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2章 杀伤力那是相当的大

第82章 杀伤力那是相当的大

    ()    在轻舞霓裳想来,西门大官人和柳少的梁子就是当rì在玄武庄墓地结下的,尽管柳怀亮当时的话有些刻薄,有些过份,但谁让你西门少主的名声那么臭呢,人家那么也算是实情,又不知道你突然转xìng了。

    所以,这次在卫辉府意外相遇,轻舞霓裳以为那屁大事早应该揭过了,大家伙应该开开心心才是。

    不成想,西门町和柳怀亮自打见面开始,虽然表面上表现的还蛮有礼貌,但话语之间却总是夹枪带棒……当然,大多是醋意翻滚的西门大官人主动攻击,还没跟妹妹沟通不知道状况,也是透着底虚的柳怀亮便基本是防守反击。

    如此一来,就搞得轻舞霓裳很是为难了,一边是自己的未婚夫,一边是闺蜜的哥哥,并且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帮谁都不好,不帮谁……貌似也不好。

    霓裳妹子也是个聪明人,懂得曲线救国……主动跟闺蜜提议,两人一起动手为大伙儿泡茶,以为这样应该可以冲淡甚至化解弥漫在西门町和柳怀亮之间的硝烟。

    没料到,茶还没泡,硝烟味更浓了,暗流更激了,未婚夫俨然一副恃强凌弱的架势……欺负人家柳下的拳头没他的硬,是一再地对人家柳少**裸的打脸。

    这一次,很有正义感的霓裳妹子感觉自己不能再当鸵鸟了,得站出来句“公道话”……尽管她也感觉西门大官人的貌似在理,但同样也感觉,这个未婚夫依旧是那么的蛮不讲理,野蛮霸道。

    实话,站在霓裳妹子的角度,她这么想,这么做,一没错……同在一艘船上,把关系搞那么僵有意思么?完全没必要如此羞辱人家柳少嘛。更何况,现在搭乘的还是人家少堡主承租的船,又不收你的乘船费,还免费供你吃喝,你这么闹到底要闹哪样啊?!

    再了,她看起来是为柳少打抱不平,实际上却是向着自己的未婚夫,话里的意思是给未婚夫一个台阶下,别得理不饶人,让人家下不了台,关系彻底闹僵了,大家都不好看,毕竟,还要在船上一起呆四五天呢。

    让霓裳妹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西门大官人被醋意冲昏了头脑,不但没有理解她的好意,竟然还对她**地大声呵斥,貌似把她当作了使唤的女婢。更可气的是,还什么许了婆家的人男人话就不能插嘴,这是哪门子的规矩,又是哪儿来的规矩,况且,我也只是许了婆家而已,还没嫁给你呢,若是嫁给了你,是不是男人话我得把嘴巴给缝上啊?

    轻舞霓裳脑子出现了短瞬的空白,然后霍然站起,一双美眸死死地盯向西门町。

    轻舞霓裳极少展现她凌厉的一面,起码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轻舞霓裳发飙,事实上,她也没机会展现,江湖上没有男人有胆子敢在她面前放肆,但没机会展现不代表她没有。

    而她这一展现,陡然间霸气外露立时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尤其是她的眼神犀利如刀,直刺人心里,仿似能看穿人心里的东西。

    霓裳妹子还不到二十,一旦在江湖上摸爬滚打成了老油条,那绝对会成为变态妖孽级别的大BOSS,到时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也将会让人感到非常可畏。

    此刻,许氏兄弟直接被这股无形的霸气给逼得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西门大官人当然更是跟霓裳老婆的霸气直面交锋,被她看得竟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嘴角抽了抽,干笑两声。

    却是没等他话,轻舞霓裳已冷若冰霜地吐出两个字:“无聊——”随即离身而去,直到“嘭——”的关门声响起,众人方始回过神来。

    而轻舞霓裳发飙离开,最高兴的莫过于柳怀亮,他本就处于暴走的边缘,刚一回过神,第一时间便冷哼一声,一甩袖也离开了。

    柳怀亮一走,许氏兄弟当然也不敢再呆着,赶紧站起身紧跟着少主而去。

    “西门少主,霓裳妹妹好像有生气了,你还是放低身段,过去道个歉吧。”柳怀素倒是处变不惊,眼看着柳怀亮和许氏兄弟进了一间房关了门,便对西门大官人报以歉意的一笑,温婉道。

    西门大官人刚刚话一出口,就已感觉到自己貌似有大男人主义,惹霓裳妹子生气纯属活该,若是现在没人,这厮绝对会屁颠屁颠紧跟过去,不要道歉,很可能跪床头也不含糊,但现在嘛,却是放不下那张老脸,并且,还死鸭子嘴硬,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道:“生气?她凭什么生气?难道我错了么?”

    “额……”柳怀素脸sè不由得有些尴尬,心你爱去不去,不去最好。却在这时,客舱门边的炉子上水开传来嘶嘶的蒸汽响,便连忙走了过去。

    “敏儿,那啥……你……”

    西门町话没完,子书敏好像已明白他意思,白他一眼,撇嘴道:“要去你自己去,偶可不想被霓裳姐骂……”

    “靠,谁让你去找霓裳了……”其实我就是想让你去看看,“那啥,我是想问你……咳咳,这次你陪霓裳来京城,不会又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切,少来这套……”子书敏翻了个白眼道,“现在才问,早干嘛去了,本姑娘不告诉你。”

    “哟哟哟,丫头片子还大言不惭本姑娘?!你全身上下哪里有姑娘的特征?”这厮被子书敏识破,立马嘴贱了,眼睛很是“挑剔”地在子书敏身上扫了一遍道。

    “我呸,你才是丫头片子,你全家都是丫头片子……”

    子书敏大半年没见西门大官人,起来还蛮想这厮的,也正是她一个劲地鼓动轻舞霓裳,才有了这次京城之行,而在这儿猛然见到,惊喜劲儿就甭提了,粘着西门大官人那叫一个寸步不离,可惜人家西门大官人心思不在她那儿,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爱理不理的,让书敏萝莉好一阵失落,即便如此,那也是缠着不放,问东问西。

    起来,人家书敏可是长高了不少,垫起脚也能跟西门大官人肩膀一般高了,只是光长个了,身子却是还没完全长开,“姑娘”的特征还真的不那么明显。

    当然,西门町这厮也是毒舌,人家如同白兔一般的胸部虽然并不壮观挺拔,但也是初具规模的山丘,只是因为天冷穿得多,衣服又宽松,少女坟起的胸部弧度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而已,怎么可以人家还是丫头片子呢?这也忒伤自尊了。

    子书敏当即就像被激怒的猫般怒了,腾地站起身,差连头发都炸了起来,当然也没忘记挺了挺胸。

    “哟呵,脾气见涨啊你,是不是屁股痒痒讨打啊?”

    刚刚惹得霓裳妹子发飙,这厮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现在萝莉也敢对自己发飙,这厮便很没风度地脸一沉,竟然吓唬起人家姑娘来。

    “呸!呸!呸!早知道你个禽兽这么无情无义,狼心狗肺,偶才不会千里迢迢陪着霓裳姐去京城看你,算偶瞎了眼,偶要下船,偶要回去……”

    子书敏可不是吓大的,再以“打屁股”相威胁,明显带着侮辱xìng质,让已是“姑娘”的子书敏怎么受的鸟,连带着把见到西门町后受到的零落都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

    “书敏,西门少主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至于生这么大气么,呵呵,坐下,坐下,来喝杯茶……”这时柳怀素提了茶壶回到长桌前,连忙伸手拍着子书敏安抚道。

    “咳咳……”西门大官人没想到姑娘脾气不是见涨,而是大涨,也是被一下子弄的有尴尬,好在这厮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借着柳怀素的话,一本正经地发话了:“你怎么这样啊你,跟你开个玩笑也当真?敏儿,不是我你……”

    “别叫那么亲热,哼,肉麻!”尽管西门大官人话的老气横秋,但明显是放低了身段,姑娘的自尊心得到不老少安慰,心里暗暗有些得意,但脸还是绷着,很是不屑地打断道。

    “哪里肉麻了,这是爱称懂不懂,充分表示了你在哥心目中的地位,一般人我还不叫呢。”

    西门大官人对丫头当然没有男女之情的意思,完全是一种兄长般的溺爱,别人也能看出来,但子书敏朦朦胧胧,看西门大官人就像chūn=情萌动的学妹看风sāo无比的学长,既渴望跟他亲近,得到他的赞许,又有些畏首畏脚,生怕受伤……反正有些矛盾,连她自己也搞不清到底该怎么办是好。

    无疑地,西门大官人的话对如此矛盾心理的子书敏而言,杀伤力那是相当的大。原本还不屑的神情,几乎眨眼之间便变成了满脸的娇羞,但还嘴硬,却是低头轻语:“偶……偶才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