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4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1

第54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1

    ()    妻若不贤,夫未多祸……此理亘古不变。

    接受高等教育的朱微如自然深明此理,现在眼看着爱郎的后宫越来越呈现出蓬勃壮大自己根本无法阻挡之势,若还去斤斤计较,家中必然不得安宁,也不免让人觑公主殿下的心胸,更会让爱郎心生不快,甚至反感,厌恶,届时失去来自不易的正妻地位也不是不可能……真要这样的话,自己这个公主将何以自处,又有何脸面见人?

    朱微如想通其中的厉害,并对自己最近醋意滔天的行为作了深刻反思,可以是瞬间顿悟……你听听,你听听,我去伙房帮你弄吃的,你也去看看她醒了没有……这话在西门大官人听来,绝对比世上任何的甜言蜜语还要动听,比任何的海誓山盟还要让人感动,简直是如聆仙乐,如饮琼浆,一下子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心情是那么的舒畅……如如妹子还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贤妻啊。

    这厮活活地将充斥身体每一个细胞的jīng-虫无情地歼灭,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对微如殿下……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也第一次让微如妹子领略了町哥柔情似水目光的洗礼。

    不心如灌蜜的微如妹子去伙房弄啥吃的,但浑身轻松的西门大官人走入内室后竟然再掀情sè狂cháo。

    此刻夕阳早已西下,也顺便将洒落在人间的热量一并带走了,让人呼吸间就能见到森森热气,可见天气之寒冷。

    但对英婷爱而言,天气再寒冷,也冷不过她体内的寒毒……她自己就是一座永不消融的冰山,因此,她喜欢冬天,喜欢寒冷,喜欢没有阳光的暗夜……尤其是冬夜。

    今儿她见到西门大官人最后一刻,再也支撑不住,感到天旋地转仰面而倒的时候,人虽然晕了过去,但意识却很是清晰,以为自己终于力竭而死,自己的魂魄也一脱离自己的躯体,而让她死而无憾,喜极而泣的是,町哥竟在最后一刻现身,选择跟她共赴黄泉,一路夫妻双双把家还……往西天极乐世界而去。

    这显然是她潜意识中最理想的结局,町哥杀了自己的父亲,在世间双宿双飞是不可能了,唯有到了地下方能如愿……而实际情况当然是西门大官人正抱着她呼天喊地,一路跑回宿舍。

    她实在是累极了,乏极了,也倦极了,困极了……另外,也是饿极了。

    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香甜,深沉……很显然,睡觉治饿,疗效很好。

    当西门大官人搓着手走进室内的时候,却很是心疼地发现,原本盖在她身上厚厚的罗衾已被她扯开,也可能是蹬开……这厮却是不知道,爱冰寒的体质可是很不适应身上盖着厚重的被子,人家睡觉一般都不盖被子,哪怕是大冬天。

    起来,这厮已经心疼过一次……他先前发现爱除了身体脱力并无大碍安顿她躺好后,就替她盖了罗衾,而开完军纪整顿大会发泄了胸中的怒气后回来,发现英婷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脸sè极度苍白地歪斜在罗衾一旁,这大冷天的,看起来十分地堪怜。

    不过,再度见到类似画面,虽然还是让人心疼,但给人的内心震撼力却不免弱了几分。而内心震撼力弱了,给人视觉冲击力的侧重便有所不同了。

    英婷爱不怕冷,当然穿的也不会多,

    她脚上的鞋子已经脱掉,当然是不穿袜子的,此时此刻,直接将一双西门大官人先前没心思注意的巧玲珑的玉足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这厮面前。

    这是怎样的一双脚啊?

    西门大官人作为资深的恋足癖,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和砖家级别的鉴定资格。

    这厮第一眼判断,嘶——这绝对是上等,不,上上等,上上上等货sè,必须得列入jīng品极品行列啊。

    要知道,一般手长得好看的人,脚也不会丑哪儿去。

    而英婷爱的一双手,那可是连女人看了也要羡慕嫉妒的,简直美的有不像话。

    再来看看爱妹纸这双经过西门大官人鉴定为jīng品极品的脚脚,跟她十指莹润的纤手一样,都出奇的纤细,却又不显瘦,无论是脚背还是脚掌,看起来都是又白又腻又粉又嫩,如同白玉一样,洁白无暇。更要西门大官人命的是,她的脚腕上各带着一只深紫sè的玉镯,使得她这一双玉足看上去更显纤细和充满妖冶的美丽。

    原本还气定神闲的西门大官人不由自主地便感到心里荡了一荡,又荡了一荡,险些儿没扑过去抱起她的脚狂吻狂啃一番,总算以诺大的定力稳住了心神,想着去帮她盖被子。

    但随着他走进,又有一道更迷人的风景闯入了他的眼帘……英婷爱分开的道袍下,露出了一截光滑细腻白生生的大腿,她的肌肤本就白皙如玉,现在被这深紫sè道袍一衬,更显白洁细腻,而现下露出白皙大腿的景象,更是给人一种她那件深紫sè道袍里面貌似什么都没有穿的感觉。

    这厮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再次荡漾起来,狂吞了几口口水后,挣扎着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

    她的五官轮廓jīng致完美,如若灵山秀川的起伏,飘逸淡雅,绝不比她的脚脚长得差。她一派素颜,古语云的什么清水芙蓉,天然雕饰,显然就是描写爱妹纸这般的女子。而且,这丫头也属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那么美的让人失魂落魄,即使是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让西门大官人看着一愣的是,英婷爱苍白的脸上竟有些许细密的汗珠,也有几缕仿似被汗水浸湿的青丝柔顺地粘在她那jīng致的脸庞上,把她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冷酷感觉冲淡不少,也增添了少许邻家女孩的亲切……愣神间,西门大官人竟然有青梅竹马的诡异错觉。

    这厮先前被爱妹子的脚脚腿腿已经撩拨得心如鹿撞,此刻恍惚中,怜爱之心云涌,眼睛看着爱绝美的脸蛋,真是愈看愈觉得好看,念看愈觉得喜欢,哪里还把持得往,瞬时产生了要抱着心爱的爱柔情密爱一番的冲动。

    几乎是跨步之间,西门大官人便已冲到了还在熟睡中的英婷爱跟前,俯身……不是,躺身便将她搂入怀中,倒是没忘随手将罗衾拉起,盖住了俩人。

    由于动作幅度过大,白瞎了微如殿下替他jīng心包扎好的伤口,心神俱荡的西门大官人当然是毫无所觉,却也知道侧躺而没有仰卧。

    入手处柔若无骨,教人魂为之销。

    当下情不自禁伸嘴过去,在她左颊上轻轻吻了一吻,轻唤一声:“爱——”

    而感觉到搂入怀中的娇躯冰冷刺骨,又让他怜惜不已,yù念全消,只是越发地将她紧紧搂住,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但这厮很快意识到,这样为爱妹子驱寒取暖,有那啥……隔衣搔痒的感觉。

    几乎是眨眼之间,便看到罗衾中飞快出被扔出这厮的长衫,中衣,中裤……竟然把袜子也脱了,当然,爱的道袍,内衫,亵衣,亵裤……更是被这厮剥了个一干二净。

    能把衣服给脱得如此神速,非得千锤百炼不可,可见脱衣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对西门大官人而言,不管是脱自己还是脱别人……技艺都相当的jīng湛。

    可怜的爱妹子,在自己浑然不知的情况下,便被西门大官人剥得赤条条的。

    不过,话回来,西门大官人可压根没有趁人之危的想法,只想着肉贴肉这种驱寒取暖的方式效果更佳……这可是经过无数的实践得出来的极其宝贵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