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2章 朕需要你!

第92章 朕需要你!

    ()    起大清开国皇帝皇太极,就其军事才能和战略眼光而言,那绝对比他老爸努尔哈赤高明了不止一半。

    父子俩的终身夙愿都是入主大明,取而代之。

    他们都很清楚,要想灭掉大明,唯有从山海关进攻běi jīng城,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否则山海关拿不下来,大明从这里反攻过去,大清的根基,国都辽阳/沈阳随时都将不保。

    基于此,比较死心眼的努尔哈赤,始终坚持一条攻打大明的路线……拿下辽西,攻占山海关,杀入běi jīng城。

    不得不,这是一条最便捷的推翻大明的路线,却也是一条硬碰硬的战略路线……大明也不是傻子,不要在山海关,就是在辽西也是重重重兵布防。

    如此,一个辽西就把努尔哈赤耗死了。

    而到了皇太极,却是充分认识到辽西这块硬骨头不好啃,必须另辟蹊径……他首先为解除后防之忧,两次出兵朝鲜,将大明的铁杆弟征服过来,接着却是眼光独到地向蒙古进军,一方面征服尚未统一的蒙古余部,另方面就是寻找从蒙古向明朝进攻的道路。

    恭喜他,这条路他走对了。

    不但极大地巩固了他在大清的统治地位,而且完全消除了来自朝鲜和内蒙的威胁。

    且不论他革命成功与否,但他在统一蒙古后大力利用蒙古,绕过山海关,从长城各口入边,屡屡进逼běi jīng城,大大牵制和消耗了大明的军力和国力,而所过之处疯狂掠夺,也极大地丰富了清国的国库……皇太极从此改变了进攻明朝的策略和路线。

    但他也清楚,不管走不走辽西这条线,都必须在这条线上布设重兵,并且,不但不能消极防守,还必须摆出主动进攻的架势,以为策应其它线路的进攻。当然,如果能意外突破这条线那是最好了。

    正是抱着这样的战略意图,他在辽西线也是大兵压境,但围而不攻,只是偶尔发力。

    就对锦州重镇松山城的围困已近两年之久,却始终打打停停,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明朝守兵奋力反抗的原因,另一方面却是皇太极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并不着急拿下。

    而大明的内战愈演愈烈,更是让皇太极嗅出了大清取代明朝已为期不远,现在就等大举进犯的最佳时机。

    何时是最佳时机?

    想也不用想,当然是起义军攻占běi jīng城,推翻朱家王朝天大大乱立足未稳之时。

    因此,皇太极做起了正人君子,在松山积极跟老朱和谈,我不占你便宜,等你先平了内乱,咱们再单挑。当然,对时不时有股清兵入关掳掠汉地大批人畜、财物的行为,皇太极表示了歉意,并郑重承诺会严加约束,也会予以严惩。

    但在暗中,他却是做好了随时征伐明朝的战略部署,一边密切关注着明军和农民军的动向及局势发展,一边开始集集全国的兵力,包括密令蒙古诸贝勒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更是大举采木造舟,以保证后勤供应。

    同时,他为了防患于未然,不让大清内部出现的反战声浪而影响士兵出征的士气,果断对自己的政治老对手,极力主张与大明和平共处的二哥代善出手了。

    首先,将代善能力最强依为左膀右臂的四儿子瓦克达遣使大明,表面上是安抚代善,我集集军队只是为了检验军队的应急调配能力,可没打算跟大明开战,不然的话,我怎么这个时候还让骁勇善战的多罗谦襄郡王出使大明呢?那不是让他去送死么?

    的确,这种所谓的大使其实也相当于人质,有潜在的生命危险,尽管有“两国开战不斩来使”的不成文规定,但一旦两国交恶开战,谁他妈还管你这么多,随便捏造一个间谍的罪名就可以将你问斩,肯定是第一时间,第一个死。

    所以,生xìng敦厚,但脾气倔强的代善相信了皇太极。

    而实际上,皇太极当然是为了瓦解代善的实力,瓦克达一走还没两天,他便以扰乱军心为由将代善软禁起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将西门大官人横穿数百年空投到了大明朝,将皇太极苦等的最佳战略机遇期给彻底打乱了……忽然一夜之间,实力最强,闹得最凶,他也最看好的农民起义军——闯王大军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兵变,几乎是毫无抵抗地就被明军一举击溃,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

    而闯王大军被剿灭,李自成被朝廷生擒活捉的消息一经人为地扩散,顿时对实力远远不如他的起义军……在四川湖北一带搞事的张献忠,以及跟张献忠反目另扯大旗在陕西闹腾的罗汝才,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军心严重动摇,在战场上是节节败退。

    皇太极第一时间便得到了这个消息,气得是催足顿胸,嘴里直呼:天不帮我!天不帮我啊!啊啊啊……

    不过,皇太极不愧是帅才,面对这突然的变故,没有气急败坏,更没有气馁,而是当机立断,抓住大明内乱平息前的最后时机,也是趁着新年将至大家伙都准备喜迎新chūn各地驻军防范最松懈的时刻,对大明全面出击!

    皇太极也是感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一次很有可能是自己在有生之年发动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争,因此,他对出征大明的全体将士提出了异乎寻常的要求,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必须必,势必势……攻克běi jīng城。

    战争的爆发也几乎是一夜之间,毫无征兆地便在大明边关的三条线上全面燃。

    负责正面进攻的统帅,正是战功赫赫,军事才能不输于皇太极的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副将则是皇太极的妹夫图尔格,部队组成是满蒙汉三军十二旗,总兵力近十万人。

    由于是有备而战,又是突然发难,一心只想着和谈的大明毫无准备,被大清一举攻下了松山城,又一鼓作气接连拿下呈三角之势防护锦州的另外两座重镇,杏山城和塔山城,进而直逼锦州城。

    两翼大军,左翼混编了蒙古联军的六万大军由他的十五弟,豫亲王多铎挂帅,十二弟阿济格为副将,从内蒙边界直取进入大明的咽喉之地……陕西榆林的红山最高处,与江湖中鼎鼎大名却是谈之sè变的恶魔崖遥遥相对的长城镇北台。而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和和硕肃亲王豪格统领右翼四旗五万大军,从长城黄岩口毁墙而入,长驱南下,入山东,下临清,抵衮州……这一路上,由于守卫的明军大多调拨去镇压起义军,他们是几乎是势如破竹,连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老朱家的子孙自杀的自杀,斩首的斩首,是血流成河。

    而皇太极更是亲自挂帅,统领着十万jīng锐之师,在山海关附近安营扎寨,虎视眈眈,随时策应,以为牵制。

    一时间——

    锦州告急!

    兖州告急!

    榆林告急!

    ……

    一封封告急文书像雪片般飞入京城,传到朱由检手中。

    老朱在一天之内悲喜两重天,也是一夜之间全部白头……刚对将要彻底扫平内乱而老怀大敞,清国这个时候却突然翻脸,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对大明全面开战,并且战线拉那么长,让老朱同志怎么应付的过来嘛。

    而朝廷上下分成了主战和求和的两大阵营,是吵成了一锅粥。

    最让老朱头疼的是,求和派竟然是以堂堂的兵部尚书,刚刚灭掉李自成“凯旋而回”的杨嗣昌为首,军队的最高行政长官都不想打仗,那还打个屁啊。

    而主战派喊得最凶的却是跟杨嗣昌私交不错的祖大寿,他也没办法,祖家世居辽东,若是锦州被灭,他上哪儿混啊。

    由于情况紧急,老朱迫于无奈只好先采取了折中的办法,一边组织兵力让祖大寿带兵赶回锦州救急,一边却是派符兴生作为特使去山海关与皇太极谈判,希望能减缓大明腹背受敌的军事压力。

    由于剿灭闯贼大军西门大官人起到了关键xìng的,无可替代的作用,老朱同志深深体会到了这个爱婿对自己的重要xìng,忍不住从心底深处发出呼唤:西门爱婿——你到了哪儿啊,朕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