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5章 做男人还是霸道一点好

第95章 做男人还是霸道一点好

    ()    “调戏你?这话可不要乱……”

    西门大官人翻脸比翻书快多了,刚刚还sè迷迷的样子,随着目光从柳怀素傲挺的双峰上移开,立马变得煞是严肃的样子,一句话差把柳怀素气死,“我承认我的确很坏,但我坏得很有品味。<ww。ienG。com>”

    更可恶的是,这厮完,还用挑剔的眼神在柳怀素身上扫了几眼后,嘴角明显地露出不屑。

    柳怀素好歹也是美人榜上榜人物,本身更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没少禁受男人的赞美和追逐,心高气傲不比轻舞霓裳少,对自己的容貌那是相当地自信,表面上清心寡yù,风轻云淡,但内心却恨不得将世界上所有女人的脸刮花,让自己一支独秀。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故意耍弄她,但这一招玩得未免有些太狠……人家还在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地施展美人计呢,这不是赤果果地打脸么?

    柳怀素脸蛋一下子涨得通红,绝对是气的到了要吐血的程度,也尴尬到死。

    不过,柳怀素毕竟是柳怀素,内心足够强大,很快便恢复了纯纯的nǎi茶妹模样,甜甜一笑,却是犀利反击道:“我就么,西门兄品味高雅,也就霓裳妹妹那般仙女似的人儿方能入你法眼,若是对样貌平平的怀素都想调戏,那不是瞎了眼么。”

    话的客气,却是骂人了……连我柳怀素都看不上,那你真是瞎了眼。

    西门大官人哪里会听不出来?

    这厮打嘴仗可是强项,还没怕过谁呢,当即深以为然地了头,一本正经道:“你这么还真是了解我,不过有一你可能不知道,尽管我眼界颇高,但心肠却很软,若是你主动让我调戏,我肯定是不忍心拒绝的。”

    这厮回骂的更恶毒……谁他妈会主动送上门让你调戏?除非脑子有病,要么就是鸡。

    并且,这厮话里的挑逗味十足,眼神又变得暧昧起来,貌似人家柳怀素真要主动投怀送抱让他调戏似的。

    若是能翻脸,柳怀素绝对第一时间就跟这厮翻脸了,但必须得忍不是?

    她强忍着翻脸和暴走的冲动,想端起面前的茶喝一口以掩饰内心的狂怒,却是手抖的厉害,愣是没端起来,倒把茶水泼出不少。

    西门大官人见状,心里暗爽到不治,却是一脸委屈道:“怀素,你别激动嘛,我只是假设而已,若是你不愿意主动,大不了我主动好了。”

    得人家柳怀素像是没人要,非要他调戏似的。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西门町这么无耻的,柳怀素今儿算是领教了。

    她再也不能淡定,原本脸上还挂着的一丝牵强笑意瞬时消失,明澈的眼眸冷冷地看向西门大官人,jīng致的俏脸上充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傲气,似乎在jǐng告这厮,你敢“主动”试试?我可是比你家霓裳还洁身自好的好不?

    西门町戏耍柳怀素的策略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你卖萌卖sāo,我严肃认真,你一身傲气,我就死皮赖脸。白了就是既保持距离,又要套近乎拉关系,反正就是不给她翻脸的机会,不然的话,游戏over了还找谁逗乐去?西门大官人可是要陪柳怀素慢慢玩呢。

    这厮再次施展超级无敌厚脸皮神功,完全无视柳怀素的凌厉眼神,一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过去替柳怀素的杯子加满茶,一边很是认真地直接绕回到原来的话题道:“怀素你放心,刚刚你的事我又仔细想了想,尽管还是有杀头的风险,但我还是会在皇上面前为明月堡讨个公道。”

    柳怀素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这厮的反复无常太折磨人了,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但最后这句话,甭管真假,都让柳怀素再也不能冷着个脸了,只好也装着啥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又恢复了招牌式的甜甜微笑道:“那就拜托西门兄了……”着,双手捧茶,举到齐眉,“怀素这里以茶代酒,替家父多谢西门兄。”

    俩家伙都能装会演,场面又恢复了平静。

    然而西门大官人见不得人家柳怀素对他甜笑,很是犯贱地又开始“敌驻我扰”了。

    这厮借着伸懒腰的机会,伸直了双腿,竟然将柳怀素一条**夹在中间半天没放,直到柳怀素用另一只脚踹他,这厮貌似才醒悟过来,很是不好意思地抱歉,以为夹的是桌腿。

    柳怀素恨不得一杯热茶泼他脸上……老娘的腿就如此不堪?竟然能当成**的桌腿?你个混蛋吃我豆腐就算了,拜托别再这么无耻好不好?

    柳怀素被这厮折磨得有快疯了,很是后悔跟他走进了这家酒馆,还不如在路边傻站着等人呢,现在是一刻也不想跟他单独呆在一起,盼望着霓裳他们能马上到来。

    西门大官人还就这么无耻,浑没将吃了人家豆腐当回事,看柳怀素脸蛋红红借喝茶来掩饰她的羞怒眼睛却是朝路口张望,便也装模作样伸长脖子朝路口看了看,一脸轻松道:“看来一时半会儿他们也赶不上来,这样吧,反正也无聊,你作为女人,心肯定比我细,你帮我分析分析我玄武庄被灭门之事吧。”

    这厮戏耍过后,开始套话了。

    “不敢。”

    柳怀素尽管心里一紧,却是不动神sè,冷冷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便紧闭双唇。

    她现在也不装了,感觉还是少跟这厮搭话为妙,言多必失是一回事,搞不好就被这厮一句话气死。

    西门大官人却是兴致蛮高的样子,乐呵呵道:“怀素,你别谦虚嘛,好歹你在江湖上有玉观音之称,想必是大慈大悲之人,就随便,不定就让我顿开茅塞咧。”

    “真不敢妄言。”

    “那好吧……对了,柳堡主博得白孟尝的美名,肯定是没少做行侠仗义之事,你两件让我这个江湖菜鸟长长见识……”

    “没有。”

    “呃……不会吧?看来江湖上的传言也不可信啊,难道柳堡主貌似正义凛然,实际上却是徒有虚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伪善?”

    这帽子扣下来,柳怀素不想也得了:“如果本心向善,即便不做行侠仗义之事,也只能其人有失担当,却不能妄言其伪。”

    西门大官人裂嘴笑道:“似乎有些道理,不过,我的观是,哪怕他是世上最善良最正义最好的好人,倘若对我不好,那就是坏人……”着,突然脸sè一沉,恶狠狠道:“而若是冒犯了我,得罪了我,我更是会百倍千倍地偿还回去!!!”

    这厮看柳怀素口风那么紧,感觉有必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算是对明月堡发出严正jǐng告,你们明月堡最好是跟玄武庄灭门案无关,不然的话,老子管你是白孟尝还是黑孟尝,定会加倍奉还。

    这一下霸气尽露,让柳怀素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但却是掩饰的很好,咯咯咯笑的是花枝乱颤,伸手指着西门町道:“霓裳果然没错,你还真是霸道的很。”

    西门町看着她也呵呵呵地傻笑起来,但从她眼中却看不出什么,便双手一摊,装作无所谓道:“霸道就霸道,我觉得,做男人还是霸道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