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9章 心里略定

第79章 心里略定

    ()    无疑地,雪莲对昨晚的超级大帅哥,阿悍同学已经萌生了情愫,对主人拔剑将它吓走感到很是不满,虽然不至于背叛,但xìng子可是使了不少。

    就现在,自打雪莲上船,就表现的很不听话,貌似烦躁的很,在后舱内时不时地就闹腾一番,并且伴有暴力行为……主动攻击同在后舱内的其它马匹。

    当然,这也是其它马匹咎由自取……人家雪莲已经相中了阿悍哥哥,你还死皮赖脸地凑上来献殷勤,不是找踹么?

    柳怀素成为雪莲的主人还不到一个月,对它的脾气习xìng还不是很了解,完全不知道自己赶走帝王驹的行为是导致雪莲狂躁不安的主要原因,还以为是雪莲不习惯乘船呢。

    刚才又是一匹雄马sè胆包天,明明看到几个兄弟已经被雪莲修理了,还自认为长得潇洒竟然上前嗅闻人家雪莲妹子的私-处,当即就遭到了雪莲的一通猛踹,更是彪悍地紧咬住这货的耳朵不放,貌似要撕扯下来,疼得这货那叫一个惨叫。

    这次动静搞得有大,在客舱内的柳怀素等人不放心便让许氏兄弟去看看怎么回事。

    尽管柳怀素告诫许氏兄弟,让他们离雪莲远,但他们看到雪莲是肇事者当然得上前阻止……话,那匹被咬的马可是主子柳怀亮的座驾。

    显然,看到主子的爱马被狂虐,许氏兄弟也顾不上得罪主子的妹妹了,对着雪莲的头部就是一顿胖揍,虽然没敢太用力,但也是让雪莲受惊猛地从后舱内蹿了出来。

    而帝王驹那一声忘情的呼喊,让雪莲如聆仙音,从受惊发狂的泼妇状态一下子变为高贵典雅的公主模样……瞬间止步,亭亭玉立,脉脉含情地回眸望来。

    嘶聿聿——

    雪莲妹子,哥在这……哎呦——

    帝王驹激动之下有些忘乎所以,再次发出长嘶却是被主人狠抽了一耳光……让这憨货闭嘴。

    雪莲终于在人群中发现了帝王驹,心里也很是激动,但它首先想到的却是,应该带它到后舱亮一亮……看看姐的男盆友,跟它比,你们就是个渣,以后少他妈在姐面前晃悠。

    许氏兄弟慢慢靠近雪莲,正想将它往后舱赶,却见雪莲猛地纵身跃起,竟是跃过三四米的距离从船上纵上了岸,毫不停息撒腿就向帝王驹奔来,吓得岸上的人惊叫连连,连滚带爬,纷纷闪避,当然也免不了撞倒不少等候上船的客人。

    西门町虽然看到,却是不明所以,还以为是这匹马受惊了。

    眼见它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截住,以免多伤无辜,一直冷然不语的宇文凤却是一下子瞪大双眼,回身一把拉着西门町的胳膊,有些急急道:“西门,这就是昨晚蒙面女子的坐骑,蒙面女子一定就在附近……”

    而她话没完,从那艘大船上已是飞快地纵身而出几个人,柳怀素冲在最前追了过来,紧跟着她的是许氏兄弟,而最后一人,却是让西门町差把眼珠子瞪出来……竟然是子书敏??!!

    此时再想拨马离开已是不及,更何况还牵着两匹目标很显眼的马,西门町脑子飞快地转动,拍了拍宇文凤的手,摇头平静道:“肯定是你看错了,这匹马我认识,是‘玉观音’柳怀素的坐骑,她怎么可能是昨晚的蒙面女子呢?一会儿你可不要乱,都是江湖同道,也是朋友,别闹出什么误会,惹得人家不高兴……”

    话间,雪莲已是到了近前,却没有凑上前,而是离着帝王驹数米远站着,不时地打着响鼻,发出轻嘶,貌似既激动又有些难为情。

    而帝王驹被西门町收拾了一下后,老实的不得了,不但不再叫唤,看到雪莲妹子主动跑过来虽然心里激动非常却是没敢上前迎接半步,只是乖乖地站那儿痴痴地看着雪莲。

    “啊?”宇文凤有些将信将疑,却是看到了快步而来的柳怀素,在这儿突然见到许久不见的好友,立时让她忘了心头的疑虑,心里想着,或许昨晚夜黑真是我看错了吧。脸上一副惊喜之sè,从马上飞身而下就迎了上去,“怀素——”

    柳怀素也是以为雪莲受惊,急急追过来的时候眼里只有雪莲,生怕自己的爱马从眼前消失,看到它停下来方松了一口气,这也才注意到雪莲身前的帝王驹,一愣之际又看到帝王驹上的骑者,心里顿时是咯登一下……尽管西门大官人因为浑身是血今早换了衣服,但从身形甚至发型还是能辨识出来,他不是昨晚的蒙面人就见鬼了。

    再发现西门町身后两匹马上的李自成和牛金星,柳怀素更是忍不住脸露惊慌之sè,脚步也变得踯躅不前,却在这时,宇文凤一脸惊喜地喊叫她,也是顾不得多想,连忙也堆起满脸的惊喜迎了上去:“凤?真的是你?”

    而她的神sè都落入西门町眼中,眼见两个女人很是亲热地搂抱在一起,生怕宇文凤乱什么,连忙催马过去,也是一副很惊喜的样子道:“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原来真是柳姑娘,我就嘛,这穷乡僻壤的怎么会有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对了柳姑娘,你这是到处游山玩水么?还真是逍遥快活让人羡慕,我可就命苦了,天生的劳碌命……”到这儿,这厮将牵着的两匹马往前一扯,一副很无奈的神情道:“自从玄武庄在江湖除名,我西门町也在江湖上没有了立足之地,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就去朝廷谋了份差事,你看,都临近年关了,还四处奔波,为朝廷缉拿乱党,辛苦,辛苦啊……”

    这厮叽叽呱呱根本不给别人话的机会,让宇文凤听得是两眼直翻,柳怀素却是心里略定……所幸我今儿已换了装束,或许,他们还想不到昨晚的蒙面女子就是我,即便那王孙虎透露出什么,现在福禄和寿喜也死于他手,我明月堡大可以推个一干二净,倒是闯王和牛金星落入他手,得想法子让他们闭嘴,可别让朝廷给明月堡安一个谋反之罪……

    “能在此处得见西门少主,实在是意外,不过,怀素可不是如少主所在游山玩水……”柳怀素微微一笑,作出一副很是惭愧的神情道:“也是我明月堡不幸,出了几个孽徒,竟然勾结乱匪祸害无辜百姓,我正是奉家父之命一路追查到得此地,来也巧,却是在这儿碰上了家兄……对了少主,你知道我还碰到了谁,绝对会让你大感意外,也一定会异常惊喜。”

    不得不,女人天生就是表演砖家……柳怀素表情自然,一身正气,的煞有其事,起码宇文凤就没有表示出丝毫的怀疑,可惜,西门大官人早已认出她,她这番表演反而更是加深了西门町对她的戒意。

    当然,西门町作为凹死卡影帝,表演水平比砖家还砖家,更不会露出丝毫的怀疑之sè,听了她的话正要惊奇相问,却听到一声娇脆的喝叫“禽兽??!!”,子书敏同学不顾惊世骇俗,竟是施展轻功踏着别人的肩膀头飞shè而来。

    ******

    ps:最近有忙,有乱。。。会尽量更。。。很快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