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7章 不可思议

第67章 不可思议

    ()    蛇仙宫位于河南安阳境内,盘踞在太行山脉一带,下设九门十三舵,势力范围从南到北一路延伸至王屋山附近,放眼整个江湖,可以,实力绝不容任何门派觑。<ww。ienG。com>

    而作为武林公认的歪门邪派,尤其是一个“三八组织”,明显是缺乏爱国主义情怀,对明朝当前内忧外患的局势丝毫也不关心……只要不危及蛇仙宫在江湖中的地位,管他是什么人当权执政呢。

    不过,蛇仙宫弟子大多是农民子弟,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穷苦老百姓,现在蛇仙宫“辖区”内很多百姓纷纷揭竿而起加入农民起义军,为了亲人不至被剿灭,她们便时不时也干一些截杀官兵之类等同于造反的举动。

    当然,这些都是悄悄地干活,神不知鬼不觉,并且,手段极其狠辣,不留下一个活口,外界没人知道蛇仙宫已多次策划并参与了与朝廷为敌的行动,算是变相地帮助了农民起义军。

    对此,作为蛇仙宫大姐头的花无语当然是知情者,但她显然是从手下一众姐妹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绝不会制止甚至揭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老公西门禽兽现在已是朝廷命官,她的政治觉悟xìng也没有得到一丁的提高……去约束一下蛇仙宫弟子的造反行为。

    如此,西门大官人在蛇仙宫便意外见到了沦为刀俎的孙传庭。

    老朱启用杨嗣昌的政敌孙传庭,让他们一同驰援洛阳,自然是抱着让他们互相制衡,相互监视的目的。

    二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杨嗣昌身为前线总指挥,孙传庭只是个副手而已,尽管他是由朱由检亲自任命,但杨嗣昌打着战略需要的旗号安排他带着股兵力去闯贼后防施行滋扰,他也只能领命。

    没想到滋扰不成,却是遭到了蛇仙宫设在离洛阳不远济源县境内眼镜蛇分舵的伏击。

    一帮兵士被全歼,所幸他及时报出自己的身份才得以保住一条老命……兵部右侍郎,开玩笑,军委副主席有木有,这官衔当即就把这些个蛇仙宫眼镜蛇分舵的弟子震慑住了。以往截杀一些阿猫阿狗没事,如果把他杀了,绝对会引起朝廷铺天盖地的严密追查,到时候……给蛇仙宫引来灭宫大祸也不是不可能。

    甭管他的是真是假,在了解清楚以前,肯定是不能杀的……当然,也不能放。

    稍稍一打探,朝廷兵部右侍郎果然叫孙传庭,还真是长他那矬样,据在最近的一次剿匪行动中失踪了,已经引起朝廷极大震动……这一下,眼镜蛇分舵慌了,杀不能杀,放更不能放,便将他紧急押送到总部,让总部纠结去吧。

    现在总部由八大玉女主持宫务,而新晋玉女占大多数的八大玉女中,老玉女姚玉梅俨然以大姐大自居……尽管八大玉女各有分工,但她啥事都要插上一腿,指手画脚一番。

    诚然,姚玉梅受花无语宠信在蛇仙宫骄狂,跟她早早认识西门大官人不无关系。

    她跟西门大官人算是老相识,并且第一次见面就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他是垂涎yù滴。当然,自从西门大官人成为大姐头的裙下之臣,她也是收拾起了勾引之心……抢宫主的男人,那绝对是吃猪油长大的——活腻了。

    不过,花无语对姚玉梅的sāo=浪个xìng还是非常了解的,为了防患于未然,果断让姚玉梅在蛇仙宫做了“留守玉女”,绝不让她再跟招蜂引蝶的禽兽有任何接触的机会,却也因此让玉兰玉萍作了六指血魔的指下亡魂,这对积极争取想紧随宫主左右的姚玉梅来,无疑是躲过一劫。

    现在蛇仙宫上下,认识西门大官人的大多是花无语的左右亲信,目前都被她带去了京城,唯剩姚玉梅一人认识西门町。

    正是因为她凡事都喜欢“插上一腿”,从而让堂堂的蛇仙宫“老板公”免于了被投进蛇窟中……虽然死不了,但被老婆的手下如此“虐待”,这个脸绝对是丢大发了。

    现在,西门大官人成了大爷,被蛇仙宫当爷爷一般悉心照料着,即便对宇文凤……蛇仙宫一众弟子都断定她是宫主相公的猎物,也丝毫没有慢待,当然,姚玉梅也第一时间飞鸽传书将情况向大姐头作了汇报。

    蛇仙宫是当之无愧的江湖大派,灵丹妙药多的足够给西门大官人当饭吃,短短两rì,便还给宫主大大一个活蹦乱跳的老公。

    就在西门大官人准备告辞离开的当rì,孙传庭却被秘密押到,如何处理这个绝对会给蛇仙宫招来灭之灾的烫手山芋,八大玉女相比于宫主大大,明显更是缺乏政治觉悟xìng……针对蛇仙宫偷偷摸摸犯下的造反罪,花无语可是一直瞒着老公,而八大玉女经过紧急磋商,竟然明知西门大官人在京为官,还屁颠屁颠地跑来问他怎么办……杀?还是放?

    这虽然明了她们对老板公的尊重,完全将他放在了与宫主同等的地位,但同时也明……她们头脑之简单,完全能将好几条街的智商都拉低。

    不过,面对她们的很傻很天真,西门大官人的反应除了无语,也只能是无语。

    而孙传庭的出现,却是让西门大官人改变了回京的计划。

    西门大官人现在好歹也是一名军人,每每想起被清兵追得亡命而逃的情景,并且他们还是如入无人之境般深入大明境内数百里公然追杀,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张狂,丝毫没将大明国防军放在眼里,都让他犹如“愤青”附体,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实在是有愧“镇国将军”的头衔,恨不得立马带着御军杀上清国都城沈阳。

    但热血沸腾过后,冷静下来一想,外敌之所以如此猖獗,盖因内患未除,明军实在是腾不出手来去对付他们。

    西门大官人从孙传庭口中了解了一下洛阳的战况,已过去数月,竟然丝毫也没有击溃闯贼的迹象,而孙传庭也少不得要趁机攻击杨嗣昌几句,这厮便毅然决定,去洛阳走一遭,心里更是合计着,如有必要,就对李自成采取一下斩首行动……凭这厮现在的水平,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百万军中取其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狠角sè,他要对李自成实行斩首,还真不是瞎吹。

    这厮现在完全是站在老朱的角度考虑问题,对“闯贼”心里那个恨呐……真他娘的犯浑,有这劲头去杀清兵多好,跟自己人干个毛仗啊?!

    **********

    离洛阳城百里多地,往怀庆府方向有一座不起眼的镇——原武镇。

    这里明显也受到了战事波及,到处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难民、流民,一座座民房残破不堪,连那些高耸的大宅也显得死气沉沉,触目所及,处处透着凄惨……明朝的乱世景象在这座镇显露无遗。

    没人能够预想到,在这座鸟不拉屎的荒凉镇上即将发生一件从此改变明朝命运的大事。

    这rì黄昏时分,镇上唯一一座客栈迎来了三位客人——一个年轻女子和两位家奴打扮看样子已是耄耋之年的老者。

    时下战乱纷争,客栈明显年久失修,破门烂窗,破座烂椅,破碗烂杯……规模却是不,前后院,两栋楼,足有四五十个房间,想来和平时期来来往往的客人也是不少,现在则是门前冷落鞍马稀,十天半月也没有一个客人入住。

    这三人是几天来客栈唯一的客人,店家摆出了十二分的热忱亲自跑堂,更让他差把嘴巴笑歪的是,他们很是阔气地包下了整个后院,支付的银两足够将这个客栈买下来。尽管吩咐店家,不得传唤,任何人不能踏足后院,哪怕听到什么异常的响动……店家想也没想便满口子地应承下来。

    天sè渐黑,就在店家以为再无客人登门的时候,店外马蹄声响,却是又来了三位客人——正是西门町、宇文凤和孙传庭从安阳一路马不停蹄赶来。

    三人都是一身劲装,除了西门町,宇文凤和孙传庭腰下都挂着一把剑,让人一看就以为是江湖中人。

    任何时候,任何年代,江湖中人都给老百姓一种称勇斗狠的印象,砍砍杀杀那是家常便饭,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况且,三人的胯下马一看就老值钱了,绝对不是普通人能骑得起的,尤其是那匹浑身金黄的马貌似比先前那位女客官的坐骑还要神骏……店家哪里敢怠慢,连忙在前院安排了几间上房,整出店里最好的饭菜。

    当然,店家没忘记善意提醒一下,后院已被别的客人包下,不希望有人前去惊扰。

    西门町三人风尘仆仆跑了一天,就是打算在这儿住一宿明早直奔洛阳,才没心思去什么后院惊扰别的客人,因此,对店家的提醒也没在意,吃完饭便早早地熄灯上炕了。

    冷风呼啸,夜sè深沉。

    熟睡中的西门町突然被一阵疾驰的马蹄声惊醒,迷迷糊糊中,听到马蹄声到了客栈数十米远处便停了下来,紧跟着有几人直奔客栈而来,并且,是直接绕到客栈后院,越墙而入……“扑通”一声,像是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在深夜听来动静格外大,西门大官人立时两耳竖起,清醒过来。

    这次,西门町准确听出是四个人,其中有个人应该是个胖子,步履沉重虚浮,明显不懂武功,想来刚才的响声就是他越墙摔倒的声音,正猜想这几人是什么人的时候,却是从后院传来开门声,四个人随即走入,门又被心关上。

    看来是一伙人约好了在此碰面,西门町便没了兴趣,正准备继续睡觉,忽然远远又传来单骑疾奔而来的声音,这次是离客栈百米外便停了下来,不一会,一个人轻手轻脚靠近,却是先沿着客栈四周转了一圈,然后也是到了后院直接越墙而入……西门大官人耳朵早已竖了起来,因为这个人出现后,他很是惊奇地听到,又有四个人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应该是早就埋伏在客栈附近,就等此人到来,一直尾随着他,直到他越墙而入,这四个人也飞身上了前院客栈的屋,其中一人却是不心,“咔吧”踩碎了一片瓦,当是引起了刚跃入后院那人的注意,吓得这四人连忙趴下大气不敢出。

    这四人所在位置,恰在西门町房间的屋,这厮现在睡意全无,悄没声地起身到了后窗处,透过窗户纸上的破洞向后院看去。

    虽然外面漆黑一片,但西门町借着后院客栈貌似堂屋的房间内透出的微弱烛光清楚地看到了站在后院那人的面貌,顿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