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8章 一点不要脸

第98章 一点不要脸

    ()    皇太极突然翻脸对朱由检“大打出手”,老朱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想到要抓扣清国的使臣为人质。

    如此,瓦克达同志沦为了阶下囚,但英扎吉却是被他女儿的胖师兄,那英峰拼死救出,仓皇而逃。

    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英扎吉二人成功甩脱掉锦衣卫的追捕后,若是就此潜逃回大清,不定从此会安然无恙,但那英峰却是念着师傅,巴巴地跟鹫颉联系,倒是很快便联系上了。可鹫颉正跟赖慕布混在一起,而赖慕布感觉找到了立功表现的机会,却是不愿逃回大清,从永平府附近一路南下,巴巴地赶往兖州前线要跟郑亲王济尔哈朗和肃亲王豪格汇合,如此一来,在去往兖州府的必经之路上,便将好不容易脱身的英扎吉这只“绵羊”送入了某人的“虎口”。

    至于是谁的虎口,稍后再摆。

    还是先赖慕布为何要选择千里迢迢奔往兖州,并且一路而来都是在明朝军队控制地区,风险不是一般的大……出山海关直接去八哥帐下效力不是更好?或者去锦州前线立功,一路也安全嘛。

    而鹫颉作为大清国国师,理应第一时间赶到山海关外皇太极的营地报道,却为何要跟赖慕布混在一起呢?

    这两个“为何”,分别因为一个人……赖慕布因为皇太极的长子,肃亲王豪格;而鹫颉是奔郑亲王济尔哈朗去的。

    自打皇太极的最爱……宸妃死后,皇太极的身体是每况愈下……因此他才感觉到这次对大明发动的战争或许是自己有生之年发动的最后一次战争,而他这样的身体状况自然都落在有心人眼里,为了及早站队,他们便在心中开始琢磨着皇太极的接班人问题了。

    大清皇位的继承没有硬xìng规定非要“子承父业”,而是靠实力话,无疑地,接班人的热门人选便集中在了两个势均力敌的人身上……睿亲王多尔衮和豪格。

    而多尔衮当年就曾和皇太极争帝位,结果失败,现在又跟大侄子争帝位,会不会再次失败呢?毕竟豪格是皇太极的儿子,若是皇太极强力扶持,豪格的胜算还是比较明显的。

    因此,有聪明的赖慕布押宝豪格同志……但他实在是背到家,这次又站错了队。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而鹫颉老和尚年纪一大把,就稳重多了,目前还没有在豪格和多尔衮之间匆忙选边站。

    但豪格的铁杆支持者中,却是有一位重量级人物……这次右翼大军的主帅济尔哈朗。

    济尔哈朗的xìng格和礼亲王代善一样,都比较敦厚,沉稳,两人便有些“臭味相投”,私交相当不错,即便有时候政治立场不同,也会相互协商解决彼此的分歧……这两人绝对算是大清政坛高官间友好相处的典范,也是稳固大清政坛的压舱石。

    现在由于那英峰保护不力,或者也可以自己的失职……闲的没事干去追一匹马,让老代的宝贝儿子瓦克达沦为了人质,生死不明,鹫颉感到有必要提前疏通疏通。而疏通的最好方式,就是赶去兖州助阵,一是可以立立功,二是可以跟济尔哈朗搞好搞好关系。

    所以,一群人长途跋涉向兖州进发了。

    他们原本是在那处密林中休息,却是远远看到西门町一行人向德州府这边而来,赖慕布这厮爱贪便宜的毛病又犯了……这几天他们都是偷偷摸摸地急急赶路,一直都没干打=劫的活,此时看西门町一行人貌似都鲜衣怒马,明显是肥羊啊,让人家赖幕布手痒了不是?

    况且,西门町这些家伙在官道上稀稀落落,不紧不慢走着,像是饿了几天,显得无jīng打采的样子,这就给赖幕布造成了一个假象……以为凭他们丰富的打-劫经验和他们人多势众并且还有鹫颉这种超级高手压阵,那肯定是分分钟就能搞定,完全不用担心会惊动德州府的守军。

    而为了防止西门町他们往德州城里逃窜,便特意兜头截住,再包抄过来。

    隔着一两百米远,已是箭矢如蝗,纷纷shè来,指望着不用短兵相接就能将这些个肥羊干掉……却不料肥羊们反应异常迅疾,在他们弯弓搭箭的时候,已第一时间跳下马围着一团,拔出剑来严阵以待。

    更让赖幕布大吃一惊,也把一直端坐马上对这种打劫之事丝毫不关心在闭目养神的鹫颉老和尚给惊动的是,忽尔暴怒而起一声龙吟长啸,震天憾地,肥羊中已窜起一条身穿儒服的身影,双脚弹,迎着疾shè而来的箭雨,形似游龙拨云见rì,腾空飘行。

    而他双臂大展,清晰可见两手空空,几个起落,已是到了近前……那英峰双目圆睁,心内巨震,不是秒杀自己的西门町还有谁?!

    此刻冲在前面的那二十几骑打=劫专业队员早已收起弓弩,挺起铁枪,蓄势迎头刺杀而去。

    西门町双袖一甩,犹如旱地拔葱,竟是猛地跃起有五六丈高,闪电般从他们头划过,紧跟着以头下脚上俯冲之姿,身形直坠,浑身金光大盛,熠熠流转,化作雷霆霹雳般的长虹,双掌更是交互直拍,将周遭的空气卷起一道强劲的漩涡,有若泰山崩溃之势,迫体yù裂……刹那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死亡、肃杀、毫无生机的骇人气息。

    这厮的目标不是别人,直取赖幕布。

    他心中对赖慕布的恼怒已不能言表……上次老子虎落平阳被犬欺,正愁找不到你丫报仇呢,竟然不知死活地送上门,还敢如此嚣张猖狂地在我大明境内公然玩劫杀,老子不灭了你,简直是天理难容!!!

    赖幕布早已被西门大官人震怒之下展现出来的雷霆之势吓傻了,此时首当其冲……不要他,连胯下马也被那股强劲的气流压得瞬间瘫软,临死前的恐惧让他魂飞魄散,下体更是尿湿了一大片。

    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随着一声轻响,一道捷若惊鸿的乌亮光芒从赖幕布身后疾伸而出,划出一道玄妙的弧线,却是带着开天劈地的威力,直奔西门町坠落的身体卷去。

    正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鹫颉及时出手……很显然,他已把西门町当作了平生劲敌,一出手便拔出了已多年未曾使用过的伏魔剑。

    而他这一剑,威力惊人,正是专克上清剑法中三大杀招之一“毁天灭地”的破解版……开天辟地!

    剑锋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啸音,那道强劲的漩涡竟是瞬间出现凝滞之感。

    西门大官人当然也看到了鹫颉和英扎吉他们,虽然也想杀之,但想到英婷爱,还是决定暂且放一放,先毙了赖慕布再。

    他第一次跟鹫颉见面就间接过了一招,虽然没摸清老和尚的底,但也知道肯定不赖,所以一上来就施展出了近十成功力,不给鹫颉出手相阻的机会,力争一击毙命……当然,西门大官人也留有后手,提防着鹫颉出手,却不料老和尚不但出手,还拔剑……一不要脸,以大欺,还从赖慕布背后偷袭,更主要的,没看到西门大官人空着双手么?

    尽管伏魔剑没有玄武剑之利,但在高手手中,就是一把木剑,威力也绝不容视。

    西门大官人虽是江湖菜鸟,但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这厮身在半空避无可避,硬生生提气在空中颇为狼狈地翻个筋斗,却是jīng准无比地如锥钉一般脚尖在伏魔剑的剑尖上,双臂一振,人已冲天而起,借着鹫颉从剑尖传来的真力,竟是一下子窜起有十丈之高,在半空中看起来只有那么一丁儿。

    就在此时,柳怀亮、柳怀素和许氏兄弟突然挥剑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