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1章 必须容忍他的无耻

第91章 必须容忍他的无耻

    ()    “柳少堡主——”

    西门町貌似余怒未消,yīn沉着脸,叫住了举步也要离开的柳怀亮。

    尽管柳怀亮一万个不愿意留下来面对西门町,但听到他这声喝叫,却是不由自主地心里一突,身体一僵,停下了脚步。

    实在的,柳少背靠明月堡这个庞然大物,加上老爸在江湖中的赫赫威名,而他自己也混得不差,所以对西门町这个孤魂野鬼还是有一定心理优势的,但西门大官人刚刚展现出来的超强武力,的确是有些突破了他的认知极限,让他不由得打心眼里感到胆寒。

    子书敏刚才那一招“毁天灭地”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柳宗函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他,除玄武剑法外,在江湖中最需要心应对的就是上清剑法,尤其是它的三大杀招:上天入地,毁天灭地,天地合一。如果碰上,凭你的武功唯有一途……麻溜滴,退!而子书敏手中更是拿着天下神兵飞鱼剑,威力何止增加一倍?!

    柳少心里合计,若是老爸面对赐招,要么顾及自己身份不以大欺会闪身避让,要么就是以绝世神功以攻对攻将子书敏击退,当不会像西门町这厮一样冒险,用一拳之力就轻松地化解。从这看来,这厮的武功岂不是比自己老爸还要恐怖?

    要知道,柳宗函的武功在柳少的心目中那绝对是天的存在,这么一推理,他简直不敢想象,也不由他不感到生怕怕。

    当然,怕归怕,柳少还不至于被西门大官人随便一叫就吓得尿裤子,他很是镇定地偏转身看向西门町,也不话,并且,还微微皱眉表示出对西门禽兽的淡淡不耻。

    西门大官人也看着他,俩人对视了有三秒左右,忽然轻轻一笑道:“你是不是很喜欢霓裳啊?”

    “呃……”柳怀亮不防西门大官人问的这么直接,不由得一愣,随即下巴一扬,义正词严道:“不错!但我会以我的一颗真心感动她,绝不会像某人那样对她采取禽兽之举……”

    “很好——”西门町一摆手打断他,却是了头,一副很是欣赏的口吻道:“敢承认……算你有种!当然啦,喜欢一个人是你的zì yóu,谁也不能剥得。不过……”到这儿,这厮脸sè陡然一沉,霸气外露道:“我要提醒你,霓裳是我的未婚妻,谁他妈再跟苍蝇似的围着她乱转,老子是要杀人的!”

    “杀人?杀谁啊?”这厮话音刚落,宇文凤拎着食盒走了进来,忽然看到一地的狼藉,顿时吃惊道:“哎呀——这……这是怎么了?”

    柳大少被西门大官人赤果果的“恫吓”吓得心肝一颤,浑身一哆嗦,正不知是装孙子灰溜溜走人还是挺起腰杆反驳只要你们没成亲我就有追求的权利,宇文凤这一打岔,让他松了口气,连忙故作镇定道:“咳咳……刚刚子盟主的千金突然向西门少主发难,好像……好像是因为……”

    “你……你没事吧?”不等柳怀亮完,宇文凤已是了然,颇含歉意地看了西门町一眼,发现这厮好的不能再好,地尴尬了一下问道:“额……敏人呢?”

    西门大官人刚刚很是生气地甩手离开,当然不能一转眼吃了碗烂面就原谅了宇文凤,鼻子哼了一声,也不看她,目光凌厉地扫了柳怀亮一眼,转身就往外走去,却是走到一半,忽地想起什么,举步走到一根木柱前,抬手将插入至柄的飞鱼剑拔了出来,在手里掂了一掂,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着飞鱼剑走了出去。

    不得不,这厮的表演很成功,让凤同学深以为然,心里的歉意更甚……嗯,自己的确是误会了他,他真没有禽兽霓裳。

    西门大官人在舱门处留下一道装逼的背影,施施然晃到了总统套,正准备先礼貌地敲敲门,耳边已听到宇文凤和柳怀亮几人快步向客舱而来,立马不管了,拿着飞鱼剑就干起了拨门栓的勾当。

    很显然,这活儿对西门大官人来太熟练了,没两下,就人鬼不知地成功进屋。

    房间内静悄悄的,西门町轻手轻脚直奔屏风后的大床而去,却是刚到床前,便隐隐听到隔壁房内传来子书敏的哇哇大哭,伤心的不行,好像也被人强插了似的,再一凝耳,更是听到了柳怀素刻意压低嗓门的“劝”:“……哭有何用,他仗着武功如此羞辱于你,当尽快告知子盟主才是,或许,唯有他老人家方能为你讨回公道……”

    妈的,这就挑拨上了?

    西门町听的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却是惊动了正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轻舞霓裳。

    她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好似倦飞无力的蝶翅,美眸似开还闭,极尽娇慵媚态,等看到床头幽灵似的站着一个人,美眸瞬时瞪大,本能地惊叫一声,双手揪住被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

    这声惊叫显然也惊动了隔壁的柳怀素,“劝”声立时停住,只听到子书敏还在哭哭啼啼。

    “啊……你……你怎么进来啦?”一看清是西门禽兽,轻舞霓裳顿时放松下来,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这一“白”的风情,真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不得不,得到滋润过后的轻舞霓裳简直是美绝人寰,西门大官人竟是一下子看傻了眼。

    这厮一副呆鹅样,让轻舞霓裳忍不住掩嘴轻笑……此时的她脸上是喜还羞,眉角都流淌着爱意,哪里还有半分平rì冷傲孤清的拽样?

    昨晚西门大官人走后,轻舞霓裳只要一闭眼,就会想起自己初夜的酣战,尤其是“木桶战役”,记忆更是清晰,她是如此的投入,如此的享受,她知道,无论自己怎样否认,都不能否认一个已经产生的事实……她已经从内心深处,彻彻底底地爱上了自己的未婚夫,西门禽兽。想着他的名字,想着他的笑容,想着他的野蛮,想着他的霸道……这可是霓裳妹子人生第一次如此投入的想一个人,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心中充满了温暖的幸福,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是很幸福,很甜蜜。

    她的心中已经被幸福和甜蜜填满,压根也没考虑未婚先洞房的不妥,直到被早上的敲门声惊醒,才恍然所觉,但也是无怨无悔,可下体不适,哪里好意思起床见人,只能赖床先……哪怕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西门大官人见到轻舞霓裳掩嘴轻笑,方始回过神来,心里是一阵哀嚎,霓裳老婆如此地漂漂,足以让任何男人怦然心动,让老子以后怎么能放心哦。

    “一道门可难不倒我……”这厮不无得意地亮了亮手中的飞鱼剑,嘴上着,已是心痒难耐,随手放在了床边的宽背木椅上,往床前一坐,闪电般隔着被子就在霓裳妹子的酥胸上抓了一把。

    “流氓——”轻舞霓裳显然还不适应跟町哥哥打情骂俏,忍不住身子往后一缩,轻啐一句。

    这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伸手就将轻舞霓裳紧紧搂在怀里,嘿嘿yín笑道:“那就让流氓来好好疼爱疼爱他的裳裳亲亲……”

    “肉麻。”内心强大如霓裳妹子也是忍不住恶寒了一下。

    “怎么会肉麻?这是我的专用称呼,谁敢这么叫你,我可是要翻脸的……”西门大官人两眼一瞪,很是正经地发话道,嘴上着,双手已活动开来……啧啧,老子也算是阅女无数,但也不得不承认,裳裳亲亲不但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还有着一副好身材,纤腰盈盈,臀部翘挺,尤其是那不带任何瑕疵的白嫩肌肤,即便隔着衣衫,依然可以感觉到柔嫩丝滑,真是极品啊。

    这厮的口水是咽了一口又一口,原本还萎缩的豆苗也瞬时变成了愤怒的鸟。

    初尝爱滋味的霓裳妹子哪里禁得起如此撩拨,连稍稍的推拒都没有,眨眼间已娇-喘吁吁,鼻息咻咻,身体也瘫软在这厮怀中,不过,尽管她很享受西门禽兽的抓摸,但心里却是对这厮的勇猛隐隐感到后怕,星眸半张,很是艰难道:“敏……敏的飞鱼剑怎会……怎会在你手中?”

    西门大官人浑似忘了进来是干嘛的,双手忙得是不亦乐乎,哪里理会轻舞霓裳的故意打岔,反而她一话,红唇翕张,却让这厮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低头间就含住了霓裳妹子的樱桃口,终于也让双手消停下来,很是专心地痛吻起来。

    这一下,霓裳妹子脑子里顿时再无旁念,甚至还生涩地回应起来。

    不知吻了多久,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将嘴移开,大口喘着气,娇嗔道:“呼呼~~~~~你……你要憋死我么……”

    你相公我下面要憋死了,上面还好啦,嘿嘿,保不准你下面也憋涨呢。

    这厮心里很是邪恶地想着,笑嘻嘻地抬起头,砸吧砸吧嘴道:“真是没想到,原来亲吻还可以如此地令人愉悦。”

    爱一个人……也必须容忍他的无耻,哪怕是极度无耻。

    对此,俏脸因憋气而通红一片的轻舞霓裳显然已坦然接受,眼中满是柔情,主动伸手环住他的腰腰,虽然因娇羞而没话,但一切尽在不言中……町哥哥所言非虚,我也是这般觉得。

    咕噜噜——

    轻舞霓裳正享受着深情相拥,肚子却是不合时宜地传来一阵“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