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3章 看看她醒了没有

第53章 看看她醒了没有

    ()    “你很爱她?”

    中军帐内乱糟糟一片,还没来得及收拾,西门町坐在桌面破裂开一个大洞四条桌腿也摇摇晃晃的办公桌前,朱微如则站在他身后替他处理背后的伤势,终于包扎好,她一边将他的衣服拉上,一边却是心翼翼地低声问道。

    西门町没话,抬头看向内室,虽然看不到里面,但眼前却是浮现出脸上苍白看起来虚弱之极的英婷爱歪斜在已成废墟的床头沉睡的画面,眼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难以描摹的柔情和怜爱,被偷窥他反应的朱微如敏锐地捕捉到,心里顿时醋浪翻涌,咬了咬下唇很是肯定道:“你一定很爱她!”

    虽是短短一句话,但其中蕴含的浓烈醋味却是让始终饿着肚子的西门大官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厮眼前出现了一盘热腾腾的水饺,蘸醋吃,好美味啊。

    西门町轻轻一笑,偏过头来,眼中带着一丝戏谑望着朱微如的俏脸,朱微如撅起红唇,有些嗔怒地避开西门町的眼神……大家都是女人,你对她柔情脉脉,到我这儿就是这眼神?不带这样偏心眼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很虚伪?很不可理喻?”西门町伸手将朱微如轻轻拉到身前,仰着头问道。

    朱微如低头垂目,貌似很柔顺的样子,语气却透着不满道:“我知道你这样的男子,注定一世风流,身边的女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却是没想到,你……你竟是连仇人之女也不放过。”

    “我刚才不是了么,你这聪明的脑袋怎么还想不通?”这厮着,伸手揉了揉朱微如的前额,一脸正sè道:“冤有头债有主,英扎吉是英扎吉,爱是爱,她是仇人之女又如何?我们相爱,既没有触犯明朝律例,也没有触碰道德底线,有什么值得不可思议的。再了,我和爱认识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仇人之女,更何况,若是没有爱两次三番舍身相救,我西门町不但早已死翘翘,只怕骨头渣都喂了黑豹肚子,哪里还能有现在报效朝廷,给你父皇打工的机会。”

    西门大官人嘴里经常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新鲜词,朱微如早已见怪不怪,现在也没心情问一声“打工”是何意,心里想着西门大官人这般诡辩,明显是对英婷爱用情至深,看看他到爱爱的时候,那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深情目光,自己可从未领略过,简直是让我嫉妒死啊,还亏自己这般死心塌地地想着他,念着他,守着他……不由得感到好一阵失落,好一通委屈,竟刹那间,眼泪便扑簌扑簌滚落下来。

    这一招对西门大官人而言,无疑是大杀器……当然,对大多数男人而言,都具有同样的杀伤力。

    晕,在一个女人面前大谈和另一个女人如何如何相爱,这他娘的不是找难堪么?看来老子的情商还有待提高啊。

    “呃……”这厮神sè一僵,却很快换上了一副满脸心疼的模样,一把将朱微如柔软的娇躯抱入怀中,一叠声着:“怎么突然哭了?谁惹你生气了,还是谁欺负你了?不关我的事吧……”嘴上着,已埋下头在她已经沾满泪水的脸上地亲吻着,含了满嘴的咸涩,含含糊糊道:“如如不愧是公主殿下,果然是尊贵无比,这眼泪竟然是甜的,我西门町可捡到宝了……”为了表示自己所言非虚,这厮很是无赖地顺着朱微如的脸颊,一路吻上眼泪泉涌之地,含着她一只眼眸就可劲地吮吸。

    这么一搞,微如殿下一颗心很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委屈喝醋,泪珠犹挂的瓜子脸上娇羞一片,一边伸手推搡他,一边仰头避开西门大官人的臭嘴,同时嘴里娇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人家凄苦落泪,你还逗人家……”

    “你凄苦什么?凡事有老公呢,你就等着以后过甜蜜rì子吧……”

    这厮在哄骗女人方面绝对算是一朵奇葩,寥寥数语就将醋意高涨委屈满腹眼泪横飞的微如妹纸给彻底搞定了,心里是充满了甜蜜,娇羞的脸上又红润了几分,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带着璀璨的泪珠,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来的及瞟爱郎一眼,就被他雨般的亲吻袭击的找不到北了。

    西门大官人以前跟微如殿下的亲热都是浅尝辄止,这当然不是西门大官人觉悟高,觉得入洞房前当“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不想有所深入,而是微如妹纸作为公主殿下,不要发生婚前xìng-行为,便是打个嘣摸个胸,她也会推三阻四,忸怩半天,搞到最后……西门大官人也是xìng趣全无。

    今儿显然不同,趁热打铁是西门大官人的拿手好戏,再气氛也到了……微如妹子正感甜蜜,脑子里晕晕乎乎,一时之间,根本顾不上要维护公主殿下的清誉,反而鼻息咻咻地配合着西门大官人的动作……不但抬手从后勾住西门大官人的脖子,竟很是难得地主动张开樱桃口,并含住西门大官人的舌头,用牙轻轻地咬,轻轻地啃,轻轻地吮,轻轻地吸……貌似西门大官人这个“舌头玩具”就足够她玩一个通宵,真是让人无语,难道不知道西门大官人另一个玩具其实更有玩头?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会那么老实,仅限于动口……话,这厮的动手能力向来更强,上面亲吻着,一只大手在“盲解”的情况下就很是麻利地解开了她衣襟绊扣,随即,在微如妹纸猛地睁大眼睛的瞬间,又很是jīng准地覆盖到了她的右rǔ高地,不大不,刚好一掌尽握,雪脂饱满,却娇俏挺拔,弹力十足,不愧是练家子……随指赋形,白腻在指缝间横溢,手感绝佳……必须再试一试另一边的手感,感觉同样绝妙,让人爱不释手。

    这厮成功突破了微如殿下的底线,自然是孜孜不倦,撩拨不休,让她完成应付不过来,双手无力地推拒着西门大官人的肩膀,早已把舌头玩具丢到了九宵云外,红唇微张,喉底气息急促,感觉在她胸口两边忙乎着揉揉捏捏的大手越来越热,热得她的身子也越来越热乎,就像棉花糖要在烈rì下融化掉,连西门大官人将她的外衫连同左衽的衣一起从左腋下掀开酥胸全暴露在空气中也是没觉察。

    终于亲眼看到微如殿下这对皎白,浑圆,挺翘,绽放的rǔ鸽,西门大官人不由得食指大动,肚子第一时间咕噜噜叫唤起来,这厮果断地撤手换口,以唇舌攻之。

    但这个举动,却是让意乱情迷的朱微如猛地jǐng醒过来,一把将他的头推开,却不防一颗嫣红的蓓蕾正卡在这厮的唇齿之间,一推之下,啵的一声轻响,被拉扯几公分出去又弹力回来,立时让半边酥胸荡漾起一抹惊心动魄的魅惑,也让她疼的一蹙秀眉。

    或许,微如妹子的身子已软作一团,刚刚奋力将西门大官人推开,现在已没有一力气掩上胸口那无边的chūnsè,只能是用双手无力地盖住双峰,白皙泛红的脖颈往后仰着,眼波yù流,贝齿轻咬红唇,通红的脸颊上带着三分嗔怪,三分矜持,三分羞涩,还有一份无法言的慌乱……因为她的蛮腰还被西门大官人紧紧地搂着,与他的腰胯密贴在一起,清晰地感觉到这厮身下某玩具已坚如铁铸,正焕发出勃勃的战斗yù望。

    却在此时,西门大官人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再次叫唤起来,让朱微如终于松了一口气,迷乱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清澈而明朗,声音煞是平静地娇婉道:“町哥,微如的身子迟早是你的,又何必急在一时……现在,你让我起身,我去伙房帮你弄吃的,你也去看看……看看她醒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