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9章 狂喷一口鲜血

第99章 狂喷一口鲜血

    ()    西门大官人对自己的身手有足够的信心,认为赖慕布一伙除了鹫颉有难搞外,其他人根本不足为虑。

    而他怒火冲天,准备大开杀戒,却是有“贪婪”……不希望别人插手,感觉只有亲自动手方能泄心头之恨。

    所以这厮出击前特意交待,你们都留在原地,看护好坐骑。

    宇文凤也是肝火大旺,极想冲上去砍杀一番,但西门町走的时候把李自成交给了她,只好作罢。

    轻舞霓裳听老公吩咐,当然是原地不动,并且充分相信这伙歹人压根不够相公塞牙缝的。

    子书敏倒是有蠢蠢yù动,考虑到屁屁还有些行动不便,便隐忍住了。

    而柳怀亮几人看其他人都没动,也懒得动了,正好还可以看看西门大官人的武功路数。

    就在漫天箭雨都被西门大官人吸引过去的时候,柳怀素却是突然看到了对方人群中的英扎吉。

    柳怀素兄妹去京城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英扎吉后杀之灭口,原本还担心着大清和大明突然交战,只怕是空跑一趟了,没想到能在这儿碰上,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柳怀素悄悄一拉柳怀亮,冲英扎吉方向一努嘴,柳怀亮当即眼睛一亮。

    “霓裳,凤,你们几个留在此地,对方人多势众,我们还是过去帮一帮西门少主。”

    柳怀素一脸郑重地朝宇文凤三人了头,也不等她们回话,便一打眼sè,当先挥剑冲了出去。

    起来,柳怀素四人一没把宇文凤口中的这群清兵看在眼里,冲杀过来分工非常明确,许氏兄弟一左一右负责开道,中间的柳怀亮目标锁定英扎吉,隐藏武功假装最弱的柳怀素落在最后负责收尾工作。而一开始,许氏兄弟的“双子剑法”对付西门大官人不行对付这些清兵却是绰绰有余,分左右穿梭骑兵中,如虎入羊群神勇无比,举手投足间,非死即伤,纷纷惨叫哀嚎掉落地上。却是眼看着就要杀到英扎吉近前,忽然一道山般的黑sè身影飞扑而来,双袖挥舞中,卷起一股强大的劲风非二人能抵挡,顿时被撞击得气血翻涌,连连后退。

    而这个时候,身在半空的西门大官人仍是头下脚上之姿夹带着无匹的罡风彷如从天际劈下的一道金sè闪电直扑鹫颉……这厮也明白了,不先干翻老和尚,杀已被十几个清兵团团护住的赖慕布恐怕有些难。

    鹫颉也是乍逢劲敌,激起了斗志,丝毫没被西门大官人这股气势吓倒,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是第一时间从马背上飞身跃起,手舞长剑,挥洒出漫天的乌亮光芒迎向“金sè闪电”……许多人抬眼看去,立时被两道刺眼光芒目眩得无法看见,却都感觉到劲气激荡,强风割面,有些喘不过气来。

    鹫颉采取了冒进措施,施展出“灭上清剑法”最强杀招……铺天盖地,想一举重创西门町,速战速决,以免惊动了德州府的官兵,或是引来周遭其他的江湖中人。

    实话,老和尚要跟西门町硬碰硬倒不是轻敌,而是先前一剑将西门町逼退误导了他,让他不免有些自大……虽然西门大官人避让的颇为灵巧,却是险之又险,并且还有手忙脚乱,这就让老和尚以为西门大官人就是比自己身手敏捷了一而已,但自己拿着兵刃,他只是赤手空拳,怎么想也不会落在下风。再论功力,哪怕他是从娘胎里开练,应该还是不如自己七八十年的勤学苦练,再不济,也能旗鼓相当。最最最主要的,看到西门大官人身在半空,鹫颉笑了……哈哈,不知道本尊最喜欢的就是在无处借力的半空作战吧,你丫班门弄斧,竟然在本尊面前卖弄轻功,本尊随便一个徒弟也能甩你好几条街。

    但是,就在两道光芒要迎头相撞的一刹那,也是运足了功力,甚至可以使出了吃nǎi气力的鹫颉却忽然感觉到自己不住了,若是硬抗,很可能当场内伤到不治,千钧一发之际,撤剑已是不及,鹫颉充分发挥出了体型瘦的优势,施展出绝世轻功,果断避其锋芒……在毫无借力的情况下,单臂一振,疾速上窜的身形竟是横移斜飞,和西门町疾速下坠的身形一错而过,避开了与其正面对撞。

    西门大官人这次是有备而来,虽然还不敢以身喂剑,但提足了十二成叉腰神功,再借着泰山压之势,这股力道足以撼天动地,绝不是鹫颉能够抵挡,一拳砸向“铺天盖地”的乌亮光芒……在俩人身形错开前的一瞬间,西门町目光如炬,避过剑锋一拳轰在了伏魔剑剑身上,乌亮光芒瞬时湮灭,伏魔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大大的抛物线,不知道飞去了哪儿。

    尽管鹫颉身形横移时已作出了“弃卒保帅”的决定,及时撒手弃剑,但也是被两股大力相撞时激荡的罡风给震得如狂风中败叶疾飘而出,一口鲜血跟是冲到了嗓子眼。

    众人耳边只听到轰隆一声大响,彷如晴空霹雳,震得马匹惊骇的掀蹄嘶呜,场中几乎所有人都耳膜生疼,还有几个清兵坐在马上,立时把持不住马缰,纷纷坠马乱成一团。

    定睛看去,没人能看清发生了什么,西门町竟然和鹫颉已经交叉换位……西门大官人站落于地,鹫颉老和尚却是身在半空。

    鹫颉一身黑sè淄衣鼓荡而起,犹如一只巨大的蝙蝠在御风飞行,随风飘降,回旋飘荡空中缓缓轻若羽毛,简直拉风一比,轻功之高绝,让西门大官人是叹为观止,自叹不如。

    鹫颉老和尚可不想拉风,他倒是想落地跟西门大官人大战三百回合,但一时自大,却是让他受了的内伤,并且剑也被击飞了,落地再打明显是一个输字,只好依仗绝佳的轻功在西门町头上空飘啊飘,伺机反扑。

    而他在空中飘,底下的人却是没闲着。

    那英峰凭一己之力已跟柳怀亮和许氏兄弟战在了一起,他的功力显然比三人高,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再柳怀亮三人武功也不弱,更仗着剑法jīng妙,杀得赤手空拳的那英峰是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身上多出挂彩,鲜血长流,好在他肥胖,血够多,看起来丝毫没受影响,虎吼连连,奋起抗击。

    柳怀素也没闲着,死胖子一被缠住,她便直扑感觉不妙正拨马而逃的英扎吉,可惜这马被刚才的一声大响震得有晕头转向,只是在原地打转。

    英扎吉当然认识柳怀素,因为灭门玄武庄,他没少跟作为柳宗函代言人的柳怀素密会,此刻看柳怀素一身杀气直奔自己而来,聪明如他,立时明白柳怀素想干嘛。

    “西门町救我——明月堡是……”

    一代jiān雄英扎吉同志,尽管第一时间作出非常正确的选择,准备向西门大官人坦白从宽,揭露明月堡,却是被柳怀素一剑穿喉,“幕后主凶”四个字便没能喊出口,永远卡在了嗓子眼。

    其实英扎吉不用喊,西门町也想救他……当然不是因为这厮插了他女儿准备饶了这个便宜“老丈人”,无非是想通过他找出玄武庄灭门案的其他凶手。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鞭长莫及。

    鹫颉那七八十年的功力也不是吃素的,西门町刚才的雷霆一击,也是震得他自己心浮气躁,真力乱窜,整条胳膊酸麻得半天都不能动一下。

    他落地站定后,表面上神sè自若,却是在暗自调息,也凝神戒备着头的鹫颉,以防他偷袭。

    对柳怀素他们不听自己的话冲杀过来,也没心思介意,但看到柳怀素杀向准备生擒活捉的英扎吉时,再也顾不上头的鹫颉,也无心再调息了,强行提气,追向柳怀素,嘴里叫道:“柳怀素剑下留人……”

    但西门町刚一启动身形,盘旋在他头虎视眈眈的鹫颉终于找到出手的机会,半空中一个玄妙的鹞子翻身,也以头下脚上之势俯冲而下,双拳交错,强弩劲箭般,疾速攻向西门町后心。

    随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劲迫体,西门町也眼睁睁看到英扎吉被柳怀素一剑穿喉,心中震怒之下,身形出现了极其短暂的一顿,想要躲闪已是不及,但却在电光火石间,浑身真力暴涨,后心处形成了一道彷如实质的金sè罡罩。

    嘭——

    一声轰天震响,西门町固然被击打的狂喷一口鲜血,横飞而出,鹫颉老和尚也是没落了好,嘴里怪叫一声,原先那口硬吞回去的鲜血“噗——”地喷了个漫天飞洒。

    眼看着西门町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竟然又站了起来,飞回半空的鹫颉再不敢恋战,双臂一展,身形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几乎贴地飞行,一把cāo起了早已傻掉了赖幕布,凌空虚步,再次纵飞而起,往密林方向而去,显然是放弃了浑身似血人仍在拼命的徒弟那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