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0章 竟然被一匹马耍了

第60章 竟然被一匹马耍了

    ()    慢慢地,从那民宅内一高一矮走出两人,高的愈显高,矮的愈显矮,正是在京城四处寻找英婷爱下落的英扎吉和鹫颉。

    看着这两个走近的身形,帝王驹嗅到了一丝不怀好意的味道,更是从那侏儒身上嗅到了一抹极其危险的气息,即便当rì主人降服自己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情绪不由自主地狂躁起来,引颈发出一声暴戾的长嘶。

    而宇文凤见到二人,不由得心内惊惧,二话不,就拔出了腰下的佩剑。

    “宇文姑娘,真是幸会啊,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英扎吉虽然满脸微笑,却是给人一种yīn恻恻的感觉。

    “你们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在大明京城。”宇文凤有sè厉内荏道。

    “嘿嘿……”英扎吉发出一串皮笑肉不笑的笑声,突然眼睛一瞪道:“大明京城又如何?若不是宇文化龙这个废物丢了镖,本王何至于落得现在这般境地?本王早就想找他算账,他倒是激灵的很,竟然关门大吉,做起了缩头乌龟,现在你送上门来,还想走么?乖乖地束手就擒,省的受皮肉之苦,待找到你父宇文化龙本王自然会放了你。”

    “休想——”

    宇文凤怒斥一声,刚将手中长剑一摆,便看到鹫颉如鬼魅一般,已到了自己身前,不等她再有动作,一掌轻轻一挥,仿似轻描淡写,却是一股大力将宇文凤浑身罩住,让她动弹不得,缓缓拍向她……由于个子太矮,手臂伸长也直到宇文凤挺拔的胸部,但老和尚当然不会干袭胸的勾当,也不愿费那抬臂的劲,只是顺手拍向她腰髋部。

    很显然,帝王驹的“身手”比宇文凤强了不少,眼见女主人貌似被吓呆不能动弹,立时狂嘶一声,屈起前腿,两只坚硬的黄金蹄闪电般向鹫颉胸口踢了过去。

    鹫颉上午在狩猎场刚见过帝王驹,对它的神骏当然很是欣赏,却是没有领教过它的凶悍,现在见它又跟宇文凤在一起,只当一匹坐骑而已,自然是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它如此护主,更如此勇猛,绝不亚于一名武林高手,不及提防下,顿时心里一惊,拍向宇文凤的掌连忙回撤,拍向连环踢来的双蹄,人也不由自主地往后撤了一步。

    而帝王驹也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的双蹄彷如踢入一团棉絮中,毫不受力,趁着鹫颉后退的当口,再次狂嘶一声,猛地半人立而起,扬蹄踩向他光溜溜的脑袋……这侏儒果然是有些门道,那再试试你的脑袋是不是比俺的金蹄硬。

    帝王驹如此彪悍,让鹫颉再感意外,竟是迫不得已又退一步避开。

    这侏儒如此轻松地就闪避开自己快如闪电的攻击,帝王驹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惧意,但踩踏落空,却丝毫没有停顿,旋风般一转身,腾起两条后腿,势如奔雷向鹫颉弹踢而去。

    鹫颉被一个畜生接连逼退两步,已是激起了心中的怒气,这次眼见双蹄踹过来,再不闪避,双掌飞快地在胸前划了个半圈,身前瞬间幻起一道透明的像是有质之物的气墙。

    帝王驹双蹄踹上,彷如踹在铁板上,立时被震得翻滚而出,两条后腿更是差被震断。

    毕竟,帝王驹再勇猛,再彪悍,也只是一匹马而已,不是真的武林高手,而即便它真是武林高手,在鹫颉这种武林高高手面前,也是只有挨揍的份儿。它刚刚能“两招”……不,两蹄“逼退”鹫颉,实在是因为它的行为大大出乎了鹫颉的意外,完全是措不及防,更是让他大感惊讶,比看到一条狗突然对他话还要倍感惊讶……太神奇了,一匹马竟然也会武功??!!但短瞬间的讶异后,帝王驹的进攻在鹫颉眼里便像是程咬金的三板斧……不够看了。

    而帝王驹被鹫颉强大的内力震飞,这货非但没有落荒而逃,反而是被激起了内心天生的暴戾……当然,作为一匹宝马良驹,“神勇护主”也是它应该有的表现。

    嘶聿聿——

    悍马同学一个漂亮的驴打滚,长嘶一声算是给自己打气,猛一摆头,便向侏儒鹫颉直冲而去……它见宇文凤还似傻子一般,站在那儿没动,距离鹫颉仅不到一米,实在是危险的紧,便想着先把鹫颉逼开远一再。

    不过,这却是悍马同学多虑了,人家鹫颉现在根本无暇动宇文凤,注意力全被它吸引了,眼中是jīng光连闪……如此神驹,当属我大清皇帝,被西门町那厮当座驾,实在是暴殄天物。

    当然,他也是把宇文凤当成了囊中之物,根本不担心她能逃走。

    此时见帝王驹竟敢低头来冲撞他,完全是不顾死活……自己一掌就可以把它脑袋击成肉酱,但显然不能这么干,而它如此勇猛的表现,让他心里对它也是越发欣赏。

    鹫颉也不懂降马,以为把它揍趴下打怕了就可以,当即不躲不闪,随着一掌拍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已隔着老远轰向了帝王驹。

    可怜的阿悍同学冲过来有多快飞回去就有多快,轰——地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疼得它裂开大嘴好一声痛嘶,却是一滚身,又站了起来……这当然是鹫颉手下留情,不想伤了它。

    再冲。

    再摔。

    又冲。

    又摔。

    还冲。

    还摔。

    ……

    这货不屈不挠的jīng神,都差让鹫颉不忍心再出手,更是让一旁目瞪口呆看着它的宇文凤同学感动的泪光盈盈,完全忘了自身的安危。

    “轰——”

    又是一下重重地摔落在地,很显然,经过刚才一番“刻苦cāo练”,帝王驹对驴打滚这招已经使用的相当地娴熟,虽然感到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般的疼痛,却很是迅疾地再次滚身而起。

    不过,这一次,帝王驹没有一起身便猛冲过去,而是紧紧闭着厚实的唇皮儿,用鼻子重重地喷着粗气,眼睛狠狠地瞪着鹫颉……忽然,帝王驹猛一折身,异常凶猛地向一直远远站着在看戏的英扎吉冲了过去。

    场中几人都没想到,这货竟然聪明到还懂三十六计,想到用“围魏救赵”来让女主人脱离险境。

    英扎吉根本来不及反应,再他没有武功,反应过来也没用,眼睛骤然睁大,一股金黄sè的旋风已冲到身前,“嘭——”的一声撞个正着,顿时惨叫一声被撞飞了出去。帝王驹却并没有就此停息,一声长嘶,在英扎吉刚摔落在地的时候,它已疾窜而至,呼地人立而起,两条前腿分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两只黄金蹄一前一后向躺倒于地的英扎吉胸口处狠狠地踩踏而下。

    英扎吉刚才被它一撞,撞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再重重摔落在地上,更是头昏眼花,差闭过气去,根本不知道危险降临,这要是被帝王驹踏中胸口,不死也会重伤……断几根胸排是肯定的。

    但在鹫颉的眼皮底下,悍马同学的“暴-行”显然不能得逞。

    他虽然来不及阻止英扎吉被撞飞,但在英扎吉被撞飞的瞬间,已从侧后方飞身扑来,帝王驹抬腿踩下,他恰好赶到,却也是来不及阻止,只能用自己“渺”的身子打横去撞开帝王驹。

    阿悍同学“围魏救赵”等的就是这一刻,被鹫颉撞在腹部瞬时横飞出去后,在半空中发出一声长嘶,不等落在地上,竟然摇头摆尾挺身,硬是四蹄落地而没有摔倒在地。

    而它普一落地,不及自己站稳,便歪歪斜斜地向宇文凤跑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宇文凤当然是明白了帝王驹的用意,主动向帝王驹跑去……在鹫颉扶起英扎吉回过神来再追来的时候,宇文凤已是纵身跳上了帝王驹,还没等她坐稳,帝王驹发出一声jǐng告的嘶叫……给俺坐稳了!撒丫子狂奔而去。

    竟然被一匹马耍了,这让堂堂的无量寿佛天尊法师情何以堪?一张老脸又往哪儿搁?这若是被中原武林“广为传颂”,鹫颉法师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他仰天虎吼一声,震得刚刚有清醒还站不稳的英扎吉脑袋嗡得一声就晕了过去。

    鹫颉再也不顾及于他,双臂一振,黑sè的缁衣无风而起,人已如一道黑sè的闪电向帝王驹跑去的方向投sh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