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0章 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第90章 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    “你个死丫头,吃错药啦,一大早的发什么疯。”

    西门町吃的正香被人打扰貌似很不爽,头都没抬就那么歪着脑袋斜瞪着子书敏。

    “你你你……你这个大sè狼,臭流氓,死禽兽,不要脸……”

    “呸!呸!呸!”西门大官人呸了一地的吐沫星子,还夹杂着无数的面末末,抬头举筷子指着子书敏一副jǐng告的口吻道:“哥不跟你一般见识,可你别越来越过份啊。”

    子书敏原本还有气急败坏的样子,被西门大官人王八之气一镇,竟是一下子噎在那儿忘了反驳……萝莉就是萝莉,严重缺乏御姐气场,更别提女王。

    而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好像才发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不对,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一脸疑惑道:“你们都这么看我干嘛,难道睡起一觉都不认识我啦?”

    “畜生!”

    柳怀亮低斥一声,好像再看西门大官人一眼就会脏了眼睛似的,很是不耻地扭过头去。

    柳少现在已把西门大官人当成了江湖上人人喊打的yín贼,当然得抓住机会发泄心头的怨恨,痛快地骂一句先……至于冲在前面为江湖伸张正义的事,还是交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子丫头。

    西门大官人眼中jīng光一闪,却是并没发作,而是装着一愣,耸了耸肩,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看向了柳怀素。

    柳怀素正在一旁看着他若有所思,见他看过来连忙挤出一丝微笑,却是还没话,萝莉已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被禽兽jǐng告一句就吓得不敢话简直是太丢人了,太有损子女侠的形象和威名,左手在腰间一拍,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叮——”,飞鱼剑宛如一泓冰冷的泉水已从剑鞘内激shè而出,右臂疾伸而出,非常老练地将飞鱼剑抄在了手中,二话不,啪地一脚,已将好大一张餐桌连带着碗碟勺筷面面汤汤一股脑踢飞向西门大官人。

    大伙儿都没想到子书敏干就干,并且一上来就是大动作的火爆场面,柳怀素跟子书敏坐在一侧还没啥,在餐桌两侧而坐的柳怀亮和许氏兄弟却是反应不及,被殃及鱼池,身上淋了好些汤汁,邻近子书敏而坐的许之安更是被自己面前的半碗面整个浇在了脸上,一个个手忙脚乱地赶紧飞身退开。

    西门大官人虽然首当其冲,但他的反应显然非柳少之流能及。

    这厮猛地站起,身前已竖起一道无形的屏障,餐桌碗面这些飞来之物仿似撞上了橡皮墙,稀里哗啦四散纷飞,身上没有沾上一丁的东西。

    这时子书敏已飞纵而起,短的飞鱼剑竟幻化出桌面大的一片青虹飞卷而来,看这丫头架势,貌似要将西门大官人活劈了。

    很显然,这丫头的上清心经内功又jīng进不少,武功肯定是跻进了江湖地榜。

    所以,子书敏这一击在别人看来是威猛无比,势难抵挡,柳怀亮眼中已是露出兴奋,右手也不自禁地按在了剑柄了,显然柳少不介意加入群殴,痛打落水狗。

    但这一击在西门町眼中却是……兴不起什么风浪,造不成什么杀伤。

    他先前对这丫头也就是拿腔作势,心里并无不快,头痛倒是有,但现在却是忍不住火冒冒了……我靠!霓裳是我老婆,老子想上就上关你屁事,竟然跟我来真的?!

    这厮站那儿不但没有避让,反而是举步迎上,一拳砸进了那片青虹中。

    子书敏当然不是要活劈西门町,只是想到昨晚被西门大官人举手间就制住,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知道自己的武功跟这厮的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一上来先玩偷袭,心里想着即便伤不了他,也要泼他一身的面汤,找回面子。却发现第一波面汤之类的攻击压根就没起作用,心里发急之下,手上便不知轻重地使出了看家本领。

    此时看西门大官人竟然空手入白刃,貌似要以血肉之体去硬抗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在她看来这完全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啊,这才jǐng醒过来,自己吓了自己一身冷汗,想撤招已是不及,只能是眼睛一闭,让西门大官人自求多福吧……死了可不赖偶,是你自找的。

    而四个旁观者也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不要柳怀亮三人巴不得西门大官人就此挂掉,就是丢掉一条胳膊也好,连隐藏极深的柳怀素这个时候眼中也流露出期待之sè。

    然而,某位大佬得好,打铁还需自身硬,西门大官人敢伸拳“打铁”,当然是自信自己的拳头足够硬。

    剑拳相交的瞬间,发出波地一声闷响,柳怀素和柳怀亮都清楚地看到,飞鱼剑剑锋根本没有触碰到西门町的肌肤,差了那么半厘米的样子,砍在了虚空中,空气上飞弹了出去,而那一大片青虹也瞬时湮灭,两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震骇和惊恐。

    子书敏眼睛闭着却是不清楚情况,只感到虎口剧震,飞鱼剑已经脱手而飞,跟她心里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她没想到是西门大官人用绝世内功震飞了飞鱼剑,还以为是突然有人出手救了西门町,正感觉奇怪天下有什么武器竟然不惧飞鱼剑之利,难道是玄武剑?灵蛇剑?没等她惊诧地睁开眼看看,握剑的手腕已被一只大手抓住,内劲护体,自然而生,同时本能发应,一个逆时针的切腕想从大手中挣脱出来。

    到近身肉搏,西门大官人毕竟不是“科班”出生,应变出招还是不如子书敏灵活,被她一个切腕差挣脱开,好在内功甩了萝莉几条街不止,原本手下留情只用了一两成功力,瞬时加码,如铁箍一般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时子书敏已睁开眼,但右手没挣脱,她看也没看,左掌便疾推而出,同时腰胯一拧,抬起膝盖就向了……她想腹来着,但个子矮,却是正向西门大官人的裆部。

    西门町见这丫头跟自己有仇似的出手这么狠,顿时真火上来了,抓着她右腕的左手一带,已把她拉得转过身去……轻松化解了的她的攻击,右手紧跟着扬起,照着子书敏的翘臀毫不客气地就“啪——啪——”狠打了两记,嘴里喝道:“不打你还来劲了,真当我的话是放屁么?!”

    子书敏转身的时候已发现根本没有别人,抓住自己的就是西门町,内心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禽兽已是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却是不容她多想,屁屁上已传来火辣辣的痛。

    当作这么多人的面被打屁股,这绝对是大大地损毁人家子女侠的形象,子书敏粉嫩嫩的脸瞬时猪肝红……那叫一个羞愤不堪,这个时候可真是有了杀西门大官人的心,哪里还顾得上屁股上的疼痛,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连西门町都感觉有刺耳,像一头发疯的母虎一下子跳起来,转身就准备跟西门大官人拼命。

    “够了!!!”西门大官人一松手,放开了她的右腕,却是大喝一声。

    这一声声sè俱厉的大喝,犹如凭空一声炸雷,震得场中所有人浑身一颤,腿一软,子书敏首当其冲,更是心肝儿都打颤,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圆圆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西门大官人,嘴撇了撇,愣了有那么两秒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连飞鱼剑也不顾了,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柳怀素稍一犹豫,连忙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