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2章 倚老卖老叫你一声小凤

第62章 倚老卖老叫你一声小凤

    ()    西门町再次悠悠醒转,已是第二rì午后时分,在一个村庄的富户家。

    很显然,凭着家里开镖局的优势,宇文凤对京城周围起码几百里都还是比较熟悉的,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硬是在满目荒夷中找到了这个规模看起来还不的村庄……高密东北村,据……这地儿就是老莫家的前址,后来地壳变动挪地儿了。

    宇文凤估算了一下,高密东北村离京城大概二百四十七里地,这距离……西门大官人也好,帝王驹也罢,一口气跑完都不带喘的,但对时速最快只有三十迈的马车来,中间还要吃个饭打个间睡个觉,并且,为了走荒僻之地还得经常绕道走,这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考虑到西门大官人的伤病,可不能让马车“开足”马力赶路,为求平稳,马车还是老老实实的“定速巡航”得了……时速最多维持在五公里左右,这速度要赶到京城,十天半月能到那绝对是一路顺风,提前到达。

    这么一想,今早起来后宇文凤便没急着赶路,因为……貌似“额头冷敷”的降温方法不太管用,西门大官人一直是高烧不退,胡话不已……老含糊不清地叫嚷着什么爱啊爱的,他嗓子又嘶哑的厉害,宇文凤仔细辨别,才依稀听出……像是爱不是大爱,并且,这厮昏迷中竟然老泪长流,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一个大男人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看着,听着都揪心的很,不得已,宇文凤便找了大夫,等他病好一些再赶路也不迟。当然,她本就没事干闲的咪咪疼,也不用急着赶路。

    因为宇文凤开“豪车”带“助理”……还是前呼后拥好几个,颐指气使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大姐,所以高密东北村最有钱的大户莫须有对他们一行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乖乖隆地洞,还是来自京城的大户啊,不定就是哪个官老爷家的千金姐,咱乡野户可是得罪不起……立马地,赶紧地,屁颠屁颠地安排了好茶好饭,安排了上房,更安排了丫鬟二十四时随时待命看护着西门大官人……当然,这些都看在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份上,反正,宇文凤同学不差钱,她上京城找姐妹逛街,能少带银子?就差把宇文化龙为她准备的嫁妆都揣身上了。

    因此,找大夫的事儿,莫须有表现的更是积极,宇文凤昨晚只是问了一句,今儿一大早就为她请来了几十里外一个外号自称“扁鹊”的赤脚医生。

    还别,虽然这“扁鹊”是山寨货,但医术确是不赖,起码不是庸医……虚寒而已,意思。开了几副药熬了给西门大官人灌下去后,昏迷了七八个时辰的他终于醒了过来。不过,神医“扁鹊”还有特别交待……烧虽然退下去了,但静养是必须的,先躺个三五rì吧,而他身体太虚,更需要进补,这乡野之地一时间也没啥大补之物,老朽家里倒是珍藏着一株千年何首乌……对了,钱没问题吧?嗯,那就好,看姐也是面善之人,老朽就便宜您了,五百两……什么?!您还嫌贵?姐您听清楚没有,是千-年-何首乌,绝不是百年,更不是几年几十年,老朽出这个价已经是割肉价了……好吧,好吧,一口价,四百五十两,少一个子儿都不成……爽快!姐真是个爽快人,就冲姐您这爽快劲儿,老朽再白送一支前几天刚从山上挖到的人参,您在这儿等着,老朽这就回家去取。

    宇文凤绝对算是一个白富美,尽管她家的家族企业现在已经倒闭,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子厚不是?她可从来没为银子发过愁,一贯是大手大脚地花钱。

    所以,又不得不,宇文凤也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娘们……有多少银子禁得住她这样败啊?四百五十两,眼睛都不带眨的,果然是够爽快。

    而她摸了摸已是干瘪的钱囊,虽然露出了一丝愁容,但看到西门大官人“进补”后,貌似jīng神头好了许多,也感觉四百五十两值了……拜托,这是西门大官人身体素质好,自个恢复的好不好?这败家娘们,枉你还走南闯北见多识广,难道没看出来那株所谓的千年何首乌其实就是一根大萝卜?难道没看到“扁鹊”前脚刚走,莫须有后脚就追了出去是找他分赃?人家这分明是把她当肥羊宰呢。不过话回来,莫须有和“扁鹊”还算有良心,好歹找了根大萝卜,若是用老数根煮汤把西门大官人毒坏了,让宇文凤查出猫腻,杀了他们事,一把火把高密东北村烧了都有可能……凤妹纸败家归败家,但怎么也算是个侠女,哪里受得了如此欺骗?

    当然,宇文凤认为值就值,有钱难买愿意嘛。

    再了,人家宇文凤现在的心思可不在钱上面,把西门大官人照顾好是第一位的。

    话,宇文凤昨晚可是想了好久,从两人在京城首次见面开始直到这次偶遇都好好地回想了一番,越想越感觉到……貌似自己误会了人家,而自己,也有自作多情的嫌疑。

    起来,这次的偶遇不正是上天安排的一场重逢?这也太他妈巧了,就是写书也没这么巧……宇文凤很是肯定地这样认为,然后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

    当然,即便宇文凤没误会他,不看在几个姐妹的份上,单单看在悍马的份上,宇文凤也不能对西门大官人置之不理,不然的话,她这个侠女岂不是白侠了?

    “你……感觉好些了么?”

    宇文凤站在床前,稍稍探身,一脸关心地问道,倒是没好意思伸手过去摸西门大官人额头,尽管知道他现在已不再是光溜溜的了。

    西门町出了身虚汗,又被那很是尽心尽责的丫鬟很是仔细地擦洗了身子,再灌了一肚子的热乎乎的萝卜汤,现在感觉好多了,不过还是虚弱的很,的确还是需要静养几天。

    “嗯,谢谢。”西门町扯出一丝微笑,很是无力道。

    “不用谢我,要谢,去谢你的悍马……”宇文凤心里轻松不少,也是感觉自己误会了他,话很是轻柔,也不知不觉中表现出了她爽朗的个xìng,“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不在京城呆着,怎么跑到了山海关附近,又是谁伤了你,还有……”

    “咳咳……”西门町怎么好意思告诉她这是因为自己感情受挫而发狂发痴疯跑的结果,连忙装着很是痛苦地咳起嗽来,让宇文凤不得不放弃很想知道答案的冲动。

    “好了好了,我不问就是了,至于这么激动么,可别又把身子咳坏了。”

    西门町被她中了心思,不由得老脸一红,干脆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搞得真像是咳坏了身子,需要调整一下下。

    “好吧,你还是再睡一会儿,我就不打扰你了。”宇文凤看他不话,只能是无奈道。

    西门大官人已经躺了很久,又是那种侧躺的姿势,身子都快麻木了,不舒服的很,但宇文凤特意关照过他别乱动,后心处的伤口上了药正在愈合的关键时期,所以一直乖乖躺着,一动不敢稍动,现在宇文凤又让他继续睡,哪里能睡得着?

    不等宇文凤迈步离开,这厮已立马睁开眼睛道:“咳咳,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近亥时,怎么,你是不是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不不不,我还不饿,没想到这一睡,又睡了几个时辰,这腰都睡酸了,手脚也麻了,不知道……我现在可不可以翻个身?”

    “唔……你先别动,我叫人来帮你……”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就成……”

    西门大官人实在是睡得难受,一听宇文凤这么,哪管那么多,一抬胳膊就想自个来,但他哪里有那力气?就是有那力气,浑身也麻木着不是?连胳膊也没抬起来,只是那么一动而已。

    原本宇文凤还顾着男女之嫌,想叫丫鬟帮忙,看他这样,连忙自己上了。

    其实也简单,就把西门大官人从侧躺的姿势推倒成俯卧而已,但宇文凤考虑到西门大官人手脚麻木了,稍稍犹豫了一下,又抬手握住他手腕,一股内力输入,帮他活络起经脉来。

    她这个在江湖儿女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对西门大官人而已,意义却非同寻常,心里感激的同时,也是感觉应该借这个机会跟她好好沟通沟通……拔去心头那根刺。

    这厮从软绵绵的枕头里歪过头,一脸认真道:“凤……咳咳……我倚老卖老叫你一声凤,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