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8章 雪莲妹纸——

第78章 雪莲妹纸——

    ()    女人有时候就这样,你对她动手动脚xìngsāo扰一下下,她反而会很高兴……明她对你还是有吸引力噻。

    估计宇文凤就是这种心态,笑出声后再也憋不住了,咯咯咯笑得是花枝乱颤,那叫一个开心,全忘了刚刚被某人打了屁股,更忘了先前心头的郁闷。

    “竟然出这么无耻的话,你这脸皮得有多厚啊……”好不容易止住笑,宇文凤也是感觉到开心得有些过头,有纵容某人摸自己屁股的嫌疑,一边飞身上马,打马而去,一边很是“严厉”地jǐng告道:“西门,你给我记住了,下次再敢乱伸你的狗爪,不管是哪只,我都两只爪子一块剁喽……”

    很遗憾,脸皮贼厚的某人原本心里还有发虚,但见她貌似发飙的“剁手行动”就这么雷声大雨地收场,便对她的jǐng告丝毫也不放心上了,甚至看到前面宇文凤矫健的身姿,竟是无耻地举起右爪在虚空抓了抓……屁屁手感不错,下次再抓她咪咪试试?

    男人就这个毛病不好,总喜欢得寸进尺,甚至一步到位,一也不考虑人家女孩子虽然生理准备好了但心理还没准备好的事实。

    可想而知,作为一个比正常男人更有“进取心”的西门大官人,若是知道自己曾无意中为宇文凤的咪咪做过推拿,人家装的跟没发生似的……也是“原谅”了他,这厮肯定会做出更为大胆的挑战宇文凤底线的测试……再剥光她衣服试试?

    这厮贱贱一笑,催马就追了上去,一也不照顾身后横放着李自成和牛金星的两匹马,因为速度赶不上帝王驹,一路被他拖拽的那叫一个呲牙咧嘴……嘴巴各种勒疼啊。

    直到出了原武镇看到宇文凤在前方一个三岔路口停了下来,西门町方才放慢了速度。

    “想什么呢?”到了近前,西门町看宇文凤低着头正考虑着什么,装着啥事也没发生过似的,伸手就在宇文凤的香肩上轻轻拍了一下道。

    这厮显然是在试探宇文凤,看她是不是已经原谅了自己对她的xìngsāo扰。

    宇文凤“啪”地打掉了他的狗爪,却是并没生气,而是伸手指着岔路口的一条道道:“按我们原定的行程,走这条道晚上赶到彰德府,第二天再赶往顺德府,然后取道石家庄再经保定府最后回京,行程大概五六天,快是快了,但这一路翻山越岭,很不好走,而彰德府至顺德府一带劫匪猖獗,也盘踞着不少零星的农民起义军,我们带着这两个朝廷重犯目标明显,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谁也不准……”到这儿,宇文凤目光有些躲闪,貌似不敢看西门大官人,轻咳两声道:“我想了想,不如……不如我们改走水路,中午前赶到卫辉府,在此租一条船,从黄河水路可以直达济南府,再走陆路到河间府,然后回京。虽然回京的时间长了,可能需要八天左右,但在船上就需四五天,这期间当然就无需奔波劳累,更主要的是可以保证安全。咳,咳……你,你觉得呢?”

    显然,这丫头是出于私心才要变更回京路线……又可以和西门大官人在一起多呆几天,关键是走水路坐船,两人将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单独相处。起来,彰德府至顺德府一带的确是有几个占山为王的土匪,但绝对达不到她所描述的“猖獗”的程度,凭西门大官人和她的身手,分分钟就可以摆平,并且,这一带压根就没有什么起义军,沿途的战争难民倒是不少。

    所以,尽管宇文凤的冠冕堂皇,实际上却是透着底虚。

    不过,她却是不知道,西门大官人天生怕水……最讨厌坐船什么的了。

    “这样啊……”这厮摸了摸头,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憋了半天才道:“安全倒是次要的,大不了到漳德府让地方上派兵护送,主要是我考虑不周,让你陪着我一起奔波赶路的确会很劳累,就按你的,晚几天就晚几天回京,我们改走水路……”就在宇文凤心中暗喜,准备给西门大官人抛一个媚眼的时候,西门大官人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租船就不必了,多浪费钱啊,蛇仙宫给的银两也不是很多,我们得省着花,到卫辉府后,你去搭船,我还是走陆路,然后我们在济南府汇合。”

    西门大官人这一番话的可谓是充满了体恤之心,却是让宇文凤差郁闷到吐血,偏偏还不能什么……谁让她自己奔波劳累要乘船的,再想跟西门大官人一起走陆路都不好意思不出口。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把握住和西门大官人的结伴而行,反而是落得分道扬镳的结果,好在还能在济南府汇合,让凤妹纸多多少少得到了一心理安慰。

    但去卫辉府的途中,宇文凤郁闷难消是肯定的,自然地,给西门大官人就没啥好脸sè了,而是闷着头在前面赶路。

    而她这种表现在西门大官人看来,显然是以为宇文凤对他打屁股的事还耿耿于怀,一下子变得可老实了。

    一路无语,一路无碍。

    果然是中午前便赶到了卫辉府。

    卫辉府的规模虽然比原武镇大多了,但凄凉程度却是不亚于原武镇,到处也是充斥着衣衫褴褛的流民,满目破败景象。

    街上行人看到西门町和宇文凤虽然偶露惊奇之sè,却很快便是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情匆匆而过,更不会关注被西门町牵在身后两匹马上被绑着的李自成和牛金星是怎么回事。

    宇文凤始终沉着个脸,跟赌气似的,竟是直接往卫辉府黄河码头而去,明显是不准备跟西门大官人吃分手午餐。

    西门大官人不认识路,只能是跟着宇文凤走,明明看到好几家餐馆却没进去,还以为宇文凤要带他去熟悉的餐馆,直到到了码头,看到熙熙攘攘排着队要登船的人流才反应过来。

    西门町正要话,眼睛却是不经意地一扫间,突然看到在码头前一字排开的几艘大船中,有一艘船船舱内晃出两个人,竟然是明月堡的许之安、许之全兄弟俩,眼看着他们要往船尾走去,却是又从船舱内探出一个头,对他们了几句又缩了回去,但西门町看得分明,细眉大眼,也不再白纱半掩面,不是柳怀素是谁?

    西门町没有告诉宇文凤昨晚的蒙面女子就是柳怀素,甚至连福禄和寿喜是来自明月堡也对她隐瞒了,这当然是考虑到柳怀素在江湖中的口碑不错,宇文凤也跟她关系很好,担心她以后跟柳怀素见面哪怕露出一丁的不自然神sè,恐怕也会引起柳怀素的jǐng觉。

    对柳怀素和许氏兄弟在这里出现,西门町也没感到太意外,稍稍愣了愣,便没太在意,而是想着别被他们看到李自成已被自己捉拿,那显然就暴露出自己就是昨晚的蒙面人。

    这么一想,西门町便准备往人多的地方避一避,却忽然从那艘大船的尾舱蹿出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嘶溜溜一声鸣叫,就向船头跑去,许氏兄弟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听到这声鸣叫可不得了了,帝王驹同学那叫一个激动……脖子一扬,立时发出一声响彻码头的长嘶……雪莲妹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