也罢”,这不是无赖行径么?合着你啥就是啥,还不能让人问,这也太蛮横了吧……很显然,西门大官人看出了微如妹纸眼中的不忿,话锋一转,显得很是通情达理道:“当然,所有人都可以有不同意见,但必须在私下沟通交流,不然的话,我这么,你那么,争论来,争论去,庄严的会场岂不要乱成一锅粥?”这话,当然是暗示朱微如,也是jǐng告朱微如,咱有话回家,别在这儿跟你老公添乱!

    聪明如朱微如,自然是领悟了夫君话里的意味,这夫君实在是有些能耐,貌似惹他不起啊,于是,就强压下据理力争的冲动,还是抱紧夫君的粗腿好了,当然……以后还可以享受他的中腿。

    她蹙了蹙柳眉,撇了撇嘴,后退了两步,算是表明自己……已臣服在夫君的yín威之下。

    这就很好,西门大官人表示很欣赏,感觉她比平时不是美了一半,对自己的吸引力完全是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暗自决定……找个时间,得好好宠爱她一番。

    *****

    ps:开了一天会,今儿的更新……一是晚了,二是没啥肉……望大伙儿体谅某渣一下,毕竟没有无良断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