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8章 不是宇文凤是谁?

第58章 不是宇文凤是谁?

    ()    若评选明朝当今天下最大的蛀虫,没有之一,就藩洛阳的福王朱常洵绝对高票当选,只怕朱由检也会投他一票。

    这货自万历年间就藩洛阳以来,在自己的藩地设立了各种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是想着法儿捞钱,什么人头税过路费过桥费再寻常不过了,只要走路,就得缴上路费,吃饭,就得缴张口费,更过分的是,谁家烟囱冒烟,就征收烟尘排放费,每天大便,更得征收排污费,进而又衍生出洛阳空气净化费,综合环境治理费……等等等等,只有你没想到的,没有他不敢做到的。

    这货千方百计地搜刮钱财,若是人民税收为人民,倒也得过去,但却是视财如命,一毛不拔,完全不顾治下百姓的死活,整rì只知道花天酒地,遍yín-女娼……当然,人妻也不放过。就前几年洛阳一带连闹蝗灾,老百姓甚至到了易子而食的悲惨地步,这货不但不闻不问,拿出些钱粮赈济灾民,竟然仍是赋税不断,连基本的赈济样子都不表示一下,闹得是天怒人怨。

    正所谓物以类聚,有这样一个荒yín无耻的主子,门下自然是吸引了一批来自四面八方的jiān人,而这些人的到来,更是让这货变本加厉地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

    但明朝这样一个BOSS级大蛀虫的存在,老朱同志却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货是朱由检老爸朱常洛的三弟,老朱正儿八经的三叔,皇室尊属,即使他坏事做绝,老朱非但不能什么,更不敢指责什么,还得礼遇有加。

    要知道,大明的江山姓朱,却不是朱由检一个人的,他只是作为朱家推举的代言人来掌管着大明的江山而已,而他若想坐稳代言人的位置,必须得靠各地的藩王支持。所以,别看老朱是皇上,老子天下第一,但必须得维护好和各地藩王的关系,绝不能轻易得罪,更何况朱常洵是他的三叔,并且在各地的藩王中威望极高。

    再者,各个封地就藩的藩王就是封地内的土皇帝,除了不能拥有军队,却也允许有准军事力量的护卫亲兵存在,比一国两制还享有特权。

    地封给我们了,我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用得着你来指手划脚么?

    显然,各地的藩王大都很嚣张,但有一种情况,也只有这一种情况,老朱可以理直气壮地收拾藩王,甚至灭了他……那就是掌握了他谋反或是叛国的证据,这绝对是忤逆朱姓家族的民意,数典忘祖啊,灭,必须得灭!

    再福王朱常洵,这货最近的rì子可不好过了,完全可以用惶惶不可终rì来形容……这帮贼寇太凶悍了,围困我洛阳城那么长时间也不撤,叫嚣着非要活捉本王,竟然要把本王和梅花鹿一起烹煮做什么“福禄寿”宴,简直是惨无人道,没有人xìng啊,想想都让本王心惊肉跳,得亏大侄子还没忘了我这个叔叔,派了杨尚书亲自带兵过来帮忙,但……但……但……却迟迟不能击退贼寇,每rì还大量消耗本王的钱财,实在是让本王既揪心又心疼呐。

    这个时候,朱常洵另一个侄子“冒死”登门了,声称要和三叔并肩作战,共敌贼寇,并发誓,除非贼寇从自己的尸体上踩过,否则,绝不让三叔落入贼手!

    侄子带了一帮死士冲破贼寇的重重包围冒死前来相助,如此仗义之举,当场就把朱常洵感动的眼泪鼻涕一把又一把,拉着侄子的手啥也不了……叔叔全靠你了。

    这个侄子是谁?不用,自然是朱由橏。

    “大美人”朱由橏感情遭受重创,再遭西门大官人辣手摧花,整个人比霜打的茄子还要蔫,很是消沉了一段rì子。

    而随着西门大官人在朝廷渐露峥嵘,在京城声名鹊起,朱由橏也是感觉不能再在京城呆下去了,除非他愿意从此以后夹起尾巴做人,在西门町面前当孙子……但心高气傲的惠昭王又怎能,怎肯,怎愿意,怎甘心……在貌似情敌的西门町面前低头?

    对今后的路怎么走作了一次深刻而全面的长考后,朱由橏决定投靠三叔朱常洵……一是他正被闯贼围困,情势危急,他又是出了名的贪生怕死,实打实脓包一个,这种情况下“冒死前往相助”,定能换来他的高度信任;二则,朱常洵整rì介醉生梦死,只知道花天酒地搞女人,但却敛财有道,又嗜财如命,绝对是大明当今所有藩王中最有钱的一个,甚至比朝廷还有钱,如果将他搞定,以后举事,起码费用有着落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由于他深得先皇万历帝的宠爱,在现下一众藩王中,地位尊崇,颇有威望,不一呼百应,肯定也是应者甚众。

    当然,现在洛阳被困,虽然杨嗣昌带兵在城外奋力解围,但也随时有被攻陷的危险,朱由橏自然不会贸然前去送死,而是做足了前期的情报搜集工作……显然朝廷的离间计起了作用,原本得到李自成重用奉为军师的李岩现在已被牛金星取代,李自成军中的“挺岩”派比如红娘子率领的女子别动队也因此起了不的内哄,攻城之势明显减弱,杨嗣昌明显也觉察到了,趁机加大加强加紧了对围城起义军发起的攻击力度……这个时机前往,正是最佳时机。

    朱由橏又将以前网罗后来遣散的食客……有数百人之众的一帮死士召集起来,由于大多是江湖上的能人异士,虽不是正规军,但在巨大利益和美好前程的驱使下,绝对算是一支极具杀伤力的敢死队。

    朱由橏真的是要与三叔并肩作战,共敌贼寇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乱世出英雄,他要借着洛阳被困的机会,将三叔绑架在自己谋反的战车上,兵行险招,火中取栗,另立山头,重起国号。

    他进洛阳城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商量与杨嗣昌里应外合,杀退起义军,而是悄悄派人跟李自成谈判……你撤去洛阳之围,我助你兵败杨嗣昌,以后你爱去哪儿去哪儿,但绝不可再图洛阳城。

    实在的,李自成围困洛阳数月之久,久攻不下后,军中明显出现了浮躁情绪,也渐渐失去耐xìng……他之所以一心想拿下洛阳,正是听了李岩的建议,福王府内那堆积如山不计其数的钱粮足够起义军几年的饷粮。现在战局渐渐对起义军不利,李自成便打算听取牛金星的意见,弃洛阳转而去攻打开封府,河南省会嘛,银子应该也不老少。

    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正准备撤兵呢,竟然峰回路转,送来一件这么大的美事……老子干翻杨嗣昌,正好提升士气,再趁势拿下洛阳城,你个兔崽子能奈我何?还跟老子签什么君子协议?去你姥姥的吧,老朱家一个个果然都是酒囊饭袋,脑袋被驴踢了,江山给他们坐实在是天理难容。

    朱由橏当然不是酒囊饭袋,脑袋更没有被驴踢,他既然敢提出这个建议,就不怕闯贼毁约。

    **********

    西门町悠悠醒转,却是感觉头重脚轻,浑身无力,也是头痛yù裂,喉咙发干……正感到嗓子眼冒烟,口渴的不行的时候,鼻子已传来一股弥漫在整个空间内的奇香。

    他jīng神顿时为之一振,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竟躺在一辆宽大舒适正平稳行走的马车内,而正对着他,有一个女子临窗而坐,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正撩窗看着外面暮sè的天空。

    这女子腕似嫩藕,手如葱白,窈窕的身材如出水芙蓉,袅袅娜娜,美艳不可方物,昏暗的车厢也因她而显得亮堂起来。

    西门町似乎连饥渴也忘了,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是宇文凤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