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8章 愈发的难忘今宵

第88章 愈发的难忘今宵

    ()    月光已悄然退出篷窗外,木桶内的洗澡水也已微凉,但西门大官人和轻舞霓裳还在里面泡着,只是某人倚着桶壁仰身躺坐,霓裳妹纸却是半伏在这厮怀中,俩人正轻声着什么,气氛看起来是相当地融洽和温馨。

    很显然,反抗无力,逃跑无门,貌似“破罐子破摔”的霓裳妹子已不得不屈从在某禽兽的yín威之下。

    所以,插……的确是一个征服女人的好方法。哪怕再高傲的女人,被插之后也会立马变得老实许多。

    不过,霓裳妹子明显还不太适应跟某人这般赤身**地抱在一起,尽管那张冷脸上此时已chūn回大地,微闭的双眸中也不时闪烁出掩饰不住的喜悦,但红霞满面,露出些许忸怩的神情,貌似在努力控制着娇羞难遏的情绪。

    西门禽兽却是轻松的一比,反正已露出了自己流氓sè狼的本xìng,也懒得假装斯文了,左顾右盼是一脸的人得志,悠然自得的模样。

    但在这厮的肩头却是有一处醒目的伤口,青紫发瘀,还在渗着血,看起来是触目惊心,不过在伤口处却是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有上下两排均匀细密的牙印……显然是霓裳妹子的杰作。

    西门大官人浑身上下几乎刀枪不入,皮不是一般的厚实,霓裳妹纸能咬出这种伤势,可想而知,这一口咬得是多么的发狠,她那一口细密的贝齿堪比玄武神剑呐。当然,也明某人没有运功抵御,地施展了一下苦肉计,甚至不排除这厮有自伤的可能……话他一身旷古绝今的叉腰神功,要想在自己身上整出一块淤青爆掉一处血脉,那还不跟玩似的?

    “……凭天机阁在江湖中的地位,你一直都是高高在上,骄傲的跟公主似的,肯定是不愿意低人一头,更不想甘居人后,再了,你也从来看不起无语,所以,我已经当爹这件事便一直对你隐瞒着,生怕你……”

    “无聊,我才不会跟她攀比这个呢。”

    轻舞霓裳听不下去了,微微抬起明眸瞪了他一眼,这一瞪眼的动人美态,差将西门大官人的七魂六魄勾去了一半。

    “好吧,算我多虑了……”这厮贱贱一笑,很是无赖道,“但你也不可否认夫君我的出发是好的,完全是出于善意,只是在方式方法上犯了冒进主义错误,不该强行跟你那啥……”

    “无耻!”轻舞霓裳满脸娇羞地骂了句,在他胸口一推就要离开某人的怀抱。

    西门大官人嘿嘿一笑,左手一探,在水底下准确无误地揽住了她的纤腰,一把将她的娇躯抱入怀中,右手紧跟着伸出,落在了她白皙滑-嫩的腰-臀上开始游走起来。

    “不要——”

    轻舞霓裳娇呼一声,也顾不上将**的娇躯再埋在水下,一下子从木桶里站起身,挣脱开某人的搂抱,就去掰开某人作恶的手。

    但她chūn光全露,尤其是猛地站起,胸口那对俏挺的酥=胸颤动不已,将珠珠水滴从柔软的红豆上四散甩出,这画面简直是要了某人的老命,眼珠子险些瞪出来,哪里还有心思再顾虑她身体的不适,先过过手瘾再……被掰开的右手闪电般在眼前颤动的一只咪咪上一按,一股舒爽透的温软滑腻感觉顿时传入心底,差让他的魂都飞了,情不自禁便呻吟一声。

    轻舞霓裳立时浑身一颤,惊叫一声,身体本能发应往后一缩,不忘给他一句‘流氓’。

    西门大官人本就是流氓,还是超级大流氓……俗称yín侠,轻舞霓裳身子往后一缩,虽然躲开了某人的右爪,却是躲不开某人的左爪,被这厮再次揽住纤腰,稍一用力,便整个人跌入了他的怀中,噗通一声,也是水花四溅。

    轻舞霓裳正要反抗,西门大官人忽地在她耳边嘘了一声:“别动,有人——”

    霓裳妹子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立马乖乖地趴着一动也不敢稍动,却是不等她竖起耳朵听,已感觉到某人两只爪子分别摸上了她娇嫩的双rǔ,像揉面团一般开始揉捏起来,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上了某人的恶当,但却为时已晚,想挣扎反抗也是被某禽兽揉捏的浑身没了力气。

    西门大官人轻揉慢捏显得很是温柔……他到现在才发现轻舞霓裳咪咪上那残留的几道被他抓青的印痕,心里自责的不行,简直太禽兽了,太不珍惜了,明显是手法错误啊。

    轻舞霓裳浑身酸软,渐渐情动,却是又情不自禁感到惶恐不安,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了水下有一硬物很不安分地在自己腿间跳跃着。

    想着那撕裂般的疼痛,她抬起头来望着他,贝齿紧咬红唇,羞涩的眼神中满含幽怨和乞求。

    西门禽兽明显读懂却是毫不理会,双手忙个不停,嘴里更是无耻道:“行吗?”

    实在的,自从西门大官人那rì采摘了英婷爱那朵鲜花后,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凭这厮强大无匹的战斗力能憋到今天实属不易。

    而他今儿之所以对霓裳妹子禽兽了一把,除了因为霓裳妹子实在是太过诱人,荷尔蒙激素过剩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诚然,他已经泄火一次,但对他而言,无异于大战前的热身,反而更是勾起了这厮旺盛的战斗力,完全可以是一触即发,遇火即燃。

    更何况,水最令人想入非非,是纯天然的chūn=药……它比床浪漫,比地上暧昧,比桌椅撩人。

    现在俩人泡在水中,不要禽兽情-yù高涨,便是霓裳妹子也因为水的原因而情动不已。

    此刻她听到某人发出明确的求欢口令,神情迷乱中脑子里竟是忽闪出某人喜当爹的事情,稍一迟疑,便很是勇敢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娇羞无比的“嗯”,比世上最猛烈的chūn-药还要管用。

    某人原本就打算过过手瘾,若是轻舞霓裳拒绝,他也就算了,实在憋得难受大不了自撸一回,没想到霓裳妹子竟然答应了。

    这厮哪里还会客气,生怕霓裳妹子反悔,连忙分开霓裳一双**,让她跨-坐在自己身前,一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让霓裳妹子张-开双腿时下体疼得冷汗直冒,不过,她硬是没有哼一声,并且还很配合。

    俩人便在水中舞弄开来。

    让霓裳妹子没想到的是,此番被插,远没有先前那般的裂痛,相反,借助水的浮力,很是轻松地便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并且还是一波接着一波,让人yù罢不能,也让她对某人架设出的各种花样和姿势有求必应。

    记得某位xìng-爱大师曾经过……别问是哪位大师,坦率地,就是在下。生命是从水中来,与创造生命有关的爱爱,当然也美在水中。

    此时此刻,某人和某人便对某大师的言论进行着一场多体位、长时间的验证。

    不过美则美矣,毕竟霓裳妹子是初经人事,还是被某禽兽给折腾得腰酸腿疼,四肢无力,头昏眼花……愈发的难忘今宵。

    当天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四下里静悄悄的,某人终于鬼鬼祟祟地从总统套内溜了出来。

    左右看了看,蹑手蹑脚地回到了紧邻客舱客厅自己的房间,回身关上门,栓起,也不灯了,直接走向床铺。

    这厮今晚也是爽够了,嘴里轻哼着曲就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准备美美地补上一觉,刚倒在床上,忽然感觉不对,猛地睁大了眼睛,黑暗中,紧贴床里暗处赫然歪坐着一个人。

    定睛看去,粉面娇娃,不是子书敏还有谁?

    这丫头穿戴整齐,手里竟然还握着那把飞鱼剑,偷偷躲在床里暗处,显然是准备偷袭他……要跟他算算账,只是西门大官人夜不归宿,让她实在是熬不住了,就那么坐在那儿睡着了。

    西门大官人看她耷拉着脑袋嘴角还挂着一滴口水,睡得那叫一个香,不禁又好气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