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7章 立功表现的机会来了

第97章 立功表现的机会来了

    ()    西门大官人和柳怀素又等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宇文凤七人才终于赶了上来。

    原本按计划,要天黑前赶到保定府落脚,第二rì可以轻轻松松回到三百多里地外的京城。

    但现在由于子书敏的拖拖拉拉,再结合其他马匹的脚力,从鸡泽镇去保定府近六百里地,只怕深更半夜也赶不到。考虑到几位女同胞的休息问题,西门大官人便听取了宇文凤的建议,取道德州府,然后落脚河间府,第二rì回京城……尽管路程有所增加,但这么安排一是官道通畅,路好走,二是平均了两rì的行程,再不用着急赶路,第二天也可以从容地回到京城。

    这次,一行人是轻跑慢追,一百多里的路程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德州府高大的城墙。

    此时已是午后一钟左右的样子,快过了吃午饭的,一个个不由得打起jīng神,正准备催马疾行,进城吃饭。

    忽然,在他们左侧方向的一处密林中风驰电掣般冲出二三十匹黝黑的骏马,直奔他们这条官道冲来……看上去好像是要在前面截住他们。

    马上之人一个个背负弯弓,手挺长枪,都清一sè披着黑sè的斗篷,彷如晴天白rì忽然刮起了一道黑sè旋风。

    宇文凤一眼认出冲在前面的那个满脸yīn鸷的三十几岁男子,尽管这些人黑sè斗篷下都换下了清兵的服饰改为了黑sè劲装,但还是当即判断出他们正是当rì围追打劫豪华马车又对她和西门町穷追不舍逼得她们跳水而逃的那帮清兵。

    更让她目光骤然一凛的是,紧跟那男子身后的黑sè骏马上,黑sè淄衣迎风飘舞,身形瘦的鹫颉法师赫然端坐其中。

    而在鹫颉法师两侧的骏马上,却是分坐着英扎吉和彷如一座山般肥胖的那英峰。

    前文没作交代,特意将这个满脸yīn鸷的男子放到此处浓墨介绍。

    这厮不是一般人,乃清太祖努尔哈赤的亲儿子,皇太极的十三弟,赖慕布是也。

    努尔哈赤儿子众多,最终只对皇太极视为心肝,有求必应,其他儿子在他眼里要么贪财,要么贪sè,要么蠢笨,要么jiān猾,要么畏畏缩缩,要么冒冒失失……反正不是有这个缺,就是有那个缺,都不堪重托。

    起来,努尔哈赤一生起起伏伏,历经坎坷,识人用人的本事那还真不是吹得,基本上被他定了xìng的人都大致如此。

    而对赖慕布这个儿子,刚开始还比较喜欢,但渐渐地,努尔哈赤发现他虽然有聪明,却是爱贪便宜,这样的儿子岂能大用?!

    这一个认定,无疑是宣告了赖慕布的政治前途不会光明。

    然而,作为当事人来,赖慕布却是认识不到自己的缺,相反,还认为是受了哥哥们的排挤和打压,才造成了自己失宠。

    至于是哪个哥哥打压,那当然是谁最得宠谁就打压的最厉害。

    如此,赖慕布便在大清的政坛上选错了队伍……跟大哥二哥三哥保持了紧密的联系,对皇太极这个八哥横看竖看不顺眼。

    当然,尽管他有缺,但领兵打仗该豁出命去的时候决不含糊,这一,还是让努尔哈赤比较满意的,临终前人事调整的时候,特意把他编入大清最英勇的“英雄好八连”第一族第十塔坦,并且还晋升为副将。

    不过,等到皇太极登基的时候,赖慕布的好运到头了,被皇太极秋后算账,接连收拾,差命不保。

    诚然,对收拾自己的哥哥弟弟这种事,不管哪一朝哪一代的皇dì dū比较在行,城府极深、心狠手辣的皇太极尤其擅长。

    第一次收拾,皇太极就把这个弟弟往死里整。

    由于皇太极改变了老爸进攻大明的路线而统一了蒙古,为了更好地统治蒙古地区,巩固大清政权,皇太极决定派人去蒙古任职。不巧的是,蒙古草原开始流行瘟疫,人畜死亡无数,染上病什么都没用,只有等死一条路,这比上战场厮杀还可怕,死的绝对是叫凄凄惨惨戚戚,窝窝囊囊废废,里面的人都削尖脑袋想逃出这片死神狞笑的地方到非疫区保命,谁他妈还愿意进去啊?皇太极想来想去,想到了看自己不顺眼,自己当然也看他不顺眼的十三弟,对他,我要交给你一项艰巨的任务。赖慕布还以为让他出战,一没含糊,立马就痛快地答应了。可当皇太极告诉他是去蒙古草原挂职,这厮当场就傻了……这他nǎinǎi滴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但皇命难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皇太极保证,一定好好干,不负皇兄重托。

    也是这厮命大,瘟疫不久就结束了……但他这次也算是冒死效忠,皇太极却没有动心,犯了错误不计兄弟情,照样往死里收拾。

    第二次收拾,赖慕布却是被殃及的鱼池,属于鱼穿大串。

    蒙古统治巩固后,皇太极从蒙古出兵向大明发动了永平之战,当时领军的正是二贝勒阿敏,很不幸,赖慕布当时还在蒙古挂职,当然是责无旁贷地也参加了这次战役。结果,惨败。不过,皇太极只给了阿敏几千人的队伍,被大明近十万大军围攻,并且还援兵不断,阿敏这边却是被切断了一切援助,换谁也会失败,能保住命就不错了。皇太极收拾阿敏是早有蓄谋,赖慕布不过是顺带而已……他和阿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没逃出皇太极的手心。皇太极嘴上得好听:“尔乃汗之子,且又在汗旗之内,遭遇此败,实乃耻辱,罪应死矣……免死,割副将之职,追夺赏物。”

    就这一下,赖慕布被八哥削职为民,这些年在战场上拼死拼活都白忙乎了……要知道,在大清要想有地位,必须要有爵位,而要有爵位,必须有战功。他这个副将之职可是从章京,游击……一步步在战场拼杀换来的,多不容易啊,没了就没了。

    不过,皇太极事后冷静下来,觉得处罚有些过重,加上赖慕布的表现还算效忠,冷落了赖慕布几年后,便在去年给他恢复一个三等副将,也算是中层干部吧。

    没想到这货的屁股在三等副将的官位上还没坐热,又被皇太极抓住了辫……藏匿战利品,遭到了八哥的第三次收拾。

    起来,赖慕布也是被逼无奈,自打皇太极继位,他可真是被处处打压,官职不显,生财无路,近几年更是过着平民生活,生活上当然是没有几位哥哥弟弟富裕,现在好不容易又当了官,爱贪便宜的毛病便忍不住犯了……趁人不备想捞外快,但这货实在是背到家了,被皇太极安插的眼线抓了个现形。

    皇太极当然是毫不手软,再次将他革职,并且发配边关,要让他自生自灭。

    皇太极比他老子厉害多了,玩这一手既严惩了弟,又坑害了大明……你不是爱贪便宜么,好吧,有本事就到大明去抢,谁也不拦着你。

    正是由于赖慕布开了先河,大明边关之地才不断发生股清兵侵入烧杀抢夺之类的扰民事件。

    如此一来,赖慕布倒是在边关的rì子过得潇洒起来,况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即便没官职,但好歹也是皇弟,一年多的时间,他竟是在边关之地组织和训练了一支以“抢=劫”为主业的“特种部队”,每次抢=劫来的成果除了自给自足外还上缴给边关的清兵……这当然是做给八哥看的,期望能得到八哥欣赏,调回沈阳重新录用。

    皇太极当然也看到,但除了调拨了一些军队物资给他补给外,啥也没,明显是鼓动他再多多到大明抢=劫。

    赖慕布自然是领会了八哥的意图,干得是越发起劲,也越发猖狂。

    这次大清突然对大明全面发动战争,他认为立功表现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