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4章 我有什么好处么?

第94章 我有什么好处么?

    ()    前文已过,柳怀素没少帮她老爸在霸业征途中出谋划策,凭借其冷静的思维,沉稳的表现,凝聚的江湖人气,隐藏的武功实力……没错,为角逐武林盟主之位,柳怀素正是柳宗函雪藏起来出奇制胜的杀手锏,对此,不要江湖中人,除了明月堡少数几个联手培养柳怀素的老古董,就是连柳怀亮也被蒙在鼓里。表面上,她的武功只能勉强挤入龙凤榜,但实际上,用柳宗函的话,如此年纪便已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可谓是我明月堡数百年来第一人,假以时rì,为父也要甘拜下风……这些都让柳宗函对这个女儿非常看好,明确表露出要培养她当接班人的意思。

    而柳怀素虽然是个女人,却是跟自己老爸一样,也是心怀王图霸业。既然老爸对自己如此寄予厚望,她当然得有所表示,不止一次地在老柳面前表过决心,明月堡一rì不登江湖,女儿便一rì不考虑婚嫁之事。

    如此一来,仅比柳大少一岁的柳怀素,现如今便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姑娘……不放眼江湖,就是放眼天下,二十三岁“高龄”还未婚嫁的正常女子,要么是宫女,要么就是尼姑……玉观音的外号,也由此而来。

    江湖中原本对柳怀素心存遐想的年少俊彦,渐渐都放弃了追求的念头,甚至怀疑柳怀素是不是不喜欢男人爱磨镜。

    当然,对柳怀素这种极品白富美贼心不死的**丝男也不少,盼着她能有回心转意喜欢男人的一天,到时候,不定凭着一颗痴心可以成为入幕之宾。

    到这里,为后文作铺垫,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前文已出现过的武当派弟子,“一剑扬眉”陆全的师弟郝矗。

    这货跟陆全同时入门,也一起拜在掌门灵虚道长门下,但天资所限,又经常偷偷下山piáo赌,武功便被陆全越甩越远,尽管他二十二岁时终于跻身江湖风云榜,但陆全在十八岁就进入了龙凤榜,更在两年之后登上了龙凤帮第一的位置,荣耀的光环,师长的褒奖,甚至泡妞,都只能捡师兄的漏……一切一切的风光之事都集中在陆全身上,也想人五人六风光无限的郝矗同学便被摧残成了一个郁闷苦逼的**丝男,始终梦想着有朝一rì能华丽蜕变,从此纵横江湖,受万千粉丝追捧敬仰。

    俗话,每一个**丝蜕变为高帅富的背后,都有一个实力强大的老丈人。

    无疑地,柳宗函便无可争议地入围了郝矗认为可以帮助自己实现人生梦想的最佳老丈人,自然,“玉观音”柳怀素就成为了他痴心不改的对象,当然,郝矗痴心不改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话,老姑娘那丰满成熟的久旷之躯,征伐起来的滋味想一想都十分地令人期待。

    郝**丝能否华丽蜕变?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还是回来柳怀素。

    自从在玄武庄灭门案现场发现一块未被燃尽的骨头后,经由柳怀素通盘策划,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灭门玄武庄计划,便开始纰漏不断……若不是老柳及时补漏暗中出手灭掉申九道,明月堡主使的身份险些就要暴露出来。但一漏刚补,另一个大漏又出现了,幕后凶手之一英扎吉被揭露出来,柳宗函当然也想到灭口补漏,奈何英扎吉做起了缩头乌龟,苦寻不得,前阵子终于得知他又在京城出现,柳怀素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处理完李自成的事后亲自去“补漏”,不过老柳为保险起见,还是让她汇合柳怀亮一同进京。而漏洞往往是越补越大,一个更大的漏洞终于让柳怀素一筹莫展了,竟发现恶魔崖在京城貌似和西门大官人暗通款曲,有交好的迹象,灭掉恶魔崖显然不可能,那么,放任下去,玄武庄灭门案终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届时,明月堡不要争霸武林,那肯定是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这样的局面,唯有一解……干掉西门町!

    而不管是出于斩草除根的目的,还是出于扫清争霸路上障碍的目的,柳怀素更是做梦都想干掉西门町这个心头大患。

    然而,敌人如此强大,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轻举妄动……行动失败事,暴露身份事大。

    所以,甭管是柳怀素,还是柳怀亮,即便心里再恨西门大官人,现在也不敢跟他轻易翻脸,并且,还要尽可能的和他搞好关系,摸清他的底细。

    就现在,尽管柳怀素极不愿意面对sè迷迷看着她的西门大官人,但也得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坦然处之。

    此时也就辰时刚过,镇口这家酒馆内一个客人也没有,西门町和柳怀素选了个正对路口的位置相对而坐,随便了一壶茶,等着霓裳他们赶来。

    柳怀素一脸恬静的神sè,只是埋头喝茶,一言不发,貌似害羞来着……偶尔看向西门町,除了报以纯纯的nǎi茶妹一般的甜甜微笑,便“慌忙”躲开他灼热的眼神。

    诚然,西门町在暗,柳怀素在明,西门町戏弄她,她当然是毫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呢。

    而她越是演戏,西门大官人就越想逗弄她,倒不是想揭穿她虚假的外表,而是欣赏欣赏她被逗弄时的窘态……白了,就是作恶心态。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道道。”

    西门町喝了口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茶杯,变得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柳怀素道。

    “西门兄但无妨。”

    西门町突然正经起来,柳怀素连忙也挺起腰杆,正襟而坐。

    “原本这属于国家机密,我作为朝中人是不该跟你探讨的,不过……”这厮着,却是微微一笑,装着很随意地伸手拍了拍柳怀素香肩,挤眉弄眼道:“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柳怀素微微做了个沉肩的动作想让开肩头的大手,奈何西门大官人毫不自觉,不但按着不放,还捏了捏,貌似表示对你这个朋友很看重,柳怀素只能是嘴角抽搐牵强一笑道:“承蒙西门兄厚爱了。”

    西门町收回揩油的大手,做出一副杞人忧天的表情道:“就是勾结闯贼之事,尽管你福禄和寿喜那两个老混蛋已背叛了明月堡,他们做出的事与明月堡无关,但你口无凭,依着当今圣上多疑的xìng格,恐怕不会相信,更何况,那两个老家伙的噬月神功起码都在七八十年以上,肯定在明月堡的地位不低,不定就是你们明月堡的核心人物,他们背叛明月堡,连我都有不相信。所以,这次你们明月堡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这厮叹了口气,神情凝重道:“皇上为了保险起见,绝对会干出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掉一个的事情,以谋反之名兵伐明月堡!”

    “西门兄你这是吓我……”尽管柳怀素听的暗自心惊,但脸上却是没有一怕的神情,撒娇似的拍着胸口微笑道,由于前两天没有找到机会杀李自成灭口,也不知道他跟西门大官人了什么没有,接着,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套话道:“原本福禄和寿喜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可惜被西门兄击毙,弄得死无对证,不过要证据,倒还有一个更好的证据……”到这儿,两眼定定地看着西门町,嘴里轻轻吐出五个个字,“闯贼,李自成。”

    凭西门大官人的智慧当然是看出柳怀素心里的不确定,在套话而已,哪里会打草惊蛇,告诉她李自成已交待了一切。

    由于申九道之死还没有最终确认凶手,加上大明和大清现在突然爆发战争,西门町可没心思立马跟明月堡算账,提这件事无非是等人闲的没事,吓唬吓唬柳怀素罢了。

    这厮装着一愣,随即恨声道:“你不提这厮还好,一提这厮就让我来气,这厮嘴巴不是一般的严,我都不惜杀了那死胖子来恐吓他,他也屁都没放一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若不是顾虑到他是朝廷重犯,我早灭了他。”

    “哦……”柳怀素不置可否地了下头,淡淡道:“若是他也不能替我明月堡作证,明月堡只能在江湖中找出几位德高望重者出面指证了,我想,这也当可洗脱明月堡谋反之罪。”

    “咳咳……就算明月堡能洗脱谋反之罪,但明月堡一贯以江湖正义自居,却是出现叛徒公然做出对抗朝廷之事,只怕少不了也要治一个御下不严之罪。”

    这厮明显耍无赖了,强词夺理也要给明月堡按上一个罪名不可,势将恐吓进行到底,倒要看看柳怀素硬撑到什么时候。

    看西门大官人露出一副yīn阳怪气的嘴脸,柳怀素还真怕惹恼了他,毕竟事关明月堡安危,身段再放低又如何?

    “西门兄,你又吓我……”语气中撒娇的味道更浓,更是伸手轻轻推了下西门大官人的胳膊,一双妙目满含风情地看着西门大官人,“既然我们是朋友,我想西门兄会在皇上面前证明我明月堡清白的。”

    跟老子使美人计?这个我喜欢……

    “不是我不帮明月堡话,但这件事真的非同可,可是要冒着杀头的风险的……”这厮一脸为难地着,目光像是突然被柳怀素丰满的双峰所吸引,立马紧盯不放,变得很是暧昧起来,嘴里喃喃道:“我有什么好处么?”

    柳怀素再淡定,也是被这厮看的俏脸晕红,极大地怀疑先前他肘击自己的咪咪很有可能是故意为之。

    不过,尽管她对西门大官人的人品已极端不耻,却仍是施展着美人计,轻咬贝齿,娇声啐道:“西门兄你好坏哦,可是要借此机会调戏怀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