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0章 我赌一个茶叶蛋

第70章 我赌一个茶叶蛋

    ()    法克常: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的是有一番道理。

    长相斯文,气度高雅,在江湖上素有“白孟尝”之称的明月堡堡主柳宗函,却是一个野心勃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欺世盗名之辈。

    而老柳如此优良的品质,在其女儿柳怀素身上得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传承……江湖之中,不管是谁,提起“玉观音”柳怀素,谁不一挑大拇哥,大赞一声?美人榜上,虽然排名第五,但不管论人气指数,还是论人品指数,都是力压群芳,傲视众逼。

    但是,“玉观音”柳怀素,绝对不是吃素长大,温婉可人的外表下,却是心机深沉无下限,yīn险毒辣无上限……为她老爸的宏图大业可是没少献计献策,但绝不会走上前台,做一些执行的事务。譬如玄武庄灭门案,之所以“完美”地呈现在江湖人面前,绝对离不开柳怀素同学对计划的反复推演,论证,再修补,完善,但计划真正执行的时候,她却再不插手,而是跑去天机阁找霓裳妹妹聊一聊针绣啊美容啊什么的。

    为毛聊这些呢?

    用柳怀素的话,女孩子舞枪弄剑的最讨厌了,在明月堡是被爹爹逼得没办法,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我一个字也不想提关于武功方面的事,女孩子嘛,武功练得再好,最后还不是嫁人?所以,我觉得女孩子应该学学女工,把自己收拾的漂亮一些,等着以后找一个武功卓绝对自己一心一意可以保护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就行了。

    很显然,柳怀素这是给轻舞霓裳洗脑呢。

    洗脑的直接结果就是……极大地刺激和拉升了霓裳妹纸对自己那个不会武功却擅长寻花问柳的未婚夫的憎恶指数。

    而洗脑的间接结果,当然是为自己老哥成功拿下霓裳妹纸做了很好的铺垫……柳怀亮年纪轻轻便跻身地榜是对“武功卓绝”这四个字的最好诠释,而他江湖人称“坐怀不乱冷面郎君”,人品和长相那都是钢钢的。

    满含心机的女人玩起男人来,那是一步一个坑,步步陷阱,步步心惊……玩死你为止。

    而她们玩起毫不设防的雌xìng同类,更是菜一碟……把你卖了,你肯定还帮她数钱。

    无疑的,轻舞霓裳被柳怀素的表象所蒙蔽,也被她的谆谆告诫所蛊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西门大官人不但没死,还摇身一变成了江湖中尤其是年轻男女追捧的“町町哥”“黄金侠”“快剑惊虹谁与争锋”“男人的天敌女人的克星”“坐怀纹丝也不乱金面大御神”……各种冠名不一而足,据后一个外号是从崂山派流传开来。

    这不能怪霓裳妹纸心思单纯,更不能她蠢笨,要怪只能怪敌人太狡猾。

    遥想当rì在玄武庄墓地,两世为人阅人无数的西门大官人第一次见她,也是被其假象所惑……愤愤离开前却唯独对她微笑示好,打死他也猜不到柳怀素当时心里却是想着如何在不被人怀疑的情况下除掉这个玄武庄的漏网之鱼……竟然还是一头比西门啸天还大的鱼。

    后来在福林镖局又跟柳怀素接触过几次,更是对她好感倍增。

    如此,现在柳怀素一句极为淡定的“把他眼珠子挖出来”着实让西门大官人心惊了一把,完全是颠覆了柳怀素在西门大官人心目中温柔善良亲切随和的美好形象。若不是这厮耳力好,不定会以为她的是“帮把他鼻屎挖出来”。

    西门町在这儿惊的心肝儿发颤,那“牛军师”……正是李自成的军师牛金星听了却是不敢“浪费时间”,手腕一抬,“噗”地一声,短刀带出一篷血水已拔将出来,疼得王孙虎再次“啊——”的一声惨叫。

    而王孙虎眼看着这个死胖子举刀就向自己的眼珠子捅过来,再也顾不得“是死,不还可能活命”,先保住眼珠子再,立马停止了痛叫,冲着朱由橏叫道:“王爷,我有话——”

    “且慢——”朱由橏一摆手,手上正握着王孙虎的那枚锦衣卫暗卫腰牌。

    牛金星迟疑了一下,抬眼看向柳怀素,见她没话,便踢了王孙虎一脚骂道:“还……还……还他妈……妈……妈的不……不……不快……”

    “王爷,您现在已经知道,的是锦衣卫安插在福王府的一个暗卫,这么做都是上司逼的,完全是迫不得已……”

    “重!”朱由橏冷声打断道。

    “嗯嗯嗯,这次您密约闯贼……咳咳……闯王在此见面,的为了贪功,只叫了这三个江湖中人做帮手,没告诉任何人,包括人的上司,绝不会再有人来,真的,我发誓……”

    “发你妈-的誓,你以为老子会信么?”李自成立马开口骂道,一伸手,拍了拍四方桌上铺着的两张纸笺,又对朱由橏道:“惠昭王,俺李自成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到做到,这协议就按你的,咱俩赶紧签完走人,别他妈让杨嗣昌那老狗带兵围在这儿来个瓮中捉鳖。”

    朱由橏却是微微一笑,轻轻摇头道:“我倒是相信这厮没告诉别人,更不用担心被杨嗣昌围住……”瞥了一眼柳怀素,又以一副开玩笑的口吻道:“即便被他围住,凭你请来的这几位明月堡的高手,想来脱困也是轻而易举之事。”话中竟是露出一丝醋味。

    这也难怪,明月堡也曾跟他有过合作,只是他谋反事败从此失势后,明月堡便把他一脚踢开再也不跟他联络了。

    现在李自成的“事业”如火如荼,自然是会被明月堡纳入结盟对象,人家派人来协助或者保护李自成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

    “嘿嘿……”

    李自成的确是不担心被人“瓮中捉鳖”,之所以这么,一是从安全角度考虑,二是感觉跟脑袋被驴踢了的朱家弟子也没啥好聊的,一见面就想签了协议赶紧走人,但朱由橏一直拖拖拉拉,貌似在等什么,现在听他这么不由得发出一阵“憨笑”道:“这几位都是俺请来的高人,可不敢劳驾他们充当俺的护卫……”着,这货也是不想过多透露自己跟明月堡的关系,又是嘿嘿一笑岔开话题道:“这暗卫既然已将你和俺结盟的事告诉了朝廷,留着也没什么用,呆在这儿也碍事,还是带出去杀了,咱们谈正事要紧……”

    这时,柳怀素突然插口道:“这人大有用处,却是杀不得……”

    王孙虎忙不迭地连连头道:“是是是……只要不杀我,的什么都听你们的,你们让我……”

    “你丫给老子闭嘴!”李自成眼睛一瞪,回首又对柳怀素很是客气道:“特使姑娘,为毛杀不得?”

    柳怀素没有回答他,而是一双大大的眼睛看向了朱由橏一眼,淡淡道:“王爷,现在朝廷已经知悉此事,想必杨嗣昌也对你有所防备,你还有把握除掉他么?”

    朱由橏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道:“这便是本王迟迟不在协议上签字的原因,怕是签了也无用,如姑娘所言,那杨嗣昌已有所防备,岂会再上本王的套?”

    柳怀素轻颔首道:“嗯,想来也是。不过,要想除掉他也还有机会……”一抬皓腕,指着王孙虎道:“这便是他的用处,看他愿意配合否?”

    “我愿意,我愿意……”

    不用人问,王孙虎连忙牢牢抓住活命的机会。

    “那就好……”柳怀素温柔一笑,尽管蒙着面,但大眼睛里还是能看出笑意流淌,“将他放了,王爷权当未曾识破,让他继续当他的暗卫,继续给朝廷通风报信,但这个‘信’当然是……”

    柳怀素这是要将王孙虎塑造成“双面间谍”,话没完,朱由橏已击掌道:“好一招‘将计就计’,如此一来,敌明我暗,主动权又掌握在我等手中,的确是有除杀杨嗣昌的机会。”

    此时李自成也听明白过来,却是疑问道:“特使姑娘,若是这子yīn俺们怎么办?”

    柳怀素轻轻一笑,明眸又是看向朱由橏道:“我想,王爷师承蝴蝶谷,有的是办法让他听话。”

    “姑娘过奖……”朱由橏淡淡一笑,却是一提袍裾,站起身来,迈步走到王孙虎身前,没等他反应过来朱由橏要干嘛,朱由橏闪电般已往他嘴里塞进一粒药丸,紧跟着在他下颌一扣一拍,药丸已滚入他的咽喉进入食道,拍了拍手,一边走回座位,一边微笑道:“天下有三大毒药,断肠草,鹤红,牵机毒,每一样只需少许便可很快置人于死地,但三药按适当比例调配,却是一种慢xìng毒药,中毒后七天内完全察觉不出什么异常,但七天后开始毒发时,整个人会快速衰老,不但皮肤先渐渐变成草绿sè,再变成血红sè,最后变成紫sè,并且他的骨头也会变得越来越酥脆,不用一个月,就只能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等死,因为他已根本无法站立。而在此期间,他会禁受无法想像的疼痛折磨,除非一死了之,或者……服用本王的独门解药。”

    “嘿嘿……”李自成听的毛骨悚然,情不自禁挪了挪屁股,身体往后仰了仰,离对面坐下的朱由橏远一些,但他脸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没想到惠昭王还是个使毒的高手,厉害,厉害,看来这子刚刚吃下的就是这种三合一毒药,呵呵……我赌一个茶叶蛋,赌他不敢yīn俺们。”

    王孙虎原本就苍白的脸已是没有一丝血sè,想吐却吐不出来,只是长大着嘴,刚好塞进一只茶叶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