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7章 我已经当爹了

第87章 我已经当爹了

    ()    轻舞霓裳仰面而躺,尽管眼睛闭着,但两行清泪却是从眼眶内奔涌而出,长流不息,这般默默流泪一看就是伤心yù绝,难过屎了。

    然而,西门禽兽却是无动于衷,貌似胜券在握,就这么躺在她身边看着她哭,顺便欣赏着霓裳妹子的**娇躯。

    甚至在眼睛溜到霓裳妹子那一对美得无法形容的椒=rǔ时,还产生了食指大动的冲动……话刚才jīng=虫上脑,他还真没太注意手感。

    当然,西门大官人也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再逗弄霓裳妹子,得给她一些时间消化刚才的“被插”。

    不过,尽管这厮强行克制住了食指大动,但一双眼睛却是再也挪不开了,看他眼睛都直了一副贪婪的样儿,若不是刚刚发泄过一把,绝对会一腔鼻血喷到她白嫩嫩的胸脯上。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能清晰地听到那四根红烛灯芯燃烧时不时发出的极其轻微的啪啪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四根红烛相继燃尽,但屏风外却是还有一根红烛燃着,大床四周便没有陷入黑暗而是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光影中。

    而这个时候,轻舞霓裳也终于不再流泪,或许,已经无泪可流,也或许,是想通了……事情已经发生,现在哭死也没用了。

    她眨了下眼睛,慢慢睁了开来,心里很是奇怪,这么长时间没动静,难道某人禽兽过后竟然不管不顾,无耻到自己睡着了?

    朦胧的光线中,某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特别的明亮,明显是jīng神头很足,近在咫尺,四目相对,立时吓了轻舞霓裳一跳,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西门大官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脸带微笑仍然不话,这厮要跟霓裳妹子耗着……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伺机而动。

    某人要将禽兽进行到底,而身边躺着一个赤条条的男人,轻舞霓裳却是非常之不习惯,甚至还有些胆战心惊,一刻也躺不下去了,暗自咬了咬牙,忽地坐起,却是用力过猛,牵扯到了下体,立时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却是没做停顿,而是颤抖着娇躯捡起散落在大床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至于被西门大官人压在大腿下的裤裤就算了,她真没有勇气爬过去抽出来。

    尽管她现在掐死某人的心都有,但显然于事无补,再了,看某禽兽有恃无恐的架势,她真要这么干也显然不能得逞,反而是再受一份羞辱。

    轻舞霓裳表现的异常冷静,自始至终没有看西门大官人一眼,跌跌撞撞地翻下了床,微微叉着双腿以很不方便的走路姿势向洗浴间套走去,却是看到了那把先前丢落的长剑,愣了楞,俯身就捡了起来,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又牵扯到了下体,是好一阵裂痛,还感觉有一股滑腻腻的东西顺着大腿就流了出来,神情顿时僵了僵,再不耽搁,走进洗浴间后嘭地关上了门。

    直到此时,西门大官人方才有所动作,先侧耳听了听,尽管霓裳妹子很是心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但还是被这厮听到她在里面正在放水,显然是准备将身上好好地冲洗一番。

    嗯,果然没有像泼妇似的跟我要死要活地拼命,更没有自寻短见,这样就很好,表现的很理智,没有辜负我刚才十分卖力地讨好你。

    这厮颇为自得地嘿嘿一笑,活动了一下筋骨,慢悠悠爬起身,眼睛看到床上那片片落红时脸上露出了煞是温柔和怜爱的神情,但绝对没有一丝的悔意。

    而大床床单上仿似作战地图一般,东一片西一片到处是湿漉漉的,霓裳妹子的泪水倒没啥,但绝大多数还是滔滔yín=水,散发出糜腥的气息,显然已不能再睡人,可想而知当时战况之惨烈,由于总统套内的供暖很足,那股糜腥味便感觉更是浓烈,西门大官人捏了捏鼻子,将床单抽掉,却煞是心地折叠好,明显这厮是准备珍藏,然后从大床旁边的柜子里翻出干净的床单铺好,又将床整理一番,这才赤条条地在房内溜了一圈,貌似野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将屏风外的烛火熄灭后,房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但这绝不妨碍西门大官人的视线,轻手轻脚走到那洗浴间门口,可以从门底下看到有月光泻地,想来霓裳妹子在里面没有灯,而是借着洗浴间一扇窗户外的月光在洗刷身上遭受的羞辱。

    哗——哗——

    水声轻响,霓裳妹子轻轻揉=搓着在月光下看起来晶莹剔透的身上每一寸雪白肌肤,脑子里却是在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面对门外的那只禽兽。

    她这个时候已彻底冷静下来,虽然对某人的禽兽之举恨得牙根痒痒,但再也没有先前的悲痛yù绝……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被捅破了那层膜膜,态度立马就是天翻地覆。

    人的确是很奇怪的,尤其是男和女。

    当尚未发生亲密关系前,双方都画清界线,不准逾越。而女人,尤其是高傲的女人更是会摆出骄傲,冷淡,倔强等种种面目,可一旦越过了边界,那便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态度,而俩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转变。

    因此,对本就是未婚夫妻的西门大官人和轻舞霓裳来,某禽兽的越界行为便极大地改变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现状,完全可以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诚然,若不是某人太过禽兽,霓裳妹子打死也不会在婚前松开裤腰带。可现在既然已经被强插,哪怕她心里再气愤,但在本质上还是能接受的,甚至在潜意识中也已经原谅了他。当然,原谅归原谅,心里那口气肯定是要出的。

    吱扭一声轻响。

    洗浴间的门被缓缓推开,某只禽兽终于“伺机而动”了……探头进来,却是一脸正经地问道:“请问……我可不可以也进来清洗一下?”

    这话的实在是太无耻了,让轻舞霓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间脑子有些短路……她刚刚听到响动条件发shè般身子往大木桶内一沉,刚要抬手拿起桶边的长剑,便一下子愣在了那儿。

    因为洗浴间的门不能上闩,霓裳妹子便捡了长剑进来防身,倒不是为了防西门禽兽,而是以防不测罢了。

    她以为西门禽兽应该不会那么不要脸,人家在里面洗澡他还好意思闯进来,却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未婚夫完全是无耻到没有下限。

    西门禽兽也就这么一问,哪里会指望霓裳妹子同意,话音未落,便老实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嘴里却是自顾自道:“你不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哈……”

    这个时候轻舞霓裳终于反应过来,由于她蜷缩在木桶内视线角度的关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某人身前晃荡的狰狞之物,立时闭眼惊叫道:“你无耻!下流!你真是混蛋!畜生!不要脸!快滚出去……”人家已经够隐忍了,竟然还这么欺负人家,简直太可气了。

    要知道,霓裳妹子可是很少骂人的,也确实不擅长骂人,但今天的遭遇实在是太悲催了,请容许她超水平发挥骂几句。

    不过,某人既然进来了哪里会听话地滚出去,直接无视霓裳妹子的喝骂,走过去先将她手上的凶器解除掉……尽管霓裳妹子死抓着不放手,但架不住这厮貌似要将她从水里拎出来便不得不松手了。

    轻舞霓裳想着自己都已经被他那样了,他还能咋样?便彻底放弃了抵抗,只是缩在木桶一角,在水中只露出一个头,又恢复了一脸的冷若冰霜,冷冷地看着西门大官人。

    木桶足够大,里面的水还很热,某人躺进去后发出一声很舒服地呻吟。

    这厮貌似真就想进来清洗清洗,不看,也不再碰轻舞霓裳,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吹着口哨很是欢快地搓洗着。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我已经当爹了,花无语帮我生了个大胖子,她们母子都在京城住着呢……”这厮像是忽地想起什么似的,抬头对轻舞霓裳漫不经心道,“呵呵,那子可可爱了,你见了肯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