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6章 西门大官人的人品到底如何

第96章 西门大官人的人品到底如何

    ()    毗邻胶东半岛最北端的海面上,漂浮着几座迷人的岛屿,琼楼玉宇,海雾飘绕,从陆上望之,宛如仙境……正是蓬莱上清教所在地。

    由于蓬莱上清教地处大海,几乎与世隔绝,并且,上清教讲究清净无为,抱元守一,门下弟子很少出头露面,即使偶尔登陆行侠江湖,也是做好事不留名,给世人留下一个雷锋的背影,因此,蓬莱上清教在江湖人心目中始终蒙着一块神秘的面纱,不为江湖人所熟知。

    然而,自打子郁非横空出世成为武林盟主后,一切都变了。

    首先,蓬莱上清教作为向江湖武林发号施令的大本营,少不得有武林中人登岛拜访,子郁非索xìng便大开蓬门,随时欢迎江湖任何门派来上清教观摩学习指导。

    其次,子郁非更是大胆改革,打破上清教弟子不入世的传统,提倡“坐凡尘俗世参悟天地大德,凝三千红尘洗炼无上剑道”,广遣门下弟子行走江湖,潇洒行世。

    如此一来,蓬莱上清教除了一些老古董外,几乎所有的门下弟子都下山登陆历练去了,足迹可以踏遍了中原大地,也处处可闻他们行侠仗义之事,蓬莱上清教在江湖中再不神秘,相反,名声大噪,俨然成为了武林圣地。

    毋容置疑,山东境内更是遍布上清教弟子,自然的,他们便亲眼目睹了此次大清铁蹄如入无人之境,短短两rì的功夫,便由黄岩口一路南下杀到了山东腹地,致使沿途百姓纷纷避祸逃难,上清教在山东境内的基业也受到了大肆冲击。

    而在此过程中,大明各城守军完全是不堪一击,明朝zhèng fǔ的无能彰显无遗,眼看着清兵有横扫中原之势,国难当头之时,终于是让子郁非不能淡定,立即向江湖发出了盟主令,紧急呼吁江湖所有有识之士组织起来共同抗击清兵。

    如此,原打算进京的林道瑞和回武当的陆全,以及参加老孟八十大寿还没辞别的数十个江湖中人和十几个忠义堂弟子,积极响应盟主号召,在少林寺智枯方丈的师弟,任职少林达摩院“院长”的智木大师亲自带队下,星夜兼程向山东赶赴。

    当然,他们一行人,加上智木大师带来的十八个少林弟子一共也不足六十人,还不会自大到直接杀奔兖州前线,跟万千清兵对垒,而是绕道北上……绕开被清兵占领之地,从德州府赶到济南府,与上清教及其他江湖门派汇合,商议后再统一行动。

    智木大师人如其名,一张脸一年四季都是毫无表情,也极少话,跟个木头似的,不知是练功练傻了,还是天生如此。不过,他的武功在天榜排名比智枯方丈还高,由于排名第二的西门啸天被害,现在已挤身前三甲,仅次于柳宗函。而据江湖传,在上一届江湖武林大会的时候,他的少林神功已臻化境,几乎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代表少林出战,单凭一手金刚指和柳宗函激战近千回合,最后以半招之差而惜败。

    这样一个天榜大佬带队,感召力不是一般的大,行进途中,所到之处,闻风而至的江湖中人纷纷加入,中午时分到了德州府的时候,队伍已经壮大到一百多人。

    而让智木大师大感意外的是,竟是在随便走入的一家餐馆内碰到了峨嵋派硕果仅存的长老悲情师太和“白衣峨眉”林雪恩。

    悲情师太乃峨眉掌门定xìng师太的师叔,论辈分,智木老和尚还得叫悲情师太一声前辈,今年已八十有二,绝对是轻易不下山,更别远隔千山万水跑到这里来,当然是不由得他不感到意外。

    不过,尽管悲情师太已是耄耋之年,但看样貌却是比定xìng师太还年轻,正因如此,起码已十多年没见面的智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倒不是悲情师太武功卓绝,驻颜有术,她武功还不如定xìng师太呢,而是跟她的秉xìng有关……无忧无虑,乐观开朗,心思单纯,毫无心机,心里想什么全部都表现在脸上,没有一遮遮掩掩,不好听,她简直就是一个单细胞动物。

    自然的,她这般无yù无求,没心没肺地活着,加上峨嵋派融雪心经的确有养颜功效,便让她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八十多岁老太婆的样子,她还不到五十也有人信。

    不过话回来,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悲情师太这种好恶全写在脸上,完全是一根筋的人,一旦发起脾气来,肯定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正因为此,作为峨嵋派老祖,悲情师太在峨嵋派,那绝对是一不二的存在,包括定xìng师太,没有人会跟她唱反调,更没人敢跟她作对。

    倒是有过心思不纯的弟子利用这个师叔祖的心思单纯去对付看不对眼的同门,但被定xìng师太发现后,死得很惨,并对弟子发出严厉jǐng告,搞得都没人敢跟悲情师太多几句话,生怕别人打报告,她心思不纯。

    这反而是让悲情师太落得清静,反正她也与世无争,渐渐地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念菩萨经,啥也不管了,可以,她现在完全是峨嵋派一个闲人,这个人的存在在江湖上几乎极少人知道。

    而她这次跟林雪恩到此,当然不是因为收到了子郁非的盟主令要代表峨嵋派参加抗清,却是被雪恩妹子“利用”,准备进京去找西门大官人。

    至于找西门大官人干嘛,这得从龙馨儿回到峨眉起了。

    尽管辣椒横加掩饰,心翼翼,但定xìng师太是什么眼力?眼睛一瞄,就发现了不对劲,再仔细瞄瞄,不得了了……爱徒竟然,居然,赫然已不再是处子之身??!!

    这一份惊怒,若不是看在她找回了峨眉宝典《叉腰心经》,功劳大大的,肯定是当场就把她一掌击毙,而辣椒的勇敢坦陈,更让定xìng师太气得是七窍生烟,“夺走”爱徒清白之身的竟然是西门町……不用想了,肯定是这个大yín贼花言巧语骗了涉世未深,天真烂漫的徒儿。

    虽然辣椒竭力为町哥辩护,甚至不惜是自己主动勾引,但定xìng师太压根就听不进去,除了赏了她两大嘴巴,也立马将她关了禁闭,让她好好反省。

    采花采到峨眉派头上,对象更是自己的爱徒,定xìng师太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恶气,恨不得插翅飞到京城手刃西门町,但她急怒攻心下,牵连到内伤,又吐血三升不止,不要去京城,连床都下不了。

    既然去不了,定xìng师太该安心养伤,以后再,但这样做显然不是定xìng师太xìng如烈火的风格,她是一刻也等不及,考虑再三,便把手刃西门大yín贼的“重任”交给了接班人林雪恩,并郑重明,为师已时rì无多,怕是都撑不到过年,这当是为师最后一次考验你了,如若成功为你师妹雪耻,回来后为师便把掌门之位传给你,不然,为师死不瞑目。

    林雪恩那叫一个纠结+难受……一边是师命难违,貌似还是临终遗言,一边当然是相信龙馨儿所,她自己也深信不疑,西门町绝不是如师傅所是“诱jiān”师妹。

    但不管如何,这趟京城之行必须要去,一是给师傅一个交待,二是给师妹一个交待……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辣椒疯狂尝食禁果后怕怀孕,结果,不幸中弹。

    诚然,给辣椒交待无非是让西门大官人负责,这个应该不难,但如何给定xìng师太交待,却是让林雪恩想了一夜差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一个结果,直到第二rì去给师叔祖悲情师太去请安的时候,终于让她有了主意……若是师叔祖认为西门町不是yín贼,相反还是一个正人君子,那么,师傅当理解我因何违抗师命。

    于是乎,林雪恩利用悲情师太对她这个未来掌门人的信任和喜欢,更主要是利用悲情师太一颗很傻很天真的慈悲心,将事情据实以告,再辅助以耍耍无赖,撒撒娇娇,很快便将的悲情师太给动了,并且,因为多年不问世事,这次算重出江湖,让老尼姑摩拳擦掌,显得很是激动,貌似已经等不及立马要用自己八十多年修炼出来的“火眼金睛”……当然,这是雪恩妹纸送给老太太的一高帽,去察看察看西门大官人的人品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