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1章 男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第81章 男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    柳怀素看起来像是一个进厨房生火做饭的媳妇……拨开炉灰,放入木炭,再用竹扇扇风,暗火复明。

    但却不是在做饭,更不是在厨房,而是在客舱入口处生火准备煮茶……倒不是不放心让船家安排伙计干这些事儿,而是享受一下自己动手的乐趣。

    很显然,轻舞霓裳也喜欢干这种活儿,估计往rì里也没少跟柳怀素切磋茶艺,她此时也没闲着,正用竹筅帚洗涤着宜兴茶壶……没错,就是宜兴茶壶,磨砂陶瓷的。

    这里地处黄河边儿,起来也算是半个北方了,就喝茶而言,可不比南方来的讲究,大都直接用大海碗泡茶,绝不搞什么三冲四泡很是繁琐的所谓茶道。

    所以,大船上能准备这个,的确当得起是最奢华最气派。

    反观其他人,显然都没有这份闲情雅致,分坐在客厅那张四尺多宽的长桌两侧,貌似一片和谐,正相谈甚欢,

    轻舞霓裳很快将茶壶清洗干净,注水置于炉上,和柳怀素一起回到了长桌,以待水沸,却是正听到柳怀亮貌似在跟西门大官人辩论着什么,空气中也似乎有股暗流在涌动。

    “……”

    “你以为那一纸停战协议对清国有约束作用?”西门町脸带微笑,但偏头看向柳怀亮的双眼中却是蕴含着像是在看一个白痴的眼神。

    “你又凭什么没有约束作用?你以为两国之间签署协议是儿戏么?”柳怀亮被西门町看得心里窝火,嗓门不由自主地高了八度,却看到轻舞霓裳回到了座位,维护自己形象要紧,连忙强压怒火,也装着神情舒畅,满脸微笑道:“即便江湖中寻常武夫,也明白一个道理……一约既定,万山难阻。更何况是两国之间的约定呢,难道西门少主自己是个不守信之人便也断定别人也不会信守诺言?”

    西门町对他的人身攻击付之一笑,却是神情一肃道:“少堡主养尊处优惯了,显然没有机会感受到我大明边关之地老百姓所受的苦难,我,还有宇文姑娘,就在几天前便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到清国的铁蹄对我大明尊严的恣意践踏,对我大明百姓的无情杀戮。的确,清国口头上还承认停战协议的效用,但实际上,他们早将这所谓的停战协议视作了废纸一张……”

    西门町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尤其是人家少堡主是养尊处优的主,顿时让柳怀亮有些沉不住气了,感觉自己在社会责任感方面落了下风,也是神情一肃,义正词严道:“西门少主所我也深有体会,只是我没有身处庙堂,不能向当今圣上献计献策,不过我觉得,我大明朝应该马上就清兵进犯我大明之事向清国提出交涉,难道白纸黑字的停战协议是他们废止就废止的么?这显然不公平,倘若非要废止停战协议,必须经过双方协商,征得我大明朝同意方可,清国这种单方面废止协议的行为是无效的,可耻的,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必将遭天下人唾弃,也必将失信于天下……”

    这货口沫横飞,越越得意,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良好。

    实在的,听到柳怀亮这么,町哥感觉很受伤,你丫的就是一政治白痴,还跟老子在这儿装=逼,真让人大开眼界呐。

    “没看出来啊,少堡主还挺有正义感……”西门町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言打断道,“不过,你最好多去晒晒太阳,把自己晒黑一……”

    西门町前一句话的让柳怀亮正感觉有飘飘然,但后半句话太具跳跃xìng,一时没明白西门大官人是啥意思,心里想着,难道晒黑一会让自己看起来更具正义感?却听到西门大官人慢悠悠接着道:“这样一来,省得别人你是白痴。”

    柳怀亮胸口一痛,嗓子眼一甜,气得一口鲜血差喷出,虽然硬生生忍住,但也是再也顾及不了的自己形象了,腾地站起身,横眉怒目,咬牙切齿,拉开了一副要跟西门町干架的架势。

    空气中那股暗流骤然一紧,轻舞霓裳也感觉自己的未婚夫有过份,不由得向他投去怨嗔的目光……哪有当着人家面骂人的,这不是**裸的打脸么,是个人也受不了啊。

    这目光却是让柳怀亮捕捉到,心里立马受到了极大的安慰,感觉被骂一声白痴也值了……且让你这个兔崽子猖狂,霓裳迟早会看清你地痞无赖的真面目。

    西门町一直看着柳怀亮,却是没注意到霓裳妹子看自己的眼神。

    这厮当然不怕柳怀亮干架,坐那儿气定神闲,笑眯眯道:“少堡主不用这么激动,听我把话完,不定你自己也认为你刚刚所的交涉什么的……的确很白痴。”

    “你——”

    柳怀亮稍稍平复的心一下子又被西门大官人激起来了……这不是**裸打脸,这是让他自己**裸打脸。

    西门町却是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扫视了一下其他人,脸sè也变得一本正经起来,缓缓道:“在座都是江湖中人,没有,或者很少接触过官场,对朝廷之事自然也缺乏了解,这一,大伙儿无需遮遮掩掩,甚至打肿脸充胖子不懂装懂……”到这儿,眼睛瞥了一下柳怀亮,明显是当着一众美女的面又刺激人家,让柳少不由得脸sè一红,西门町已接着道:“我呢,虽然踏足官场不久,但也算是初窥门径,可以是官场如战场,里面的险恶比之江湖,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国与国之间的相处和交往也基本遵循官场的游戏规则,听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拳头硬比嘴巴大更有用……”

    柳怀亮终于找到西门町话里的漏洞,连忙愤声道:“西门少主此言大谬,拳头硬比嘴巴大更有用,你这是恃强凌弱的行径,更是蛮不讲理的强盗逻辑……”

    “错!”西门町眼睛一瞪,极具威压的王八之气毫无征兆地磅礴而出,让柳怀亮首当其冲感到一凛,瞪着眼睛却是不出话来,“‘拳头硬比嘴巴大更有用’跟‘恃强凌弱’有着本质的区别,更不是什么强盗逻辑,前者是为了自己生存而采取的自我保护之举,而后者,却是为了不让别人生存而做出的强盗举动……”西门大官人的口才显然非柳少能比,他还在琢磨着西门大官人话里的意思,西门大官人却是话锋一转,又打他脸了,“看来,你白痴还是高估你了,你这些年都是怎么在江湖混的啊,难道不知道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知道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世界?不懂得若想生存,就得自己的拳头比别人硬的道理?”

    眼看柳少的眼睛越来越鼓,眼珠子有瞪出来的危险,西门大官人刺激的适可而止,再次一本正经道:“扯远了,咱们回到刚才的话题,我为什么你的观很白痴……别激动别激动,听我完……咳咳,刚才我了,国与国之间的相处和交往也基本遵循官场的游戏规则,甚至毫不夸张地,其实跟个人之间的相处和交往也大同异,就是自己的拳头要足够硬,让别人心生忌惮而不敢欺负你。针对少堡主刚才的观,我打个比方吧,我大明朝和清国就好比我和你,我们之间有约定,要和睦相处,不吵架,更不能打架,但有一天,我看你不爽就对你,你丫的别让我看到,我看到一次打你一次,你却这样不行,我们之间有约定,你打就打呀?这不公平,得我俩商量好了,我也同意了你才能打我,你单方面要打我是无效的,可耻的……”

    西门町话没完,子书敏已是忍不住,双手按着肚子笑得那叫一个前仰后合,完全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嘴里还不忘往人家柳下的伤口上撒盐:“哈哈……逗死偶鸟……少堡主若是介么……哈哈……不是白痴……哈哈……奏是缩头乌龟……”

    而宇文凤也是忍不住掩嘴轻笑,连许氏兄弟也鼓着腮帮子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只有柳怀素轻轻一笑后便神sè自若,却是极有深意地看了西门町一眼。

    当然,始终冷傲孤清的霓裳妹子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实际上,这丫头不管高兴也好,难过也好,一般情况下脸上向来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变化,外人很难看出什么端倪来,也无法看出她内心的想法。

    不过,她一双明眸里却是极快地掠过一丝笑意,显然是不愿意让别人,特别是好姐妹柳怀素看到,认为自己对她哥哥有幸灾乐祸的嫌疑。

    正是有着这种想法,霓裳妹子见到柳怀亮的脸sè都快变成猪肝sè,已处于崩溃或是暴走边缘的时候,及时插话道:“少主这个比方打得颇为不妥,国家之间怎可和个人相比?”

    “呃……”西门大官人没想到站出来反驳自己帮柳怀亮出头的竟然是霓裳妹子,原本内心还有些得意,立时神sè一僵,想也没想张口便斥道:“你是许了婆家的人,男人话你插什么嘴,还懂不懂规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