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9章 怎么没饿死你?

第89章 怎么没饿死你?

    ()    随着一道耀眼的阳光投shè而入,幽暗的底舱内瞬时明亮许多。

    正在酣睡的西门大官人也立时被这道刺眼的阳光激醒,迷迷糊糊中眯缝着眼睛很不爽地向阳光入口处看去。

    “啊?你……你怎么在这儿睡着?”

    迎着阳光,西门大官人视线还没适应过来,已传来宇文凤很是意外的惊呼。

    宇文凤站在底舱入口处,手里拎着食盒,显然是来给李自成送饭。

    西门大官人呼地坐起,彻底清醒过来。

    这厮看了看外面的阳光,不答反问道:“这都啥时候了,你怎么才送吃的过来?”

    嘴上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身来,貌似睡得很不舒服,不停地扭腰甩胳膊。

    这时宇文凤已下到底舱,一脸疑问上下打量了他一番,yù言又止,走向躺在底舱角落的李自成,一边放下食盒,一边语含不满道:“你还怪我?还不是你惹得事,却害我去得罪人……”

    “你是子书敏那丫头吧,咳咳……对这丫头我实在是头疼,那啥……咱俩不是朋友嘛,就只好麻烦你了,怎么,她为难你啦?”

    “狗屁!见sè忘义,谁跟你是朋友?”宇文凤心里窝火,却是让装睡的闯王同志受罪了,嘭地一脚正踢在他软肋上,“起来!”

    其实李自成一早就饿醒了,一直睁大着眼睛在思考着以后的人生,刚才宇文凤从客舱走过来,他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只是现在宇文凤貌似要跟西门大官人什么私事,为了避嫌赶紧装睡,却无缘无故挨了这一脚,真是……躺着也中招啊。

    这一脚绝对不轻,双手双脚都被反绑的李自成竟是疼得差从地上弹起来,一下子直挺挺地跪在了那儿。

    “凤,咱不带这么绝情的……”西门大官人尴尬一笑,看宇文凤举步走到李自成身后……连忙抢着过去解开了李自成反绑的双手,“你我为啥睡这儿,还不是被那丫头逼得。实话,昨天下午我那话的的确有些过份,霓裳生气也是应该的,昨晚我向她作出了诚恳的道歉,但好歹,虽然让她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却始终不肯原谅我,将我很不客气地驱逐出了她的房间,已经很晚了,我就想着还是让她再冷静冷静,等今儿再吧,就准备回房睡觉,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我屋里有人,从她的气息判断,肯定是子书敏那丫头想找我的麻烦,夜深人静的,我可不想跟她闹,咱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再这第一晚,我也是担心这厮出什么意外……”着,西门大官人看了一眼仿似两耳不闻身边事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在进食的李自成,“对了,看样子现在已快巳时,你这么晚过来……难道你们都是太阳晒到屁股才起床?”

    这厮睡底舱,躲子书敏固然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却是为了替霓裳妹子打掩护……自己捅得爽无所谓,但霓裳老婆可是脸皮嫩得很……因此他也早想好了这套辞。

    要知道,婚前xìng-行为在当时不但不普及,还遭到从上层建筑到下层屁民的全面封杀,尤其在所谓的江湖正道中,还没嫁人就跟人做出苟且之事,简直就是yín-荡,不知廉耻。

    当然,任何年代都少不了冲破道德束缚去偷尝禁果的有志青年,但肯定是悄悄的,绝不敢堂而皇之,甚至公之于众,这也直接催生出黑诊所的打胎业务。

    辣椒龙馨儿多猛的人啊,被西门禽兽毒害后,尽管乐此不疲,却是绝不敢声张。

    反观秦婉,人家可是出生恶魔崖有魔女之称,却始终恪守底线,连她也坚决抵-制婚前xìng-行为。

    而这显然也是轻舞霓裳和朱微如对花无语不耻的原因……世风rì下啊,不知廉耻的妖女啊。

    例子举得够多了,想一想,若是让别人知道江湖女神,冰山美人,轻舞霓裳同学还没结婚却已先洞房,甭管是被迫还是自愿,她还有何脸面见江东父老,闺中密友……那肯定是真要去跳河了。

    “谁知道你躲这儿啊,现在大家都以为你这个禽兽……你别瞪我,是子书敏这么称呼你的,昨晚无耻地赖在了霓裳房里,肯定是把霓裳妹子怎么了,到现在还没出来,去敲门霓裳也死活不开,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子书敏倒没有跟我无理取闹,只是一个劲地怪我昨晚没有第一时间替她解开穴位,让他去阻止你的兽行,吵得我头都大了,连柳少堡主也不停地编排我的不是,我助纣为虐,弄得谁也没心情吃东西,一直到现在才……”西门大官人主动解释,神sè又是相当的淡定,宇文凤脸sè稍霁,也终于将心里以为这厮夜宿霓裳房而导致的莫名不快释怀,撇了撇嘴道。

    却是刚到这儿,忽然感觉哪儿不对,歪着脑袋看着西门町貌似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既然你不在霓裳房内,为何霓裳不开门呢?难道她生病了?但若是身体不适,更应该开门让我们……”她猛地顿住话头,眯起眼睛一脸怀疑地盯着西门大官人,尽管有些话难以启齿,但还是咬了咬嘴唇道:“你是不是把霓裳欺负了让她无脸见人?”

    这厮哪里会承认,立马脸sè一沉,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似的,横眉怒目道:“凤,我承认我有时候话不太注意,会让人产生人品不端的怀疑,但你还不知道么?这些rì子我们也算是朝夕相处,论身材,论相貌,你也不比霓裳差,你我什么时候对你有过不轨之举?又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你现在居然怀疑我会欺负霓裳,简直太伤人了,枉我还把你当红颜知己,罢了,罢了,我也懒得解释了,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

    这厮越越激动,貌似气得不行,袖子一甩,抬脚就走,留下呆呆看着他的宇文凤在那儿心脏砰砰乱跳……我在他心目中竟然和霓裳不相上下??!!

    西门大官人登上甲板,心里那个得意,感觉自己最近的演技又jīng进不少,完全可以秒杀各路影帝啊。

    当然,这厮还是沉着脸,一副受了天大的冤枉郁愤难消的表情……这厮还以为宇文凤会追上来跟他道歉呢,是摆足了架势,却不知道凤妹子心里有些激动,在底下正处于自我陶醉状态,并且,他甩手走人,宇文凤也得等李自成吃完收拾不是?

    西门大官人在底舱盖板处站了片刻,没见动静,暗表遗憾,这时肚子咕咕叫起,便沿着甲板向前舱走去,准备先填饱肚子再去霓裳房里“对口供”。

    一走入餐厅,却发现柳怀素柳怀亮几人和子书敏还正用餐,不由得一愣,但随即便昂首挺胸走了过去。

    柳怀亮的胃口明显不太好,吃东西都是走神的,筷子挑起碗里的面条差给捅到鼻子里去。

    柳怀素也有些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嘴里塞进一根面条要咀嚼半天,搞得跟嚼牛筋似的。

    许氏兄弟埋个脑袋,倒是稀里哗啦吃得正欢。

    最先发现西门町进来的就是动了几筷子然后坐那儿发呆的子书敏,目光往上四十五度角,貌似正神往着什么,偶尔却又轻咬嫩唇,一脸的不耻。

    突然看到西门大官人神sè淡定,没事人似的走了进来,子书敏眼睛猛地瞪大,却是直直地瞪着他,一时间忘了话。

    西门大官人对此无动于衷,也不管别人听没听到,嘴里了句“大家早啊”,便旁若无人般自顾自走过去,盛了一碗已经煮烂的面条,调好作料,拿了筷子,走到子书敏对面……嗯,离这丫头远,在众人各种目光的注视下,呼呼啦啦吃了起来,貌似一碗烂面在手,人生也不过如此……吃得那叫一个香。

    “好你个禽兽,竟然还有脸过来吃东西,怎么没饿死你?”

    直到此时,子书敏方才反应过来,屁股像是遭了蛇咬,腾地就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