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6章 哥会来找你的

第76章 哥会来找你的

    ()    话昨晚,直到西门町推开门,一直瞪大双眼看着他的宇文凤借着烛光才赫然发现这个蒙面人的穿着、身形都貌似西门大官人,再想到蒙面人刚才显露的绝世身法,不是他还能是谁?

    顿时,宇文凤从看热闹的心态转变为要积极参与的心态,再也不能淡定,很快穿好衣服,也学着西门町的样子,拿了块手绢将脸蒙起来,悄悄潜入后院,准备接应西门町。

    正在这时,西门大官人却是被福禄一掌给轰了出来,吓的她立马俯下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开玩笑,西门町都被人揍了,她进去不是送死?

    却看到西门大官人好像没啥事,拍了拍屁股,整了整蒙面的布巾,又走了进去,这才松了口气,再听到西门大官人牛=逼烘烘的话,更是放下心来。

    很快,里面灯光一黑,乒乒嘭嘭,打得那叫一个火爆,绝不是她这种水平能够参与进去的。

    但从屋内飞快地窜出一人,自然是柳怀素,却是让她来了jīng神……想跑,门都没有!还是个蒙面女子?嗯,应该是刚才那谁口中喊的那什么“姐”……

    宇文凤再不掩藏身形,立马纵身追去。

    柳怀素从屋内出来,直接向院墙外纵去,嘴里却是急促地呼哨一声。

    等宇文凤飞身扑到,只看到柳怀素纵身跳上了一匹不知从哪儿飞奔而来的通体雪白即便在暗夜里也是白的晃眼的马。

    宇文凤第一时间判断,凭自己两条腿,肯定跑不过这匹马的四条腿,果断去马厩,飞身而上姚玉梅为巴结西门大官人而贡献出来给宇文凤当坐骑的蛇仙宫最神骏的那匹马,连缰绳也来不及解开,挥剑割断,便拍马冲出了马房,循着柳怀素骑马而去在静夜里传来的马蹄声,急急追去。

    不用,同在马厩内的帝王驹被惊醒了。

    这货的jǐng惕xìng不是一般的高,宇文凤还没进马厩它就醒了,眼看着她火急火燎地纵马而去,情况貌似十分地紧急……肿么个情况?不行,俺得去看看。

    阿悍同学很是担心最最最……亲爱的女主人的安危,迅速起立,追了上去。

    虽然宇文凤的胯下马也是神骏异常,但柳怀素那匹马显然更胜一筹,又占着先发优势,不要追上她,双方距离反而是越追越远,眼看着一道亮眼的银线就要消失在视线中,心里感到无奈准备放弃时,却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帝王驹的嘶鸣声,不等她回头看去,这憨货已追了上来,却是没有放慢速度跟宇文凤并行,而是风一般地擦身而过,但在擦身而过的刹那,却偏过头冲宇文凤叫唤了一声,又了下头,貌似打招呼,让女主人放心。

    宇文凤跟帝王驹相处已经有一阵子了,再加上这货刻意在她面前卖弄,对它的灵xìng和悟xìng那都是相当地欣赏,也是愈发地喜欢帝王驹。

    此时一见,宇文凤便猜想到了这货的意图……它肯定是看出我在追前面的人,想追上去帮忙拦截。

    想到帝王驹的彪悍,宇文凤顿时打消了放弃的念头,继续拍马紧追过去。

    遗憾的是,没追一会儿,不但前面的柳怀素早已踪影全无,连帝王驹也看不到了,开始宇文凤还能通过远远传来的马蹄声辨明方向,但随着进入一片山林地带,不要再竖起耳朵辨听马蹄声,便是连路也找不到了。

    几乎在山林中转悠了半宿,直到天光放亮,宇文凤才找到出路,也不得不选择返回原武镇客栈。

    却帝王驹,那速度……绝对不是宇文凤那匹马能比的,眼看着前面一的银sè亮渐渐变大,已是越追越近。

    很显然,前面奔跑着的马发现后面竟然还有马能追上来,顿时便加速了。

    一时间,竟是跟帝王驹跑了个旗鼓相当,明显也是一匹不亚于阿悍同学的旷世神驹。

    一山不容二虎,一路不容二马……两个畜生便较上劲了。

    你追我赶,你跑我追。

    撒开四蹄,貌似外挂全开……跑的那叫一个疾如惊鸿,矫若游龙。

    毕竟,前面的马还驮着一个人,帝王驹无人一身轻,渐渐地,一一地,双方距离越来越近。

    忽然,阿悍同学猛地发出一声惊叹而激动的嘶鸣……俺滴个娘唉,这不奏是俺梦中的白雪公主,苦苦寻觅的完美伴侣么?那摇来摆去的臀部是如此的挺翘,腾挪矫健的身姿是如此的婀娜,叉开的四条腿是如此的xìng感修长,脖子上飞扬的自来卷是如此的飘逸,乌溜溜的大眼睛如梦似幻透露出对爱情的向往,再看她高贵典雅没有一丝一毫瑕疵的容颜……哦,俺的心脏……

    嘶聿聿——

    这货勇敢地直接地发出一声激昂的意思非常明确的求偶嘶鸣,意思大概是……妹纸,哥稀饭你。

    前面这匹通体雪白的母马一直在跟帝王驹较劲,当听到帝王驹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声越来越近,心里很是纳闷,奇了怪了,这天下间竟然还有比我跑得快的马?

    惊讶+好奇之余,也是“娇=喘”吁吁的它不由得偏头打量了一下。

    不得不,作为资深老光棍,阿悍同学平时还是很注重体形和外表的保养,俊美的外表不失硬朗,仿似黄金雕琢的肉身散发出王者的尊贵和霸气,充满力量感的肌肉曲线充满了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雄心魅力……足够让任何母马为之心动。

    就这一眼,被主人不停催促不得不发力狂奔的母马已是砰然心动。

    就在这时,帝王驹却是向它发出了强烈的求偶信号,让它更是心慌慌,意茫茫……差马失前蹄,一头栽倒。

    不过,这匹母马显然也是对自己的“身材和容颜”都相当地自信,往rì里没少顾影自怜,骄傲的跟公主似地……当然不可以随便被帅哥一勾搭,就立马答应,人家也是很矜持的好佛?

    它连忙稳住怦怦怦的心跳,也是“嘶聿聿——”一声嘶鸣,意思却是……滚犊子,姐懒得理你。

    嘶聿聿——

    妹纸,别介,俺们好好聊聊……

    嘶聿聿——

    聊你妹的,姐没空,死一边玩去……

    嘶聿聿——

    妹纸,你看……月亮出来了,夜sè真美啊,俺真想yín诗一首……哎——妹纸,别跑那么快啊。

    嘶聿聿——

    你丫烦不烦啊,没看到我主人不停地抽我么?

    嘶聿聿——

    哎哟,真对不住了……对了,妹纸,你主人一直没回头看,肯定不清楚俺背上其实没人,俺追过来就是那啥……想跟你认识认识,可没有一恶意,你还是别跑了,看你香汗淋漓的,哥看着老心疼了……

    嘶聿聿——

    死相,你好恶心哦,人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嘶聿聿——

    哪里恶心了?这可是俺的真心话……咳咳,了半天忘了问了,妹纸,你仙乡何处啊?今年贵庚啊?有没有相好啊……

    嘶聿聿——

    哎呀,你别乱问,雪莲不会的……

    嘶聿聿——

    雪莲……

    就在帝王驹心花怒放骨头都轻了四两,嘴里呢喃着母马芳名“雪莲”的时候,雪莲突然人立而起,止住了奔跑……正是柳怀素猛地收缰,停了下来。

    的确如阿悍同学所“言”,柳怀素哪里知道后面紧追不舍的,就是一匹马而已,却是自己吓自己,想当然以为是从客栈里追出来的那蒙面人的同伙,而蒙面人的武功如此恐怖,想必他同伙也不会太差,只能是头也不敢回地拼命催马而逃。

    尤其是帝王驹越追越近,后来近的完全能听到帝王驹的喘气声,柳怀素更是吓得不轻,平rì里压根也不会用鞭子抽打这匹刚得来不久宝贝的不行的爱马也是举鞭抽打起来。

    但随着悍马和雪莲叫来叫去,貌似相谈甚欢,而后面却是没有一“人”的动静,柳怀素终于是壮胆偷偷回看了一眼。

    这一看,柳怀素一颗心猛地落地的同时,也是差被自己气得抽自己一耳光……怀素啊怀素,你太让我失望了,往rì的镇定都哪儿去了,竟然被一匹野马吓得逃跑了一夜??!!

    柳怀素自己跟自己生气,当然是不会自己抽自己耳光,如此,一肚子怨气便发在了帝王驹身上。

    她当然也不会跟一个畜生废话,雪莲前蹄刚刚落下还没站稳,她已经腾身而起,半空中,唰——地举起了一直紧握手中的宝剑,搂头盖,就向帝王驹劈了过来,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明显是准备一剑就把帝王驹脑袋劈成两半……尽管她对帝王驹的神骏,也是表示了刹那的“惊艳”感觉。

    看到雪莲停下来,帝王驹心里还高兴着正打算死皮赖脸地上前贴近强行与雪莲妹纸耳鬓厮磨一番,却是看到雪莲妹子的主人竟是要对自己痛下杀手,并且,看气势,看动作,武功之高,比最亲爱的女主人不知强了多少,绝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眼看命不保,这货哪里还顾得上泡妞,直吓得亡魂皆冒,掉头就跑。

    不过,这货边跑边发出了一声长嘶——雪莲妹子,哥会来找你的……

    *****

    ps:感谢依稀孤单的捧场。。。哥会来找你的,洗白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