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5章 吃大便,不要脸。

第75章 吃大便,不要脸。

    ()    场景一。

    陆全和林道瑞将孟非的遗体护送去河南开封临行前的画面。

    “西门兄,你让我神农教传教之物木玲珑失而复得,如此恩情,我神农教上下都铭记在心,家父也时常念及,并告诫弟要懂得知恩图报。弟也是闲云野鹤,无所事事,此事一了,当前往京城,愿意在西门兄门下效犬马之劳,希望西门兄不要拒绝。”林道瑞拉着西门大官人的手很是诚恳道。

    实在的,对收弟这种事,玄武庄少庄主以前最喜欢干了,特享受那种前呼后拥以我为尊的感觉,可惜,少庄主同学名声太臭,真心把他当大哥的可谓凤毛麟角,要么图他的钱……一起吃喝玩乐都是这“凯爷”买单,要么图他的势……闯了什么祸,惹了什么事,他老子都能摆平。

    而现在的玄武庄少庄主当然是……也感兴趣。

    谁他妈敢自己不想当大哥,谁他妈就是虚伪,犯贱,不要脸……

    此时林道瑞同学表露出强烈的想成为西门大官人弟的渴望,西门大官人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过,这厮很虚伪,满脸的不乐意,很是严肃道:“贤弟这么就太见外了,作为江湖同道,帮神农教从恶魔崖手中夺回木玲珑完全是份内之事,更何况,此事对我来只是举手之劳,可千万别什么知恩图报。至于你来京城,我西门町举双手欢迎,但要在我门下效什么犬马之劳,这不是折杀我么?以后绝不可再提!”

    其实,这厮比人家林道瑞还了几个月,虽然的好听,却是大言不惭地直接以“贤弟”来称呼了。

    而这厮最后一句,jǐng告味十足,自己都感觉有些太装-逼,会不会遭雷劈啊……眼珠微微往上一翻,发现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是个大晴天,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林道瑞却很是感动,紧抿嘴唇,认真地了头。

    这时,陆全上前一步道:“西门兄,自从金陵一别,尚不到半年,你的武功竟然jīng进如斯,只怕江湖之上已鲜有敌手,实在是让弟佩服,可惜没有闲暇,不能向西门兄多多请教,真是遗憾……”

    “哪有你的那么厉害,一般般,一般般而已。”

    “西门兄太谦虚了,若是你的武功还不算厉害,我和林兄岂不是要马上挖一个洞,然后钻进去?”陆全一脸苦涩的样子道。

    西门大官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安慰道:“常言道,武功再高也高不过天,家底再厚也厚不过地,你不用这么垂头丧气的,知足者常乐嘛。”

    “呃……”陆全差被这厮一句“知足者常乐”给噎死。

    “咳咳……开玩笑,开玩笑,咱正事,希望陆兄回去后,能请灵虚道长多关注一下明月堡的动向,切记不要引起他们的jǐng觉,有什么情况,我们多保持联系。”

    *****

    场景二。

    孙传庭和李岩、红娘子离开前的画面。

    “……”

    “西门大人但请放心,民匪若是知晓闯贼已被朝廷缉拿,人心定会慌乱,再有李公子和红娘子在民匪内策应,当能将围困洛阳城的民匪一举剿灭。”孙传庭满脸自信道。

    “孙大人,朝廷的政策还是以招安为主,切不可多造杀戮。另外,此次朱由橏意图谋反,福王朱常洵也是罪不可赦,洛阳解围后,务必将二人一并捉拿,如敢反抗,可当场格杀……”西门町恶狠狠道。

    “呃?这……这不好吧?惠昭王谋反,福王并不知情,再没有皇上的旨意,只怕杨嗣昌杨大人也不敢……”

    “你跟杨大人带个话,就是我让这么干的,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西门大官人到这儿,也是感觉自己的牛=逼吹的有大,你丫不就是一个的都指挥使么,难道仗着皇上的宠信就能对朝廷百官发号施令?老子堂堂的兵部尚书还要听你指使?一切后果由你来承担……你丫承担得了么?这厮暗自汗颜,却是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道:“唉,起来,我这也是替皇上着想,你想啊,这次若是剿贼成功,解除了民匪的武装,势必造成大量无家可归的流民,让他们全部从军显然不可能,而朝廷现在又拿不出钱粮来遣返他们,孙大人,你该怎么办?”

    老孙显然还没考虑这个问题,当即便愣在了那里。

    西门大官人当然也不需要他回答,语气一顿,紧跟着便大义凛然道:“这些人拿起武器是民匪,放下武器,就是难民,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让他们沿街乞讨,饿死街头?不行,绝对不行!这些也是皇上的子民啊,皇上爱民如子,这若是让皇上知道,让他老人家情何以堪?让他老人家心里又怎么好受?所以,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当义不容辞地站出来为皇上分忧。孙大人,你刚才也听王孙虎了,福王府内的钱粮堆积如山,全都是搜刮的民脂民膏,尽管福王现在还没有参与惠昭王的谋反,但根据情势发展,这也是迟早的事,因此,为了以绝后患,少让皇上忧心,也当将朱常洵跟朱由橏一并以谋反罪名拿下!而这样做,正好可以将福王府大开仓门,广济难民,既解决了流民问题,又替皇上抚慰了民心,这么一件一举三得的事,难道杨嗣昌杨大人还会推三阻四,分不清其中的利害所在?他若真不敢做的话,我看他这个兵部尚书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该让他回去卖红薯了。”

    即便孙传庭是杨嗣昌的政敌,也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出这样的话来,也就西门町这厮扛着为老朱分忧的大旗敢满嘴放炮,一也不担心杨嗣昌知道后会报复他。

    而他这么,也是明目张胆地通过孙传庭向杨嗣昌施压……你最好照我的话办,不然,老子不让你回去卖红薯就是打自己的嘴,看咱们谁玩的过谁。

    作为政坛老油条的杨嗣昌肯定得掂量掂量,要不要听从西门大官人的“指使”。

    此时,李岩再一次被西门大官人深深地震撼……第一次是武功,这次当然是牛=逼。

    放眼天下,敢这么兵部尚书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并且,自信满满,语带轻蔑,不带一发憷的,这充分明了西门将军在朝中的地位,怪不得孙传庭身为兵部右侍郎也在他面前唯唯诺诺……这让弃暗投明,准备子承父业投身军旅的李公子如何是好?

    赶紧地宣誓,保证,站队,抱大腿吧。

    没办法,这就是命啊……命好的,随便投胎也能官运亨通,贵气逼人,命不好的,连投胎都要蹲在孟婆身边等着排队摇号。

    *****

    场景三。

    暗卫王孙虎同学辞行的画面。

    “西门大人,的告辞了。”王孙虎躬身抱拳道。

    “那啥……我强调的事你记住了吧?”西门町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却是上前一步刻意压制声音,貌似不想给身后的宇文凤听到。

    “的已将您的信贴身藏着,到了蝴蝶谷后,就报您的名字,一定亲手将信交给蝴蝶谷独孤羽谷主,若是现下蝴蝶谷谷主已非独孤羽,的就将信留着,并设法打听独孤羽谷主的境况,然后第一时间赶回京城告知西门大人……”

    “咳咳,很好,很好……对了,本官很看好你,这次回京我会跟老夏一,你这样的人才,该当重用才是。唔……此去蝴蝶谷路途遥远,而离毒药发作只有七天时间,事不宜迟,你快上路吧。”

    *****

    场景四。

    客栈前西门大官人和宇文凤正着什么,而脸如死灰的李自成和牛金星被住穴位后像垃圾一般扔在一旁。

    “……”

    “nǎinǎi滴,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次回来非狠狠收拾这憨货一顿不可。”尽管西门大官人口气严厉,但眼中却是透着焦虑和担心,不时地朝路口张望。

    宇文凤横了西门町一眼,一副护犊子的口吻道:“你刚才阿悍绝不会迷路,它现在还没回来,肯定是遇到了麻烦。哼,我就嘛,你果然是没有良心,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想要狠狠收拾它。”

    这厮原来就等的焦急心情不是很好,再被宇文凤这一骂,顿时没了好脸sè,翻了翻眼道:“你刚吃完大便吧?嘴巴这么臭。”

    “你……你混蛋——”宇文凤没想到这厮翻脸就翻脸,嘴巴这么毒,差气得当场飙泪,但也是眼圈红红道:“我知道,你肯定是怪我多管闲事,害得阿悍现在还没回来……我……我……阿悍若是有什么意外,反正我也不活了……”到后面,已是有些哽咽了。

    “呃……谁怪你了?谁怪你了?”西门大官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话的有难听,宇文凤又是一副泫然yù泣,貌似内疚到不行的模样,当即便没了脾气,“好了好了,我跟你道歉,是我自己吃了大便嘴巴臭,你别哭了行不行啊……”

    看到这厮如此犯贱,宇文凤终于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想到阿悍,却又是沉下了脸,不过,嘴里却是吐出六个字:“吃大便,不要脸。”

    正在这时,街头传来“嘶聿聿——”一声长嘶,等西门町和宇文凤满脸惊喜地抬头看去,已看到帝王驹同学仿似一道金sè的闪电,激sh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