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1章 肠子都悔青了

第71章 肠子都悔青了

    ()    “呵呵……”对李自成的玩笑,朱由橏一笑置之,偏头对柳怀素道:“姑娘,这三个江湖中人该当如何处理?”

    显然,朱由橏已觉察到李自成将柳怀素视为上宾,她提的建议和想法,李自成几乎是言听计从,因此,在跟李自成谈判过程中,很多事,就像现在这样……干脆直接问柳怀素。

    李自成原本对朱由橏一直拖拖拉拉不签字心里已经不痛快,又遭他一再无视,更是感觉很恼火,现在他又这样无视自己,当即脸上便有挂不住。

    不过,这位搬砖大汉可是怪胎,虽然他是直肠子xìng如烈火,但心眼多,城府还是很深的……跟朱由橏当场翻脸这种事儿现在还是不能做滴。

    不等柳怀素话,他已嘿嘿一笑,语含讥讽道:“惠昭王,你这个问题就有些妇人之见了,还用问么,直接喀嚓了事,省的麻烦,难道你心存仁慈还想把他们放了?”

    朱由橏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却是没理他,仍是看着柳怀素。

    李自成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闹了个大红脸,好在柳怀素及时话,化解了他被人无视的尴尬……麻痹的,你这个白脸主动联系老子请求老子跟你联手,现在竟敢三番五次无视老子,好,好,好,等事成之后,老子第一个整死你丫的。

    “一刀杀之,固然省却了很多麻烦,但也会带来很多麻烦……”柳怀素冲李自成轻颔首,示意稍安勿躁,缓缓道:“别人且不论,单这陆全,乃武当派灵虚掌门的得意弟子,在江湖上颇受追捧,若是将他灭口,或许不用武当派出面,江湖中那些好管闲事之徒也会通过河南忠义堂追查到这个暗卫王孙虎身上,到时候,即便王孙虎一推两不知,将他们骗过,但肯定会影响到他为我们做事,更何况,这王孙虎真能将他们骗过么?只要言词之中稍有破绽,定会被人揪住不放,进而抽丝剥茧,届时……”

    “杀了他们还真是会引来麻烦……”经柳怀素这么一分析,李自成不由得深以为然,了头道:“特使姑娘的意思……是不是也将这三人喂一粒毒药,然后将他们放了?”

    柳怀素却是摇了摇头道:“闯王,你这是不了解江湖中人,这招对付公人还可以,他们求官求财,难免贪生怕死,但江湖中人,尤其是这三人,以江湖正义自居,在他们看来,脸面比死更重要,想用毒药逼其就范,却是万万行不通。”

    “呃……”李自成被噎住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老子的智商就如此无下限?处理几个人还总出错了。梗着脖子道:“难道就白白将他们放走?”

    这一次,柳怀素却是一头道:“不错。他们被擒后又莫名其妙被放,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我相信王孙虎为了活命可以将他们骗过,当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着,话锋一转道:“不过,陆全和林道瑞可以放,那河南忠义堂的孟非已觉察出我明月堡参与了此事,却必须杀之。而有杀有放,更合乎情理,若是将他们三人都轻易放走,反倒显得事有蹊跷。”到这儿,柳怀素眼睛看向了王孙虎,淡淡道:“当然,这问题的关键,得看他如何跟陆全二人解释,不让他们生疑。”

    王孙虎已不得不接受吞服毒药的现实,总好过当场处死,此时听柳怀素话中的意思,貌似对自己不放心,搞不好自己一条老命也可能立马丢掉。

    这厮两只眼珠一转悠,在大伙儿的眼睛都向他看过来的时候,连忙道:“的就……就……你们原本打算将我们全部灭口,却在击毙孟非后,正要杀的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你们不得不抽身而退,匆忙之中只好……”

    王孙虎正着,站在柳怀素左侧身后的老者突然低喝一声:“不好——”

    几乎同时,那右侧的老者也是一声低喝:“房内有毒——”

    而两人一完,都是将眼睛盯向了朱由橏,但jǐng戒在柳怀素身后,却是没有采取行动。

    这一下,场中所有人,当然,除了朱由橏,脑子里都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刚才朱由橏讲解三大毒药的片段,是心神巨震,尤其是特别珍惜生命的李自成同志,更是一脸惊怒“腾”地站了起来。

    朱由橏貌似已胜券在握,根本不在意别人的反应,满脸微笑悠哉悠哉坐在那儿,侃侃道:“有一种草叫忘忧草,世间极少,本王却是偶然采集到一株,这种草烧起来可谓是妙不可言,不但烟气无sè无味,而且遇风不散,更是可以经毛孔侵入人体内,使人的气血放缓,jīng神放松,能忘却忧愁一般,很是令人舒畅,但却是一种能麻痹人神经的剧毒,如不得及时救治,最终将全身瘫痪,神经抽搐而死。而一旦发现中毒,武功愈高,感觉愈强,但最好是不要试图运功驱毒,这会加速毒xìng发作。”

    正在运功驱毒的立马stop,众人脸上的神情也是变得复杂起来,而王孙虎更是脸sè惨白,悲痛地仿佛要昏死过去……老子怎么这么倒霉啊,中了这么多毒药,以后还能不能活啊。

    唯有柳怀素神情不变,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的朱由橏,很是平静道:“王爷,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么?”

    朱由橏“莞尔”一笑道:“还是姑娘聪明,知道本王并无恶意,完全是为了让本王和闯王的合作不出什么意外。”

    柳怀素很是理解地了头道:“明白,但女子却是想不通,王爷为何将我明月堡的人也算计在内?”

    朱由橏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道:“适逢其会,真的是适逢其会,本王可不知道闯王竟约来你们明月堡之人……”

    “好,我相信王爷所……”柳怀素着,伸出一只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淡淡道:“既然王爷并非要针对我明月堡,那么,王爷可以将解药给女子么?”

    “咳咳……姑娘如此聪明应该能想到,本王既然准备施毒,又怎会将解药带在身上呢?更何况,这根本没有解药……”

    “啊!直娘贼的,老子跟你拼了——”一听没解药,李自成当即抓狂了。

    柳怀素伸出的手却顺势一把拉住了他,这时朱由橏吓了众人一下,又接着道:“当然,没有解药并非不能救治,只需施针三穴,放毒气而走,当即就会无恙……”到这儿,他看向两眼冒火地怒视着他的李自成道:“闯王还请息怒,本王也是情非得已,希望你能理解,你放心,这毒xìng发作需一月之后,届时当已事成,本王一定会及时为你解除所中忘忧草之毒,绝不食言,这位姑娘可以为证。”

    话到这份上,李自成也知道多无意,只能是哼了一声,恨恨坐下。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子这么可怕,完全是杀人于无形,打死老子也不同意跟他合作。

    柳怀素貌似对中毒之事一也不担心,很是随意道:“呵呵,王爷真不愧是医神的传人,施毒的本领让人防不胜防,自打你进屋,女子便有所堤防,却还是着了道儿。不知王爷能否让女子长长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