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4章 一颗心忽上忽下

第74章 一颗心忽上忽下

    ()    场中所有人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貌似啥事也没有的西门町,一直稳坐在方桌后的柳怀素更是惊讶地站起身来。

    “我过,别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这是把我的话当放屁啊……”西门町根本不看别人,一双眼睛透出森森的冷意直盯着福禄寿喜兄弟俩,一边向他们慢慢走近,一边冷笑道,“很好,很好,胆子这么大,肯定是喝了不少假酒吧……”

    明朝那会儿可不流行假酒,西门大官人纯属胡诌,大伙儿正琢磨“胆子大”跟“喝假酒”有毛关系的时候,这厮突然启动,身形快若魅影,瞬闪而至。

    没错,西门大官人这算是在玩偷袭。

    他也是没办法,这两老家伙的武功实在是不能觑,尽管这厮是打不死的强,但刚才被福禄一掌击打的气血翻涌,感觉五脏六腑都像是震碎一般,很是吐了几口血,内伤着实不轻。

    西门大官人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怎么滴也要找回来。

    这厮装着没事人一样,先吓一吓对方,再释放出无上的威压从气势上镇住他们,接着胡侃几句,迷惑一下对方,最后,当然是趁对方愣神之际猝然出手……偷袭对方。

    但很遗憾,西门大官人还是低估了这两老古董的能耐。

    他们虽然闪避不及,但仓促之间,却是各自举掌,硬着头皮跟西门町玩起了硬碰硬……朝西门町的掌势对轰了过去。

    “轰、轰——”

    随着两声霹雳震响,劲风鼓荡,犹如惊涛骇浪,吹得众人衣衫猎猎,也第一时间将两支旺燃的烛火刮灭,室内顿时一片漆黑。

    硬碰硬最见真功夫,尽管福禄和寿喜是仓促出手,但也是使出了全力,而西门町以一敌二,自己屹立不动,却将他们一掌震得‘噔噔’连退好几步,脸sè更是忽红忽白变幻不定,显然功力更胜一筹。

    而这一下硬碰硬的比拼,已控制住内伤的寿喜不由得再次张嘴,喷出一口血来,他哥哥福禄更惨,后退的过程中是咯血不止。

    当然,西门大官人的情况也不咋滴,这厮屹立不动纯属装=逼,也是悄悄又吐出一口血,只是蒙着脸,又黑着灯,没人看见。

    趁他病要他命。

    视线丝毫不受影响的西门大官人稍作停顿……压住翻涌的气血,便挥舞双掌,又飘闪攻到。

    “姐快走——”

    不知是福禄还是寿喜大喊一声,耳边已听到“嘭嘭嘭——”连番震响,激荡的劲风四处鼓荡,此时即便亮着灯,大伙儿也是不能看清三个腾挪飞舞的身形谁是谁,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议,绝对会晃得大伙儿眼花。

    西门町对柳怀素走不走不甚关心,却是留心着李自成是否趁机逃跑。

    而柳怀素听到那声喊,稍一犹豫,嘴里低喝一声“走——”便果断地纵身而起,向屋外飞shè而去。

    她这声低喝当然是提醒李自成,这货也不傻,拔腿就要走。

    却在这时,一直站他身后的李岩和红娘子忽然双双出手,一个勒脖子,一个抱腿,一下子将李自成摁倒在地……没办法,黑灯瞎火看不见,不然,谁都可以穴制住他。

    这一下变故横生,西门町虽然大感意外,却让他松了口气,可以放开手脚全力收拾速度变慢已渐渐不支的福禄和寿喜。

    无疑地,王孙虎每次给李自成送信的回程中遇到的两个蒙面人便是李岩和红娘子。

    红娘子江湖卖艺出生,对李岩这个风度翩翩,知书达礼的“豪门”公子哥,一见面就迷上了,随着李岩在起义军中指挥若定风sāo无比的表现,更是成了他的铁杆脑残粉。

    而自从西门大官人那出一石二鸟的“jiān计”实施以后,果然是取得了预想中的效果……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还活着,并且又被朝廷重新启用,李岩哪里还有心思替李自成卖命?起来,他可是明朝一个不折不扣的官二代,老爸在京为官,你带兵造反,这不是坑爹么?很显然,李岩同学虽然也姓李,但绝不会做出某李姓官二代星二代的坑爹事儿。而心眼贼多的李自成,当然更不放心再将李岩当作自己的头号智囊,冷落是必须的。

    如此,李岩和红娘子虽然还在起义军呆着,却是跟李自成貌合神离了。

    之所以李岩没有选择离开,一是因为被李自成形同软禁……李自成出行都带着他,貌似对他仍然信任,二是李岩自己也不想走……他要戴罪立功,争取朝廷宽大处理,也给自己的老爹长脸。

    至于立什么功,这倒是颇费李岩脑筋……他倒是很想直接刺杀李自成,对朝廷来,这绝对是奇功一件,但李自成尤其注重自己的安保,即便上厕所也有护卫前呼后拥保护着,更何况李自成对他生了戒心,他是一丁的机会也没有。

    也是李自成为了显示自己大度,没有将李岩驱逐出起义军的领导核心层,很多事情对他并不回避,终于让他找到了立功的机会……朱由橏竟然勾结李自成,意图谋反。

    写到这儿,肯定有人质疑,为何这次来原武镇李自成只带了李岩等三人?李岩又为何不在半路将李自成生擒活捉呢?

    这不难理解,李岩也是人,未免起贪念……他跟王孙虎想法一样,以为凭自己和红娘子可以将李自成和朱由橏一网打尽,这样的话,朝廷绝不仅仅是宽大处理,很可能封个一官半职。至于李自成为何只带三人,一是悄悄跟朱由橏会面,不想大张旗鼓,引起别人注意;二是他看中李岩和红娘子的身手,又经过两个多月的观察,没发现他们有意图叛变的迹象。

    OK,奏这么简单,言归正传。

    李岩虽然不能进京跟老爸父子相认,却不妨碍他写信,便将发现的这一情况向老爸做了汇报,也是跟老爸探讨,自己该如何行动。

    得到的回答是……若想功劳大大,最好生擒活捉。

    而后来发生的事,变故丛生,一波三折……且不意外出现的明月堡高手让他和红娘子一丝也不敢轻举妄动,便是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朱由橏,也把二人吓得冷汗直冒。

    就在李岩悔恨交加,没有在来的路上对李自成下手自责不已的时候,西门大官人隆重登场……再生变故。

    这一次变故,也是让他一颗心忽上忽下,一会儿激动……认为这个蒙面人是来找茬的,有机可乘;一会儿沮丧……揍了牛金星后,蒙面人却跟大伙儿示好,貌似不想惹事;再次激动……双方翻脸了,有戏;再次沮丧……蒙面人却是不禁打,一招就被灭了;赶紧激动起来……蒙面人竟然没事,简直太神了……

    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把成功制住李自成正激动不已的李岩和红娘子吓了一跳。

    “喜子,快走!啊——”

    “不——”

    “谁也别想走!”

    “嘭嘭——”

    “嘭嘭——”

    “喜子……快……走……”

    “福哥——”

    随着寿喜一声悲痛yù绝的嘶叫,屋内忽然烛光亮起。

    亮烛火的红娘子便看到了一幕很是悲壮的画面……福禄躺在地上,脑袋耷拉着,明显已经气绝,却是紧紧搂抱着西门大官人一条腿。而寿喜跟个血人似的,浑身上下都是血,不知是自己吐的,还是哥哥喷的,也是躺在地上,却是不顾自己的死活,正不顾一切抱着福禄的尸体,摇晃着,嘶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