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0章 原来就是一官迷

第80章 原来就是一官迷

    ()    俗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越是得不到,当然就越好。

    基于这种逻辑推理,美艳绝伦却又冷傲孤清,貌似不将天下任何男人看在眼里的轻舞霓裳便毫无悬念,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江湖中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梦中情人,撸管参照物……

    其实女人吧,都那么回事……有虚荣心,也有自尊心。

    就像很多女人故意打扮得xìng感撩人,无非就是为了吸引男人的目光,享受一下被无数男人行注目礼的优越感……这就是虚荣心在作祟。

    可若是有男人盯着她看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儿,她又会恼羞成怒地骂人家是sè狼……这是自尊心受刺激了,感觉这男人有xìng侵她的嫌疑,把她当作了随便的女人。

    女人天生就是个虚荣的矛盾体,让“食以sè为先”的男人真的很难做。

    毋容置疑,轻舞霓裳身为女人,潜意识里也有这矛盾的一面,对自己被无数男人捧为美人榜之首私底下也是暗自得意的,不过打死她也不会承认。

    而她脸上总是一副“男人勿近,丢脸自找”的神情,也明她洁身自好,自尊心应该蛮强。

    别的且不,就她跟西门大官人那“三女一夫”的事儿。

    她选择接受,完全是因为从就接受了老爸加强版的“三从四德”教育,断不敢做出违抗父命去大胆追求zì yóu爱情的举动。

    即便她对西门町这个未婚夫有了全新的认识,并且,不管是在情感交流还是在身体交流方面都有了突破xìng地进展,但要她从此“心甘情愿”,却是看低了人家霓裳妹子的自尊心,更别妄谈什么“死心塌地”……但凡轻舞飞龙有意松口悔婚,或者西门大官人哪怕表示出半不愿意娶她的意思,她轻舞霓裳立马就会毫不犹豫地走人,绝不会去低那个头……接受那丧权辱人的“三女一夫”。

    好在轻舞飞龙做人一直比较诚信,西门大官人也经常鸿雁传情……那花言巧语的,终于是让轻舞霓裳掐断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慢慢适应了做西门町未婚妻的角sè。而每每回想起被西门大官人强抱,强吻,甚至强摸等一系列急于想占有她的举动时,她的心里也会流淌着喜悦,甜蜜,还有一幸福,当然更多的还是羞涩。

    这不,冷傲如霓裳妹子也学会了给未婚夫制造惊喜……突然进京来探望他……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当然,绝不能排除霓裳妹子突然查岗的嫌疑……你在京城为官真如你所的那么忙碌?连新年也抽不开身前来天机阁看望我父亲?该不会是在京城这个繁华之地乐不思蜀吧?

    不过话回来,轻舞霓裳能作出这种主动出击的举动已经很不错了,尽管是子书敏一再鼓动的结果。

    如果不是在徐州碰到柳怀亮三人并被他们缠上,关键是听取了柳怀亮建议,绕道先来卫辉府跟好姐妹柳怀素汇合,然后一起结伴进京,轻舞霓裳和子书敏原定的京城之行还是能达到预期的目的……给西门大官人制造惊喜,并对他突击查岗。

    但现在,突击查岗当然是不可能了,倒是得知了西门大官人千里缉乱党,果然是公务繁忙。

    至于“惊喜”……西门大官人一听子书敏请功似的霓裳老婆也在那艘大船上,连李自成和牛金星也不顾了,从帝王驹上飞身而下,撒丫子就冲向大船,的确是表现出激动和惊喜,但猛地看到霓裳妹子跟柳怀亮同处一室,尽管两人中间还隔着一张四尺多宽的桌子,并且看到他突然闯进来也没有流露出一丁被捉jiān时的惊慌之sè,西门大官人的心里还是像吃了苍蝇般极其不爽,还惊喜个毛毛!

    而为了杜绝和防范柳怀亮和轻舞霓裳单独相处的类似事件发生,不给“坐怀不乱冷面郎君”有任何可乘之机,西门大官人哪怕再怕水,也不得不接受乘船的现实……总不能拉着人家霓裳妹纸陪他一起走陆路吧,这也太显得家子气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西门大官人也的确是有些家子气,竟然把轻舞霓裳看那么紧,倒不是他担心霓裳妹纸会干出红杏出墙之类的事儿,而是担着一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心,霓裳妹纸长得实在是祸国殃民,是个男人都不放心啊。

    轻舞霓裳绝对算是绝sè中的绝sè,不论款摆蛮腰,又或一颦一笑,莫不扣人心弦,怎么看都美得冒泡,即便把美女当白菜的西门大官人,这次见到轻舞霓裳,心里也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才半年多没见,这丫头竟是完全长熟了,看起来明显比在金陵城的时候又漂亮了一到两个台阶,这是准备逆天么,简直也太给男人压力了,存心是想勾引男人犯罪啊。

    如此,在宇文凤的白眼下,西门大官人脸也不红地正打算和宇文凤来租船,既然你们包下了这么一艘大船,就一起搭个伙吧,还能省银子,我去京城请你们客。

    不得不,柳怀亮为了巴结轻舞霓裳,还是下了血本的,他们承租的这艘船绝对是码头上最气派最奢华的一艘……没有之一,竟然在前舱设有宽敞明亮的厨房和餐厅,据二十时营业并提供热水,而中间客舱一进舱门是宽大的客厅,穿过客厅,沿着一条走廊便是七间设有地龙可以供暖的客房,而中间一间更是奢华的“总统套”,配有单独的卫生间和大浴桶。至于后舱,便是马房和堆放杂物及船上用品的地儿。

    不用,总统套肯定是柳怀亮“谦让”给了霓裳妹纸,他自己则在总统套左侧紧邻着一间房“护花”,再往左,靠近客厅的两间房住着许氏兄弟,而总统套右侧三间房,子书敏和柳怀素一人一间,原本还空着一间,现在突然多了西门町和宇文凤两个人……至于李自成和牛金星,作为阶下囚,当然是没有享受客房的待遇,让船老板在底舱腾了个够关押二人的地方。根据柳怀亮安排,许氏兄弟只能挤一间了,将最右边一间房让给了西门町,宇文凤自然是住在客舱最里面走廊尽头剩余的那间房,而走廊尽头推开舱门便是后舱,两舱之间的过道上掀开盖板正是底舱入口……宇文凤便也担负起看守李自成二人的职责。

    西门大官人尽管对柳怀亮的安排心里有些不舒服……怎么老子也是霓裳的未婚夫,你丫的若是识相就该跟老子换一换房间,但也只能接受,谁让船是人家少堡主租下的呢,怎么也算是主人吧,给你腾出一间房已经不错了,依着少堡主的本心,西门大官人最好也在底舱“关押”起来。

    扬帆起航,且不悍马和雪莲在后舱内如何恋jiān情热,却在客舱客厅内西门大官人如何装=逼。

    “……”

    “江湖那么大,zì yóu自在多好啊,偶实在想不通,你为毛要去当官呢?”子书敏双手托着腮帮子,呼扇着两只大眼睛,好奇宝宝一般看着西门大官人,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这个问题问的好……”

    别人都在卫辉府吃过午饭才上船,西门町和宇文凤作为搭顺风船的主当然是不讲究,但也不见外,当着其他人的面对付着面前盘子里厨房刚整出来的煎饼果子。此时,西门大官人刚吃完自己盘子里的,显然没吃饱正站起身老实不客气地伸手从宇文凤的盘子里取了一块,听了子书敏的话,脸sè一沉,袍襟一撩,在椅子上坐定后,很是严肃道:“我也很想做一个无拘无束的江湖人,但作为一个男人,除了要有家庭责任感,还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嗯,这么你可能不懂,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这就是社会责任感,大明朝现在内忧外患,但凡有志男儿都应该抛开个人享受,而扛起这份社会责任感,如果国家都没了,我们将生活在异族的铁蹄下,还去哪里zì yóu自在?又怎么可以zì yóu自在?除非你心甘情愿当亡国奴……”

    这厮的大气凛然,让对面而坐的轻舞霓裳看他的眼神中正流露出欣赏+赞许之sè的时候,却是大咬了一口煎饼果子,边嚼边含糊不清道:“再了,其实当官也不错,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

    “切,得那么冠冕堂皇,原来就是一官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