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8章 悉数被擒

第68章 悉数被擒

    ()    洛阳虽然是福王的藩地,但朝廷照样安插了人数不少的锦衣卫暗卫……也担心福王谋反不是?

    不过,福王只知道花天酒地,实打实脓包一个,胸中绝对没有鸿鹄之志,更不会勇敢地去干一些谋反的勾当。

    如此,靠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才能得到提拔重用的洛阳暗卫,基本上便没啥戏了,很多人做暗卫做到退休,也是默默无闻,从来得不到上司赏识,从而变“暗”为“明”,倒不想追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期望有朝一rì可以昂首挺胸地亮出锦衣卫腰牌来吓唬吓唬寻常老百姓。

    这其中,有个叫王孙虎的暗卫便是如此……从京城被外放到洛阳已经二十多年了,依旧是苦逼郁闷的暗卫一个。

    起来,王孙虎还是有当“卧底”的料,很是适合做暗卫,到洛阳没多久,便混进了福王府做了个杂役,凭着这厮装痴卖傻的本事,更是一步一步得到了福王的信任,近二十年的时间,更俨然成了福王的心腹,成了福王府的四大管家之一。

    这二十年里,他开始也尽心尽职地向上司提供一些福王在藩地内鱼肉百姓作威作福的信息,但这些信息无疑没有一丁的价值……皇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管个屁啊。常常是招来上司一通臭骂,渐渐地,他也学乖学聪明了,与其战战兢兢搜集情报,不如呆在福王府吃香的喝辣的……原本很是健硕的伙,便养成了现在发福的谢男。

    而他当年成为一名光荣的锦衣卫,可是被河南忠义堂孟非孟老爷子推荐的,作为他老人家的得意弟子,武功还是很不错的,却为了掩饰身份在福王府跟着大伙儿混吃混喝,武功也明显落下了。

    但有一,王孙虎还是很值得肯定和表扬,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是“国安”的身份,时刻谨记作为一名“暗卫”的神圣职责是什么,也始终想着有咸鱼翻身的一天。当然,他也清楚背叛组织的后果很严重……绝对是死路一条。

    而这一天,终于在朱由橏来到福王府后到来了。

    朱由橏秘密跟李自成约谈的送信人……福王向他推荐的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正是王孙虎同志。

    惠昭王给闯贼写信?这是怎么个情况?

    王孙虎同志很是敏锐地洞察到信中可能隐藏的惊人秘密……果断拆开,自己看看先。

    毋容置疑,王孙虎同志当即就被信中的内容给惊吓到了,当然,也是激动坏了……如此重要情报,绝对可以让自己一步登天啊!

    可惜,当时没有复印机扫描仪之类的可以将信件copy哈子留为最佳物证,但这难不倒面相呆滞实际上狡猾狡猾的王孙虎,对李自成我主人担心信件落入朝廷之手,以防万一,让我带回去,他要亲自烧毁才放心。

    李自成不疑有他,连回信一同交给了他。

    返回的途中,心里已经乐开花的王孙虎却是遇到了一意外……刚出农民起义军军营不久就被一男一女两个蒙面人劫了道,王孙虎虽然武功落下了,但底子还在,被劫道的过程中当然是奋起反抗,却被“女劫匪”给制住了,他们不是劫财,当然更不是劫sè,而是从他贴身处搜出了两封信,但“男劫匪”匆匆看了一遍后又塞还给了他,接着,解开他的穴位后便双双离开了……搞得王孙虎有些莫名其妙。

    后来朱由橏跟李自成又通了几封信,都是商议两人碰面的地……朱由橏建议在这儿,李自成却这儿不安全,应该去那儿,扯来扯去,两人意见始终不能统一。而王孙虎每次送信返回,都会被那两蒙面人劫道,他也识趣了,再不反抗,都是主动掏出来递给那男劫匪,并借机套近乎探口风,这俩人却是口风紧得很,从不开口话,只有一次男劫匪了两个字“闭嘴”,让他能听出来应该是年轻人。

    这俩人三番五次劫道拆看这种信件,明显是对朱由橏跟李自成勾结的事情感兴趣,王孙虎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难道那年轻男子是上头新安排过来的暗卫?

    王孙虎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等了二十多年的咸鱼翻身的机会怎么会同意给一个新手抢去。赶紧地,立马地直接进京面见圣上……凭我怀里揣着的惠昭王的亲笔信,那就是免死令牌,嘉奖诏书,还用担心越级上报而遭到上司责罚或者打击报复么?

    **********

    让西门町感觉不可思议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美人”朱由橏。

    朱由橏异常jǐng觉地回头看了好一会儿,没在发现什么便抬手击了几下掌,很快,亮着烛光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头戴毡帽,肩披斗篷,身材魁梧,长相粗狂的中年男子在门口现出身形……此人正是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

    这里得插一句,李自成绝对算是**丝逆袭的成功案例……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草根”混成了万人拥戴的“闯王”,而他之所以成功,盖因他是个怪胎——肠子直的像飞机跑道,但心眼又多的像马蜂窝,这种xìng格对他凝聚人气和驾驭手下都极有帮助。

    很显然,朱由橏和李自成最终达成一致,将原武镇这个离洛阳城不远也不近可以连夜往返绝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镇作为了俩人的秘密接头。

    也很显然,李自成**丝逆袭不容易,很是注重自身的安全问题,不但部署有先头部队,还带了三个随从,反观朱由橏,尽管在客栈外巡视了一圈,透着心,却是只身一人前来,想来是胸有成竹,也是艺高人胆大……浑没将“闯贼”放在眼里。

    朱由橏虽然没见过李自成,但也是一眼就判断出这个天生一副搬砖大汉气质的男子便是李自成,略一头招呼,便很是矜持地昂首走进了房间。

    直到门被关上,西门町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他也不认识李自成,实在猜不透朱由橏怎会在这里现身,但深更半夜跟人在这种鬼地方见面,并且还搞得如此神神秘秘,想来也不是做什么光明正大的事。

    尽管这厮耳力超群,但隔着后院这么远的距离,也是不能听清对面楼里刻意压低的话声,却是听到屋的四个人纵入了后院中,随即四散分开,潜入暗处,慢慢向那亮着灯的房间靠去。

    而这四个人身着夜行衣却是未蒙面,西门町一看之下,竟然认识三个……都是当rì在朱微如的选婿大会上见过一面。

    那脸颊清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老者,正是河南忠义堂大当家的,孟非孟老爷子。虽然他已年届八十,但头发胡子却没有一根白sè,丝毫不显老态。此时他猫腰弓身心向房间逼近,右手中却是握着两枚被磨的光亮亮的铁胆,而两枚铁胆还是在掌心飞快地溜转着,但彼此间却没有一丝的碰撞,无声无息。

    另外两人都是年轻人,也都是江湖龙凤榜上上榜人物……正是武当派“一剑扬眉”陆全和神农教教主林莫夫的公子林道瑞。

    另一个人西门町不认识,是个身材发福面相呆滞但眼中却是透着兴奋和激动的中年男子,他的武功一看就是四人中最差的,想必踩碎瓦的就是他。

    这货正是直接进京面见老朱的王孙虎同志。

    如他所愿,果然是被老朱破例接见,更是如愿得到了皇上亲口许下的能让他“咸鱼翻身”的承诺。

    但因为西门大官人的“失踪”,京城锦衣卫以夏可雄为首几乎全体出动查找他的线索,实在抽调不出人手配合王孙虎,只能是让他回福王府后借机行事。当然,也给他颁发了一份手谕,如有必要,可以直接去找杨嗣昌,同时,也另外派人告知杨嗣昌堤防朱由橏。

    也合该王孙虎有立功的机会,他回福王府刚跟福王“销假”,便充当了最关键的一次信使……朱由橏跟李自成终于就会面地达成一致,并约好了会面的时间。

    得到如此重要信息,王孙虎该立马去找杨嗣昌,由他带兵悄悄埋伏,绝对可以做到一网打尽,但这厮合计着,这么做的话,这样一个天大的功劳肯定是杨嗣昌居功至伟,自己有可能只得到一些无关痛痒的褒奖,再了,官越大越是心狠手辣,若是杨嗣昌贪功的话,借着剿匪趁机把自己做掉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我他妈找谁哭冤去?

    这么一想,王孙虎同志决定单干……我这个暗卫也干一件或许可以彪炳史册的惊天大案,将闯贼及其同伙和惠昭王一举缉拿!

    当然,王孙虎也有自知之明,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必须得找帮手,可靠的帮手,关键是不吃公粮的帮手。

    而他思来想去,可以真正帮到自己的有把握的帮手只有二十年未曾联系过的师傅,孟非。

    再仔细一想,忽然想起师傅已是八十高龄,他或许已不能来,但派几个徒弟也是可以的,而他老人家的八十大寿好像就在最近几rì,想来凭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和声望,肯定会大摆筵席,宴请四方……这不正是自己前去献殷勤拉关系的机会?

    恭喜王孙虎,他成功了。

    话孟非孟老爷子也是一位资深的爱国者,早对当下内乱纷争的时局感到愤怒,不但亲自参与,更推荐了两个武林后起之秀的佼佼者,陆全和林道瑞……这俩家伙因为在朱微如选婿秀上被西门大官人抢了风头,却是惺惺相惜,从此成了好哥们,这次也一同结伴而来庆贺老孟的生rì。

    按王孙虎的想法,有这几人出手帮忙对付那“娇滴滴”的惠昭王和搬砖货李自成,肯定是十拿九稳啊。

    这厮也算是城府很深的家伙,但想到一旦成功,不要“咸鱼翻身”,很可能就是“一步登天”呐,心里那个激动和兴奋在两双眼睛里是根本掩饰不住。

    但很遗憾,他自以为擦着天黑先到原武镇潜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却是不知道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蹲守在客栈后院,而李自成这预先埋设的棋子便让他们全盘皆输……悉数被擒,更差全部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