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0章 明显是欠揍啊

第100章 明显是欠揍啊

    ()    离德州城不远的一处山脚下,山路回转,依次走出四个人。<ww。ienG。com>

    当先一人一身白袍,一尘不染,远远一看,透着股飘然出尘的劲儿。

    四五十岁的样子,却依然眉清目秀,双眉浓黑,眉峰俊朗,不见一丝大叔大爷的岁月留痕……不过,红光满面,眯缝着眼睛,像是酒醉未醒的样子。

    他左手团着一根儿臂粗细的长鞭,右手却是拿着一只硕大的酒囊,装满酒起码得有十斤。

    此时迎着午后的阳光,看了看前方的德州城,举酒囊,对着嘴有十公分距离,咕嘟咕嘟喝了两口……竟是没洒出一滴,转过身来,眯着的眼睛shè出一道凌厉的目光,对走在最后那个走一步停三步,一脸不高兴的年轻女子厉声喝道:“秦!!婉!老子忍你很久了,你再这么磨磨蹭蹭……信不信老子一鞭抽死你?!”

    没错,这个锦衣暖裘,但貌似为了节省布料,却是半截袖,露出一大截欺霜赛雪的胳膊,大冬天也不怕冷的年轻女子,正是秦婉是也。

    这丫头明显清瘦不少,苦瓜着脸,撅着个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地楚楚可怜。

    此时听那男子的呵斥,不由得身板一哆嗦,也不敢看他,勾着个头,眼睛斜看着,却是用双手使劲地拧绞着团在手中的那根红sè九尾鞭,以表达心中的不满和抗争。

    “哎哟喂,我的秦大哥哎,别喝了几口酒就耍酒疯,看把我们家婉吓的……”走在秦婉身侧的一个女子,一扬手中的绢帕,顺手搂着秦婉的肩头,对“秦大哥”嗲声嗲气道,“我们家婉可是天底下最乖最乖的妞妞,你抽董老大我都不拦着你,抽我们家婉?哼,妹子我第一个不答应!!!”

    这女子……我勒个擦,终于知道婉妹纸着衣前卫师出何处了……绝对是这娘们起了先锋模范作用。

    她浓妆艳抹,明显是不服老,但还是掩不住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再看身上的衣着,花花绿绿,sè彩艳丽,绝对是二十左右大姑娘的sè系。而她的袖子短到腋下,胸口开襟低到可以明显地看到两只稍稍下垂的半球,下身的裙子更是短得都让人感觉可怜,很可能就是当今流行的齐b短裙的鼻祖……但不得不,此女颇有些道行,因为即便她如此着装,居然仍没有走光。

    她脸上写满了沧桑和煎熬,眼中更是透出一股冲天妖气,直冲云霄,破开苍穹,飞达宇外的浩瀚星空,估计就算修行千年的狐狸见到她也会自叹不如。被她眼睛一看,妖气一罩,再是铁打的汉子,也会妖气缠身,萎靡三分。

    此女若不是妖魔辛无双,还有谁能胜任“妖魔”的称号?

    “无双,你看你,这死丫头都被你宠坏了,她现在眼里压根没我这个爹。”

    秦大哥……当然是秦婉同学如假包换的亲爹,狂魔秦雪生,明显招架不住妖魔这么嗲声嗲气的话,气势立马弱了几分,嘟囔了两句后,估计训斥女儿又泡汤了,只好咕嘟咕嘟又猛喝了两口酒。

    “我的秦大哥哎,不是妹子你,我们家婉已经长大了,到了想男人的年龄,你这个做爹的该高兴才是,怎么还生气呐,该不是吃未来女婿的醋吧?咯咯咯……”

    “咳咳……”秦雪生貌似被辛无双中了心思,差被酒呛到,心里冒出一句“女大不中留啊”,便再不管秦婉在后面磨磨蹭蹭了,一甩衣袖大步往前走去。

    秦雪生跟普天下的老爸一样,对自己的女儿开始“想男人”都心生jǐng惕,也醋意横生。更何况秦雪生的老婆死的早,他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大,这一份父爱更是如山般沉重……内心深处很是希望女儿一辈子都不想别的男人,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女儿不但想了,还是那种牵肠挂肚死心塌地的想,这就让老秦同志喝酒如喝醋,满嘴不是味儿,也对那个勾走女儿魂,却又对女儿不理不睬的男人一肚子怨恨。

    而秦雪生一走,紧跟在他身后始终一言不发,大概五十左右的一个男子也快步跟上。

    这男子……就长相而言,堪称一个“奇”字。

    先样貌,很可能刚出生时被练过劈山掌的高手在脸上劈了两掌……第一掌,正中眉心,以致他眉头下陷,双眉大开,两眼两眉的间距都够跑四轮马车了。第二掌则落在了嘴上,两片紫不溜丢的大嘴唇子,上唇在高高突起一半时,又翻了个妙不可言的卷儿,接着奋力向上一挺,而下唇则像有人死死按住他的两腮,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朝左右奋力一撕……没错,这就是传中的香肠嘴,并且还是2.0V升级加强版的香肠嘴……这显然就是他不愿意话的原因。

    样貌如此,再身形……那也是一个“奇”字了得。

    个子中等,一米七左右吧,但上下身比例严重失衡。就像被那劈山掌高手从他头一掌将他拍扁了,然后又把他拉长,却是没拉匀称……上半身连头算上满打满算竟然不足五十公分,这就显得他下半身细细长长……整个一圆规造型。不过,他两只胳膊也是细细长长,达到了传中的双手过膝。

    他穿着一身青袍,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看起来油滋滋的泛着亮光,而青袍上下布满了口袋,连后背衣袖也是,大的的,圆的方的,估计有一百多个,里面明显都装有东西,青袍显得坠坠的,沉沉的,让人感觉他上半身那么扁就是被衣服压的。

    这样一个货,哪怕是如来佛祖见到,也不会把他划入正道队伍,绝对是第一时间列入邪魔外道……没错,这货不是别人,正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妖魔辛无双的夫君,暗器高高高手……邪魔丁一守。

    他和秦雪生掉头快步而去,辛无双没有急着跟去,而是换了一副责怪的口吻,对视同己出的秦婉轻语道:“婉,也不怪你爹生气,你知道你出来多久了?整整三百二十天啊,不给我们写封信就算了,哪怕让人带个口信也好啊,你爹可是整天念叨着你,担心你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为此还跟你吴伯伯吵了一架,怪他没将你从京城带回去……”

    “姑姑,你还不相信我么,我不欺负人就不错了,谁能欺负我啊……哼哼,欺负我的人还没出生呢。”秦婉被辛无双的有些不好意思,就手搂住辛无双的腰肢,腻在她怀里撒娇道。

    “是么?”辛无双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笑意,淡淡道:“那是谁赖在京城不想走,是被一个叫西门町的子欺负了,要等他回来报仇……”

    “啊——姑姑取笑婉,银甲不理你了。”秦婉脸立马羞得像朵大红花,腻在辛无双怀里扭啊扭的。

    “不过话到这儿,姑姑得你几句,甭管你是为了刺激西门町那子,还是因为姓吴的子救了你一命,但你心里既然只有西门町那子,就不该跟姓吴的子搅合在一起,三心二意要不得……”到这儿,辛无双摆出了一副研究男人和女人的砖家派头,谆谆告诫道:“我们女人呐,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忠贞不可不要,这是我们驾驭和奴役男人唯一有效的资本,最忌讳的就是脚踏两条船,这就是古训所的,从一而终。毕竟,这是男人统治的天下,女人再强大,终究还是要依附于男人。当然了,这天底下的男人啊,就没一个好东西,骨子里头全都是犯贱的,所以你也不能对他百依百顺,你越这样,他就越会欺负你。别看姑姑在外人面前对你丁蜀黍低眉顺眼的,但在家里,他在姑姑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额?是不是啊?”

    “你个死丫头,姑姑有必要骗你么?”辛无双抬手就给了秦婉一暴栗子,瞪眼道:“我告诉你,男人要是喜欢了你,为你流血-拼命都不会皱一皱眉头,若是不喜欢你……对了,西门町那子究竟喜不喜欢你啊?”

    秦婉明显是被勾起了心中的委屈,眼圈立马泛红,很是不确定地“嗯……”了半天也不能给个肯定的答复。

    辛无双不耐烦地一摆手道:“行了行了,他喜不喜欢你无所谓,大不了姑姑出马帮你把他抢回来,让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不怕他不就范……”

    秦婉红着脸,十分地惊讶道:“姑姑,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不可以这样?”辛无双大声地挑唆着自己的侄女,“你不是喜欢他么?喜欢就可以做!想当初你丁蜀黍一副目高于的样子,姑姑把他抢回来拜堂成亲,他也不情愿呐,现在还不是夫妻恩爱?婉,姑姑告诉你,男人都是属驴的,欠抽,也没有一耐xìng,如果你一迟疑,他就归了别人了。”

    “可……可他已经有好几个……”

    “那又怎么样?!你学武功是干啥的?跟别的女人抢啊!”辛无双激动地挥舞着拳头,貌似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脸红脖子粗地嚷嚷道:“天机阁没啥了不起的,蛇仙宫更是算个屁,我们恶魔崖可不是吃素的,打架还没怕过谁。”

    秦婉被这个不良姑姑鼓动的是又羞又怕,又有些激动,拉了拉辛无双胳膊,瞄了眼前面的老爹,患得患失地弱弱道:“若是……若是那样,他仍然不喜欢我呢?”

    “那这子就是混蛋!明显是欠揍啊……”看辛无双横眉怒目的模样,我会告诉你,当年她抢亲的时候,上演了一出痛殴公公婆婆大伯子姑子一家老少二十几口么?

    秦婉正要提醒姑姑,西门大官人不是那么好揍的,走在前面,已远远甩开她们的秦雪生忽然长啸一声,和丁一守一前一后向右侧飞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