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9章 跟你主人一样讨厌

第59章 跟你主人一样讨厌

    ()    很显然,宇文凤已跟老爸解释清楚,并了一些什么,宇文化龙再也没跟西门町提过让他对女儿负责什么的。

    并且,威龙镖局惨遭诗落大大几近灭门的屠戮,对宇文化龙的打击绝对是毁灭xìng的,让他再无继续经营威龙镖局的心思,更没了争雄江湖的念头,自然地,也没有了攀附西门少主的兴趣。

    他身体痊愈后,不但将偌大的威龙镖局产业全部变卖,还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在那竹海村过起了隐居生活。而他之所以选择竹海村,却是心底复仇的执念在作祟……女魔头毙命于此,埋葬于此,yīn魂当盘亘于此,就让老夫rìrì念咒,诅她个魂飞魄散,来世不能投胎为人。

    当然,对幸存下来的宇文飞和宇文凤兄妹,宇文化龙是不可能让他们年纪轻轻就跟着自己过与世无争的退隐生活,把他们托付给了连襟贺钦扬。

    不过,贺钦扬和费斌一众启程的时候,宇文凤却是以不放心父亲为由,坚持要留下来再陪陪他,等过了年后再独自去华山,不愿意跟他们同行。

    而真正的理由,却是因为阳光男孩费宇清。

    费宇清在那场杀戮中胆懦弱的表现,让他在宇文凤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本就不多的好感也是荡然无存。

    但费宇清却是毫不自知,反而整rì介在陈圆圆、叶筱轩等美女面前吹嘘自己如何如何行侠江湖,让宇文凤对他的为人更是不耻,简直跟自己的表哥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费宇清得知自己跟凤妹的联姻又有戏,并且,以后凤妹要长居华山,心里的兴奋简直难以言表,变着法儿地向宇文凤献殷勤,更是劝了自己的父亲先不回昆仑,当一起去华山,凭吊舅母的亡灵先。

    宇文凤被费宇清纠缠的不胜其烦,但考虑到两家的关系,却又不能撕破脸,只能是选择……能躲多远躲多远,若是跟他一路同行到华山,不被他粘死,也会被他……粘死。

    如此,宇文凤留了下来,但却是在京城和竹海村两边跑,一是处理一些威龙镖局的遗留问题,二是跟**神尼的高徒柳如如同学的关系处得不错,偶尔要聚一番,另外,在竹海村每每看到老爸像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一天到晚嘴里念叨个不停,也是感觉苦闷的紧,便到京城散散心,找姐妹诉诉苦。

    到姐妹,她跟陈圆圆和叶筱轩也相处的不错,但那晚被西门大官人冷落后,自尊心大受刺激,不由得对他心生怨恨,很了不起么?本姑娘才不稀罕呐……不要去西门将军府找陈叶,自从西门大官人搬家后,她连西门将军府的大门口都没去过。

    而她前几rì在画舫上勇敢保护公主殿下的侠义之举,却是被朱微娖引为了闺中好友,也受到了朝廷的赏赐,更可以zì yóu进出皇宫。

    尽管宇文凤也是走南闯北,见识不少,但皇宫大内恢宏的气势和奢华的气派,却也是给了她深深地震撼,几乎每天都要进宫报道……找微蹙妹子玩儿。

    昨儿又去了,却是扑了个空……微蹙妹子陪姐夫狩猎去鸟。转而又想着去找姐妹如如一起吃个饭聊个天逛个街购个物啥的,到她常住的那处院,也是扑了个空……狩猎场发生血案,朱微如早进宫去也。

    百无聊赖下,也是她整rì没事干闲的咪咪疼,看阳光明媚,天气不错,便独自一人沿着繁华的长安街闲逛起来,却是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老虎山狩猎场附近,正在一个打把式卖艺的场子前饶有兴趣地看着,耳边忽然传来“咴咴”很是兴奋的嘶鸣,还没反应过来,便有一个喷着呼呼热气的大脑袋直往自己怀中钻来,正是帝王驹这二货被主子抛弃后,很是自觉地自己回家,走到这附近却是闻到了那股久违的让它亢奋到犯贱无下限的熏香果的奇异香味,顿时jīng神亢奋,一路嗅了过来。

    提起帝王驹,在京城的知名度绝对比它的主子要高上一大截,很多人知道有西门大官人这个人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先知道帝王驹。但对这匹旷世神驹,大多数人都是抱着敬仰的态度,少数心存觊觎之心的,打听到它的主人后,也只能是偷偷羡慕嫉妒的份儿……现在在京城,可以没有一个人敢动帝王驹的念头,一是见识过帝王驹的凶悍,二是听闻它主子……似乎更凶悍。

    此时悍马同学在闹市区现身,立时引起了不的轰动,惊叹声,叫好声,啧啧称奇声,吞咽口水声……响成一片。

    而宇文凤见到这贱货,却是一个头两个大……眼见着它摇头摆尾,显得极为高兴,却是拼命地想把自己硕大的头颅挤进她的胸胸里,被伸手隔挡后,又很是无赖地在她手上蹭着,磨着,舔着。

    宇文凤虽然知道悍马跟亲热自己的原因,但在众目睽睽下,被一匹马调戏,也是羞臊的不行,是连连后退……最后拨开人群就跑。

    这时有人看帝王驹不像传中的那么凶悍,实在忍不住对它的好奇,心翼翼地伸手想要摸摸它,却是还没碰到帝王驹,帝王驹已怒嘶一声,霍然转身,神情显得格外的威严,圆溜溜的大眼中充满了jǐng告,轻蔑,不屑和厌恶,但随即帝王驹就回转头,换成了一副献媚讨好的神情,嘴里发出貌似求欢的嘶叫向宇文凤追去。

    这货已在心里把宇文凤当成了女主人之一,并且已经列为了最喜欢的女主人,没有之一,只是搞不明白,她为何没有一起搬到主人府上,而搬家后,更是再也没见过她。今天好不容易撞见,怎么能轻易放过亲近讨好的机会?话这女主人身上那独一无二的奇异香味,那真是,闻一闻,jīng神抖擞,吸一吸,神清气爽……

    光天化rì下,宇文凤自然是不方便飞檐走壁,只能脚步飞快地往人少偏僻的地方去,但阿悍同学显然不管,轻扬黄金蹄,很是轻松地就追上了她,但宇文凤的表现也让这货不敢再过分放肆,生怕惹恼了她,从此以后再也不见自己,便不紧不慢老老实实地在后面跟着,但一双大眼睛却是没闲着,纯粹从欣赏的角度看着宇文凤婀娜矫健的身姿……这是废话,它也只能这么着,只会这么着,只懂这么着。

    而它越看越觉得这女主人不错,心里情不自禁发出感慨,多美的一个姑娘啊,主人这傻逼怎么就舍得那么长时间不见她呢?嗯,根据俺极少却极珍贵的情感经历判断,俩人应该是感情出了问题,哪儿出了问题呢?对,一定是,肯定是,必定是因为主人太滥情!俺就嘛,这傻逼见一个爱一个,看到美女就想着上去搞上一搞,这怎么能行?!爱情,真的是很神圣的,想当年,有多少美丽动人的母马向俺示爱,都被俺无情地拒绝,不是俺装逼装酷,不解风情,而是……爱真的需要勇气,更何况,俺的心始终忠贞不渝地为梦中的那匹白雪公主守候着。不过话回来,人类毕竟是人类,怎么能跟俺们高贵的马类相比,俺对主人的要求还是苛刻了一,再这货的jīng力比俺还旺盛,搁俺们马类,就是一匹不折不扣地大种马,俺还能要求他坚守纯洁而唯一的爱情?种马就种马吧,可是,你这傻逼连种马也当不好,怎么能把这个屁股圆圆又翘翘,双腿紧绷又直长的女人放过呢?俺可经常听伺候俺的根子树子几个鸟丝口水嘀嘀地讨论女人,这种女人搞起来最得劲了,绝对会让人yù仙yù死,亏你丫还经常标榜自己是情场老手,难道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当然,你挑的其他女人也不赖,明眼光还是有的,但为毛不骑一骑这个女主人呢?感觉肯定不一样的嘛。看来,这傻逼还是缺乏当种马的经验,很有必要牺牲一下自我给他上一课……

    就在阿悍同学对主人腹诽嘲讽怒其不争想着以后给他多些鼓励多些勇气以便让他早rì将宇文凤拿下而自己就可以经常闻到那股异香的时候,急急走在前面的宇文凤忽然止住了脚步,回头怒目而视道:“老跟着我干什么?怎么不回到你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主人身边去?”

    呃?!主人这傻逼跟她的关系……貌似搞得很僵啊。

    帝王驹身体骤然僵硬,心里很是惶恐和不安,但却是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掉屁股就走……她这是把对主人的怨气撒在俺身上呢,俺现在只能替这个傻逼受着,希望她发泄发泄能对俺态度好一。

    这货咧着嘴露出它那颗平时引以为傲的大白牙,可怜巴巴地看着宇文凤,不停地摇动尾巴,拼命地讨好,装傻,卖乖……主人,俺为了你,可是连尊严也不顾了,也实在是不能代替你骑她,俺就只能帮你帮到这份儿,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此时,宇文凤急急忙忙中,也是潜意识中,跑到了行人稀少地段偏僻原来威龙镖局当作秘密接头的那处不起眼的民宅附近。

    她当然对帝王驹没有怨气,只是因为西门大官人,恨屋及乌罢了。心里话,宇文凤内心里可是对帝王驹喜欢的不得鸟,毕竟如此神骏的马儿可是极少见,并且,貌似极通人xìng,有哪个女人能抵挡住这种可爱漂亮聪明到极的动物的诱惑?

    看帝王驹这副德行,宇文凤也是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瞪了它一眼道:“少在我面前讨好卖乖,跟你主人一样讨厌,快滚!”

    帝王驹感觉到宇文凤的口气已不像刚才那么的声sè俱厉,明显是自己的表现起到了一定的正面效果。

    这货跟西门大官人在一起久了,也是学会了主人趁热打铁的手段,立时表现得愈发献媚,死皮赖脸地凑上前,用脖子在宇文凤身上左蹭蹭右蹭蹭上蹭蹭下蹭蹭……一时间宇文凤被这货搞得没了脾气,慢慢冷静下来,也是感觉跟一个畜生动气实在是可笑,不由自嘲地一笑,终于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这一下示好的举动,可把帝王驹激动坏了,裂开大嘴“咴聿聿——”发出一声欢嘶,贴着宇文凤的身子好一阵上窜下跳地蹦达,顿时把宇文凤给彻底逗乐了。

    忽然,帝王驹异常jǐng惕地昂起头竖起耳,向不远处一间民宅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