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3章 哥会陪着你慢慢玩

第93章 哥会陪着你慢慢玩

    ()    朱由检同志对自己的爱婿发出深情的呼唤,当然不是指望他去领兵打仗,而是感觉这厮随便玩个失踪,竟然就能将闯贼这个心头大患给搞定了,并且还迫使杨嗣昌做了一件自己想做却不敢做的事……往福王这个明朝最大的蛀虫身上扣屎盆子,以谋反的罪名与朱由膳给一并收拾了。

    这绝对是有勇有谋的福将啊,还是那种头环绕着七八道光圈的超级福将。

    老朱在京城殷切盼望着西门爱婿能火速归来,但西门大官人却是对大明与大清突然爆发的全面战争全然不知,还悠哉悠哉地在黄河上飘啊飘呢,rì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晒着冬rì的太阳,看看两岸的风光,滋着美酒,调着sāo=情,顺便……还能享受享受情敌柳少投来的掺杂着羡慕嫉妒恨的敬畏目光。

    很显然,在凤妹子的极力佐证下,西门禽兽“沉冤得雪”。

    当然,作为习武之人,霓裳妹子以晕船为由……当然是西门禽兽出的主意,又在床上休整一晚后,第三rì起来已能行走自如,尽管还微微叉着双腿,但长裙曳地,别人从走路姿势上还真难发现她已从少女晋级到了少妇。

    什么?

    从她脸上可以看出端倪?

    那更是休想。

    人家霓裳妹子已恢复了一贯的冷傲孤清的表情,压根都不用装,而因为开=苞致使她双眉不再舒展,有些微微蹙起,却是正好明她还有些晕船,人家还难受不是?

    反正吧,大家伙都承认了一个“事实”……西门禽兽没有禽兽霓裳妹子。

    因为此,萝莉屁股被打纯属活该,除了心里愧疚但嘴上却是不能的轻舞霓裳同情她以外,其他人都默认该打。当然,由于西门大官人下手太重,让子书敏的屁屁红肿的只能趴着睡觉,多多少少还是博得了几个女同志的唏嘘和安慰。

    大船顺流而下,这rì天亮时已到了大名府,根据原定计划,第二rì天亮当可到东昌府,晚上便能到达本次“黄河四rì游”的终站……济南府,然后再走陆路,去河间府,回京城。

    在码头停靠后,船家安排伙计上岸采购,给大船补给,回来却是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不好啦,不好啦,清国大举进犯,没两天已经攻到了兖州府,现在从临清府一直到兖州府,包括东昌府都已被清兵占领,我们赶紧掉头吧,这里恐怕也不安全啊……

    船上的人都惊到了,所不同的是,船家伙计是“惊吓”,再不敢继续往下,立马就想着打道回府。而西门町宇文凤这些个船客是“惊怒”,包括柳少四个明月堡之人,一个个摩拳擦掌,群情激昂,貌似西门大人一声号令,他们就要奋不顾身地冲上前线。

    不用船家哀求,西门町已经第一个上岸,其他人自然也是紧跟着上岸而来。

    西门町当然不会跑去兖州前线,赶紧滴回京城了解情况先……话老婆孩子还在京城呢,也不知道战事波及到京城没有。

    一行九人,从大名府出发,沿着去往京城方向的官道急急而去。

    由于西门大官人心急火燎催马疾行,貌似准备用一天的时间就赶回一千多里外的京城,自然是将别的马都抛在了身后。

    不过,悍马脚力非凡,它马子雪莲也不差,这就形成了柳怀素很是无奈地跟西门大官人并驾齐驱的尴尬局面……她有让雪莲放慢速度来着,但跟自己的悍马锅锅正恋jiān情热的雪莲妹子已压根不听她这个主人指挥,不但跟悍马齐头并进,还挨得贼近。

    而后面被远远抛开的七个人,宇文凤一马当先,后面牵着松绑后却是被制住了穴位的李自成,

    柳怀亮三人紧跟其后,轻舞霓裳陪着萝莉落在了最后……虽然偷偷擦了消肿良药,但子书敏的嫩屁股还是怕被颠着,哪里会快马加鞭,恨不得慢慢踱步呢。

    一路之上,果然是发现了很多拖家带口的逃难者,纷纷从山东境内向河běi jīng师涌去。

    这倒是让西门大官人暗暗松了口气,没有迎面而来的战争难民,明京城一带应该还是安全的。

    直到此时,西门大官人才醒悟过来,自己急急赶路却是将后面的人甩没影了,也终于注意到柳怀素竟是跟自己紧挨着并驾齐驱,尽管她极力作出一副淡然的神情,但每一次的身体碰撞和摩擦,还是让她忍不住俏脸飞红,神情忸怩……自从长大懂事之后,不要别的男人,就是她老爸柳宗函也没跟她如此“亲昵”过。

    甭管柳怀素城府有多深,心肠是不是狠毒,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家的确是个大大的美人,脸蛋漂亮得想叫人在上面划几刀。

    西门大官人放慢了速度,看到她眉宇之间透出的那股柔顺温婉模样,不了解的人肯定会认为她是个可亲可敬的可爱姑娘,这厮心里不由得兴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再一次的身体相触,西门大官人装着无意中手臂一抬,胳膊肘正中柳怀素胸前颇为壮观的一坨,软软又乎乎,感觉不是一般的好,这厮竟是舍不得地将胳膊移开……吃豆腐这种事,是个男人都好这口,反正也不吃亏。

    “啊——”

    柳怀素咪咪被撞,感觉就像是遭了蛇咬,当即尖叫一声,一把将西门町的胳膊推开。

    这显然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脸上温柔和善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杀机四shè,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和平rì大相径庭,锋芒毕露,西门大官人竟是不自禁暗自打了一个冷颤。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撞到你哪儿了?不要紧吧?”西门大官人一脸的歉意,眼睛在柳怀素身上看来看去。

    柳怀素羞恼不已,咪咪也在隐隐作痛,正要翻脸怒斥这厮耍流氓,听他这么,倒是发不出火来,更是被他看得俏脸发烧,只能是双手护胸,佯作没事地摇了摇头,顾左右而言其他道:“额……这是到了何处?”

    西门大官人心中暗笑,脸上却是透着关心,哪壶不开提哪壶地继续逗弄她道:“你真的没事?刚才我不心的一撞,力道还蛮大的,我感觉你被撞的地方像是塌陷下去了,骨头没伤着吧?”

    柳怀素心里那个气啊,俏脸愈发烧得厉害,却偏偏不能发火,更不好意思解释,神情那叫一个jīng彩,嗫嚅良久,方稳住心神,浅浅一笑道:“我真的无妨……呀——你看,前面有个镇子,我们去那儿歇一歇,等霓裳他们上来。”

    嘴上着,猛地一掌拍在了雪莲的屁股上,疼得它一下子窜了出去。

    装,继续装,哥会陪着你慢慢玩。

    西门大官人看着她的背影,冷冷地一笑,催马追了上去。悍马和雪莲果然是神骏非凡,就这么一阵跑,已是跑出了近两百里开外,到了鸡泽镇。

    这里显然还没有受到战乱波及,大街上人来人往,大多在采办年货,热闹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