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2章 正儿八经的男人

第72章 正儿八经的男人

    ()    “好,好……”听柳怀素这么,朱由橏也是不免露出几分得意,看了一眼躺在地下的王孙虎等人道:“起来,本王也是一直无从下手,幸亏这几人出现,在屋外闹出了响动,便给了本王一个熄灭烛火的机会,也趁机将忘忧草粉投入烛中……”

    柳怀素仿似恍然大悟,忍不住插话道:“怪不得后来王爷你抢着亮灯烛。”

    朱由橏呵呵一笑,在袖中一抹,像是变戏法一般,手上已是拈着三根细长的银针,扫了一眼众人,很是诚恳道:“现在忘忧草草末已是烧尽,残留的烟气已不足为患,这样吧,为了表示本王并无恶意,也明本王合作的诚意,现在就可以为无关之人解除忘忧草之毒……”到这儿,他却是手法极快地将三根银针隔着衣物便很是jīng准地分别插入了自己的劳宫穴、孔最穴和膝盖处的膝阳关,接着,一边捻针,一边自我解嘲道:“忘忧草之毒没有解药,本王绝非虚言,我自己也是中了毒,现在先给自己解毒,希望此举可以消除诸位的戒心,能平心静气接受本王替诸位施针……”

    几分钟之后,朱由橏闭目行功一周,长呼一口气,依次将银针拔下,看向柳怀素征询道:“本王已是无碍,姑娘,我先为你解毒?”

    朱由橏当然是想示好柳怀素,柳怀素却是轻轻一摆手,淡淡道:“女子不急。刚才王爷,武功愈强,感觉愈强,我明月堡这两个长者的武功当是场中最高者,也确是他们最先察觉,而想必他们也已在暗中运功逼毒,从而也促使了毒xìng加快发作,还请王爷先救治他们。”

    尽管柳怀素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相信了朱由橏,但还是存着百分之一的疑虑,而就是百分之一的疑虑,也不会轻易涉险,怎么滴也让手下先试过确定没问题才真正放心。

    当然,她话的很漂亮,完全是一派“不顾自己安危先急别人之所急”的高尚作风。

    朱由橏就被她感动了一把,心里暗暗赞许,也不再多,举针走向了明月堡那两个满脸皱纹瘦骨嶙峋的老怪物。

    很快,不仅仅是柳怀素李岩红娘子牛金星,就是成了俘虏的王孙虎陆全林道瑞三人也得到了朱由膳的施针排毒,唯独一脸雾霾的李自成除外。

    他也知趣,知道朱由橏施毒的目标只有自己,自然不会哭着喊着请求朱由橏也替自己解毒,只能是暗自发恨,盘算着以后怎么能将朱由橏今儿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羞辱加倍奉还。

    这次,朱由橏不再磨洋工,很是干脆地刷刷刷就在协议上签字画押,并心地将自己那份揣入怀中,也不再废话,直接告辞而走。

    而随着朱由橏离开,很是郁闷的李自成也准备向柳怀素辞行,要先行一步。

    忽然,“吱扭”一声,掩上的房门无风自开,门口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蒙面人,脸上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施施然走了进来。

    这家伙当然是西门大官人。

    他在屋外偷听,可谓是震惊不已……实在没想到那一副搬砖大汉气质的男子竟然是李自成,跟前世里想象中的起义军领袖形象实在是落差太大。

    尽管西门町已判定客栈里再无别的高手,凭屋内这些个人,自己来个突袭,先击倒几人后,当可以从容应对,但他却不愿现身。

    明月堡竟然和起义军勾结,这让他很是惊诧,再联想到申九道的离奇身亡很可能跟柳宗函有关,他很不想在明月堡的人面前暴露自己,怕引起对方的jǐng觉。

    因此,他任由朱由橏离开,当然,也是担心他认出自己……他的目标只有李自成,原打算等他告辞离开后,悄悄跟着他,等到半路再将他擒拿。

    但现在,他又不得不现身……不但柳怀素要跟李自成一起离开客栈,而且,其中一个老怪物走上前,一指解开王孙虎被封的穴位,回手正准备一掌结果了孟非……这厮再不犹豫,连忙挥掌,一道柔风送出将门推开。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是老孟……自己可是把他两个徒弟张学佐、张学佑当做亲信,这若是让老孟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杀了,以后都不好意思跟他们俩打招呼。

    很显然,西门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震住了场中所有人,包括柳怀素,那两个老怪物更是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是个高手……还是平生仅见的高手。

    一时间,大家都满含戒备地紧盯着这个威压十足的蒙面人而没有话,反而是不懂丝毫武功的牛金星感觉的压力最,也是由他打破了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息。

    “你……你……你是……什么……什么人?”

    西门町听柳怀素称呼他“牛军师”,已猜想到便是得到李自成重用的牛金星,对这个丑得很有型的死胖子一也没有好感,尤其是对他完全能将人憋出内伤的结巴,更是厌恶。

    此刻他不知死活地聒噪发声,西门大官人便正好拿他开刀立威。这厮猝然出手,众人只感到眼前划过一道残影,耳中已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接着,已是看到牛金星肥胖的身躯像陀螺一般在原地快速旋转着,竟是不倒,还不时地从嘴里飞shè出和着鲜血的牙齿……情景看起来很是诡异。

    而在明月堡两个老怪物和柳怀素眼中,却不是诡异,是震惊……扪心自问,一个耳光能抽出如此惊人的效果,自己怕是很难做到。

    牛金星足足转了有一分钟方才轰然倒下,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看清,早已昏死过去的牛金星左脸上一个清晰的掌印,紫红紫红,异常醒目。

    而西门大官人这番出手无疑表明了他的立场……是敌非友。

    但这厮出的话,却似乎跟自己的立场相左。

    他冲众人团团一拱手,语气很是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在下生平最厌烦话结巴之人,只要听到便忍不住要出手让其闭嘴……”

    柳怀素显然不听他胡扯,冷冷打断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意yù何为?”

    “姑娘莫非没看出来?”西门町怕被柳怀素认出来,故意浪浪一笑,更是无耻地将胯部一挺,sè迷迷地看着柳怀素道:“在下是个男人,正儿八经的男人。”

    “你——”柳怀素眉头一蹙,但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淡淡道:“原来是个无耻之徒。”

    西门町调侃道:“姑娘白纱掩面,在下也是以布遮脸,想来我们是同类,都是无耻之徒,羞于见人呐,呵呵……”

    论嘴皮子功夫,显然西门大官人能甩柳怀素好几条街。

    柳怀素顿时气得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决定不再理这个“无耻之徒”。

    西门大官人嘿嘿一笑,抬头扫视了一下众人,一副自来熟的口吻道:“大伙儿不用紧张,在下只是路经此处,看到这儿亮着光,也是闲的无聊便过来看看,完全没有一丁的恶意,更没想过与诸位为敌,却没想到竟是看到相识之人……”到这儿,这厮拍拍胸口,很是正经道:“在下是个崇尚和平的人,一贯反对使用武力,俗话得好,打打杀杀不健康,吵吵闹闹不环保,我希望各位能够予以理解,别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

    这厮话一完,也不管大伙儿相不相信,便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向横躺于地的孟非。

    “老孟,醒醒……嗯?原来不是在睡觉而是被人打伤了,竟然还打吐血啦?!哎呦呦,胳膊也打断了,这也太血腥,太暴力了……”这厮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抬头满眼悲愤道:“谁,是谁干的……算了,事已至此,是谁干的已不重要,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也不计较了……”着,伸手一拍,已是解开了孟非的穴位,顺手就要把他扶起来。

    大伙儿一直都没话,就看这厮自自话,一个人唱独角戏,显然是不想招惹这个貌似脑子有问题的高手,但此时他明显是打算带走孟非,别人不话,那两个老怪物却不得不站出来阻止了。

    *****

    Ps:由于某渣无良断更,且一断就是一周甚至几周的情况下,收藏急剧下滑,击rì益减少,书评区更是荒凉一片,几乎成了不毛之地,而捧场打赏,更是成了遥远的传……忽然,天空霹雳一响,法克菊花一紧,某少侠隆重登场,广施**,遍撒银两,以期提振《俘获美人心》人气,打造《美人心》辉煌……对此,法克表示十二万分的崇高敬意,鞠躬致谢的同时,法克下注茶叶蛋一枚,赌这位脑门上镌刻着“旷古书虫”四个牛=逼闪闪大字的少侠……可以名动江湖,叱咤断臂山麓,成为一代基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