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6章 的确不愧是一只禽兽

第86章 的确不愧是一只禽兽

    ()    征服一个女人,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莫过于“插”。

    而女人对待男人的态度,插没插过……是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虽然粗俗,却是事实。

    西门大官人深谙此道,深明此理,同时,他也深深地懂得,若想让女人忘记不快,让她爽……不失为一个简单却是最好的方法。

    如此,即便她是天之娇女,万千男人的宠儿,但作为自己的未婚妻,西门大官人压根就没打算做一个谦谦君子,凡事,先插了再。

    更何况,插=她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也插得理直气壮,无上荣光。

    这厮抱着霓裳妹纸往大床跑去,就是这短暂的过程,他也是没有闲着,要给霓裳妹子一xìng暗示,以免她适应不过来刺激太大造成脑溢血啥的,张开大嘴就向霓裳妹子亲吻过去。

    轻舞霓裳被他一把抱起,直惊得浑身汗毛炸起,再看他往大床狂奔而去,心里便隐隐感觉大事不妙,立时慌了心神,手中的长剑也不知道怎么就丢了,照着西门大官人就是拳打脚踢,却是毫无效果……忽然看到一张大嘴伸将过来,想也没想,张嘴就向那嘴唇狠狠咬去。

    西门大官人哪里会被她咬到,麻利地偏头避开,却是顺势落在了霓裳妹子修长的脖颈上,一路吻了下去。

    也怪霓裳妹纸刚刚出门透气没有穿戴整齐,当然,她也不怕冷,一袭长裙内仅着了一件中衣,再里面就是亵衣亵裤了。

    这便极大地方便了某禽兽“作案”,这厮就像猪拱食一般,拱开了长裙衣襟,钻进了中衣,直达那道迷乱人眼的沟壑,是好一通嗅闻吮吸。

    一股别样的刺激如cháo水般向全身袭来,轻舞霓裳惊慌之极却是忍不住浑身哆嗦,而这个时候,她再也不压制嗓门了,失声惊呼:“啊——放开我……”却是被西门大官人脸部朝下蛮横地扔到了床上,刚刚发出的呼喊便捂在了被子里。

    已经上床了?!

    轻舞霓裳脑子嗡的一下,这下可真把她给吓着了,她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没吃过猪肉可没少看过和听过猪跑,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尽管西门大官人是她的未婚夫,但她还从未想过,也从未设想过俩人之间发生圈圈叉叉这种事,脑子里纯洁的一比。

    此刻一被摔落到床上,哪里还顾得上叫喊,连忙手忙脚乱地在床上爬起来就想逃跑,那叫一个惊慌失措,只恨自己少生了手和脚。

    可惜,这床忒大了,她感觉爬了半天还没爬到头,而西门大官人已经唰唰唰先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武装,真叫一个麻利光溜,纵上床来伸手就抓住了霓裳妹子的脚给拖了回来,也根本不给她乱蹬的机会,干净利落地骑将上去,直接将她的长裙给掀到腰际,连带着也将素白亵裤翻了上去,露出了靓瞎人眼的半截雪白翘臀,丰满圆润如屋外的美月,与丰腴修长的双腿将中间那饱满如桃的唇蕊给挤露出来,放佛鲜嫩的蛤肉,而在大床四周舱壁上四根高燃的红烛照耀下,还能清晰地看到有几根柔软稀疏的绒毛调皮地探出头来。

    轻舞霓裳此时脸上哪里还有半往rì的冷傲神情,完全是惊吓过度的表情,似乎忘了喊叫,只知道扭来扭去,死命地反抗挣扎,这反而是激发了某人的兽yù,几乎是眨眼间,西门禽兽某处已变大数倍不止,一手摁住她,另一手便急不可耐地落在了她素白亵裤上,嗤啦一声,轻舞霓裳感觉下体一凉,裤裤已被某人粗暴地扯落。

    这显然已经突破了霓裳妹子的心理承受极限,哪怕她现在愿意跟西门大官人圈圈叉叉,却是绝不能接受被他强暴的现实。

    她忽然大喊一声,腰身一挺,发挥出了生命的潜能,力道着实不,要一举将西门大官人掀翻出去。

    但不得不,霓裳妹子真是一个傻丫头,严重缺乏防狼技巧,这个时候怎么能挺腰呢?

    的确,她这一猛地发力,是将西门大官人掀得身体往后一仰,差从她身上跌下来,但却无异于将自己的下体主动迎向了寻幽探路的西门官人,直到突然感觉到一根坚挺的灼热刺进了体内,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传来,方才醒悟过来自己这腰挺的是多么的失误……那一声凄厉地痛叫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yù哭无泪。

    而随着下体传来的剧痛,她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连身上的衣裙什么时候被某人扒光了都不知道,隐隐感觉自己被某禽兽架设出了各种无法想像也不堪回首的姿势。

    然而,西门禽兽床艺jīng湛,战法犀利,他这方面的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地火灵珠的纯阳功效……就是祸害女人用的。硬生生将霓裳妹子从大脑休克身体麻木的状态拉回到了渐渐动情,直至意乱情迷的状态……她哪里能抵挡住来自身体深处的原始反应,迷迷糊糊就和西门禽兽纠缠到了一起。

    激情来临,她也没空想别的,还是享受这难以言喻,妙不可言的快感先,整个人如同飞到了九霄云外,放佛来到了传中的极乐世界……当一股强烈的快感充斥到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她喉咙里发出如哭似泣的呜咽,情不自禁伸出修长的双腿紧紧盘住了禽兽的腰身,娇躯也紧贴上去,但十指却是紧抓住床单,想要将它撕碎一般,只感觉身心处于一种人类无力承受的美妙至极的极度狂喜和极度兴奋状态。而随着某人全力的冲刺,这种状态愈发的感觉强烈,以为自己的身体已悬浮飘起,充满了力量,像是在一个梦幻般的世界,声音遥远,时间停滞……却忽然感到一股奔腾喷涌的烈焰,强烈地吞噬着一切,将她拉回到了现实中,唯有雪白的身子还在那一颤一颤地回味着。

    此时她羊脂白玉一般的娇躯上,全是方才战斗的痕迹,身下一片狼藉不,白嫩的娇躯布满了一道道淡红的手指印,明显是某禽兽情不自禁又抓又捏留下的,尤其是那一对rǔ型完美的犹如漂亮泪滴的咪咪和一双**上,那种淡红的印痕更多,甚至还有几处被抓青了,在隐隐作痛。当然,最痛的还是下体,她珍藏了十八年之久的第一次就这样被某人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夺走,想一想就痛啊。

    而她此刻的写照却是有装逼装大了的味道,自以为站在了道德制高还想跟未婚夫耍威严打冷战,结果某人压根不吃她这套,剑走偏锋,另辟幽径,直接突破她心理承受底线,插了她一个蛤肉翻滚,yù生yù死,娇=喘啼鸣,难忘今宵……自作自受嘛。

    要怪就怪她对这个yín侠未婚夫缺乏了解,在错误的时间……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错误的地……配有大yín床的总统套内,没有第一时间旗帜鲜明地,更主要是必须大呼叫地将某禽兽赶出门去,这便给心底泛着醋意的西门大官人有了可乘之机,让自己成为了他的枪下之臣。

    渐渐从高氵朝中清醒过来的霓裳妹子只觉得悲从中来,两行清泪顺着娇艳的脸颊大滴大滴地滑落到锦被上,转眼之间就湿了一大片……是的,她哭了,无声地哭了,泪如雨下,哭的是无比委屈,无比伤心。

    而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光溜着身子侧躺在她身边,没有去劝慰霓裳妹子就罢了,竟然还是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她,没有一丁的做了坏事以后的觉悟,的确不愧是一只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