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3章 打不死的小强

第73章 打不死的小强

    ()    尽管李自成**丝逆袭,“闯王”的名头响亮的一比,但到底还是个草根出来的土包子。

    而这样的人一旦成功后,绝不会深藏功与名,而是怀揣极强的忧患意识……内心深处,潜意识中,都时时刻刻深深恐惧着会失去得来的一切,又回到旧社会,去过那扛沙包搬砖头之类的苦逼rì子。

    此次跟朱由橏暗中勾搭,虽然他很是痛快地就答应,但对于俩人见面,却是瞻前顾后,左思右想,极为担心会面的安保问题,是一再地拖延。

    眼看着战局愈加的不利,朱由橏又催的紧,迫不得已之下便向其幕后的金主……明月堡发出了求助。

    起来,明月堡成为李自成的幕后金主也是最近几个月的事儿。

    开始时候,柳宗函压根也没看上这股“民匪”,以为他们很快就会被朝廷剿灭,但随着起义军不断壮大,大有直捣黄龙一举推翻大明之势,才逐渐重视起来,联系上以后,就不断在起义军身上增加投资力度……提供大量的钱粮和武器装备。

    因此,对于李自成的求助,柳宗函毫不迟疑地便派出了依为左膀右臂的女儿亲自出马协助李自成。

    当然,女儿千金之躯,一丝一毫也不容有闪失,肯定得配保镖,并且,还得配明月堡最级的保镖……已近百岁,跟过三代堡主,从不轻易出堡的明月堡古董级保镖,福禄和寿喜兄弟俩……据,兄弟俩这坑爹的名字是柳宗函爸爸的爷爷从乞丐堆里把他们捡回来后起的,到底是不是,已经无从考证。因为,即便柳宗函也是不好意思向他们求证,其他人谁敢问?

    而福禄和寿喜兄弟俩虽然是明月堡的老古董,但本质上还是明月堡的奴才,即便他们成jīng,也是成了jīng的奴才,对这一,福禄和寿喜都表示无意改变事实,没有丝毫**丝逆袭的追求,百年如一rì,恪尽职守,一心一意做好家奴的本职工作,更时常互相提醒,要高标准严要求,力争将家奴的每一项工作都做到尽善尽美,为其他家奴树立榜样,切不可倚老卖老,更不能恃宠而骄,得意忘形。

    所以,柳宗函让他们做女儿的保镖可以放一百个心,另外,柳宗函也是图个吉利,让他们贴身保护女儿,不就是“福禄寿喜”伴随女儿左右?

    诚然,他们没有辜负堡主的信任和重托,自打离开明月堡那天起,便二十四时,全方位立体保证自家姐的安全……之所以立体,是因为天上地下,山上水下,他们都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护主衷心,苍天可表!

    如此,当西门町出言调侃柳怀素的时候,那可真是把福禄和寿喜气坏了,心中的怒火刹那间便充满了整个胸膛,全力聚功只等姐一声令下,将这子碎尸万段……至于能不能将这个蒙面人碎尸万段,这是另一个问题,根本无暇考虑了。

    奈何柳怀素隐忍不发,兄弟俩也只好憋着,但仍是功聚全身,时刻准备着出手一击。

    而此时,西门町准备搀扶起孟非,正是破绽全露的时候,兄弟俩终于看到柳怀素微微一摆头,机会稍纵即逝,应该第一时间出手,但上回书最后到,福禄和寿喜却是“不得不站出来”,为毛“不得不”呢?

    并非是忌惮西门町武功,想跟西门町和平相处,更不是心怀仁慈,认同西门大官人“打打杀杀不健康”的处世观。

    盖因俩老家伙一早功聚全身,却是一直憋着而不能出手,这便造成了yù去不去的内劲给逆回了经脉,若是强行出手,很可能落得血脉破裂的结果,那才是悲剧了。

    二人正暗自调理气息,姐却在这关键时刻发出了进攻的指令。

    主人有命,宁死也为。

    他们便“不得不”出手了。

    但出手进攻的途中,却是让大伙儿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兄弟俩一路狂喷鲜血而来,貌似开打前先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喷他个“狗”血淋头,迷乱他眼。

    这种战法,完全是千古未闻,世所罕见。

    福禄和寿喜的痛苦有谁懂?为了减轻血脉内的压力,避免爆脉,那是不得不喷啊,还得卖力喷,放开喷,喷得越多越好……这应该是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最好诠释。

    西门大官人自打进屋,一副大大咧咧,毫不设防的样子,但他见识过福禄和寿喜的功夫,心里却始终对他们留神戒备着,此刻他们刚一有所动作,西门大官人已是察觉,不过……未曾开打先吐血,这是肿么个情况?

    这厮虽然两世为人,却也是被这闻所未闻的一幕给惊到了。

    而福禄和寿喜一左一右喷血而来,速度丝毫没受影响,快如脱兔,西门町一愣之间,已被二人如柱狂喷而出,目标正对着他的血雾喷的是满头满脸,当然衣服上也不能幸免……这真是,一不留神遭血喷,装-逼热情被浇冷。

    不得不,兄弟俩的喷血行为,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出奇制胜的效果……西门町本能地闭眼,这时兄弟俩也已近身攻到,“嘭——”的一声,尽管西门町极力闪避,但因为他搀扶孟非而微弓的身子却是影响了他的闪避,更何况福禄和寿喜是左右夹击,他躲开了右侧,左侧后心处还是结结实实挨了福禄一击猛击,当场横飞而出,也是丢下了手中的孟非。

    随着“哗啦——”声响,西门大官人已从他刚刚潜伏的窗口飞了出去。

    场中所有人,包括福禄和寿喜兄弟俩,都百分百断定,这蒙面人的后心处挨了这一掌不死也得重伤……尽管福禄一掌击实,被西门町后心的反震之力给震得手臂发麻,蹬蹬后退几步方稳住身形,更是加速了鲜血狂喷……原本内劲逆回经脉已经受了内伤的福禄内伤更严重了。

    而寿喜一掌落空,却是不再喷血,也理顺了内息,他没有追出去看看,而是顺手一掌拍向了孟非……一代大侠,义薄云天的孟非孟老爷子眼睛刚刚睁开,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被一掌击在头部,头骨碎裂,当场挂掉。

    在孟非身侧,虽然恢复zì yóu身,却是连肩窝的刀伤也不敢处理,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稍动的王孙虎看到师傅脑浆迸裂的惨状,完全是吓傻了,双腿一软,便瘫了下来。

    结果了这个可能将明月堡暴露的老头,寿喜看也不看一眼,一掌拍向自己的哥哥后背,帮他止住喷血不已。

    却在这时,满身是血的西门大官人,犹如杀神一般,眼神冰冷,浑身散发着磅礴的王八之气,一步一个脚印,缓缓走了进来。

    很显然,孟非的死已彻底激怒了打不死的强……西门町同学。

    ******

    Ps:为了感谢好基友haoggz同学的捧场,匆匆码了一章,字数少了,晚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