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4章 心理对抗测试

第84章 心理对抗测试

    ()    轻舞霓裳没想干什么,只是在房间内生了一下午闷气,感觉胸口郁愤难平,此时夜深人静就出来透透气而已。

    不过,她看四下无人,却是忽生玩心,登上船舷学人家夹克和螺丝张开双臂作起了飞翔状,只是身处船尾背对风,身上的长裙被风吹的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飘飘yù坠,让躲在暗处替西门大官人望风的宇文凤看到后,第一反应就判断她是想不开要跳河自杀,一边惊呼出声,一边已现身扑了过去:“……不要啊——”

    霓裳妹纸立在船舷上正想做一个金子dú lì的高难度动作来舒展一下心情,但宇文凤冷不丁地一声喊,着实是把她吓得不轻,气一岔,脚一滑,身子摇晃了两下,“啊——”一头就栽了下去。

    好一个宇文凤,关键时刻想起了司马缸砸光这种勇于救人的先进事迹,完全忘记了个人安危,一个飞身纵跃,紧跟着霓裳妹纸就脑袋朝下跳了下去。

    当然,宇文凤可不是要陪霓裳妹纸一起跳河,身体纵出船外落下的瞬间,啪——一只脚已牢牢勾住了船舷,而伸手探出,在轻舞霓裳的头就要扎入水中前,也一把抓住了她一只脚腕……险之又险,绝对算得上是千钧一发。

    而西门大官人听到宇文凤那一声喊哪里还有心思替李自成解毒,推开盖板,蹭——就蹿了出来,正看到宇文凤飞身纵跃那一幕。

    等他手忙脚乱地将二人拉上船,宇文凤瘫坐在甲板上,像是被抽空了气力,只是嘴里喃喃地重复着一句话:“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怎么这么傻呢……”

    再看轻舞霓裳,尽管她脸都吓白了,但脸上的神情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貌似没发生什么事似的,也不作解释,故作镇定地站在那儿整理着衣裙,其实是在掩饰刚才受到的惊吓……当然,她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即便解释估计也没人信,更何况西门町站在旁边,就让他误会好了,倒要看看他怎么个反应。

    西门大官人也以为霓裳妹子是要寻短见,那叫一个无语……靠,xìng子这么烈,你一句就要自杀?!以后他娘的可有难伺候啊。

    当然,这厮更多的是后怕……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幸亏凤及时出手,你要是真跳河死了,轻舞叔叔还不扒了我的皮?!

    实在的,西门大官人在今世里可谓天不怕地不怕,连老朱的面子有时候也不给,更不将武林盟主子郁非放在眼里,但却唯独对轻舞飞扬心生敬畏……这显然是因为指腹为婚,西门少主跟天下所有男人一样,对自己的老丈人天生就有畏惧感,而他打就有,早已根深蒂固,即便现在已脱胎换骨几乎换了一个人,但这份敬畏之心还是在潜意识中不能革除。

    这厮看了轻舞霓裳一眼,没有话,而是伸手过去,握住了宇文凤的皓腕,一股内力度去,终于让她不再啰嗦,人也jīng神一震,回过神来,赶紧起身,看着轻舞霓裳正要什么,这时听到动静的柳怀素、子书敏、柳怀亮以及许氏兄弟都纷纷跑了出来。

    “没事,没事,刚才我们切磋练武来着,霓裳和凤玩得有些投入,吵到大伙儿休息不好意思啊……”西门大官人连忙走上前拦住众人道,“都回去吧,我们也准备休息了。”

    柳怀素脸露诧异之sè,看了看轻舞霓裳,又看了看西门町,却是没话。

    而柳怀亮看轻舞霓裳俏生生站那儿,真以为她跟西门大官人和好了,心里无名火气,却是无处发泄,只能是冷哼一声,第一个就掉头回去了,许氏兄弟自然也是紧跟而去。

    “没事就好,那你们也早些休息,明儿见。”柳怀素可不像他们一样不礼貌,招呼也不打就离开,微笑着冲西门町几人头,方翩然而去。

    子书敏先前装睡成真,一觉睡到被吵醒,现在可jīng神了,发现自己貌似错过了什么,却是不想转身离开,而是几步上前拉着轻舞霓裳,眼睛在西门大官人身上滴溜溜一转,悄声问道:“霓裳姐,你们和好啦?你就这么原谅他啦?他是怎么跟你道歉的?你是不是太便宜……”

    轻舞霓裳嘴角稍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横了西门町一眼,不等子书敏八卦完,抬脚就往客舱走去。

    子书敏愣了一下,顿时有所醒悟,对着西门町皱起鼻子用鼻腔发出两声很是yīn险的冷笑,竟然还竖了一下中指……这个动作明显是跟西门大官人学的,她感觉很酷,现在使出来倒蛮贴切,然后就准备向轻舞霓裳追去。

    这丫头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搅局的本事那绝对是一等一的,而她刚才的话都一字不差地落入西门町耳中,现在又这副神情,完全是幸灾乐祸啊。

    西门町哪里会让她跟过去再胡八道一番,那不是增加自己跟霓裳妹子和好的难度么?再了,刚刚霓裳妹子寻死不成,谁知道回屋里会不会上吊切腹抹脖子啥的。

    这般一想,西门大官人哪敢耽搁,疾步而上,闪电般伸手,一把捏住子书敏的脖子就提溜了回来。

    “啊——禽兽,你干什……”

    子书敏一下子毛了,手乱舞,脚乱蹬,却是被西门大官人伸指连,制住了穴位。

    “凤,你帮我看着这丫头,别让她跑过来捣乱……”西门大官人随手将子书敏丢给宇文凤,转身正准备跟上轻舞霓裳,忽地想起什么,又回过身道:“对了,底舱内那个胖子死了,你去处理一下,嗯……就丢进河里喂鱼得了,省的让船上人看到大惊怪……”嘴上着,已看到轻舞霓裳走进了客舱,也不管宇文凤朝他直瞪眼,便急急追了过去。

    怪不得现在黄河两岸每年都从河里打捞上来几百上千具浮尸,原来在明朝时就有西门大官人这种乱扔垃圾的“抛尸者”开了先河。

    却轻舞霓裳出来透气不成,反而是受了惊吓,也对西门大官人的态度不甚满意更是感觉郁愤,快步回到总统套,哗一下就要关门,却被门缝中伸进一只脚给卡住了,不等她反应过来,西门大官人已嬉皮笑脸强行挤了进来。

    “你干什么,出去!”

    西门大官人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霓裳妹纸的冷斥,回身关上门还上了栓,然后旁若无人地打量起房间来。

    “哇塞,这房间这么大啊,啧啧……这屏风上镶嵌的珍珠竟然是真的哎……嗬!好大一张床!嗯?这里面还有个房间?哦,原来是洗浴房,条件不错啊……”

    “看完了没有?看完了请你出去。”西门大官人在房间内溜了一圈回来,发现轻舞霓裳已将门打开,再次对他发出了逐客令。

    不过,她刻意压低了嗓门,显然怕被左邻右舍听到。

    西门大官人见霓裳妹纸跟他玩真的,貌似要将冷战进行到底,便也收拾起了嬉皮笑脸,把脸一沉,很是严肃地一步一步向轻舞霓裳走去。

    轻舞霓裳压根不吃他这套,仍旧一脸冰霜地站那儿,冷冷看着他逼近,直到俩人脸对脸几乎鼻尖相触,她都木有回退哪怕一步,在气场上可以旗鼓相当,没有处于一丁的下风。

    不过,随着俩人鼻息可闻,就脸皮厚度而言,高下立判……西门大官人脸不红气不喘稳稳地撑住了场子,反观霓裳妹纸,却是不自禁地有呼吸急促了,也感到脸颊渐渐发热起来,但还是紧咬牙关,死死地瞪着西门大官人。

    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再次出招……缓缓伸手,却是一一向轻舞霓裳腰侧身后伸去,让她以为自己是要搂抱于她,这可就考验人家霓裳妹子定力了。

    果然,霓裳妹子的呼吸越发地急促起来,秀眉微蹙正准备抬手狠狠将他的爪子打开,却发现西门大官人这个动作竟然是去关门,不由得松了口气,却是忽视了这厮关门然后从容上栓的举动,更没有想到去阻止。

    而西门大官人玩了一把的心理对抗测试,凭借无敌的厚脸皮胜出后,却是作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当然也是这厮最喜欢干的……回手“啪——”就拍在了霓裳妹子饱满且极富弹xìng的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