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9章 把他眼珠子挖出来

第69章 把他眼珠子挖出来

    ()    西门町自我感觉,凭自己的身手将朱由橏和跟他见面的那四人一举拿下应该没啥问题,不过,得先看看,老孟他们究竟想干啥,为什么要跟踪朱由橏,而朱由橏见的又是什么人,在密谈些什么……这厮兴趣上来再也没有睡意,飞快地穿好衣服,想了想,又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将脸蒙上,正准备掀窗跃下,忽然看到从客栈后院二楼东西两个房间内闪电般飞身扑下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竟是不带丝毫风响,彷如鬼魅般,没有一预兆地出现在了王孙虎四人的身前。

    不等四人作出任何反应,两个老者已一声不响地分别抬掌攻向位置靠前的王孙虎和林道瑞。

    在王孙虎身后的孟非反应过来手中的铁胆刚刚脱手飞出前,王孙虎都没来得及看清眼前之人的相貌,已被一掌击倒在地……哼都没哼一声,便没了动静。

    而林道瑞也没好到哪儿去,虽然看清了突袭老者的长相……满脸的皱纹比脱了水的橘子皮还厉害,但却是连腰下的佩剑都不及拔出,便被一掌劈在脖颈处,当即晕倒。

    王孙虎功夫差还好,林道瑞可是跻身江湖龙凤榜的人物,一身功夫绝不是花拳绣腿,却仍是被人家一招即秒,完全不在档次,两个老者的功夫实在是有些恐怖……孟非和陆全都是这么认为。

    而他们放倒王孙虎和林道瑞后,前冲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行云流水般……当然也是鬼魅般又分别扑向了孟非和陆全。

    其中,扑向孟非的老者,面对一前一后发出沉闷啸音而来的两枚铁胆根本没当回事,土布灰衣的长袖一摆,两枚威力十足的铁胆已被他很是轻松地扫到一边,“砰砰”两声闷响,都shè入了他身侧一棵大腿粗细的老槐树树干里,而他随着长袖摆动,却是加速扑到,举起另一只胳膊,立掌劈向孟非的颈脉。

    两位老者现身前已对王孙虎四人作过一番观察,对他们的功夫也大致洞察于胸,很有把握如法炮制……将四人都一招撂倒。

    起来,孟非的武功或许还不及陆全,之所以名声响亮,又能受江湖人敬重,一是急公好义,口碑好,二是广收门徒,宣传好。当然,一手劈山掌也不赖,但劈山掌练的是硬气功,走的是刚猛路子,遇到真正的内家高手压根就不是菜。

    不过话回来,老孟年纪一大把了却连地榜的边也没挨上,但若是对阵地榜上的高手也不见得会输……他的实战经验绝对可以完爆地榜上任何人几条街。

    因此,那边陆全照样是被一击放倒,这边孟非还能挣扎哈子……身形暴退中合手就是一记劈山掌。

    见孟非避过了自己一击,老者嘴里发出一声轻咦,他已看出孟非的武功并非四人中最强,现在却是能避开自己十拿九稳的一击,不由得感到奇怪,也是不由得心中来气……喜子将那个功夫最厉害的一掌拿下,你丫不是让我这个做兄长的丢丑么?

    他原本没使几分劲力的出掌猛地内力暴涨,直接迎着孟非的劈山掌就对轰过去。

    可怜的老孟,这一次完全没有闪避的可能,只听到“喀嚓嚓——”一声响,随着老胳膊骨骼寸断的声音,人也倒飞而出。

    不过,孟非摔倒在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却没有当场痛死过去,而是睁大双眼盯着老者,一脸的不可思议道:“噬月神功……你……你们是……明月堡……”但话没完,终于是晕了过去。

    从这两个老者现身,到出手放倒四人,几乎是转瞬之间,西门町想出手施救也是来不及。

    这个时候,外面的打斗声显然是惊动了屋里的朱由橏等人,里面立时寂静无声,烛光也不知被谁第一时间吹灭。

    两个老者仍是一声不吭,走上前去一手一个,却是各提着两人直接走到房间门口,然后推门而入,随着门被掩上,屋内很快再次亮起烛光。

    见到这一幕,西门町站在窗口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睁大两眼像扫描仪一般在后院四处搜寻……这厮现在很后悔,早前怎么就没有向店主多问一句,包下整个后院的是什么人,除了这两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不朽”外,是不是还隐藏着有别的高手。

    对这两个老不朽的武功,西门町感觉跟恶魔崖的疯魔在一个档次,或许还厉害一,自己一个对两,虽然不见得会输,但要想将他们拿下,肯定是要大费周章,而对方如果再多一个如此身手的人,自己绝对只有挨揍的份儿。额……老孟最后……这俩个老怪物真是黄山明月堡的人?看他们土布灰衣一身家奴打扮,莫非后院里还有他们的主子没现身?看他们这把年纪已近百岁,难道是明月堡堡主柳宗函亲临?朱由橏到这儿来就是密会柳宗函?他在朝廷混不下去这是想投奔黄山明月堡,从此做个武林人?

    就在西门大官人展开丰富想象力的当口,忽然从那房间内传出一声“啊——”的惨叫,在静夜里听来格外的凄惨。

    很显然,里面的人正对王孙虎等人刑讯逼供。

    西门町不认识王孙虎,但对老孟三人却是了解,怎么也是江湖正义一方,他们现在遇险,出手相助是必须的。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瞻前顾后……救人不成反挨揍,再次扫了一眼后院的破楼,果断跳窗而下,几乎以瞬移的速度逼近到亮灯房间的窗下。

    几乎同时,睡在西门町隔壁的宇文凤也被后院的动静惊醒,起身透过后窗看去,只感觉眼睛一花,一道身影已出现在了亮灯房间的窗下。她的眼力可比西门町差远了,漆黑中,隔着几十米远,西门町又蒙了脸,尽管从窗户眼里有烛光投shè而出,她也是压根看不清这个黑影是谁……但这个黑影的恐怖身手却是惊到她了,不由得圆睁双眸,定睛看去,生怕自己一眨眼这道身影就会从眼前消失。

    西门町当然不会消失,正敛神静气探头向窗内看去……客栈破破烂烂倒是省了西门大官人一道工序,不用捅破窗户纸就有一个现成的窟窿。

    房内果然是一间堂屋,摆设简陋,显得很是宽敞,两根红烛高挑,将屋子里的每个人都照shè的一清二楚。

    堂屋前摆放了一张四方桌,朱由橏和李自成在东西两边各坐一方,而在李自成的身后并排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细细看去,男子眉目之间却是有李靖白的影子,正是他儿子李岩。

    不用,站在李岩身侧一身红装,连头发也是红sè……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染的,一脸英气的女子就是他的相好,红娘子。

    四方桌下首没人坐,上首位置……正对着西门町看去的方向,却是坐着一位白纱半掩面的年轻女子,上穿柳绿杭绢对襟衫子,肩披纯白貂皮裘,下面是浅蓝sè水绸裙,身材曼妙,而她细眉大眼,睫毛极长,给人有一种很顺眼的感觉,一看就是温柔善良型的,比较随和平淡。西门町看着她的眼睛,竟是感觉在哪儿见过。再看到那两个老怪物此时正低眉垂目,像是对周遭发生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似的一左一右站在这女子身后,西门町脑中忽地灵光一闪,难道这女子是柳宗函的女儿柳怀素?呀——可不就是么?

    这厮不由得松了口气,害得老子紧张半天,是你这丫头就好办了,即便有什么误会,也不至于对老孟他们下毒手吧?

    这么一想,便看向了四方桌前横躺于地的四个“俘虏”。

    孟非、陆全和林道瑞依旧处于昏迷中,王孙虎却是醒了过来,一双老鼠眼睛里写满了惊恐,而由于疼痛,苍白的脸上也是爬满了豆大的汗珠……他身前站在一个肥头大耳,虽是管家打扮,却尽显为富不仁气质,丑得很是有型的胖大叔,此时努力睁大一双快被肉给挤没了的细眼,表示自己已近乎出离愤怒,正手握一把七寸短刀扎在王孙虎肩窝处,做着“拧搅”运动,嘴里恨声着:“…………,你……你……你是……是……是不?”

    这家伙感情是个大结巴,就这么一问,天寒地冻的,愣是把西门大官人憋出一身汗,我草,让大结巴干审问的事,这招够狠啊,光这份心理折磨就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

    西门町这是站着话不腰疼,人家王孙虎**折磨都忍受不过来,哪里还顾得上心理遭受了折磨?

    不过话回来,尽管老孙心里恐惧,疼得直叫,硬是啥也没,应该能算作一个合格的“卧底”……他心里清楚的很,了肯定是死,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时,柳怀素细眉微蹙,语气很是平淡道:“牛军师,别浪费时间了,把他眼珠子挖出来,看他不。”

    西门町听的心肝儿发颤,我勒个擦,这丫头看起来一副温柔善良的模样,竟然还有如此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一面,就冲这狠劲,锦衣卫的人和她比起来也是显得仁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