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1章 我最近又长漂亮了一些?

第61章 我最近又长漂亮了一些?

    ()    “……”

    “我想……若是没有我的拖累,悍马一定会甩脱那鹫颉老僧。”宇文凤垂头顺目没看西门町,脸上的愁容未消,此时脸上又添一丝愧疚低声轻语道。

    “……”

    西门町刚才强打jīng神,此时再也支撑不住,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了,更是感觉脑袋裂痛,晕眩,嗓子里发出沙哑的轻轻的“哦”的一声,便再次晕了过去。

    不过,在他晕过去的刹那,脑子里想着宇文凤刚才所述,对阿悍同学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的神勇和机智大感欣慰,没给他这个主人丢脸,不由得裂开早已干裂的嘴唇扯出一丝微笑……自己往rì里还是看了这货,没想到脑袋瓜这么聪明,尤其是后来被鹫颉在身后死缠不放地狂追一整夜,自己都能想象的到这货被追得亡命而逃时的狼狈样,竟然还能冷静地想出“让宇文凤躲藏起来,自己向相反的方向将鹫颉引开”这种高智商才能想到的主意,希望宇文凤的没错,这货少了她的拖累,能成功甩开鹫颉那老秃驴。

    宇文凤的没错,的确是她让悍马同学“被拖累”,若是这货外挂全开,真的亡命而逃,不要鹫颉,就是当前地球上,也是目前人类历史上最能跑的八百公里健将……西门町同学也是望尘莫及,但这货却是心甘情愿“被拖累”。

    因为它充分认识到,自己今儿的表现,将大大决定自己以后在这个女主人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它为宇文凤考虑的很是周全,知道她肯定不习惯骑自己这种无缰无鞍无镫的马,从她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脖子,紧紧揪住自己的鬃毛,圆-翘的屁股更是好几次被甩得朝天就可以看出来,它奔跑时一不敢太迅猛,二不敢动作幅度太大,更不敢做一些急转弯或突然变线一类的高难度动作,基本上维持在高速平稳直线的状态下,一路跑到了秦皇岛附近。在这样的情况下,鹫颉六七十年的功力也不是白瞎的,虽然暂时不一定能追上帝王驹,但贵在耐力持久,帝王驹感觉到亲爱的女主人受了颠簸稍稍踩刹车放慢一时速,他就拉近了距离。如此,帝王驹从女主人和自身安全角度考虑,不得不选择暂时和女主人分开,将敌人引开的无奈却是聪明之举。

    且不阿悍同学如何成功甩脱鹫颉,还是它的傻逼主人。

    西门大官人第一次晕倒,倒不是力竭,而是伤心绝望,一颗嫩嫩的爱心被狠狠扎了一刀+失血过多还不知死活长时间做剧烈运动所致。

    若不是宇文凤一路担心被鹫颉碰到,特意雇了个很是扎眼的豪华马车和两个车夫、四个伙计让人以为是哪家土财主显摆着去探亲访友,却是走的荒僻之地,恰好救了他,西门大官人估计得一命呜呼……但也是没了半条命。

    尽管这厮身体素质强悍,但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他抱伤之躯仅套了一件中衣,外衣和内衣都没穿,仆倒在尚有少量积雪的冰地里已近两个时辰,宇文凤遇到他的时候,早已是浑身冻僵,背后完全被血浸透的衣衫已经跟伤口冻结在一起,很是废了宇文凤一番手脚才处理好伤口,也是让宇文凤隐隐感到心疼。

    现在西门大官人第二次晕过去,则是高烧烧到四十三度九所致……完全是烧糊涂了。

    宇文凤听西门町半响没动静,便抬头看了过来,发现他脸颊通红,身体也在轻轻抽搐,貌似打摆子一般。

    刚刚还话呢,怎么这么一会儿没抬头看他,竟出现这种状况?

    宇文凤心里一惊,不由得探身伸手一摸西门大官人额头……烫得吓人。

    处理伤势宇文凤比较内行,但对头疼脑热拉稀痛经等生理病变,却是无可奈何,但又不能不管,任其“自烧自灭”,只好根据自己了解不多的医学常识,为西门大官人降温先……她也只能做到整一块浸湿了冷水的毛巾敷在他的额头这种程度。

    为他脚底按摩穴位降温?

    对不起,人家宇文凤不会……当然,会也不按,你是不知道西门大官人数百里长跑后那双臭脚有多臭,几个伙计把他抬进车厢后,即便有异香护体的宇文凤在帮他脱掉鞋子的一瞬间也差被熏晕过去,赶紧地用被子死死地严严实实地将其捂住,大冷天的又把马车窗户全部洞开……你当宇文凤撩窗而坐看着外面是欣赏暮sè呐,那实在是这厮的脚臭味在车厢内还余韵缭绕。

    帮西门大官人擦拭全身降温?

    这个可以有,凤妹纸还真听过,并且自己有一次高烧不退,姨妈就这么为自己整过,貌似效果还不错。不过,凤妹纸压根就没冒出过这种为他擦拭全身来降温的念头,哪怕一丝一毫也没有。

    要知道,西门大官人现在裹在被子里的身子可是赤果果的……宇文凤想到这就脸红心跳,还指望她帮他擦拭全身?

    宇文凤帮他处理伤势撕开中衣看到他的光屁屁时,完全没想到这厮里面竟然是真空,当时那叫一个尴尬,即便西门大官人是昏迷着的,也是让她的脸蛋刹那间血红一片,心跳瞬间加速到每分钟一百四十加,耗了十二万分的定力才稳住了心神,虽然后来帮他把屁屁上的血迹草草地擦了擦,但绝不敢把他翻转过来再帮他前面也擦拭擦拭。

    事后,宇文凤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厮为何仅着一件中衣,从他受伤的情况看,应该是被人从身后偷袭,外衣在打斗中脱去或者他受伤倒地后被偷袭者顺手牵走剥去都有可能,但内衣怎就没了呢?难道偷袭者还有收藏男人内衣的癖好?

    这当然是西门大官人昨晚光溜溜的,早上激怒攻心,看也没看,想也没想,抓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飞”出了中军帐,连从未离身的玄武剑也没带。

    先前西门大官人悠悠醒转,宇文凤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疑问,壮着胆子厚着脸皮旁敲侧击地问了一次,但西门大官人却是对宇文凤的出现表现的更加好奇,对自己怎么受伤又怎么昏倒在这儿等等问题通通忽略,而是强打jīng神不停地问她。现在这厮终于知道了答案,也终于扛不住,再次晕了过去,让宇文凤只好继续保留住心里诸多的疑问。

    不过,宇文凤却是发现……西门大官人对她的态度跟自己印象中,想象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似乎很值得商榷,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男女交往就是这么的有意思,男的主动进攻,女的就装矜持,男的对她不理不睬,女的就……你丫拽什么拽,老娘还看不上你呐。

    很明显,骄傲自负了近二十年的凤妹纸就是这么一种心态,可人家西门大官人压根就没有对她拽。

    宇文凤给他的第一印象不佳……很不佳,尽管后来渐渐改善,还在人家闺房发生了一些比较暧昧很是尴尬却是很爽的事,但也只当一段插曲,还是在脑子里把宇文凤划入了普通朋友的行列……奏是暂时没兴趣,不考虑主动进攻了。

    因为,即便这厮有这心思,也压根忙不过来,他是真没时间,真没jīng力,再去招惹美女……在威龙镖局那段rì子,这厮一门心思讨好“女神”独孤羽,又跟辣椒恋jiān情热,还常常忙着和圆圆滚大床,偶尔还要和筱轩妹纸、如如公主谈谈情爱促进促进感情,哪里还有时间想着要跟宇文凤发生什么超友谊的事儿。

    而威龙镖局惨遭屠戮,又让这厮感觉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宇文凤,常常是刻意回避,更是尽量避免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便给宇文凤造成一种故意不鸟她的错觉。

    随着西门大官人搬离威龙镖局,西门大官人更忙了不是?军务繁忙不,还多了一个姨子需要时不时撩拨撩拨,招惹招惹。再,没多久宇文凤也随老爸“退隐”了,俩人见面的机会几乎为零。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西门大官人从始至终没对宇文凤拽过,只是没主动招惹她而已,完全是宇文凤同学自个的心理作用,必须对自己怨恨西门大官人的行为负全责。

    西门大官人多好的一伙啊,在如此严重的伤病情况下,爱情又遭受了重创,见到她硬是堆出满脸的欣喜,惊喜,外加少许的激动……这厮之所以激动,因为他早就觉察到宇文凤对他的冷漠……就前儿在画舫上,自己主动打招呼想关心一下她的伤势,她理都没理,甚至眼睛都没瞄自己一下,便以为她将威龙镖局遭遇的大祸算在了自己头上,后来宇文化龙对他的友好亲热态度又极速下降,不但没来参加自己的乔迁之喜,也没告诉自己退隐之事,还是通过如如方才知晓,便更是确定了这种想法。他倒是很想找他们沟通沟通,可人都见不着,根本没这个机会,这就像一根刺,始终膈应着他,让他只要想起来心里就不舒服的很。这次猛地在车厢内见到宇文凤,大感意外之下,一时间都把英婷爱给忘了。

    当然,西门大官人不是想死乞白赖着急忙慌地要修复跟宇文凤的关系,而是想拔去心头那根刺……你宇文家真要怪我的话,哥们也没啥好的,想怎么着尽管划出道来,别他妈窝在心里堵得人难受。

    不过,西门大官人虽然心里这么想,却是不能这么,怎么威龙镖局那场祸事也是他提起引爆的,如果不是他“做好人好事”,万一诗落大大还没出洞就突然走火入魔死了呢……意外嘛,谁也无法预料。正因为此,这厮心里的愧疚感才始终不灭。

    所以,他见到宇文凤便露出了欣喜,惊喜,外加少许激动的表情,跟凤妹纸话,更是透着热乎劲,嘘寒问暖的不行,这便让宇文凤同学感觉有些不对劲了……额?何时他对我这般好过,语气中竟似有些低声下气,完全不像他平rì目中无人的态度啊,难道……我最近又长漂亮了一些?

    *****

    ps:这章算周五的,今儿另有一更。。。争取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