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5章 将逃命的潜能发挥了出来

第65章 将逃命的潜能发挥了出来

    ()    帝王驹打算将马车撞翻,正发力猛冲过去,忽地在迎面的寒风中嗅到一阵熏香果的异香,不由得心内巨震,圆睁双目向马车看去,恰在此时,马车突然加速,而马车后窗也被人推开,探出一个头来,不是这货最爱的女主人宇文凤还是谁?

    俺滴个娘哎,已经好几天了你还没回到京城??!!不回京城也就算了,但你好歹也找个地儿藏起来啊,哪有你这般招摇的,还坐上这……么宽大一马车,生怕别人找不到你么?唉——俺已经够倒霉了,再摊上这么一个不让俺省心的女主人,未免也太倒霉了一……主人啊主人,只怕俺要跟你永别了,你可千万记着每年给俺多烧银子……

    阿悍同学看着宇文凤,煞是悲壮地长嘶一声,猛地人立而起,硬生生止住了前冲的脚步,调转身形,静立在路zhōng yāng,睥睨着紧追而来的数十黑骑,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那数十黑骑依然保持着完整的队形和肃杀的气势,马蹄翻飞,一路卷起滚滚灰尘。

    他们显然也发现了前方的马车,一个个兴奋不已,嘴里大呼叫,呼哨吆喝,加紧催马而来,根本无视阿悍同学挡住了去路。

    眼看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已有人弯弓搭箭准备shè杀它,帝王驹突然高昂头颅,极具威严地狂嘶一声,立时让那数十黑骑条件反shè般生出惊惧之意,几乎是齐刷刷地想要止住脚步,却是有几匹黑骑前蹄发软,突然跪倒,后面的黑骑不及收势撞了上来,一时间,人仰马翻,完整的队形瞬时乱成一片。

    阿悍同学根本不给他们调整的机会,狂嘶一声后,便猛地发力向他们冲了过去。

    这数十黑骑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满脸yīn鸷的三十几岁男子,他显然是领头之人,胯下马也颇为神骏,倒没有被帝王驹吓阻,但速度也是慢了下来。

    此时,他终于被帝王驹所吸引,却是不显慌乱,一边嘴里乌哩哇啦着什么,一边拔出了腰下的跨刀策马向帝王驹对冲过去。

    帝王驹貌似浑然不惧,反而是加快了速度冲撞过来。

    满脸yīn鸷男子的胯下马尽管清晰地看到帝王驹眼中露出的不屑和怒意而情不自禁心生了怯意,却也没有停下脚步,仍是依着主人的意图,壮胆冲向帝王驹。

    五十码。

    三十码。

    十码。

    五码。

    三码。

    二码……男子嘴角浮现出一抹yīn狠的冷笑,探起身形挥刀毫不留情地劈向帝王驹那异常健美的脖子。

    帝王驹忽然美脖一甩,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猛地错开身形,更是在黑骑错身而过的一瞬间,飞弹起后腿,绊在了黑骑飞扬的前蹄上。

    轰隆——

    跟帝王驹预想的一样,黑骑当即被绊倒,翻滚而出,但它自己两条后腿也是被黑骑踢得不轻,虽然勉力站稳,却是疼得直打颤,差一屁股坐下。

    发生如此变故,显然更是出乎这伙人的意外,但更多的是惊恐,当即就有七八个黑骑嘴里呼喊着什么,很是紧张地从马上飞身而下,扑向那摔倒在地的男子,看起来很是担心他出什么意外。而这名男子虽然摔得头昏眼花,但并无大碍,晃了晃脑袋,扶正了头盔,不但不让别人搀扶他站起身,还厉声呵斥着。

    其余稳住身形呆立着的黑骑听了他的训斥,方才想起什么似的,很快从两翼散开,包抄着继续向马车追去。

    帝王驹抱着一死的决心堵住他们的去路,目的就是阻扰,给女主人争取时间逃跑,当然是不能让他们如愿。

    这货忍着痛,发出一声暴戾的嘶鸣,却是瘸着后腿向就近的左翼队伍冲去……它也不能分身,只能任由右翼的队伍呼喊着疾奔而去。即便是左翼的队伍也不是它轻易能冲散的,他们早已从一开始的惊诧中回过神,看它不知死活地又向自己这方冲来,冲在队伍前面的四五个黑骑当即挺起铁枪从几个方向狠狠向它扎去。

    危急时刻,阿悍同学仿似主人灵魂附体,表现出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矫健和敏捷……甩头摆臀,扭腰抬腿,左穿右插,上蹿下跳,竟是全部避开,一头冲入队伍中,十几黑骑顿时被它撞了个七零八落,人叫马嘶,乱作一团,好几个想挺枪捅刺帝王驹的黑骑险些误伤了自己人,更是让队伍大乱。

    就在帝王驹大发帝威,在左翼队伍中横冲直撞的时候,那右翼的十几黑骑却是遭遇了更为强势的阻截……

    他们远远看到马车正在加速逃跑,顿时吆喝四起,纷纷弯弓搭箭,shè向马车。

    或许,他们不一定是神shè手,但绝对都是骑shè好手,在一边催马紧追的情况下,一边还能做到箭无虚发……但闻笃笃声响,竟是没有一箭落空,都shè在了马车的车壁上。

    好在这辆豪华马车车壁厚实,没有一箭能将车壁洞穿,更丝毫不影响跑路,也因为车体宽大,几乎占住了整条大路,来箭根本不能对马车前的车夫和伙计造成伤害。

    他们很快发现了这,两拨箭shè完后,不再浪费“子弹”,竟是分出四五黑骑冲入了路旁的杂树荆棘中,想斜刺里包抄过去。

    却在此时,忽地从马车内纵出一团火红的身影,仿似脚不沾地地飞身而来。

    虽是隔着百米多远,也能看出这团火红气势汹汹,绝不是善茬,不由得再次弯弓搭箭,纷纷shè去。

    这团火红当然是宇文凤。

    她看到帝王驹毅然决然地向黑骑冲过去那一刻,一颗心几乎都碎了,只觉得阿悍同学比它的主人重情重义一百倍也不止,它若是有了意外,自己也绝不可独活。

    不过,她被阿悍同学感动之余倒没有置它的主人于不顾,而是迅速将它的主人“打包”……就是被子一裹,将西门大官人塞进了车厢内木榻下的暗格内,这边吩咐车夫加速前进,这边已打开车门从马车上纵身而出。

    虽然宇文凤的身手仅跻身江湖龙凤榜,但也不是清兵十几支箭能够伤得了的,面对嗖嗖shè来的利箭,她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格挡,一边在道路两侧的杂树上纵高伏低,来回穿梭躲闪,不但毫发无损,也快速地向他们逼近过来。

    而随着双方距离拉近,弓箭更是难以发挥有效的杀伤力。

    由于双方都是高速向对方冲去,百十米的距离,起来话长,实际上仅是短短几秒的时间便短兵相接上了。

    这一下,宇文凤当然是转被动为主动,仿似一只大发雌威的母虎冲入了狼群,所到之处,惨叫声不绝于耳,当然,也少不了马匹痛苦的嘶鸣声……被她劈断马腿的不少。

    这个时候,那满目yīn鸷的男子正组织人手围杀帝王驹,听到这边的动静只能放过“马”先来对付“人”……竟然还是一个火辣辣的大美人。

    当然,他也没忘记分出部分人手去追赶马车,自己则带着二十几骑黑骑加入了战团。

    尽管宇文凤表现勇猛,大杀四方,但这伙清兵悍不畏死,又占着人多,在那男子镇定自若的指挥下,她也是险象环生,渐渐被人围困在中间,左支右绌,脱身不得。

    好在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关键时刻,阿悍同学再次冲了上来。

    它原本已筋疲力尽,浑身上下也有多处受伤,但看到女主人没有跑路而来接应自己,立时如打了鸡血,发出一声暴戾的嘶鸣,朝着围困住宇文凤的人群就冲了过去。

    一人一马,都是表现的异常强悍,这伙清兵竟是奈何不得,反而是多送了几具尸体后被他们脱围而出。

    而脱围后,宇文凤看到有十几黑骑就要追上马车,毕竟,马车再快也不跑过单骑,她心里还是挂念着西门大官人的安危,不敢恋战,立刻向马车方向撤退。

    不过,她却是不敢跟对方拉开距离,给对方乱箭齐shè的机会,而是跟冲在前面的黑骑游斗,偶尔拨打着零星shè来的冷箭,且战且走。

    而这次,帝王驹也享受了一回受女主人保护的待遇,躲在宇文凤身后,朝着黑骑呲牙咧嘴,长嘶短鸣,极尽恐吓之能事。

    一退一追,速度也是不慢,竟是没一会儿便追上了马车,因为……马车已停下。

    拉车的两匹健马已被shè成了刺猬,那几个车夫和伙计也被shè杀在不远处。

    而马车已不能称之为马车,或许叫平板车更合适……车被挑开,四周车壁也被砸烂,十几骑清兵正围着它对车厢内的物事进行打砸,以期能找到钱财珠宝。

    但很显然,他们是白忙乎。

    废了这么大劲,啥也没捞到,正感觉很是败兴,把怨气撒在马车上狠狠破坏的时候,有两个清兵“哗”地一声,无意中用长枪挑开了木榻上的床板,露出了暗格内用被子裹着的西门大官人,立时跟发现宝藏似的,欢呼一声,却是不等他们举枪向“包裹”挑去,一道红云已电闪而至,随着唰唰两声,两清兵的脑袋已离体飞出,而“包裹”也被红云抢在了手中。

    而就在此时,忽地从远方遥遥传来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似狮吼,如虎叫,而长啸未息,距离却是在极速拉近。

    帝王驹闻听之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红云……自然是宇文凤,也是心里一惊,丝毫不敢耽搁,几乎同时,掉头就跑……拼了命地跑,完全将逃命的潜能发挥了出来,速度那叫一个飞快。

    这声长啸正是鹫颉所发,他们哪敢有半分逗留?

    他们这一掉头而逃,又抢走了看样子重量不轻明显是装了不少钱财的“包裹”,这伙清兵当然是不放过,耳边当即便传来嗖嗖声响……箭矢横飞,呼啸而来。

    ****

    Ps:恭祝大伙儿蛇年大吉,万事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