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3章 你额头这儿都被磕红了

第63章 你额头这儿都被磕红了

    ()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花钱。

    这是作为一名败家娘们必须掌握的消费理念,显然,宇文凤同学深谙此理,算得上是一名资深的败家娘们,更是跻身败家娘们的最高境界……怀揣着足够寻常人家过几辈子的银两,却是不懂得理财,不知道规划,更不用奢谈节约,仅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花了个jīng光,并且,还是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喂喂喂,我你们几个打起jīng神,是不是不想干了?”宇文凤柳眉倒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几个车夫和伙计吆喝道,“我可是给你们支付了定金,也好了目的地是京城,若是不想干,好办,把订金退我,赶紧滚蛋,姑nǎinǎi重新雇人,别磨磨唧唧耽误时间!”

    若不是看到宇文凤一副江湖装扮,腰下挂着宝剑也不像是装样,尤其是这么漂亮的丫头敢孤身一人在外面乱走,还是在边关经常有清兵出没的地方,肯定是真有能耐,这几个车夫和伙计早就起歹意了,加上宇文凤出手大方,比寻常价高了一倍不止,他们也就一直规规矩矩地听从宇文凤的差遣。

    但刚才却是看到宇文凤跟那莫须有交涉,听到她亲口自己身上没钱了,先欠着,以后一定加倍奉还,让我们再住几天,等我哥身体稍微好马上就走,却仍是被莫须有找了个莫须有的理由给赶了出来。

    既然你身上没钱了,我们凭什么还伺候你?这一路去京城,长途漫漫,吃喝拉撒睡,谁出钱啊?先前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一路的食宿全包了,总不会让我们自个掏腰包吧?还是你先欠着,到时候加倍给付?莫须有都不信,咱们凭什么信你?反正你支付的定金也足够了,咱们还是分道扬镳得了……

    不过,他们虽然这么想,却是不敢这么,因为……当一脸爱莫能助的莫须有吩咐下人将半路上搭救的年轻人抬上马车时,有个下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让那年轻人的头在车门上碰了一下,声音还蛮大,嘭的一声,一直沉着脸没话的宇文凤当场就发飙了,上去就是一脚,竟一下子把那下人踢飞出去几米远,貌似当场就晕了过去,真没想到这娘们脚劲这么大,但她却是惹恼了莫须有其他的下人,不等他吩咐,有个家伙不知从哪儿抓了一根手臂粗细的棍子,朝着她后脑就砸了过去,当然还想着这家伙出手真狠,估计要出人命了,没想到这娘们看都不看,回手一抓,就抓住了棍子梢头,紧跟着一脚反踢,更是把这个家伙直接踢飞到了屋,这时候其他五六个下人才围上前,却是不等他们有任何动作,这娘们手脚如风,动作真他妈干净利落,顷刻之间已将他们都击倒在地,这一下,再没有人敢上了,也他娘的把我们吓住了,这哪会是哪家的千金姐,分明是一个女匪啊,怪不得身上揣那么多钱,指不定就是从哪儿抢来的,幸好我们开始时候没打她的主意,现在看来真是他妈-的明智。但是也奇怪,她既然是女匪,却非但没有打劫那土财主莫须有,反而心甘情愿地被他骗去身上的银两呢?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他们在这儿想不通,做事便有心不在焉,宇文凤这一吆喝顿时又把他们吓了一跳。

    那个年龄稍长的车夫,明显是几人中的头,将马车套好后,硬着头皮走上前,低头哈腰道:“这……这位女侠,不是我们不想干,可您也知道,我们干这一行也容易,不求发什么财,只为个养家糊口……”

    “别废话,不就是听到姑nǎinǎi身上没钱了,想半道走人么?”没等他完,宇文凤已一摆手打断道,“我也不拦着你们,但干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你们这就算是毁约……”

    “女侠您这是误会了,我们岂敢毁约,您雇我们前,也在马家坉打听过了,我们可都是出了名的信誉好。咳咳……女侠,我们兄弟这不是合计着您身上没钱了,而路途还很遥远,这路上的……”

    败家娘们很是豪气地一摆手道:“你放心,本姑娘答应你们的数,一个子儿也不会少你们的,至于路上的费用嘛……”到这儿,也是不由得皱起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大门紧闭像是阻挡瘟神的莫家大宅,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股怒气,手便本能地按向腰间的佩剑,却是忽地想起什么,回头道:“本姑娘虽然身上没钱,但腰下这把剑却也值个百十两银子,足够我们赶赴京城。”

    “呃……那就好,那就好,女侠您先上车,的知道前面二十里外就有个很大的镇子,我们马上就走,争取在太阳落山前赶到那儿。”

    宇文凤也不再啰嗦,猫腰躬身就钻进了马车。

    “女侠刚才好威风好煞气,幸亏平时我没有得罪你,不然是不是也要被你一脚踹飞啊?”

    西门大官人也不是得的什么不治之症之类的重病,那“扁鹊”又是对症下药,加上这厮变态的体质,在床上躺了两天后,身体恢复的贼快,尽管还不能下床行走,但跟两天前半死不活的样子比,已是天差地别,绝不妨碍这厮耍嘴皮子。也正因为此,宇文凤才感觉那钱花得很值。

    而他和宇文凤沟通后,宇文凤的解释是,老爸遭此打击心灰意冷罢了,不单单不见你,其他登门的谁也不见,至于我嘛……没有啊?是你多想了吧?我们可从来就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难道我宇文家在你眼里就是好歹不分是非不分心胸狭隘之人?

    这让本就感到一丝愧疚的西门大官人更不好意思了,合着是自己误会了人家。

    而通过这两天的相处,也是发觉宇文凤的xìng情极其的爽直,从她眼都不带眨地大把大把地花银子就可以看出来,跟这样的女孩子相处,让人感觉很舒服……哪个女孩子愿意为你这么花钱,你也会有这种感脚。

    所以,自打西门大官人倚老卖老叫人家宇文凤“凤”而宇文凤咯咯笑着表示没问题后,这厮跟她话也就不忌讳了,经常跟她开个玩笑啥的,加上这厮能会道,常让宇文凤笑的是花枝乱颤,貌似逗笑的不行……这里不得不,女人的确是一种天生就会演戏的动物,败家娘们的笑没那么底,西门大官人的话也没那么好笑……她只是希望看到西门町开心。

    宇文凤后来又问过西门大官人受伤的原因,他倒是老实回答了,但一问到后面的问题,这厮便支支吾吾,别看宇文凤xìng格爽朗,但作为女人,心思却很细腻,敏感地觉察到这厮眼里情不自禁流露出的黯然神伤,便再也不问了。而前晚睡前去探看西门町,发现这厮睡梦中又胡话,叫着那什么爱爱的,竟是泪流满面,一副悲痛yù绝之状,让宇文凤更是绝口不提,而是经常一些威龙镖局和在华山的趣事跟西门大官人分享。

    此时,西门町知道宇文凤心情不爽,便跟她开玩笑道。

    宇文凤扬了扬眉,一副西门大官人初次见她时的娇蛮模样,哼哼道:“你得罪本女侠试试?”

    “不敢不敢……”这厮躺在那儿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也不担心头晕,“不过话回来,这种见钱眼开没钱滚蛋的势利眼就该打,你没一把火把他家房子烧了都便宜他了。”

    “别提那土财主,想着本姑娘就生气,迟早没得好死。”

    “好好好,咱不他……对了,凤儿……”

    “凤儿?谁让你这么叫我的?你还得寸进尺了?”宇文凤两眼一瞪,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感觉喜滋滋的。

    “口误,口误,纯粹是口误,凤,你真打算把剑卖了?这把剑可是冯女侠传给你的。”这厮当然不是口误,地调戏一下宇文凤转移话题……不提那土财主。当然,如果宇文凤不介意,西门大官人也不介意得寸进尺。

    “不卖怎么办?你身上光溜溜的……一分钱也没有,难道把你卖了?”脱口出“光溜溜”,让宇文凤不由得想到了西门大官人的光屁屁,顿时俏脸一红。

    “呃……也是……”西门町差被宇文凤的话呛到,很是无奈道:“我只是感觉可惜,不过,等咱有钱可以赎回来。”

    “这还算句人话……”宇文凤白了他一眼,却是发现了什么,上前一步道:“哎呀,那该死的笨手笨脚的,你额头这儿都被磕红了。”

    西门大官人顿时无语,这算个屁啊,但心里也是感觉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