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1章 这小子有狂傲的资本啊

第101章 这小子有狂傲的资本啊

    ()    啪啪啪……

    千万别邪恶啊,此啪啪非彼啪啪,那是在一片荒地上两个人正在激烈地打斗,鼓荡的掌风击撞出声。

    其中一人,由于纵yù过多,脸sè发菜,眼中明显有一股子浊气,正是sè魔姚正博。

    而另一人,白衣胜雪,身形娇俏,却是施展着刚猛无比的四象掌……没错,正是峨眉派未来掌门人,林雪恩是也。

    尽管林雪恩修习四象掌还不到一年,但她xìng情恬适,xìng格沉稳,正合了峨眉师祖郭襄大大当年的想法,修炼四象掌与峨眉融雪心经刚柔并济,相辅相成,功力可谓是一rì千里。

    此番再战姚正博,甭管是论功力高深,还是比招数jīng妙,林雪恩都全面压制住了姚正博。

    而这个时候姚正博肠子都悔青了。

    他开始是一路尾随智木大师这些人想去济南府看看热闹,却在德州城看到了林雪恩,发现她竟然还是处子之身,却是出落得愈发成熟,愈发的勾人心魂,这货立马就感觉心sāo难耐,局部充血,而让他惊喜异常的是,出了德州城后,林雪恩和绝情老尼姑竟是跟智木老和尚一伙人分开了,貌似是北上进京。他不认识绝情师太,但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在他的意识中,峨嵋派除了定xìng师太,谁也不惧,至于林雪恩,更是视作囊中之物。

    出城没多久,这厮便按耐不住了,根本不加掩饰,yín笑连连,现身而出……却是万万没想到,绵羊竟然变成了母狮子,让姚正博这头老sè狼完全没有了采花之意,只想着能保住xìng命,伺机而逃。

    啪啪啪……

    两人四掌,挥出漫天掌影,姚正博迫于无奈下又跟林雪恩对了几掌,震得他气血不平,胳膊酸麻,连连后退中眼珠子左瞄右瞄,却是发现绝情师太手提长剑,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心里哀嚎一声,看来老子要毙命于此啊。

    若不是这厮实战经验丰富,加上林雪恩第一次用四象掌对敌,稍显生疏,战斗早结束了。

    但现在林雪恩越战越勇,越打越顺手,已渐渐将四象掌的威力发挥出来,妙招迭出,打得姚正博是节节败退,完全控制住了场上的局势。

    前文已过,四象掌暗含木水火土四种真气属xìng,如被击中,任何一道真气入体,轻者经脉受损,功力大减,重则经脉爆裂而毙,所以,深知厉害的姚正博抵挡起来倍感压力。

    而林雪恩想着当rì受到的凌辱,是一心要将这厮毙于掌下,可以已将浑身的功力提到了极致,更是让姚正博苦不堪言,悔不该采花太多掏空了身子。

    这时,林雪恩左掌一引,右掌一招“佛祖开光”,掌风呼啸,作势拍向身形后退中的姚正博肩头,姚正博不敢硬接,不由自主作个沉肩闪躲的动作,同时变掌为爪,扣向林雪恩手腕脉门,林雪恩却是不管不顾,仍旧一掌拍下,貌似要将腕部主动送上。

    姚正博当然看出来这是林雪恩故意为之,后面肯定留有杀招,但如果一抓扣实,也肯定让林雪恩半身酸麻动弹不得,后面的杀招就很可能大打折扣。

    因此,一直被压着打的姚正博选择赌了一把,爪势不变,速度突然加快,疾扣林雪恩脉门。

    恭喜他,赌对了……林雪恩右腕被他扣个正着,果然是半身酸麻动弹不得。

    不过,林雪恩还是有另外半边身子不是?

    姚正博滑不溜丢,让林雪恩久攻不下,也是渐渐感觉力有未逮,毕竟,四象掌极耗功力,若是这次被他逃脱,估计再难报凌辱之仇,不得已下,兵行险招。

    眼见姚正博一抓扣到,林雪恩开始虚晃一引,其实已蓄满真力的左掌,突然划了一道诡异的弧线,疾速撤回,印向姚正博胸口。

    而姚正博一抓扣实,真力迸发,立马让林雪恩半边身子动弹不得,正心头窃喜,却发现林雪恩左掌丝毫没受影响,悄无声息地拍到自己胸口时,猛地真气尽吐……如果他没有扣住林雪恩的手腕,凭他丰富的应敌经验当可以嗅到危险后及时闪避,但这个时候两人距离被他拉得极近,即使撒手也来不及了。

    如此,随着嘭——地一声大响,姚正博在惨叫声中飞了出去。

    尽管这厮在关键时刻歪了下身子避过了心口要害,没有被林雪恩一掌击毙,但左胸骨骼尽断,几处筋脉爆裂,也是离死不远了。

    林雪恩口气喘,也是累得不轻,但此刻心里却是顿感轻松,冷冷地看着姚正博,暗自调匀了气息,活动了一下右腕,嗖——拔出了腰下的长剑,一步步向姚正博走去。

    姚正博好几次想挣扎着站起来,都没能成功,只好放弃,躺在那儿,眼睛瞪着林雪恩,嘴里大口地吐着血,嘶哑着嗓子叫道:“好好好……牡丹花下死,做……做鬼也风流……”

    林雪恩哪里听得下去,长剑一挥,就要了结一代sè魔老姚的xìng命,忽然耳边传来金属破空的声音,目标竟是直奔自己而来,顿时心里一惊,偏头看去,三只铁蒺藜呈品字型shè向自己头和双肩,另有三只菱形镖shè向自己腹和双腿……速度之快,劲力之猛,哪里给林雪恩剑刺姚正博的时间?

    林雪恩不敢怠慢,间不容发之际,娇躯不可思议地蜷曲起来,而挥起的长剑“啪啪啪……”一阵格挡,竟是震得她虎口发麻,但也终于化解了六只暗器的攻击,其中有两只菱形镖撞击在一起,在空中火星四shè。

    这个时候,一前一后,已飞纵而至两个人,正是秦雪生和丁一守。而不远处,辛无双和秦婉也飞身而来。

    秦雪生仍是一副酒醉未醒的样子,但一双眯缝的眼睛中却是jīng光四shè,只一眼,便发现姚正博已伤重不治,也不浪费jīng力上去救治,而是看着他微微皱眉道:“正博,有什么遗言么?”

    姚正博这个时候已经进气多出气少,迷迷糊糊中猛地见到恶魔崖的“亲人”,让他回光返照般jīng神一振,竟是一下子坐了起来,抬手指着林雪恩道:“老秦,杀……杀了她给……给我陪葬……”也不知道这厮遗言交待完没有,到这儿两眼圆睁,扑通倒了下去,再无生息。

    此时林雪恩已跟绝情师太并肩而立,满脸戒备地瞪视着这两个在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恶魔。

    “这样吧,本尊也不以大欺……”秦雪生抬手灌了一口酒,语气淡淡,却是尽显狂傲道:“你二人一起上,若是能接下我三招就放过你们。”

    尽管如此,林雪恩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生机。

    她心里很清楚,师叔祖或许功力比自己高,但真正打起来,武功不见得比自己厉害,现在自己已跟姚正博经过一场激战,功力消耗了大半,两个人加起来倒是能对付邪魔丁一守,但要对敌武功比肩柳宗函的狂魔,那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很可能一两招都抵挡不下来。

    林雪恩感觉到今儿肯定是凶多吉少,正考虑一人做事一人当,让师叔祖离开,却看到身旁的绝情师太长眉一暄,嘴里轻斥一句:“竖子张狂——”,也不跟自己招呼一声,抬手举剑就刺向秦雪生。

    绝情老尼不认识秦雪生和丁一守,尽管看出秦雪生气势不凡,武功应该蛮厉害,但更忌惮刚刚施放暗器的丁一守,绝对是生平仅见,因此一直对丁一守凝神戒备着,以防他出手,却听到秦雪生口放狂言,立马就急了,臭子口气不啊,当老身是纸糊的么?

    秦雪生当然也不认识她,只把她当作了定xìng师太某个不知名的师妹,压根没放在眼里,现在再看她出手,更是这么认为。

    实在的,若是绝情师太摆明身份,一贯比较自负的老秦同志考虑到辈份因素,或许给老太太一面子,但现在……

    秦雪生眯缝的双眼都不用睁开,已是清楚地感受到绝情师太剑身颤动,貌似摇摆不定的一剑最后是刺向自己的心窝……不得不承认,老尼姑的回风抚柳剑火候十足,这一招平平常常的“仙人指路”使得非常老辣,角度也拿捏的十分刁钻。然而这一切在秦雪生看来,完全是不值一提,他浑身放松的站姿不变,不但不看刺来的长剑,反而是微微扬起头,高举酒囊,胸门大开地喝起酒来,直到倾泻而下的烈酒入口,绝情师太的长剑才分心刺到,却是听到“当”的一声轻响,绝情师太都不知道秦雪生何时已将左手团握的长鞭置于了胸前,一剑正刺在彷如铁铸的鞭身上,呼地反弹而回,持剑的手震得发麻酸痛,差撒手。

    而这个时候,林雪恩才反应过来,担心秦雪生伤了师叔祖,也不及话,唰——地挥剑向秦雪生腹攻去。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事实上的两个人一起上,貌似是接受了秦雪生的“提议”。

    秦雪生哈哈一笑,声音不大,却尽显了无数的豪迈洒脱和狂放不羁,当然也是讥讽二人不自量力的意思……识相的,应该自己挥剑抹脖子。

    笑声尚余音绕耳,秦雪生也压根无视林雪恩攻来的长剑,左手长鞭忽然一抖,就这一下,竟是在空气中抖出无数个让人呼吸困难,皮肤割痛的气旋,疾速向林雪恩和退开了两步一脸震惊的绝情师太包裹而去。

    这一招以攻为守,让林雪恩和绝情师太感到唯一之法,就是向后倒退……但气旋来得实在太快了,连后退的时间也没有,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是身体后仰,施展出铁板桥的功夫,却都被强劲的气旋冲击的往后倒下,而林雪恩更是又向后翻滚了一圈方止住身形。

    直到两人颇为狼狈地站起身,秦雪生却是没有再出招,而是旁若无人地灌了一口酒后,左手持鞭,淡淡道:“还有两招。”

    这一次,秦雪生的狂傲之态在绝情师太看来顺眼多了……这子有狂傲的资本啊。